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一枚藏在衣橱里的钻戒 > 详细内容

一枚藏在衣橱里的钻戒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不靠谱小姐﹌  阅读:745 次  点赞:2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一枚藏在衣橱里的钻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17楼呻吟的女人是谁?
    薇冷窈窕的倩影被公司窗外的灯火完完整整地镶嵌在天花板上,她原本打算关掉灯后就离开公司的,但是,一想到要穿过大厦昏暗的走廊、步入那冷冰冰的电梯,她又退缩了,她颤抖着按了男朋友陆鸣的手机号码,陆鸣却关机了。他每天都会早早地出现在公司门口的,怎么今天偏偏迟到了呢?此时此刻,薇冷内心开始憎恶起那个主管来,如果不是那个侏儒女人、黄脸婆主管偏要她复印那些文件材料,她怎么会拖到这么晚才离开公司呢?
    薇冷又拨打了三遍陆鸣的手机,依然无人接听,她气急败坏地将电话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可恶的陆鸣到底死到哪里去了?你口口声声说的爱就是把女朋友扔在公司三个小时不管不顾吗?这个世界又不是谁离开谁就活不了了?她愤怒地想着,嘴上嘟嘟囔囔,右手抓起了包,快步走了出去。
    这时,她听到走廊里好像有轻微的说话声,还可以听到幽幽的歌声…她站在原地侧耳谛听,声音好像是从楼下传来的,这样,她的心里就有了底,这说明整个大厦里并非只有她一个人。
    她在23层,23层以下应该还有很多公司没有下班吧?会不会也有很多人在像自己一样的加班呢?她大着胆子向电梯走去,走到电梯门口,心又莫名地害怕起来,内心深处的恐惧再次占了上风,她低着头,发现楼梯间的门半开着,黑洞洞的楼梯间使她不寒而栗。那个楼梯间让她再次想起陆鸣,陆鸣第一次吻她就在漆黑的楼梯间里,在陆鸣潮湿温暖的唇覆盖她的时候,在他那紧紧的拥抱中,她的倔强和不妥协瞬间塌方,她的心变得沉醉迷离,她的身体变得柔软而轻盈…可现在,在薇冷的眼中,楼梯间显得无比阴森和恐怖,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来自内心深处的惊悚与战栗使她变得慌乱而紧张,当她走进电梯时,自己却按错了键,本应按1,她却按了17。她伫立在电梯中间,目不转睛地盯着由上而下的指示灯,心脏随着指示灯的下移而加速,23、22、21、20、19、18…
    17。
    电梯的门开了。薇冷在看到17层明亮的走廊和贴着英文标识的玻璃门的同时,她听到了一个女人痛苦的呻吟声,那声音很大,很痛苦,很刺耳。“啊…啊…救救我…”
    薇冷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心脏狂跳不止,她又按了一下按钮,电梯门再次打开了。她从电梯口向外张望,那女人的喊叫声更为清晰了,“求求你,救救我…”女人的声音显得软弱无力,颤颤巍巍,既像痛苦中的挣扎,又像极度快乐中的释放,暧昧不明,令人浮想联翩。薇冷目光盯着正前方,不敢向两边看,她不知自己是否应该看个究竟,她知道此刻那个女人就在她目光所及之处,只要她向左一歪头就可以看到了——可是,她有点害怕了,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薇冷下定决心,正准备向那边看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轻飘飘地,恍若隔世,“我不会让你痛苦的,你很快就会解脱的…”

    怎么会是他?
    薇冷被这熟悉的声音击倒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冰凉刺骨的寒意令她不禁一阵颤抖,她感觉好像身处梦境之中,失去了身体的重量和感觉,无数的不确定和疑问令她的思绪乱作一团:那个女人又是谁?那个女人和他是什么关系?他们究竟在做什么?
    二、他把满身是血的女人怎么了?
    女人的声音停止了,整个走廊死一般沉寂。已满头大汗、近于崩溃边缘的薇冷缓缓抬起贴在电梯上的身体,转过头,刹那间,她那惊恐的目光就被定格在了走廊旁边的那扇玻璃门上,门下两个蠕动的肉体令她有种置身于深井的寒冷——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的肩膀正通过玻璃门向里面移动,那个女人上半身已进入门里,只能看到她的肚子以下的部位,她仰面躺在地上,身材煞是好看,下身穿着一条白色短裙,两条修长、圆润的小腿毫无生气地拖在地上,女人的双手僵直地伸向前方,就像一个讨抱的小孩。从女人的身体到薇冷目光所及的走廊深处,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触目惊心的鲜血带,短裙上落满了红色的蝴蝶,那深红色血迹令薇冷感到一阵眩晕。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人的身体,心想,女人死了吗?
    男人仍然把女人往房间里拉,很吃力,很小心,他的喘息声沉闷而焦灼,在寂静的走廊里显得异常突兀,令人作呕。他低着头,穿着一件黑色T恤,薇冷死死地盯着他的头发,在他抬起头的一刹那,她终于看清了他,这个道貌岸然、信誓旦旦、心狠手辣的伪君子、杀人犯——陆鸣,他满头大汗拖着那个僵硬的女人,像是拖着一条死狗。
    当陆鸣的目光即将与薇冷相遇时,她迅速地闪过身,手指死死地按住了开关。
    电梯门关上了。
    电梯开始急速地下沉,薇冷的心也已坠入谷底。
    谋杀、强奸、变态杀人狂…薇冷心里反复地念叨着这几个词,三年中恋爱的美好记忆突然变得扭曲、怪异、肮脏,像恶魔一样露出贪婪的嘴脸,耻笑她过去三年的天真与无知。薇冷幡然醒悟,男人的甜言蜜语背后都是虚伪和谎言。
    薇冷一路狂奔出大厦,清冷的夜风吹起她的长发,她奔跑的优美姿态与都市绚丽的夜景相得益彰,在大厦南面的草坪上,她停下脚步,泣不成声。

    警车拉着刺耳的警笛,以撕碎黑夜的架势从薇冷的身边疾驰而过,数辆警车争先恐后地停在了大厦门口,全副武装的警察从警车里鱼贯而出,奔进了灯火辉煌的大厦一楼大厅。
    不一会儿,一辆救护车也在大厦门口停下了,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也不甘示弱地紧随警察其后,薇冷默然看到这一切,茫然若失,爱情真是一场噩梦。
    三、她真的死到临头了吗?
    薇冷回到家就开始收拾东西,她只有一个念头,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她担心陆鸣会杀掉她这个目击证人。慌乱中,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滚了出来,她打开盒子,发现竟是一个月前失踪的钻戒。
    一个月前,陆鸣用半年的积蓄为薇冷买了钻戒,向她正式求婚。
    陆鸣的举动令她始料不及,大学至今,陆鸣对薇冷的感情始终如一,包容她,宠爱她,呵护她。大学毕业以后,陆鸣凭借他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和善于把握机遇的应变能力,很快在公司中崭露头角,深得上司赏识,仅两年,就从普通的职员做到了销售主管,事业的成功使他对薇冷的爱更为狂热。而薇冷却变得冷若冰霜,她追求完美,对陆鸣也百般挑剔,要求陆鸣每天都要准时去她的公司接她下班,迟到后果不堪设想。
    有一次,陆鸣迟到了,薇冷一路上没和他说话。他使出浑身解数解释都无济于事。她回到家后,在陆鸣面前吃东西、上网、看电视…甚至当着陆鸣的面换衣服,洗澡,完全无视他的存在。最终,陆鸣终于败下阵来,先向上帝发誓,再写保证,签字画押,最后,又奔赴厨房,开始经受新一轮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摧残,尽管如此,陆鸣仍毫无怨言,乐此不疲,薇冷的闺中密友无不为此对她羡慕不已,视她为偶像。其实她并不想这样做,只是她不想让他太骄傲,她要无时无刻地打击他,鞭策他,让他明白,他还差得远呢!她这样做的最终缘由,还是因为她太爱陆鸣了,其实她疏远他是爱他的另一种表现,另一种形式,放手也是抓住爱情的制胜法宝。
    虽然薇冷很爱陆鸣,但她还是拒绝了他的求婚,心里明明是一百个愿意,可就是嘴硬不想轻易答应。
    此后,陆鸣没再提起结婚的事,薇冷内心的愧疚却日益严重,钻戒的不知去向令她黯然神伤,她翻遍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令她看到陆鸣时如坐针毡。
    薇冷认为导致陆鸣杀人的诱因是自己——她拒绝了一个男人的求婚请求,令一个优秀男人在她面前变得一钱不值,丧失自我。为了证明自我,才去杀人?
    不行!我要拯救陆鸣!我不能临阵脱逃!我和他是生死相依!
    这时,她看到了家里的那部电话,不如以普通市民的身份给公安局打电话,问凶手是否抓到,这样就可以知道陆鸣还会不会回来。
    于是,薇冷抓起了电话,她把耳朵凑近听筒,却发现电话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马上检查电话,发现电话线完好地插在上面,可是怎么会没有声音?难道电话线被人掐断了,陆鸣回来了?
    陆鸣知道自己是目击证人了?
    薇冷彻底崩溃了,她找手机想报警,而手机又欠费停机了,她无法与外界联络了。
    她感觉死亡正在步步逼近,她急得快哭出来了,拼命冲出了房门,楼梯里黑洞洞的,静得吓人。
    她冲下楼梯,没走几步,脚就踏空了,她摔进了无尽的黑暗中…
    四、面对面的交锋
    薇冷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卧室的床上,她根本就没有逃掉。
    陆鸣就坐在她的对面,他穿着一件格子衬衫,眼睛布满血丝,直勾勾地盯着她,握着她的手。她似乎可以闻到陆鸣身上的血腥味,一股无以名状的杀气从被他紧握的手指间传递过来,令她毛骨悚然!
    “你怎么回来了?”薇冷惊恐地问他。
    “我回来看你啊,我发现你昏倒在楼梯上,就把你背回来了,你的头摔破了。”
    薇冷发现头上果然有纱布,额头隐隐作痛,“为什么不送我去医院?”
    “我想亲自给你包扎,我父亲可是医学院副教授。”他低头说。
    狡辩!薇冷暗骂。
    陆鸣慢慢地向薇冷移动,就像一只饥饿的狮子在靠近一只困在山洞无处可逃的小鹿一样。薇冷第一次发现自己在陆鸣面前甘拜下风,这种感觉很奇妙,陆鸣捉住了她,她没有反抗,他的嘴唇湿漉漉地吻她的脸颊、嘴唇、脖子…她不知道陆鸣下一步要做什么,她闭着眼睛享受着陆鸣给予她的一切,突然,陆鸣停下了。
    薇冷也停下了,她知道自己要真正面对死神了。
    “昨天的事我想向你解释?”
    “还有什么需要解释的?一切都晚了,我全都知道了。”薇冷冷冷地说,她已决定与他一同面对死亡,即使他想杀掉她,她也不会反抗的。
    “我想这次的事你不会原谅我的。”
    “我会的,只是我想告诉你,不要一意孤行了,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做出那种事来,你最终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承担责任,你是逃不掉的。若你这次回来是为了杀我,那你就不必多费口舌,尽管动手就是了,如果杀掉你最爱的人可以使你的良知觉醒,认罪伏法,我也就死而无憾。”

    陆鸣变得歇斯底里:“为什么要我承担责任?我又没有做那种丑事,这事根本就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什么是我要接受法律制裁?还有,亲爱的,我怎么会杀你呢?”
    “我亲眼看到你做那件事的,除非你杀掉我,否则,我不会置之不理的!”
    他狡黠地笑了,他的笑令薇冷义愤填膺,杀了人还笑,真是亡命徒!
    他忍住笑,说:“你亲眼看到我做什么?”
    “你杀了那个女人,又把她拖进了办公室!”薇冷双眼狠狠地瞪着他,眼泪在眼圈打转,咬着牙,攥着小拳头,手上的那枚钻戒此刻愈发显得弥足珍贵,她已做好了迎战陆鸣的准备,若他敢有一点举动,她就会以一记重拳打在他的脸上,用钻戒上的钻石弄花他的脸,让他毁容,让他到了阴曹地府也没有女鬼敢要他,打一辈子光棍。
    这时,门铃响了。
    一定是警察,她想。
    听到门铃,陆鸣顿时方寸大乱,面色惨白。
    薇冷见此时机成熟,忍着头痛,一个箭步冲出了卧室,直奔玄关。
    途中,她看到地板上水盆里泡着黑色T恤,水被染成了红色。
    这家伙果然是凶手!

    薇冷打开了房门…
    五、惊悚与惊喜的瞬间
    门外的那个人把薇冷惊呆了。
    她不是警察,而是薇冷的顶头上司,那个侏儒女人、黄脸婆主管。薇冷以为是找她的,立刻面带笑容迎了上去。没想到主管竟然没有理她,径直朝陆鸣走去,满面堆笑,拉着陆鸣的手就叽里咕噜说个没完。
    主管是广东人,薇冷是北京人,她根本就听不懂主管的广东话,只有歪着头傻看的份,听了半个钟头,只听出几个谢字来。薇冷这回是彻底地晕头转向了,还有人谢这个杀人犯?难道是买凶杀人?
    主管走后,还是陆鸣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昨天夜里,陆鸣单位有事,所以耽误了接薇冷的时间,当他来到大厦时,想到有一个同学新调入了大厦17层的一家公司工作,想顺便看看,就上了17层,结果,他忘记了时间,发现17层已人去楼空,只有几个办公室的灯还亮着。这时,看到有一个中年女性靠在走廊边痛苦万分,他正准备上前询问,没想到那个女人已经痛得倒在了地上,原来,她流产了。陆鸣一时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想把女人抱到别的地方,可女人却大叫不止,只好一点点把她拖进了办公室,打电话叫救护车,可这一幕却被从此路过的薇冷看到了,误以为是杀人毁尸,虚惊一场。后来,陆鸣把女人送到了医院,等女人的家人到来后,他才于午夜离开,这个流产的女人就是薇冷主管的妹妹。
    “大厦门口的警车是怎么回事?电话没有声?”
    “那个女人在感觉肚子疼的时候,打急救电话,却错拨了110,无声电话是因为电话线断了。”
    薇冷破涕为笑,原来只是一场误会。她嘴上埋怨陆鸣不把事情说清楚,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甜蜜,因为她更加坚定了爱情信心,终于明白爱情并不是想方设法去折磨对方、考验对方,你爱他,就要珍惜他,信任他,否则,男朋友就会在你眼中变成杀人犯,忧虑就会在你心中变成拿着刀子追着爱情跑的幽灵。
    陆鸣抚摸着薇冷手上的钻戒,孩子般地央求道:“钻戒还是留在举行婚礼时再戴吧!”“不行!”薇冷叉着腰霸道地说,“我要一直戴到结婚那天!戴一辈子,千辛万苦找到的怎么可以轻易放弃!”
    “是啊,看来把钻戒藏在女友衣橱里这个办法还是可行的!”陆鸣神秘地说。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2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