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我的第二张脸 > 详细内容

我的第二张脸

作者:勇气小姐  阅读:99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我的第二张脸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
    我走出这间大厦,感觉到我全身的细胞都在跳动,这是一种新生的活跃,类似婴儿的啼哭。
    假如之前有人认识我,甚至跟我相处25年,那么TA此刻一定不会再认出我,因为我已经焕然一新。
    首先我要感谢的是这家“改头换面”公司,我给他们不菲的钱,他们给我改换形体、容貌,办置新的身份证明,让我重新开始人生。它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我出来之前有个女人问我,“你之前是谁?”
    我回答,“王伦。”
    “错!”她一声吼,把我怔住了,“你之前是赵新华,现在是赵新华,以后还会是赵新华。”
    我懂了,我朝她嘿嘿一笑。
    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要改头换面,因为我杀了人!
    我杀的家伙叫孙亮,是我女朋友赵雅静的同事,一个油嘴滑舌、死皮赖脸的家伙。天天上班下班都纠缠着我的女朋友不放。那天我因为有文件落家里了,十点的时候就跑回去拿,结果让我在门外听到了最不堪的一幕,那对男女激情的叫声,仿佛一把把生锈的刀,缓缓地、艰难地切割着我身上的肉。我站在门口都快把自己的牙齿咬碎了!
    我在门口抽着烟,一根又一根,我关掉手机,不接任何催促我去上班的电话,我已经不打算上班了,我甚至不打算继续我的生活了!
    我买了把刀,尾随着出来的孙亮,孙亮I临走还在赵雅静的胸口捏了一把,我差点就像豹子一样扑了上去。但是我还是忍住了,我一直忍到没人的林荫道,旁边就是贯穿城市的一条大河,我像猫一样来到他的身后,学着电视里的样子,一刀抹了他的脖子。他转过身,双手捂着脖子,脖子里的血正汩汩地流出来,他的双眼像死鱼一样凸出,他肯定不敢相信是我动的手。我冷笑两声,一脚将他踹倒,我以为这脚能把他踹到河里,结果我失算了,他还躺在河堤上。我不得不赶紧来到他旁边,准备把他掀下去。突然,我有一个极其邪恶的想法,趁着四周没人,我解下他的裤子,然后割掉了他的命根子。这下我舒坦多了。

    二
    我有预谋地把我所有的钱全部提现,到郊区找了个民房住下来。我天天都在关注电视新闻,奇怪的是根本就没有关于我的报道。不过我确定我杀了人,抹了孙亮的脖子,割掉了他的命根,这些绝对不是做梦。直到这家“改头换面”公司的人找到我,我更确定了这点。他们竟然知道我杀了孙亮的事!不过他们不打算告发我,他们是来给我提意见的,他们的意见是以防万一,我最好去他们公司进行一番改头换面,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当然也是我唯一的选择。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我住到了我家的旁边。

    赵雅静很漂亮,几天不见,她似乎更漂亮了。其实我还是很恨她,毕竟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是罪魁祸首。所以我有一个想法,假如她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放荡,我就杀了她;假如她变了,我就原谅她,利用我新的身份和她开始新的生活。
    今天是我刚搬进来,我故意选在她上班的时间,自己扛着一张书桌,书桌的体积加上我就和楼道差不多宽,还能剩余点空当。如果是从前,赵雅静一定会首先观察我的长相,看我是个纯熟气质男,五官还带点外国韵味,一定会从我身上挤过去,中途还特意在我的身上摩擦一番。
    可是今天真是出人意料,她竟然小心翼翼地躲开我。站在角落,紧紧地靠着墙,好像我是个牛粪,生怕沾染到我哪怕零星半点。
    难道我不帅吗?不可能,除非是黄晓明站在我面前,我不敢比。难道她真的变了?
    不过也许是她早上赶着有事所以没时间来挑逗我,也许是因为我的突然失踪而郁郁寡欢,不再对别的男人有兴趣。总之一切皆有可能,我要多考验她几次。
    到了晚上下班,我继续又考验了她一次。
    我看着她上楼,然后我提着垃圾下楼,我们俩在楼道相遇。她都没有正眼看我,让开一条道,意思是让我先过。
    我很礼貌地问她,“我是新来的,请问这附近哪里有超市?”
    她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充斥着冷淡,她张口说话,连吐出来的字眼都是冰冷的,“不知道。”说完她就从我旁边上了楼,还是跟早上一样,尽量和我保持距离,好像我是牛粪是洪水猛兽。
    我心里一阵狂喜。
    在大楼外,我看见一个拾破烂的老太婆,头发凌乱,衣着怪异,靠近她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腐肉的怪味。老太婆面前放着一个编织袋,里面装着各种塑料盒、铁皮罐子。正好我要扔掉的垃圾都是些可以卖钱的废品,就把垃圾放到了她面前。
    从超市回来的时候,老太婆还那么坐在那里,我扔给她的垃圾也原样摆在她面前,看她可怜,我又扔了几个新买的面包给她。
    三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感觉,事情的真相总会是你感觉的一百八十度转弯。
    我站在窗户前,还在谋划怎么进一步打开赵雅静的心,结果你猜我看到什么?
    我看见一个男人,跟在赵雅静的身边,然后进了楼。我赶紧跑到门边,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聆听外面的声音。噔噔噔噔,是两双鞋子踏在楼梯上的撞击声。他们两个都上了楼!我赶紧打开门,悄悄跟了上去,像个猥琐的小偷。然后我看到更让我惊讶的一幕,那个男人竟然走进了她的房间!
    我应该想到的,狗怎么改得了吃屎呢?
    我蹲在赵雅静的门外算计时间,我看着手上的表,看着秒针一圈一圈地走,我的心像被放在炭火上烧烤!
    男人终于出来了,出门的时候,男人挑逗地说道,“那我等你哦。”
    这句话就好像一击重磅炸弹,我被炸得体无完肤。那一刻,我又起了杀心。我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但是在杀她之前,我要把除了我之外的所有碰过她的男人全部杀了,我要让他们知道,碰我的女人是什么后果!
    我迅速跑回家,虚掩着门,拿着一把铁锤藏在门后。我的计划是这样的,等那个男人下楼,路过我家的时候,我突然出现给他一记重锤,再把他拖回家……
    男人眼看着到了我家门口,我猛地冲出去,正准备动手,突然发现楼道下面站着拾垃圾的老太婆。老太婆和我四目相对,她有些恐惧地下了楼。而我,手上拿着一把铁锤站在门口,男人从我旁边走过去,看了我一眼。男人下楼之后,我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在哪里见过。难道又是赵雅静从前的情人?“那我等你哦。”男人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我扔下铁锤,追了下去。
    “哥们儿。”我拍拍他肩膀,男人身形很瘦削,背影看起来像个女人。
    “什么事?”男人那张脸我越看越觉得熟悉。
    “这附近有超市吗?”
    男人摇摇头,“我也是新搬来的,五楼。”他指了指对面的楼。我点点头,若有所思,指了指我们这栋楼,“那刚才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一个朋友住在这里。”

    “男女朋友吧?怎么不住到一起?”
    “还没追到呢。”
    男人的话让我的心宽松许多,但是我对他的杀意还没有完全消除。我在小区里随便转了一圈,抽了不少烟,我在琢磨到底该不该杀了赵雅静和这个男人。
    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赵雅静下楼扔垃圾,等赵雅静上楼,旁边一个身影突然蹿到垃圾桶旁,拿着赵雅静扔进去的垃圾,倒在地上,挑拣着里面的东西,是那个老太婆。
    我无意间瞥了一眼被老太婆倒出来的垃圾,你们猜我看见了什么?我看见几个使用过的避孕套!我怒火冲天,胃里一阵翻滚,我要吐,我要杀了这个女人!
    四
    我敲开她家门,她没有任何防备,我冲进去直接用刀子抵在她的脖子上,她嘴一张开,我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混合了麻醉剂的臭袜子塞了进去。我用后脚跟关上门,押着她往卧室里走。走到卧室的时候,麻醉剂生效了,她软绵绵地躺了下去。
    我找了几根绳子捆住她的手脚,然后打开电视看。中途我还打了个电话给“改头换面”公司,问他们还能不能帮我改头换面,他们说只要有钱,就没问题。
    赵雅静动了几下,哼了两声,我知道她要醒了,我故意把电视的声音开大,然后坐到她面前。
    她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了我,吓得不停地挣扎,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她看见了我手上的刀,没有喊出来,问道,“你想干什么?”
    我说,“我是王伦。”
    赵雅静显然不敢相信,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都似乎要弹射出来,“不可能!”

    我耸耸肩,“信不信由你,我杀了孙亮,然后改头换面成这个样子。我回来这里,原本是想和你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还和以前一样放荡,到处勾搭男人!”
    “没有,没有!”她不停地摇头否认。
    我转过头,不想听她辩解。
    她突然哭起来,嘤嘤地哭着,样子很悲伤。
    我问她,“你怎么了?”
    她边哭边说,“你解开我的衣服。”她的眼睛满含泪水,哀怨地看着我,我的心差点像巧克力遇热一样软下来。我摇摇头,给了她一巴掌,“你真是贱!”
    “不是的!不是的!”她摇摇头,“你解开我的衣服,你就会知道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承认,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对她有欲望的,我尽量调节着自己急促的呼吸,慢慢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我看着她起伏的胸部,我金身火燎火燎的。那一段时间,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直到……
    直到我看见她用绷带包裹着的胸部,平平的,没有任何起伏。她外面的形状是因为用胸罩夹着两袋水戴在身上。
    这下换我惊悚地连连后退,我问她,“你这是怎么了?”
    她告诉我,“是孙亮!是孙亮!你没有杀死他,他回来找我报仇,说是我害了他!于是他割下了我的……”她哭得更厉害了。
    “他为什么不杀你?”
    “他说你肯定会回来,他要留下我,等你回来然后再把你杀了!”
    “你为什么不跑?”
    “跑不了,他住在这个小区,每天跟着我上下班,我只要动一下歪心思他都要杀了我!”
    我的脑袋突然想起之前看见的那个男人,我问赵雅静,“是不是送你回来的那个男人?”
    赵雅静愣了下,接着不停地点头,“就是他就是他!”
    这下一切就说得通了。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你扔出来的避孕套是怎么回事?”
    “那是你的呀,我打扫房间的时候清理出来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来到窗户旁,望着对面五楼的房间。你们别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人,赵雅静说对面那个男人就是孙亮,我就真把他当成孙亮了吗?我回想起那天抹孙亮脖子,有可能是新买的刀子还没开刃,所以只是割破了他一层皮;也有可能我下手的时候因为太紧张有些偏。可是他的命根子的的确确被我切掉了,所以如果对面的人真的是孙亮,那么他一定没有……
    五
    我守株待兔等来孙亮,假装友善地把他请进房子,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用刀子和带麻醉剂的臭袜子制伏了他。有了经验,这次我的麻醉剂只让他浑身无力,不至于昏厥。
    我当着赵雅静的面,用手去探他的两腿间,让我惊讶的是,他的下面真的空空如也!
    孙亮扭动着身体问我,“你在干什么?”
    我说,“你恐怕不认识我了吧,孙亮。”
    “孙亮?我不是孙亮。”他的样子在竭力辩解,“而且我还知道,你是王伦。”
    我很惊讶,惊讶中带着恐慌,“你怎么知道的?”
    “我就是‘改头换面’公司的人。你不记得我了吗?”他的话提醒了我,我一直都觉得他很熟悉,“你之前是赵新华,现在是赵新华,以后还会是赵新华。”我恍然大悟,是那个女人!难怪看起来那么像女人。
    旁边的赵雅静听见这话,吓得怔怔地看着‘孙亮’。
    “她才是孙亮。”女人朝赵雅静努了努嘴,“我们在河里发现了他,救了他,按他的要求给他改头换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没想到他竟然偷偷跑了。公司要我来,是找他要改造费的。”我脑袋不自觉地回忆起那天女人那句“那我等你哦”,原来指的是钱,“还有,我们之所以知道你杀了人,找到你要你进行改头换面,就是从他口中获知的。”

    一切豁然开朗,我看着赵雅静,不对,应该是孙亮,难怪他没有胸,我邪恶地把手伸到他的脖子摸了摸,有喉结,再伸到他的下面,空空如也,我一阵恶心。
    孙亮的脸上,愤怒代替了哀怨,他不停地在挣扎。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你把赵雅静怎么样了?”
    “我杀了她,切掉了她的胸复仇,然后把她扔到河里,我知道你肯定会回来,所以在这里等你。”这让我想起小红帽的故事,狼化妆成她奶奶在等她。
    旁边的女人说,“你放了我,你还需要我们帮你改头换面。”
    我点点头,走到孙亮面前,利索地抹了他的脖子,看着喷泉一样汩汩流出的鲜血,我确定这次没有再失手。然后我走到她面前,她尽量挤出善意的笑看着我,我也礼貌地对她笑了笑,接着一刀扎进她的心口,同时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挣扎了一会儿慢慢没了动静。我告诉她,“没有人会怀疑我,我根本就不需要改头换面。”

    我擦掉房间里关于我的指纹和痕迹,小心翼翼,干干净净,每一个角落我部不放过,我兴奋得哼起了歌儿。
    我把现场弄成两个人白相残杀的样子,然后打开门轻轻退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又是那个老太婆,她坐在楼梯上,看样子正在分类袋子里收集好的垃圾。
    我松了口气,继续小心地擦掉门把手上的指纹,哈哈气,多擦了几次。然后拍拍手,终于大功告成了。
    我的脊背突然一凉,接着是剧烈的疼痛,疼得我几乎晕厥。
    “你们这些臭男人!”我转身,刺我的竟然是拾垃圾的老太婆,但是她的声音却很清脆。她抽出刀又刺了一下,“臭男人臭男人!我要杀光你们这些好色的臭男人!”她闭着眼睛又连着猛刺了我好几次,我全身像泥一样瘫软在地。我的神志开始消散……老太婆弯下身子盯着我,她在确定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我在那一刻猛地发现她宽松的衣服里面,平平的胸部包裹着绷带,绷带上有暗黑色的血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她身上散发着腐肉的怪味了。
    老太婆最后附在我耳边说了句,“我要告诉你,里面的赵雅静是个男人,你在和一个男人上床!”说完老太婆站起身,提起楼道上的垃圾袋子,慢慢地下了楼。
    我死前最后的想法是,她肯定没有认出来我是谁。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