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青春秘事 > 详细内容

青春秘事

分享到:
关闭
作者:ζ朢山朢水咫朢妳υ  阅读:53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青春秘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美女,近来可好?可借我几年青春一用,日后我会还你的。相信我,我会在你晚年时光还你一个美貌,我知道你和男朋友最近挺恩爱,可你能保证年老色衰时……你若感兴趣,可回信,我随时能收到。----公子凉致
    这一张字条莫名地出现在萧萧的纤纤素手中。日子虽然过得快乐,但也需要其他的玩法,突然这么一张字条,让萧萧起了玩心,青春美貌怎借?
    小手一挥,用镇尺压住字条的一角,便迅速地写起了小秀正楷:若能借,你尽管来。
    便将字条卷好,从楼下丢了下去。
    月光朗朗,夜色长空。萧萧一袭红裙,身材修长,她的烈焰红唇噙着玩味的笑,站在窗边,看着纸条缓慢地往下坠,突然一只乌鸦飞过来,衔着纸条,深深地瞄了她一眼,似乎是在笑……
    萧萧被这只乌鸦弄得哆嗦了一下,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半夜,萧萧迷迷糊糊感觉房门被风吹开了,她起身去关门,却在梳妆台前发现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黑衣,看着,对着她笑。
    萧萧的瞌睡立马清醒了,吓得花容失色,“你是谁?”她的尖叫并不能把床上的容夜唤醒。
    她立马拖着瘫软的腿跑到床边,摇晃着丈夫,“容夜,你醒醒啊,有人闯到家里来了。”她眼泪直流,看着老者弓着腰一步步地走向她,虽然步子蹒跚,可实则快速,很快就走到她面前了。
    她颤抖地跟个筛子一样,脸上的恐惧不断加深,床边的人却怎么也醒不来。
    “你不要过来~”她现在才看清老者的相貌,拖着长音尖叫。
    “我是来借青春的。”老者那骷髅般的面貌,露出僵硬地笑容,不小心蹦哒出的黄牙,那口气熏地萧萧直干呕。
    干枯的白发零碎地散乱在头顶上,他脸对着脸的看着她。

    “不不不,不!”
    老者张开嘴,扑向了萧萧。
    萧萧尖叫一声,闭眼晕了过去。
    清晨,萧萧醒来时,正对上了容夜那英气的面容,撞进了他深邃的眼眸里。
    萧萧两眼泪汪,正想哭诉做了个噩梦时,迎面而来一个深吻,“你真美!”
    春晨一刻值千金。
    自那天以后,萧萧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异常,只是天昏后,收到一张字条:五年青春已取。
    之后了无音讯,日子照旧。
    直到两年后的某一天,她被一声男高音吓醒,她心有不满,正准备呵斥的时候,却见到容夜慌乱地穿着衣服准备跑出去。
    “怎么了,老公。”萧萧睡眼惺忪,揉了揉头发。
    “你是谁?萧萧呢?”容夜警惕地看着眼前面容衰弛的女人,眼细纹,抬头纹,鱼尾纹,都在她的脸上。容夜不敢相信那就是他一直爱着的老婆,那简直就是个中年妇女!
    “老公,我就是萧萧啊。”萧萧不明所以,带着点撒娇。
    容夜眉头一皱,身体细微地抖了一下,鸡皮疙瘩密密麻麻地爬满了他的全身。“我今天还有点事,先走了。”容夜似乎是落荒而逃。
    萧萧很奇怪,睡眼朦胧地坐在梳妆台上。
    “啊!”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萧萧已然看到镜子中色衰的自己,一时接受不了,双手捂着脸哭泣。

    夜幕降临,容夜没有回家。她已经呆坐了一下午,还没消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今上午她去医院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然而没有任何问题能找出她为什么突然衰老的原因。
    医生告诉她,“大姐,这是因为年龄大了正常衰老的情况,没必要在意。”
    呵呵,她怎么可能不在意,她才25岁啊,前一天她还是年轻貌美,才一夜时间,她就老成三十多岁的样子。
    以前别人看见她,都以为她才十八岁呢,叫她美女,叫她妹妹的人都有。现在呢,阿姨,大姐各种显老的称呼都来了。
    呆呆地回了家后,容夜的手机关机,她对着窗外发呆,无声流泪。
    一阵翅膀的颤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萧萧回头一看,是只该死的乌鸦停到了她的窗前,嘴里衔着一张纸条,丢下字条后,又飞了出去。
    萧萧木讷地走向前,打开了字条:五年青春美貌从今天开始生效,也就是说你25至30岁的这五年直接跳过。
    呆愣了一会儿后,萧萧才清醒过来,又是那个王八蛋,她随手就想撕纸条。但又一想,不如报警吧!
    当晚收好纸条后,便去了警察局,可是那些警察根本就不信她的话,她将身份证拿出来给他们看,可依旧不信。为什么?因为她身份证的年龄是30岁!!!
    “可惜咯,看她身份证上的相片长得蛮好看的,老了也正常嘛,干嘛不服老呢,她是不是那儿有问题啊?!”警察甲一脸惋惜。
    “现在的女的就这样,不喜欢别人说她老。”警察乙跟甲小声议论着。
    听到这些,她气的青筋暴露,踩着高跟鞋愤愤地离开了。
    她握着手里的那字条,立马回信:我记得你之前是说借的,我现在立马要你还。
    这张纸丢下没多久,一只乌鸦带着另一个纸团过来了。
    “我有借有还,不过不是现在还。时候还未到。”
    虽然很生气,但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了。
    自那以后,容夜早出晚归,甚至于半月或一个月不回家一次,萧萧整天以泪洗面,而她的美貌没有回来,反而越来越丑了。
    终于有一天,萧萧忍无可忍,跟容夜吵完架后,就离家出走了。
    一只乌鸦叼着纸条落在萧萧的肩上。
    “先还你一年青春,好好利用。”字条内容让萧萧欣喜若狂。青春,美貌,多美好的字眼。
    在她期待中,一晚无眠,可是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让她灰心失望,终于被瞌睡打败,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她鼓起勇气告诉自己,最后一次相信那个陌生人,如果没有奇迹发生,那只能去死了。
    当看到镜子中那五官娇小,皮肤吹弹可破的人时,一时怔愣了。
    突然出自内心的发出大笑,美貌回来了,青春回来了!!!
    心中的喜悦无法言喻,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坐在镜前化妆,可手还是不住地抖,妆都化花了,可是她觉得这时候的自己是最美的。
    她去蹦迪,去酒吧唱歌,不拒绝任何男人的搭讪。这或许是对于容夜的一种报复吧。
    一个月后,她高调地回到了家中,却看到此时家里已经住了另一个女主人。
    萧萧冷笑。若无其事地将一封离婚协议摆在了容夜的面前。以前是她求着他不要离婚,现在反过来了。
    容夜看着她水嫩的脸蛋,春风满面,一如当初第一次见面那样,让他心里狠狠地惊艳了一次。暗自比较了一下身边的女人,实在是俗不可耐。于是,他立马做出了选择。
    容夜板着脸,“我不会签的!”
    ……
    后来他们还是离婚了。而萧萧在自己中年时期挥霍着那五年的青春,两个月,半年,一年等时间不断预支挥霍。
    的确,她的年龄与她的美貌不符,却吸引了众多的男人为她疯狂,成了她石榴裙下的情人。
    “我还要青春,你把它全还给我吧。”萧萧已经喜欢上这种众星捧月的生活了,像高高在上的明星一样。

    回信:你的青春已经只剩一天了,请慎重考虑。
    萧萧突然心空了,怎么可能只剩一天了呢,她明明就没怎么预支青春啊,怎么办?怎么办?
    萧萧心慌了。
    经过几天的考虑,萧萧决定破罐子破摔,要回这一天的青春后,她就隐居。她要让所有男人记住她的美貌,让他们在以后的日子里怀念。
    “将那一天给我吧,我决定好了。”萧萧写信道。
    之后没有了回信,却也没有如萧萧的愿。
    萧萧有些着急了,镜子里,她的脸色蜡黄,满脸的暗斑,皮肤松弛。萧萧自己都不忍心看这张脸,或许说这张脸她已经不习惯了。
    萧萧心想这一天他不会不打算还了吧。她是个有强迫性的人,自己打算好的计划,不允许别人破坏。
    她再次写信,“这是你欠我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她的美貌回来了。她惊讶过后,就是惊喜,立马翻衣捣柜,找到一套最合适最美的衣服穿上后,她坐在镜前细细地化妆。
    今晚要把那些男人都约出来。她心里这样想着,可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当美美的妆画好,她对着镜子微微一笑。也就停在了这一刻,她停止了呼吸。

    一个长相非常英俊的男人凭空出现在她的房间,肩上还蹲着一只乌鸦。
    男人将手中的一张字条放在梳妆桌上:希望这最后一天的美貌能让你一直美下去。
    在我的一生中,我认识许多优雅高贵的夫人,她们虽然年岁渐大,又是寡妇遗孀,但保养的相当好。而我,是她们的知心人。
    “艾斯,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愿意听我们说无关紧要的琐事。你愿意听我再讲讲吗?”旁边的棕色沙发上,梅里格女士穿着一袭黑色长裙,头带黑色纱帽,垂下来的黑纱将她的脸庞深深地隐藏。
    我总是听她们说着以前的风流史,而眼前的这位高贵的夫人便是我认识人当中最年长的一位。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看见过她的面容,只从黑纱那朦胧感中猜测她的冷艳。我想她应该如天使般美好,红唇如火,媚眼如丝。我的脑海中一直在勾勒着她诱人的曲线。
    我十分恭敬地看着她,“噢~我的夫人,您知道艾斯对您一向是有求必应的。”
    梅里格抽了一支烟,修长的手指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我无法从她那细嫩的手上看出她的年纪来。“在我二十二岁的时候,我做过一件不可饶恕的事,那是罪孽,罪孽让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安心的活下去……我爱上了那个男人,是的,那个年纪爱上一个男人这是无比纯洁的一件事啊……”
    “你爱上了那个男人,可那个男人最终抛弃了你……亲爱的夫人,这事你已经讲过好几遍了。”我耐心地提醒她,这事我已经牢记于心。
    “噢~对不起!可你非得逼我讲那个不可说的秘密吗?”梅里格有些激动和犹豫,她掐熄了烟头。
    “夫人,我是你最好的倾听者啊,你要相信,我不会出卖你的秘密。”
    “我二十二岁,收到一封信,你肯定不会相信信里面的内容,艾斯,你会信吗?”梅里格夫人语气中带着期许。
    我点点头。
    梅里格夫人突然像是松了口气,欢快地说:“那信上说要借我的青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