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让意外锦上添花 > 详细内容

让意外锦上添花

作者:追求梦想ゞ  阅读:46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让意外锦上添花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楔子
    徐浪决定杀妻。
    任何人都可以变得残忍,只要有足够充分的理由。
    1.婚外情
    徐浪并不是一个凶残的人,在周围人看来,他甚至算得上一个完美的好人。他不抽烟不打牌,按时上下班,连过马路都要先看红绿灯,脾气好得就像弥勒佛。
    这样的男人大都活得窝囊,但徐浪却是个相当成功的男人,才过四十,就升了一把手,配了公车,堪称德才兼备,前途无量。
    不仅事业成功,在外人眼里,徐浪还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女儿才考了公费,去了美国留学。
    妻子也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人物,她先前在一所中学当老师,因为肺功能不大好,受不了粉笔灰,就在女儿上大学后,辞职当了全职太太,一心相夫理家。
    他们夫妻原是大学同学,一毕业就结了婚,无风无浪过了二十来年,相敬如宾了半辈子,至今还隔三岔五的在晚饭后,挽了胳膊在小区里散步呢。
    年轻的时候,大家都说
    他们是郎才女貌,现在人到中年,就换了说辞,把这叫琴瑟和鸣。
    然而张爱玲说过,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内里爬满了虱子。没有人知道,徐浪自女儿出国后,与妻子之间的隔膜就越来越深了,他的幸福生活,只剩下了一个空空的壳。他已经把大半个人交给了另外一个叫宁菁的女人。
    这起外遇事件正是徐浪想要杀妻的第一个理由。
    其实有了第三者也不一定非要杀人,只要离婚就行了。可是对徐浪来说,离婚却是一件比杀人更可怕的事——他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好人,一旦离婚,婚外情就会曝光,他马上就会变成众人眼中的坏男人。

    更重要的是,仕途无量,他还想要往更高处攀爬,决不能因此而变成个问题干部。所以他决不能离婚,否则他前半生的努力都会付诸流水。
    为了不把事情闹大,他跪着求妻子再给他一次机会,但妻子却明确表示,永远也不原谅他。
    不仅不原谅,妻子在哭闹之后,还给他下达了最后通碟:如果他不能在三天之内和宁菁一刀两断,就把真相告诉女儿。这一下徐浪真的被逼到了死角。
    女儿一直把自己当成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这事一旦让女儿知道了,他还有什么面目活在世上?
    杀人的念头就是在他恳求妻子无果后冒出来的。
    犯了一个错误,就要用十个错误来掩盖。徐浪在绝望中想到了铤而走险,只要妻子死了,自己就永远还是女儿心目中无所不能的神——为了保住自己在女儿心目中的好父亲形象,这是他想要杀妻的第二个理由。
    徐浪在心里对自己说,就算把妻子杀了,也不能让女儿知道这件事;而要女儿不知道这件事,他就不能和妻子离婚;但是不离婚,宁菁又不会放过自己……

    2.情人
    宁菁大学毕业没几年,在徐浪的单位里做出纳。一年前,有个老会计辞职,办交接时,发现账上少了10 万块钱,一查查到了宁菁头上。
    按常规,徐浪只要秉公处理就是了,但宁菁是个漂亮姑娘,而且,几乎和自己的女儿同年,这使徐浪有了不忍之心,决定将事情低调处理,私下里找宁菁谈一次话。
    谈话之前,徐浪并没有想干什么非分之事,但要命的是,他选错了谈话的地点——他把这么重要的一次谈话安排在了宾馆。
    那天他刚刚在宾馆接待完一个上级单位领导,就在退房前给宁菁打了个电话,当时他只觉得这是一次不能让别人知道的谈话,在宾馆比较容易保密,却没想到,接电话的人曲解了他的好意,把这次谈话当成了一笔交易。
    宁菁来的时候带了一瓶红酒,打扮得比平时更漂亮。徐浪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多少比这更大的诱惑他都挺过来了。
    他开门见山地问,那笔钱是怎么回事,并正告宁菁,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她不能心存侥幸,想要用非正常手段蒙混过关。
    宁菁也不瞒他,坦白她拿那笔钱付了一套房子首付。她说她想把父母从老家接到城里来,原想等这边的房子收拾好,让父母先住进去,再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就立刻把挪用的公款亏空补上,但没想到碰上了烂尾楼,开发商迟迟不交房,她的计划被全盘打乱了。
    宁菁说她正在到处找朋友筹钱,会尽快把单位的公款还上。
    虽然挪用公款是大错,但她也是为了孝顺父母,这样的理由让徐浪心里一动,又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不由得舒缓了颜色,叹口气对宁菁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什么时候才能真的懂事啊。”
    宁菁见状,赶紧说她知道错了,并顺手把酒瓶开了封:“这酒是我们家乡的特产,很早就想送给您尝尝,又怕您说这是行贿,就一直没敢,今天您就破个例,算是我向您认错,您不会不赏脸吧?”
    徐浪喝过不少好酒,不算专家也是个行家。凭心而论,那酒的品质实在不怎么样,但后劲却出奇地大,才两杯下肚,他就有些管不住自己了,看着宁菁的眼神竟渐渐迷离起来。事后,他一直怀疑那酒被做了手脚,但宁菁不说,他也就没问。
    3. 两个女人
    10 万块的亏空,对徐浪来说并不算太大,他补了几张招待报销的单子就填平了。为了报答他,宁菁可以说是心甘情愿,或者说是顺水推舟地成了他的女人。
    自从与宁菁在一起之后,徐浪这才明白,他前半辈子算是白活了。因为妻子的肺有毛病,做那事的时候一激烈就容易晕厥,所以长久以来,他们的夫妻生活就像白开水,总是不温不火,渐渐他在床上也就没了兴致,以为天下的男女之事都不过是那么回事儿。
    可是宁菁却让他发现,虽然都是床上那么点事儿,但是与不同的人在一起,竟会有那么大的差别。
    渐渐地,他回家的次数少了,时间也越来越晚,终于,妻子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发现了有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徐浪是个好人,虽然在官场上说过无数套话,但在生活中却并没有说过几次假话,所以当妻子向他提出质问时,他尽管有些为难,却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并向妻子表示,会尽快和宁菁分手。
    但是一段婚外情的结束远比开始要困难得多,当徐浪向宁菁提出分手时,事情陡然间变得棘手起来了。
    宁菁告诉徐浪,要分手也行,给她一百万分手费,之后大家互不相干;宁菁还说她保存着徐浪用过的一百多只安全套,只要徐浪胆敢不认账,她就要拼个鱼死网破将他拉下马,让他从此声名狼藉,永远别想翻身。
    一百万不是小数目,徐浪为官一直都很清廉,这么大一笔钱他实在拿不出来,再说也觉得不甘心,这不是明摆着敲诈吗?
    但是宁菁不依不饶,她冷笑着给徐浪出主意:“或者,你可以与你老婆离婚,然后娶我,过个十年八年,等你为我赚够了这笔钱,我就可以放过你了。

    又说不定我会真的爱上你,和你过完一辈子。”
    徐浪觉得窝囊,他混迹官场半辈子,什么风浪没经过,他怎么也没想到,竟会折在一个小丫头手里。而且,他很明白,宁菁是个无底洞,就算给了她一百万,她仍然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他必须想办法让她永远闭嘴,否则自己将永无宁日。
    经过深思熟虑,徐浪为杀死宁菁找到了三个理由:首先,能让一个人永远闭嘴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她;其次,面对一个凶残的对手,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比她更凶残;第三,宁菁才是罪魁祸首,自己正是因为她才要杀妻的,哪怕仅仅是为了不让妻子枉死,他也要杀了她。
    只要这两个女人都死了,所有的真相就会永远如石沉大海,他也才可以继续做个好人。
    4.计划
    杀一个人和杀两个人并不会有太大不同,都要想办法脱罪,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杀人事件变成一起意外事故。
    徐浪费尽心思,想要制定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可他毕竟一直是个好人,从没干过坏事,所以想了无数办法,却发现没有一样能在现实中行得通。
    距离妻子规定的限期只剩下最后一天了,徐浪还是一筹莫展,偏偏宁菁又打来电话,说明天是自己25 岁生日,问徐浪打算用什么方式给她庆祝。

    就在那一瞬间,徐浪想到了一个天才的设计!
    第二天上午,徐浪告诉妻子,他要最后一次去见宁菁,他要在今天把事情彻底解决。
    他早早来到宁菁家的楼下,等宁菁出门上班后,就悄悄溜进了她的房间,将一个装着钱的信封放在了茶几上,又将一把门钥匙放在门口的脚垫下,这才离开。
    下楼后,他打公用电话在一家礼
    仪公司订了999 只氢气球,特地多加了一千块钱,让用纯度最高的氢气,并把每个气球都吹到最大,另外还有999支红烛和99 支红玫瑰,让全部送到宁菁的家里布置起来。
    办完这一切之后,徐浪才去单位上班,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两样。
    下班的时候,徐浪告诉宁菁,说小礼物已经送过去了,让她先回家,最大的礼物,自己现在就去取来。宁菁以为他是要去取蛋糕,又或者是戒指,就欢天喜地地先回去了。
    徐浪当然不是去取蛋糕,他一直跟在宁菁后面,确认宁菁回到家,并看到烛光一点点地亮起来之后,就拨通了自家的电话,装作呼吸困难的样子对妻子说:“我突然头晕,心脏也不对劲了,好像是中毒,不知道宁菁给我的水里放了什么,你快过来送我去医院……”
    15分钟以后,徐浪看到妻子从出租车上下来了,急急向宁菁住的楼上走去,他立刻躲在一个广告牌后藏了起来。
    从这个广告牌后,恰好能看到宁菁家的窗户,正泛出一层暖暖的红色,那是999支红烛的光亮。
    正当他紧张地欣赏着那些红光摇曳的时候,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熊熊烈焰猛地从宁菁家的窗户喷涌而出,连大半条街道也被照得通红。
    徐浪轻轻吁出一口气,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从此,他又可以做回一个好人了。
    5. 意外
    徐浪曾是物理专业的高材生,他知道氢气是可燃性气体,经过计算,他知道如果一个30多平米的小公寓里,有近千只充满了氢气的气球,那么这个小房间就会变成一个火药桶。
    而要点燃这个火药桶,只需要一点点火苗就够了,而他却在房间里准备了999个火种。
    更重要的是,徐浪知道妻子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打人耳光。这是她以前当老师时养成的坏毛病,后来因为学生家长投诉,差点受处分,才不得不早早办了离休手续,回家当“闲妻”。
    他算定妻子见到宁菁时,一定会先赏她一个耳光。像宁菁那样的女人,又岂会轻易吃亏——两个女人在一个到处都是氢气球,又遍地点着蜡烛的房间里撕打,还会发生什么事呢——当然是爆炸。巨大的,能把两个人炸成碎片的爆炸!

    这样的悲剧事件,在旁观者看来,只是两个女人玩得过了头的一次浪漫而已,绝不会有人把这当成一次谋杀的。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有嫌疑,他得马上回到家里去。晚上,如果有警察查到了妻子的身份,他还得去认尸呢。
    这是最后一关,决不能出现任何毗漏。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想,自己是表现得痛不欲生才更像个好人呢,还是应该强压悲痛才更合乎情理和身份?
    想着想着就到家了,打开门,他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就顺手按下了电灯开关,想看个究竟。然而,不等他看见任何东西,一声巨响,充斥了整个房间的煤气,却在他打开电灯的那一瞬间爆炸了。
    ——接到徐浪电话的时候,他的妻子正在炖一锅汤。听到丈夫中毒了,她急得转身便走,竟然忘了关火。汤沸之后溢出,浇熄了火,然后煤气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就这样,好人徐浪,在刚刚策划了一场意外之后,他自己也死于了一场没有任何预谋的意外。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