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人肉涂料 > 详细内容

人肉涂料

作者:太多的也许  阅读:99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人肉涂料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肉疙瘩
    郭德昌在校外租了一间房,下午粉刷墙壁时,他把同学吴威和刘华喊来帮忙。在粉刷过程中,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涂料忽然从楼梯顶端倒扣下来,当时吴威和刘华正好在下面,一下子就把吴威和刘华弄得全身都是涂料。
    郭德昌有些过意不去,晚上就请吴威和刘华吃饭。
    夜晚,回来的路上,吴威感到尿急,就跑到路边一个堆放垃圾的拐角去小解。谁知没一会儿,就传来吴威惊恐的尖叫声。
    郭德昌和刘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跑了过去。
    二人刚跑到拐角,一团黑影从拐角深处跑出,从他们胯下钻过,着实把两个人吓了一跳。
    “是一只黑猫。”刘华松了一口气,说道。
    谁知,话音还没落,又从拐角深处跑出来一个人,郭德昌和刘华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鬼,一个浑身上下长满了鲜红肉疙瘩的鬼。这些肉疙瘩有蚕豆般大小,形状就像爆米花,在皮肤表面怒放着。
    “鬼、鬼啊!”郭德昌和刘华尖叫一声,转身就要跑。
    “不要跑,是我。”这个“鬼”带着哭腔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被一只黑猫一吓,全身就长出了这些东西。”
    郭德昌和刘华听出来是吴威的声音,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能是皮肤过敏,不然,这无法解释。”刘华安慰道。
    “没这么简单,你们还记得下午时那桶无缘无故倾倒的涂料桶吗?”郭德昌心有余悸地问道。
    “我一定是遇鬼了。”吴威恐惧极了,他说道,“不管怎么样,今夜你们一个也不准走,都陪着我,看天亮后我身上的这些肉疙瘩能不能消失。”
    也只能这样了,经过商量,三个人决定在郭德昌的出租屋里睡一夜。
    时间一晃就到了夜里,吴威起床的响声吵醒了睡熟中的郭德昌。郭德昌瞥了一眼吴威,翻过身正准备睡觉,却发现吴威双眼盯着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眼里闪烁着诡异的色彩。
    郭德昌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吓得睡意全无。

    一会儿工夫,吴威跳下床来到了桌子前,拿起水果刀,就开始在自己皮肤上一个一个地挖除那些肉疙瘩。吴威把从皮肤上挖下来的肉疙瘩,放在一个大塑料袋里,每挖除了一个肉疙瘩,皮肤表面就留下一个血坑,骇人极了。
    奇怪的是,挖除这些肉疙瘩时,吴威一点儿也不觉得疼痛,时间不长,他就把身上的肉疙瘩全挖除了,装了整整一塑料袋。吴威扫了一眼熟睡中的郭德昌和刘华,拉开出租屋大门走了出去。
    深更半夜,吴威这是要干什么?郭德昌很好奇,连忙穿上衣服冲出大门紧紧跟在吴威身后。十几分钟后,郭德昌跟着吴威走进学校,来到了女生宿舍楼后墙一个半封闭的角落。
    这里全是杂草,丝丝寒意直逼人心肺,阴气非常重。
    吴威挖了一个坑,把塑料袋里那些肉疙瘩全倒进了坑里,封好土后,阴阴地一笑,正准备离开这里时,忽然,封坑的土剧烈振动起来。
    吴威吓了一跳,连忙跳上土堆用双脚跺了几下,终于,一切归于平静了。
    埋起来
    第二天天刚亮,郭德昌和刘华就被吴威的叫声惊醒了。
    “太惊奇了,你们看,我身上的那些肉疙瘩都不见了,皮肤上一点儿痕迹也没有留下。”吴威指着身体兴奋地朝郭德昌和刘华叫道。
    郭德昌和刘华凑近一看,还真是,吴威全身的皮肤光洁如初,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曾经长满过肉疙瘩。郭德昌趁和刘华买早点的机会,把昨夜发生的事详细地告诉了刘华,当即就把刘华的一张脸吓得惨白。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什么,那些肉疙瘩是吴威自己用刀挖掉的?可是,就算是他挖掉的,一夜之间皮肤上的那些伤口怎么就痊愈了呢?”刘华恐惧极了,继续问道,“还有,吴威埋那些肉疙瘩千什么?”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女生宿舍楼的后墙看看?”郭德昌问道。
    “行。”刘华点了点头,二人早餐也不买了,掉头就朝学校大门走去,几分钟之后就来到了女生宿舍楼。
    “一大早就来我们宿舍楼,是不是看上哪个漂亮女生了?”女生姚薇薇凑上前来一脸坏笑地问道。
    “哪有的事,我们……”刘华正要说出来因,见郭德昌朝他一个劲儿地挤眼,连忙把即将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们只是转转。”郭德昌朝姚薇薇笑了笑,故意装成很随意的样子,和刘华走向了宿舍楼后墙。姚薇薇撇了撇嘴,像一块摆脱不了的牛皮糖,一路跟着郭德昌和刘华也来到了宿舍楼后墙。
    碍于姚薇薇在场,郭德昌不好和刘华说什么。他四处看了看,目光落到了昨夜吴威掩埋肉疙瘩的那块泥土上,见没什么异常,就朝刘华使了一下眼色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谁知,姚薇薇却叫了起来。
    “你们一定不会无缘无故来这个地方,对不对?”姚薇薇眉毛一挑,立刻发现了问题所在,指着昨夜吴威掩埋肉疙瘩的地方说道,“这块泥土一看就是新埋上的,难道这下面埋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姚薇薇眼睛朝四周一扫,发现墙角有一把废弃破损的铁锹,连忙跑过去拿起铁锹就要挖这块泥土。
    忽然,这块泥土震动起来,紧接着泥土裂开了,看上去,有什么东西要从泥土里面出来。
    姚薇薇吓得尖叫一声,扔掉破铁锹,跑到郭德昌和刘华身后躲了起来。“噗”地一声响声从这块泥土的下面传来,泥土瞬间就被顶开了。泥土下冒出一颗脑袋来,骇人的是,这颗脑袋没有皮肤,猩红的肌肉直接裸露在外面。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它脸上的五官全是一个个黑幽幽的小圆洞。
    “你们打搅我,我要让你们夜夜不得安宁,直到你们死去为止。”鬼脑袋说出这段话后,一扭脑袋,拖着长长的身体从土里爬了出来,竟然是一个没有皮肤的鬼。
    没皮鬼手脚着地,像蛇一样扭动着细长的身体,在杂草丛中快速地爬动着,朝郭德昌等三人冲了过来。
    “快跑!”刘华惊叫一声,率先掉头就跑,郭德昌和姚微薇一见,紧跟在刘华身后也离开了宿舍楼后墙。
    此时,女生宿舍楼进进出出全是人,郭德昌等三人松了一口气,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没皮鬼没有追来。
    溶于水
    没皮鬼的横空出世,让郭德昌等三人都非常恐惧。姚薇薇知道理亏,面对郭德昌和刘华的埋怨,她咬着嘴唇低头不语。良久,姚薇薇眼睛一亮,抬头说道:“既然没皮鬼是吴威身上的肉疙瘩形成的,那就说明吴威和没皮鬼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联,我们只要盯紧吴威,就一定能发现没皮鬼的足迹,进而找到它的弱点,消灭它。”
    “也只能是这样了。”郭德昌点了点头。
    夜晚再次降临了,一直紧盯着吴威的郭德昌,发现吴威拎着半桶水朝学校花坛方向去了。
    郭德昌连忙叫上刘华和姚薇薇,紧跟在吴威身后朝花坛走去。
    花坛周围没有路灯,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一片惨白。吴威走到花坛中央后,捡起一根树枝在水桶里搅动起来。水搅动时发出的“哗哗”声,在寂静的花坛中传得很远很远。忽然,一阵“咝咝”的响声贴着地面从远处快速传来,听起来就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地面上爬行似的。
    随着响声越来越近,那个没皮鬼现身了,三跳两跳就到了吴威面前。吴威看着这个没皮鬼,脸上一点儿表情也没有,仍旧不停地搅动着桶里的水。
    “扑通”一声,没皮鬼的脑袋首先钻进了水桶里。吴威还在继续搅动桶里的水,紧接着,没皮鬼的身体也一段一段地进到了水桶里。
    “水桶就那么大,不可能装下一个完整的鬼啊,更何况桶里原先还有半桶水昵?”姚薇薇疑惑地小声说道。
    “用脑子想想也知道,没皮鬼已经溶于水中了。”郭德昌白了一眼姚薇薇,小声说道,“知道吴威为什么不停地搅动水吗,那是为了加速没皮鬼的溶解速度。”
    终于,没皮鬼都钻进了水桶里,吴威望了望水桶里的水,停止了搅动。他拾起水桶盖子正准备盖上时,突然“哗”地一声水响,一只湿漉漉的鬼手从水桶里伸出,一把就揪住了吴威的衣领。
    伴随着一阵骨骼断裂的响声,吴威就被这只鬼手拉进了水桶里。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过去了,花坛恢复了刚才的寂静,如果不是水桶还在那里,吓坏的三个人一定以为他们是在做梦。

    良久,见水桶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郭德昌等三人忍不住了,他们走出躲藏处小心翼翼地朝水桶走去。三个人来到水桶前,身子前倾探头朝里望去,奇怪的是,吴威原本拎的是半桶清水,如今却是半桶白涂料。
    猛然间,郭德昌明白了什么,一扭头瞪向了刘华。更多恐怖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刘华,是不是你在捣鬼?”郭德昌愤怒地说道,“我粉刷墙壁的白涂料是你帮我买来的,而吴威正是因为被白涂料溅得全身都是,才长了那些肉疙瘩。”
    “郭德昌,你竟然不相信我,我算是看透了你!”刘华显得非常委屈,他说道,“如果真是我买来的白涂料有问题,那我和吴威一样也淋到了这种涂料,可我为什么就没事昵?”
    这一问,算是把郭德昌问得哑口无言。
    先下手为强
    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桶白涂料肯定有问题,怎么处理它让郭德昌等 三个人犯难了。
    “从吴威被鬼缠的事情上看,只 要不让这桶人肉涂料沾到身上,应该 就不会有事。”刘华想了想,说道, “我们把这桶人肉涂料先带回郭德昌 的出租屋封存起来,再想怎么解决掉 它吧。”
    “好吧。”郭德昌勉强同意了。
    刘华和姚薇薇把这桶人肉涂料放在出租屋后,就先后告辞走了。郭德昌洗漱一番后上床睡觉了,可屋里放了这一桶人肉涂料,他如何能睡得着?

    就在郭德昌在床上辗转反侧之 时,手机响了,一接是房东打来的。
    “郭德昌,把房子租给你之前, 我不是提前告诉过你,这间房子曾经 有人上吊自杀吗?可刚才有一个叫刘 华的男生却打电话来责问我。你到底 什么意思?这间房子我等于白租给了 你,你还不满足?”电话那头传来房 东恼怒的声音。
    “没、没什么意思,是我那位同 学好奇,想问一下……”郭德昌解释 道,然而,话还没有说完,房东就不 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刘华这是干什么?郭德昌越想越 觉得刘华可疑。毕竟那桶刷墙的白涂 料是刘华买来的,刘华很有可能在涂 料里做了手脚,导致吴威被害死。
    “不行,我得先下手为强,不然,我会像吴威一样被刘华害死的。”想到这里,郭德昌拨通了刘华的手机,借口一个人睡在出租屋里害怕,把刘华骗来了。
    “有什么害怕的,你不碰人肉涂料,没皮鬼就没办法害你。”刘华瞥了一眼墙角的那桶人肉涂料,脱掉外套就上庥了,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郭德昌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刘华真的睡着了,阴阴地一笑,跑到墙角拎起这桶人肉涂料就来到了刘华身边。就在郭德昌打开盖子,正准备把人肉涂料泼到刘华的身上时,刘华忽然睁开了双眼。
    “我就知道你喊我来没安什么好心。”刘华一挺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就去夺郭德昌提在手里的那桶人肉涂料。
    郭德昌岂肯放开,就这样,在二人的争夺中,这桶人肉涂料一下子倾倒了,瞬间就把二人淋成了落汤鸡。
    郭德昌和刘华吓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郭德昌,你应该相信我,粉刷墙壁的白涂料我确实是在校旁边的那家五金店买的,不信,你去问店老板。”刘华强忍内心的愤怒,说道, “对了,房东在电话里没和我说清楚,我问你,对在出租房里自杀的那个人你了解多少?”
    “是一个女生,名叫赵美,听说性格孤僻,和人闹了几次矛盾后,一时想不开才自杀的。”郭德昌说道。
    “赵美?这个女生我曾经见过一次面,听说以前和姚薇薇同住过一间寝室。”刘华想了想,继续说道,“明天白天我问问姚薇薇,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刘华没再说什么,剩下来的时间,两个人都不敢入睡。二人呆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生怕一合上眼,他们就会像吴威一样,全身上下长满了蚕豆大小的肉疙瘩。
    不能受惊吓
    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窗玻璃照进屋里时,郭德昌和刘华惊喜地发现,他们身上并没有起肉疙瘩,不禁欣喜若狂。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刘华穿好衣服跳下床,想也没想就拉开了门。恐怖的是,门外竟然站着一个满脸血污的女鬼,两颗露出嘴外的獠牙闪着寒冷的光芒。
    刘华吓得魂飞魄散,当即就尖叫起来:“鬼、鬼啊!”
    “哈哈哈。”女“鬼”大笑起来,从口袋里掏出毛巾一抹脸,露出了一张清秀的面容。
    她取出嘴里的两颗假牙,说道:“没想到大白天的你们胆子还这么 小。”
    “姚薇薇,你胡闹什么?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把我鸡皮疙瘩都吓出……”忽然,刘华闭上了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我明白了,一旦被人肉涂料沾上,溶解在涂料里的鬼就会趁机进入人体内部,像病毒一样掩藏起来。更可怕的是,一旦这个人受到外界的刺激,比如受到了某种惊吓,出于人的本能反应,皮肤表面汗毛孔必然会张开后再收缩,在皮肤上形成鸡皮疙瘩。”
    刘华越说越感到恐惧,语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鬼正是利用了这点,大量吸食了这个人的元气。从这个人张开的汗毛孔涌出,由于短时间内涌得太快,因此在这个人的皮肤上形成了蚕豆大小的肉疙瘩。由于元气被大量消耗,这个人最终变成了一具任由鬼控制的行尸走肉,无疑,吴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更多诡故事,请微信搜索:鬼爷讲鬼
    终于说完了,刘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刘华皮肤上突然响起一阵响声,听起来就像是爆米花炸开时发出的响声。
    刘华意识到了什么,吓到双腿直哆嗦。他掀开衣服一看,皮肤表面正在冒出一个又一个肉疙瘩。
    刘华惨叫一声,冲出了门,瞬间就跑没影了,丢下郭德昌和姚薇薇还傻站在那儿,呆呆地发愣。良久,郭德昌和姚薇薇才缓过神来,郭德昌正要出去寻找刘华,却被姚薇薇一把拉住了。

    “你放心,刘华会回来的。”姚薇薇笑了笑,继续说道,“很明显,这个鬼借用涂料缠人,肯定是想干什么事情。先前它缠上的是吴威,你们却非要介入,结果这个鬼杀了吴威,并盯上了我、你、刘华。现在它缠上了刘华,如果你还要强行介入去救刘华,这个鬼的目的没有达到,会害死刘华不说,还会重新缠上我们两个。”
    姚薇薇说得很有道理,郭德昌上下打量了几眼姚薇薇,终于还是放弃了。
    当夜色再次降临的时候,刘华回到了出租屋。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肉疙瘩,一副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郭德昌没理刘华,一个人出门了,见刘华没跟上来,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姚薇薇的电话叫姚薇薇到校门口和他碰面。
    几分钟后,姚薇薇在校门口和郭德昌见了面。
    尾声
    “刘华一定和吴威一样,把身上的肉疙瘩挖除埋了起来。”郭德昌说道,“我思来想去,除了女生宿舍楼后墙的那块地方,学校里肯定没有第二个阴气这么重的地方。”
    “那你想怎么办?”姚薇薇冷冷地问道。
    “我只是想看看。”郭德昌局促不安地回答道。
    姚薇薇没再说什么,跟着郭德昌来到了女生宿舍楼的后墙。果然,郭德昌又发现了一块新鲜的泥土,显然,这里不久前刚被人挖过。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所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告诉你,下午我去那家五金店找老板调查了一下,老板告诉我,刘华买走的那桶涂料,是一个女生托他卖给刘华的,而这个女生就是你。”郭德昌忽然一变脸,说道,“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说,你为什么要害我们?”
    “赵美和我的关系一直不好,上吊那天她本来就心情不好,再加上和我大吵了一架,所以一时想不开,才自杀的。死后的赵美变成了鬼,天天缠着我,要我帮助她恢复人形。没办法,我只好按照赵美托梦告诉我的方法,买了一桶混合着尸油的白涂料,放在了店老板那里。”
    姚薇薇继续说道:“白涂料被刘华买去带进出租屋后,游荡在出租屋里赵美的鬼魂,乘机潜入了白涂料里,由于白涂料里有尸油,因此赵美的鬼魂能和白涂料完全溶解在一起……”
    姚薇薇说到这里,忽然,泥土下传来一阵振动,郭德昌一见,连忙拉着姚薇薇躲藏了起来。
    不久,一颗脑袋从土里钻了出来,郭德昌大吃一惊,这颗脑袋竟然不是上次那颗没有皮的鬼脑袋。这次竟然是一个漂亮的女生脸,显然,这个女生就是赵美了。
    郭德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上次那颗从土里长出来的脑袋没有皮,原因就在于它还没有在土里发育成熟,就被姚薇薇打断了,不得不提前出来,以便为下次恢复人形作打算。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过去了,赵美整个上半身已经露出了土外。郭德昌知道再不行动他就没有机会了,一个跳跃,从躲藏处跑了出来,几步就冲到赵美面前,他抓起旁边那把破铁锹照着赵美的天灵盖就劈了下去。
    赵美惨叫一声,身体快速扭动着,要从土里跑出来。郭德昌急了,再也没给赵美翻盘的机会,抡起铁锹一个劲儿地朝赵美脑袋砸去。也不知砸了多少下,直到把赵美的脑袋砸烂,郭德昌才停了下来。
    “没想到你会把赵美这个鬼杀死,太好了,从此再也没鬼威胁我了。”姚薇薇跑过来,乐得手舞足蹈。
    “郭德昌,只有你和刘华体内还残留着赵美的部分鬼魂,随着赵美的死,刘华必将成为一个没有鬼控制的行尸走肉,而你……”姚薇薇眼睛发光地说道,“你以后一定得听我的话,受我的调遣,不然,我会吓你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哦,哈哈……”
    “我郭德昌从来就不听任何人摆布。”郭德昌眼中寒光一闪,挥起铁锹就朝姚薇薇的脖子劈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