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狐晓晓的诡事 > 详细内容

狐晓晓的诡事

作者:秒杀  阅读:84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口罩
    狐晓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说通老妈,同意狐晓晓搬出大学宿舍,在学校附近与同学合租了一间公寓。公寓年久失修,很是破旧,楼道里竟然连声控灯都没有。
    夜深人静,狐晓晓和几个室友化完妆准备参加十一点的假面舞会。
    “快走吧,要迟到了。”上铺的女生说。
    “我那个东西不见了,明明昨天洗完晾在阳台上的,怎么会丢了呢?”狐晓晓胡乱地翻着自己的衣柜说。
    “什么啊?用我的吧。”上铺女生有些不耐烦地说。
    “不行,我就喜欢那个。算了,我们走吧。”
    一行四个女生走出了出租屋。楼道里没有灯,女生们把手机按亮,慢慢地向楼下走去。
    一阵风吹过,楼道里的窗子发出呜呜的叫声,好像女鬼在哭泣,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狐晓晓。
    “我不想去了,你们去吧。”狐晓晓止住了脚步。
    “为什么啊?”另外三个女生异口同声地问。
    “就是不想去了。”
    四个女生正在对峙,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楼道里,慢慢地,一点点地向楼上走着。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弱亮光,勉强可以看清上来的是个老头,黑色的帽子、黑色的衣服,嘴巴上戴着红色的口罩。
    狐晓晓想尖叫,不过还是忍住了。
    老头颤巍巍地从狐晓晓身旁经过,突然回过头说了一句:“姑娘,你阳台上晾的这口罩我戴着挺合适,你在哪儿买的?回头我叫儿子给你钱。我就住你隔壁。”
    狐晓晓晕了过去,老头说的口罩就是狐晓晓丢的丁字裤。
    第二天,房东出现了,简单的几句话让狐晓晓再次晕了过去。
    “昨天是我爹的忌日,他托梦跟我说,让我替他给你口罩钱。”
    女人善变
    大二了,一直没有男朋友的狐晓晓决定和同学去电台做一档午夜征婚节目。
    “小姐,您对未来的男朋友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男主持人面带微笑地问。
    “有钱、有房、有车,学历嘛,怎么也得是个本科。”狐晓晓干脆地回答道。
    “这个要求有些笼统,能达到这要求的人太多了,您看我行吗?”主持人调侃着。
    “行啊,那你一会儿到我家来找我吧!我住23楼,我在阳台上等你哈。”狐晓晓言简意赅,主持人尴尬地笑了笑。
    做完节目,狐晓晓乘出租车直接回家。回到家,外面突然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砸在玻璃上乒乓作响。天空偶尔划过一道闪电,漆黑的夜里亮得人心里发毛。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狐晓晓趴在猫眼向外看。
    这么晚了,是谁在敲门?楼道里昏黄的灯光下,连个人影都没有。
    狐晓晓心里一紧,难不成有人故意吓狐晓晓?
    那敲门声再次传来,此时的狐晓晓就站在门口,她这才意识到,声音并不是来自门外,而是来自于窗户。
    窗外,一个硕大的黑影像壁虎一样趴在玻璃上,在闪电的映照下露出狰狞的面孔。
    午夜,23楼,任谁都会明白窗户外面趴的是什么。
    狐晓晓快步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户,大声吼道:“你他妈不会按门铃啊!敲什么敲。”
    窗外的男鬼略带哭腔地说:“是你让我趴你家窗户的,现在又让按门铃,女人真善变。”
    狐晓晓不耐烦地抛出一句:“鬼话你也信,活该你倒霉。”
    临时演员
    五一长假,狐晓晓没有回老家,而是找了一份当临时演员的工作,想趁着假期赚点儿钱买个本子。
    “你先扮上,一会儿就轮到你上场了。”副导演喊道。
    狐晓晓这次扮演一个无头女鬼,狐晓晓要在镜头前把假头摘下来。正在准备着,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同行。
    “喂,你也是无头女鬼?”旁边的女生试探着问。
    “嗯,干啥啊?我正忙着呢,没空帮你。”狐晓晓头也不回地说。
    “我也是女鬼,咱俩同行。”女生说。
    这时,狐晓晓已经准备好了,她用手托着头顶上的假头,问女生:“导演没和我说我还有伴儿啊,你迟到了?”
    “我客串的,不知道有没有我的戏。先候着吧。”女生说。
    “没事,一会儿你就跟在我后面上去,蒙混过去就有一百块。”狐晓晓小声说,“不过你得卖点力气,别让导演看出你是外行来。”
    女生用力地点点头,脑袋差点掉下来。
    “第二场——无头女鬼,Action!”
    狐晓晓双臂下垂快步向前漂移着,身旁的女生紧随其后,到达指定位置后,狐晓晓的道具脑袋怎么也弄不下来,卡住了。狐晓晓身旁的女生脑袋却掉了下来,直接滚到导演的脚边。狐晓晓心想,这回是完蛋了,那女生演得比我好。
    奇怪的是,导演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那女生的表演,反倒对狐晓晓大吼,“女鬼就位,愣着干什么?”
    狐晓晓连忙向导演道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场简单的戏竟然重来了七次。
    导演急了,“换人!”
    “没人了,就这一个。”副导演小声说。
    灰头土脸的狐晓晓问坐在身旁休息的女生,“他们怎么不用你啊?和你有仇?”
    “我是临时女鬼,客串的。”女生说完,飘飘忽忽地离开了。
    狐晓晓这才注意到,那女生根本就没有脚。
    狐晓晓突然破口大骂,全剧组的人都愣住了,“你他妈太不厚道了,下次你来就别让我来,我演得能有你像吗?”
    裸奔
    寝室里,狐晓晓和上铺的老大争论不休。
    狐晓晓认为人死的时候穿什么,做鬼就一直穿那件衣服,直到投胎都不会再换一件。
    上铺的老大是个时尚的姑娘,不同意她的看法。
    狐晓晓坚信鬼和人一样,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根本就不受限制。
    为此,两人争论不休。
    寝室最小的姑娘提议,大家一起去解剖楼等鬼。据说那儿经常闹鬼,白天都很少有人去,夜晚经常会听到楼里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
    入夜,没有月亮。
    三个人壮着胆子守在解剖楼旁,等待着传说中的鬼出现。
    不一会儿,阴风四起,一个红衣女子飘进解剖楼内。
    狐晓晓指着女鬼的背影小声说,“看吧,去年这里死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学姐,今年还穿这件呢。”
    老大默不作声。
    几分钟后,又飘进来一个白衣男子。
    狐晓晓大喜,“看到没,几天前自杀的那个学弟,咱们可是一起看到他跳楼的。没错吧,还穿那件衣服呢!”
    老大有些泄气,正准备离开之时,却被寝室老四抓住了衣角,“老大,快看,他们什么也没穿就出来了。这也算换衣服了吧?”
    “我们喜欢裸奔,关你屁事!”男女鬼齐声吼道。
    三个人目瞪口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