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最后的微笑 > 详细内容

最后的微笑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像星星那样发亮  阅读:948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最后的微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他们说,冻死的人都是面带微笑的。
    我不知道我得了什么怪病,在这热得地面都能煮熟鸡蛋的夏季,我却浑身冰冷的像掉进冰窟里面一样,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一种面对严寒的煎熬。
    我渐渐成了别人眼中的怪物,给不了妻儿拥抱的父亲,我一度想要自杀,就想离开这个我挂念的人间,但是每每看着年幼的孩子,还有辛苦的妻子,我狠不下心,我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恨我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我是一间超市冷冻库的管理员,一个星期前,我因为自己的疏忽,被关进了冷冻库里,艰难的熬过有生以来最煎熬的一晚,在自己认为将要被冻死的时候,我终于得救了,只是我却得了一种无法查出病因的怪病,一种身体日渐冰冷的怪病。
    所有医生们总是说这是因为我冻伤之后出现的后遗症,过段时间就会好了,可是我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我甚至都在担心,有一天我会不会因为这个怪病慢慢把自己冻死。
    刚开始的时候,妻子还跟我打趣,说我们这个夏天可以不用空调了,只要我在的房间就格外凉爽,是的,我就像是一台可以四处移动的空调,为此,我曾经还洋洋得意过。
    女儿天生怕热,每到夏季,身上总是长出让她奇痒难忍的痱子,每每看见那些刺眼的红疙瘩,就像是在嘲笑我一般,诉说着我的没用。
    而我,总是说等我们有钱了,就搬出这个夏季如同火炉一般的城市,可是,我们连个空调都不敢开太久的家庭,除了给自己的自责和没出息找个理由外,还能有什么用呢。
    但是,这个夏季,我的女儿很快乐,她的痱子不见了,每年夏季难受的表情,也变成了花一般的笑容,温暖着我冰冷的身体。
    每晚,我都能像冬季一样抱着女儿和妻子入眠,我们不用再开那台嗡嗡作响,扰人美梦的老空调,我们再也不会因为炎热的夏季,让心情变得烦躁,也不会因为夏季,连个家人的拥抱都变成施舍和奢求。
    “其实这样也不错。”妻子这么说。
    是啊,这样真的不错,我们可以将这个夏季的空调钱节省下来,为女儿报她最喜欢的美术班,她是那样有天赋,我相信她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画家,她也一定能成为我们一家的骄傲。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我已记不清我的梦想是什么了,一个科学家,或是一个商人,至少,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梦想,那就是为了实现女儿的梦想而努力的梦想,对此,我不惜为她砸锅卖铁,为她卖血卖肉,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遗憾在女儿身上重演。

    我们都认为,或许我们就会这样下去,哪怕治不好,这样也不错,就算是冬季,我们也有应对的法子。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我的症状却在逐渐加重,那盆在卧房里面我最爱的兰花,在我一觉醒来后,被彻底冻死,女儿也因为寒冷而感冒,我知道,在这还没过去的夏季里,那些不久前的幻想和愿望,也变得遥不可及。
    妻子最终带着女儿和我分房而睡,我们都知道,这是无奈的选择,哪怕女儿生着病,还是懂事的说,“爸爸,我不冷,真的,爸爸,我想你和我们一起睡。”
    我恨自己的没用和倒霉,哪怕她们都没责怪我,哪怕她们一直在给我打气,哪怕~~
    那夜,老旧的空调重新活了过来,带着它嘈杂的声音,像是在嘲笑我一样,嘲笑着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
    “对不起。”
    也许只有这三个字才能表达我内心的愧疚和无助,让那心中无法言喻的绞痛,得到一丝慰藉。
    即使得了怪病,但是我的生活还要继续,公司并没有解雇我,哪怕这是我自己造成的后果。毕竟干了这么多年,公司对我还是放心和信任的,医疗费和补偿都很到位,只是不知为何,我却对那间冷冻库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每一次进去,心中都无比的疼痛,就像是我在那里失去了什么。
    “今天真是太热了,还是这里面凉快啊。”两个搬运的同事推着货物走了进来,满头大汗,面色赤红。

    而我却穿着羽绒服,双手捧着倒满热水的杯子,坐在冷冻室冰冷的铁门前,冷得直哆嗦,当两个同事注意到我的时候,两人急忙闭嘴,空气中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我勉强的笑笑,虽然他们话里凉快的意思是这里的冷气,但是因为我的怪病,还是造成了那本不该有的尴尬。
    “还愣着干嘛,把进货单给我,我要核对一下,不然一会那些肉坏了,今天的工资可就没了,你俩今晚也别想喝酒了,就喝西北风吧。”我打趣的说着。
    我知道我打趣的水平有限,至少,大家都露出笑容了,空气也变得缓和,拿着进货单,我也跟着他们走进了内心恐惧的冷冻库。
    门口的墙角下,那里有那晚我留下的痕迹,虽然已经被货物堆积,看不见任何痕迹,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它还在那里,也许永远也不会消失。
    每次我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那里,每一次我的心里都是一样的疼痛,痛的无法呼吸,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眶会红,我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落泪,我知道我没哭,但是泪水却止不住的想要落下,怎么也制止不了。
    我的心中有了一个空洞,那个空洞告诉我,我在这里失去了一个东西,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失去的是什么。
    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失去了挚爱的人一样,虽然我没失去过她们,但是,我想我如果没了她们,心中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
    “老唐,快过来看看这些东西放在哪里?”
    他们的声音将我从思绪里拉了回来,我擦擦满脸的泪水,急忙过去。
    “老唐啊,今天的冷气是不是开的有些低了?太冷了。”
    “是吗,一会我去看看。”
    两人哆哆嗦嗦的将货物放好后,就急忙出去了,那样子,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我身体的寒冷,已经感受不了外界的温度了,就算是再冷、再热,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等我在清点一遍货物后,我才来到温度调节器面前。
    果然,我们平时的温度都固定在冷藏的零下十八度,今天却突然低到冷冻的零下二十五度,难怪他们会说冷。
    我试着重新调节,却怎么也调不了,看来是坏了,毕竟我不是专业的,这种说词也是最好的理由。
    等维修人员看了之后,还一个劲的怪我增加他们工作的压力,完全没告诉我温度调节器的好坏,看着他不耐烦的表情,我也没敢多问,他们前脚一走,我就急忙进去查看。
    奇怪了,刚才明明是零下二十五度啊,怎么就这一会又变成了零下十八度了,奇怪归奇怪,只要这东西没坏就行。
    冷,依旧的冷,吃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去过无数间医院,依旧没有任何改观,而羽绒服已经变成了军大衣,热水杯,也变成了热水袋。
    这个月的工资又有一大半变成了面前一堆没有用的药,答应女儿的美术班依旧没有落实,女儿很懂事,没有怪我不守信用,但是当她拿着画笔,不知道该画什么的时候,那种落寞,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
    妻子说,她工作轻松,想要再找一份工作,可是你一个超市收银员,从早站到晚,每天一回来,就瘫软的倒在床上,连动都不想动一下,我能不知道吗,以前每晚揉着你肿胀的小腿时,那种心酸,我内心能不知道吗。
    我摇摇头,“还是不看病了吧,那没用。”
    那晚,温柔的妻子,第一次和我争吵起来,结婚这么多年,她从来没像那晚哭的那么伤心,就算是岳母过世的时候,她也没有那晚这么伤心。
    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只剩下我和女儿,她不想我有意外,就算把家里的所有钱拿出去给我治病,她都愿意,她就是不想我比她先走,不想我丢下她们母女,让她们无依无靠。
    我不是傻子,我什么都明白,只是我真的不愿意继续将我们的血汗钱投进这个无底洞里,我宁愿自己现在就死去,也不愿意看到她们以后没了钱,日子过不下去的样子。
    妻子也不是傻子,夫妻这么多年,她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想什么,她都知道,我沉默不言,让妻子更加伤心。
    此刻,妻子似乎也忘记了我的寒冷,死死抱住我,梨花带雨的哭喊着,“不要丢下我们,不要丢下我们。”
    她浑身冷得颤抖,面色变得苍白,我想要挣脱开,她却死死不愿意放开,生怕一放手,我就真的不见了。
    女儿站在灯光昏暗的门口看着我们,当我看着她的时候,她也飞扑过来,稚嫩的声音顿时击溃了我的心,“爸爸,不要离开妈妈,不要离开我。”
    我是如此的爱你们,我又如何能狠下行,丢下你们呢。
    我的病治不了,似乎所有医院已经知道了,那些医院也对我停止继续用药,希望我换个工作,不要继续待在冷冻室,也许那样会有所改观。
    我渐渐的从空调变成了制冷机,冷冻库的温度调节器也因为我变得不稳定,调离这个岗位,也许对我,对大家都好。
    冷,是对我最大的煎熬,女儿的房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冷冻库,这里就是一个冰封的世界,那台烤火炉羸弱的温度,也融化不了它面前一寸的冰层。
    身上的被子压得的喘不过气来,那满满一盆滚烫的热水,在我双手伸进去一会就凝结成冰,我想,这世界没有比这更寒冷的地方了,冰冻三尺也只是眨眼的功夫而已。

    我这小小的家,已经成为了两个世界,你在这头,我在那头,虽然只是一个房门,你能看见我,我能看见你,但是,我们却永远不能拥抱你们,永远不能享受对方的温暖,妻子憔悴了很多,女儿天真的笑容也渐渐从脸上消失。
    我恨,我恨这个老天,哪怕我小时候多调皮,也从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么大的罪,让我有家也变成了无家可归。
    我调任的那个仓库管理员的职位,也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了,因为我,公司已经承受了很多损失,现在更没有人愿意靠近我身边的五米范围内,因为那太寒冷,寒冷的我走过每一个地方,花草都会冻死,寒冷的我走过每一个地方,那里都会结成厚厚的冰。
    所有人都像看见怪物一样的躲着我,厌恶着我。
    最后,我用我的岗位和补偿,换了妻子岗位的年限,至少她能干到退休,至少退休还有保障,至少她们母女不会挨饿,至少,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事情了。
    我知道,我现在越来越轻生,想死的情绪已经充满了我整个大脑,已经没了求生的欲望,我想解脱,我不想让她们和我继续承受这本不该有的痛苦。
    我想留下遗书,但是身体的寒冷让笔都没法书写,我只好用碳在墙上书写,我不知道遗书该怎么写,也不知道我要对他们写什么。
    我拿着炭笔不停的哭,不停的抽泣,没有泪水,也许我的眼泪在眼球下面已经冻成了冰,根本就没办法流出来。
    最终,我还是写了,“对不起,我走了,我爱的家人。”
    我如释重担的脱下厚厚的被子,脱下厚厚的皮袄,打开许久不敢打开的房门,一步步走了出去,我轻轻的关上门,像做贼一样,生怕惊动别人,哪怕现在家里没有一个人。
    我什么也没带走,只带走了我们的全家福,那张充满笑容和幸福的全家福,那个存在记忆里的温馨。
    我要带着它去寻死,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就想如此,因为就算死了,我还有她们,她们的笑容。

    没了被子和皮袄,我更冷了,冷的每走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看来我已经病入膏肓,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也许我是对的,也许,你们会恨我,骂我,但是我不想在连累你们。
    我不知道我走了多远,我冷得大脑已经没办法思考,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白茫茫的,像电视里的南极一样白,一样的冷。
    走啊,走啊,我却不知道我该死在哪里,该在哪里停留,因为我身边到处都是人,我不想我死在有人的地方,因为我不想别人看见我死亡的样子,听说死的人样子都很恐怖,我不想吓得别人,只是不知道我死了会不会变臭,会不会腐烂呢,我想应该不会吧,我这么冷,冷得连火都化不了。
    这也许是我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了,至少我的身体不会长满恶心的蛆虫。
    我的去路最终被挡住了,厚厚的人群,像是在看什么热闹一样,有人呼叫,有人哭喊,嘈杂的声音乱成了一团。
    “爸爸,爸爸。”
    眼前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寻着声音,我看见远处的楼房冒着滚滚黑烟,一个小女孩站在窗户面前,嘴中不断的哭喊着,对着下方的人群,手在不停的摆动,弱小而无力。
    这时,下方一个男人,不断的对楼上的女孩喊着:“孩子,别怕,消防员叔叔马上就来。”
    “爸爸,我怕,爸爸,救救我,爸爸,你不要走。”
    “爸爸不走,爸爸马上就来救你啊,你乖,就待在那里别动。”
    那孩子的爸爸脸上一片黑灰,身体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般的瘫坐在地,衣服更是烧的残破不堪,通红的手臂上有些地方已经烧掉了皮肤,流下血黄色的液体。
    孩子的爸爸很狼狈,但是谁也没怪他不救自己的女儿,因为谁也没有办法突破进那汹涌的火海,现在大家只能等,等待消防员的到来,在那大火吞噬掉孩子之前。
    我是来寻死的,但是听见那孩子喊着爸爸的时候,当爸爸撕心裂肺喊着孩子的时候,我开始动摇了,我该不该去死。
    大火更加的猛烈,那窗户前的孩子在重重的咳嗽了两下后,就从窗户前消失,似乎被烟熏晕了过去,顿时那男人慌神了,“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没人应他,更没人敢上前扶他一把,谁都知道,去了也是送死,也许,那个孩子在消失的那一刻已经死了,只是没人敢说,没人愿意说。
    男人无助的泪水淌下,早已被烧伤没了半点力气的他,又重新站来,摇摇欲坠,挪这疲软的步子,一步步向楼房走去,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疼痛,让他深深的吸着凉气。
    我叹口气,上前抓住男人,什么话也没说,跑上楼,楼道内已经被黑烟充满,刺眼而呛鼻,漆黑的什么也看不见。
    正当我寻不见路的时候,那微弱的咳嗽声和呼喊爸爸的声音让我找到了道路,那里大火异常的凶猛,不断吞噬着所有东西,我咬咬牙,排斥着天生对火的恐惧,撞开那道已经被烧得残破的木门。
    在窗户下,我终于看见那个小女孩,水灵灵的眼睛像是能说话一样。
    “爸爸。”
    她把我当成了她的爸爸,她心中的英雄,她开心的带着笑容依偎在我怀里。
    “爸爸,你身上好凉快,好舒服,好温暖啊。”
    女孩迷迷糊糊的说着话,虽然很细微,但是我听的很清楚,她带着微笑最后昏倒在我怀里,带着微笑和我冲破那道汹涌的火海。
    当我冲出来时,外面顿时发来一阵惊呼,所有人都如释重担,那孩子的爸爸更是发疯一样冲了过来,从我怀中抢走了她的孩子。
    消防员和急救车已经到来,同时还有一批记者,孩子在爸爸的怀抱下登上救护车时,这才想起了我,在关门的那一刹那,我们两个都面带笑容的看着对方,那是属于父亲的笑容,不需要什么言语,我也不需要他对我感恩戴德,只要家人平安,比什么都好,那才是幸福。
    是的,家人,我该将我脑中那寻死和不负责任的念头狠狠甩掉,我是男人,是丈夫,更是一个父亲,这个家需要我来扛,需要我来支撑,哪怕我现在无能为力,我也能成为她们的精神寄托,让这个家完整。
    我踏着大步流星,在别人的掌声下,像一个得胜的将军返回自己的家,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该抛弃他们,我相信困难一定会过去,就像妻子相信我一定能好转,一定能再次拥抱她们母女,给他们带来温暖一样。
    再回去的路上,我从未有过如此浓烈的求生欲望,我带着笑容,哪怕别人对我奇怪的指指点点,我也完全不在意了,我只想回家,回家看看他们,守护着他们,如果可以,我更想拥抱他们。
    路过一家常去的鱼摊时,那家店主看见我后,急忙喊住我,还没得我反应过来,我手上已经拿着一条鱼了,我下意识的掏掏腰包,却被那个店主制止住,对我竖起大拇指,拍拍我的肩膀道:“好样的。”
    随后却惊呼道:“你好了?”
    我不知所措,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给我鱼,更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当我想掏钱给他的时候,却发现口袋里空空的,而他也返回了店中,我耸耸肩,拿着鱼继续往家里走,心里想着,正好女儿爱吃鱼,明天再给他钱吧,今天也没带钱出来,是啊,寻死怎么可能带钱呢,我傻傻的嘲笑了一下自己。
    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扑向我,我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才稳住身体,熟悉的气味,熟悉的温度,我搂着妻子道:“傻瓜,干嘛呢。”
    “你才傻,你才是最大的傻子,万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办,你说啊,我们母女该怎么办?”

    “那个,我不是没事了吗,放心,我以后不会寻死了。”我安慰着妻子道。
    “你说什么?什么寻死?”妻子放开我,愣愣的看着我。
    我也变得更加迷糊了,难道我说错了?我再看看坐在沙发上捂嘴偷笑的女儿,顺着她的手指,我看向电视,哪里正播着一个新闻,一个见义勇为的中年男人,从火海中就出一个女孩,电视里还有我的一个特写,那是我搂着搂着小女孩冲出火海时的样子,我的头发烧的焦黑,坑坑洼洼的,身上的衣服也就剩下几块漆黑的布条。
    原来我这么狼狈?我吓得顿时跑去照镜子,果然,狼狈的像一个逃荒者,头上的头发一抹就变成了焦炭,我无奈的傻笑着。
    打开水龙头,开始洗脸,冷水扑打在脸上,真的好舒服,舒服的我发出一阵愉悦的呻吟,好久都没这样舒服过了。
    这时妻子走了进来,看到我的举动立马发出一声惊呼,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她立刻用手将嘴捂住,我奇怪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妻子没有回答我,只是泪水不住的留下,嘴中呜呜的尽量克制自己不要哭出来,我焦急的走过来想要抱住她,问她怎么哭了。
    但是我才走了一步,我才想起我的病,我就这么的停住了脚步,手也在她脸庞前定住,我讪讪的收回手,却突然被妻子一把抓住,又立刻扑在我的怀里,我想推开她,但是抓住她的肩膀时,我却突然愣住了,因为我感受到了那许久不曾感受到的东西,那就是温度,她的体温,那温暖的体温。
    我想,我应该明白了什么,那路上的人对我指指点点,只是因为我的外表,因为他们根本不认识我,没必要远离我,那个卖鱼的说我好了,是因为他认识我,他因为我的举动拍我肩膀表示赞赏,但是却感受到了我的体温,就知道我的病好了。
    妻子只是不断的大哭,她全身的重量压着我,让我只能坐在地上,任她哭泣,她就像小猫一样,不断的卷缩在我怀里,不断的往里钻,似乎想要钻出一个洞来。

    女儿愣愣的看着我们,我微笑的张开另一只臂膀,让女儿过来,我就这样搂着她们,不敢松手,她们就这样躺在我的怀里,哭得睡着,手却死死的搂着我的身体,不愿松手,脸上的笑容温暖的能将我的心融化。
    我就这样搂着她们,看着她们,生怕自己一动,就会将她们惊醒。
    其实,我更害怕的,这会只是一场梦,让我惊醒。
    上帝说,每个人出生都有他的原因,不论贫贱,不论坎坷,我不曾信过上帝,但是我相信了这句话。
    我得这场怪病,也许就是为了救那个小女孩,这就是上帝给我的使命吧。
    我微笑的看着她们,看着这个家,看着我的过往,看着我的以后,她们的笑容才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我想,我累了,这么久我都没有好好睡过,我是不是该好好睡一觉呢,带着幸福的微笑睡过去,带着对她们的爱,和她们对我的爱,还有那张我一直带在身边的全家福,那张充满了笑容和幸福的全家福。
    真的好困,老婆,女儿,这辈子,有你们我就狠满足了,我好困,好温暖,我睡了,明天见,我看看怀中的妻女,那张全家福照片上微笑的妻女,微笑着闭上眼。
    ————————————————
    XX电视台:据悉,我市一家超市,一位唐姓工作人员,因为工作原因,昨晚被反锁进了超市冷冻库,今早被人发现时,此唐姓工作人员已经死亡,手里还拿着生前的全家福照片,下面,请大家看前方发来的报道~~
    XX电视2台:大家好,这里是百姓故事!我们大家都知道,意外死亡的人面色都很痛苦的,但是前段时间我市发生的一场意外,却让大家打破这个观念,死亡的工作人员居然是面带微笑,十分诡异,像是死亡前发生过很开心的事情一样,为此,我们请来了X教授为我们揭开这个谜底。请大家不要走开,广告之后,我们不见不散。
    ————————————————
    “妈妈,爸爸走了你不伤心吗?”
    “傻孩子,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
    “因为你没哭啊。”
    “你不是也没哭吗?”
    “因为爸爸不喜欢我哭,爸爸说我要微笑,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面带微笑,我知道,爸爸不想看见我哭的。”
    “傻孩子,妈妈不哭,也是因为这个啊,因为爸爸一定希望我们微笑的活下去,我相信他看得见我们的微笑,看得见我们的坚强。”
    妻子蹲下身,死死的抱住女儿,不是不想哭,而是不能哭,因为那白云之上,有一个面带微笑的男人,一个希望自己也能微笑活下去的男人。
    可是为什么,她眼中依旧流出了泪水,那无声的泪水,那带着笑容的泪水。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