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老屋里的连环怪事 > 详细内容

老屋里的连环怪事

作者:方付  阅读:14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的存在。然而,二十多年前发生在我们单位的一件事情,至今令我心有余悸。
    在我们县郊附近,有一座叫“三宫堂”的庙宇,青蓝瓦,雕壁飞檐,盖得甚是气派。但不知为什么,这座庙宇建的方向却是面北朝南。屋内经常受不到阳光,阴气太重。老一辈人说,这座庙宇里原来供奉的是关帝爷的灵位,特别灵验。后来,受文革“破四旧”的冲击,里面的神像等物早已被“扫地出门”,庙宇也改建成了商业局的职工宿舍。
    “当时,我在县商业局做统计工作,对那时发生的情况知道得比较详细。最初搬进去住的是一对新婚夫妇,新郎是我的同事,姓刘。大家都叫他小刘,小刘早就听说过这所庙宇里发生过的一些不祥传闻,但婚期临近,考虑到拖个一时半时的也不一定能分到更好的地方,所以婚礼后一咬牙就住了进去。刚搬进去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特别奇怪的现象,新婚时朋友送给他们一部收音机(那时候收音机还是生活中的奢侈品),在房间里怎么也收不到信号,收音机滋滋啦啦发出的净是些奇怪的声音。他们把收音机搬到外面的时候或别人家里时,就能收到非常清晰的声音。直把小刘急得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莫非这屋子里真有邪气?小刘思来想去,怎么也不能接受被“邪气”镇住了的传闻。当时他是个共青团员,而一个共青团员如果信“鬼”的话,传出去岂不是成为一个反面的典型?这样一想,小刘就耐着性子和妻子住了下去。好在夫妻俩新婚燕尔,也没有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过了一个多月,小刘的妻子突然剧烈呕吐起来,刚开始小刘心中暗喜,以为妻子怀上孩子了,哪知到医院一检查,妻子却没有一点怀孕的征兆,倒是医生反复对小刘交待要注意妻子的身体。小刘对妻子仔细一打量,果然见妻子脸色腊黄,神情忧郁,这时,他又想起收音机的怪事来,心里不禁一阵发怵。
    三天后,小刘夫妇从“三宫堂”搬走了。那时,到处都是“破除迷信”的口号声,他没敢解释搬走的原因,只说那个地方终日见不到阳光,空气太潮湿,而妻子又患有关节炎,住在那个地方时常犯病。
    但不知怎么地,小刘夫妇居住期间发生的种种怪事还是在单位里流传开了,一时大家议论纷纷,谣言四起。为此,县商业局召开了一次群众大会,不仅让小刘在大会上作了深刻检讨,对散布谣言的人也都一一作了处理。但到大会的最后,局长问有没有人自愿搬到“三宫堂”居住,勇作破除迷信的标兵时,职工们都面面相觑,没有一个自告奋勇的人。局长在主席台上气愤了,说:“我就不相信毛主席领导下有共产党员会怕‘鬼’,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就搬进去住,去看看‘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当天晚上,我们局长为了向我们做出表率,卷了铺盖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搬进“三宫堂”。开始的几天里,我们没有看出局长有什么变化,局长还对我们幽了一默:“邪不压正,看来,‘鬼’也怕真正的共产党员。”
    可是,大概过了有一个多月的光景,我们渐渐发现局长瘦了,神情整日显得疲惫不堪,而且,在大会上做报告的时候,常常出虚汗。这时,从“三宫堂”搬出来的小刘夫妇相继在医院不治身亡。局里的其他几个领导都劝局长从“三宫堂”里搬出来,局长一身正气地说:“不行,要我现在从‘三宫堂’搬出来,不是向‘妖魔鬼怪’投降了吗?我这些小病自己知道,跟‘三宫堂’没什么关系。小刘夫妇的病也不可能跟‘三宫堂’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又过了一个多月,局长被迫从三宫堂搬了出来,不是搬回了家,而是被搬到了医院里。在医院躺了三天,局长去世了。可能是受那个时候的医疗条件所限,医院没能查出局长患的是什么病,在住院病历上写着“严重贫血,营养不良,心律紊乱”等话语。
    局长的死,好像是又一次证明了“三宫堂”的恐怖和神秘。从那时开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三宫堂”一直空着,没有人再敢搬进去,每次我们上下班路过那儿的时候,总是心有余悸地对它瞅上几眼,而妇女们甚至连瞅都不敢瞅,骑着自行车匆匆从那儿飞驰而过。
    到了1978年,县局里分来了一名工农兵学生,姓焦,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毛头小子。当他听说了有关“三宫堂”种种神秘的传说时,;有些不屑地说:“世上哪有什么鬼神,都是人抬出来自己吓唬自己的,老局长是自己生病才去世的,跟鬼神有什么相干?”小焦分来的时候,单位里的房子很紧张,小焦就自告奋勇住进了“三宫堂”。
    小焦住进去不久,人就变得瘦削了,精神变得有些忧郁,人们的风言风语就平地刮起来了,说什么的都有,说得最多的,就是小焦“被女鬼上了身”,跟他关系不错的朋友还拿这事开他的玩笑:“小焦,那女鬼漂不漂亮,能不能让给哥们销魂一回?”小焦的脸立即就红了,拿出了一副要跟人急的样子。但玩笑归玩笑,大家看到小焦日渐憔悴下去的样子,都从心底替他担心。我们几个年轻人合计了一下,决定一起到“三宫堂”去看个究竟。
    在一个星期天的午后,我们四个年轻人相约一同来到“三宫堂”,远远地看,由于周围的建筑很多,“三宫堂”很不起眼,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一所盖得非常坚固高大的房子。由于正门是面北坐南,所以,一走近它就感到一股阴凉的气息仰面扑来。虽然外面是阳光明媚但一进“三宫堂”的门,就感到眼前一黑,过很久才能适应屋子里的光线,看得清东西。“三宫堂”里的建筑结构也有些与众不同,屋顶横梁是南北向的,东西两边都有两个大的三角架支撑着,像大多数旧时的庙宇一样,四面没有开窗户。屋里的面积非常宽敞,由于放了神像,为了方便居住,屋子被青砖分隔成三间,小焦就住在最外头的那间房里。
    看完了房子,我们都劝小焦从这个房子里搬出去,“鬼神不鬼神的不说,这地方阴气太重,”我们都这样劝他。在我们的坚持下,第二天,小焦就从这个地方搬了出来。
    但从“三宫堂”搬出去的小焦大病了一场,病因跟死去的局长一模一样:贫血和营养不良。小焦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总算捡回了一条命,但人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经常神志不清,说话颠三倒四;原来说话宏亮有力的他变成了口吃卷舌的“哑巴”,头发也开始脱落,不久便完全成为一个痴呆无能的怪人。据说,他后来返回了家乡,一辈子都找不到老婆。他一直在时好时坏的神志中虚度时光。
    从此之后,再没有人住进去过,直到80年代中期,因为一条新修的公路打这儿经过,县里才派人将这座“鬼屋”拆了。但却没有拆掉萦绕在人们心中的那个谜团。
    前年,我曾因此事请教过一个研究物理的朋友,他试着向我解释了一些原因:
    由于“三宫堂”长年得不到阳光的照射,致使空气中的细菌大量繁殖,通过呼吸道系统进入人的肌体,从而造成对人肌体的伤害;二、可能是一种放射性物质在起作用,例如氡,这种放射性分子是一种无味气体,极容易隐藏在青砖里,特别是已经发霉的青砖,它能附着尘埃飘落到食物或饮用水中,然后进入人体形成“辐射病”,还会对无线电信号造成影响。也许这间屋的设计也存在着对人居住极不合适的弊端,如那些大三角架木柱以及砖墙形成的结构辐射,也会加重对人体的各种损害,造成机体的器官退化及病变的产生。
    说老实话,我对朋友的解释半信半疑,但“三宫堂”既然已经拆掉,恐怕我们也就已失去了真正解开这个谜底的机会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