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诡异的梦 > 详细内容

诡异的梦

作者:晓风追月  阅读:68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这件事发生在小美(化名)上高二那年的暑假。
    暑假到了,小美受同班同学的邀请,收拾好所需物品,便与她的同学小雪(化名)一起来到了距离沈阳大约70公里的一座小村。
    小村不大,50几户人家。小雪家在小村的最后一条街上。小村由东至西共四条乡村路,每条小路大约有10几家住户。近年来进城务工的潮流在小村里卷过之后,村里一到农闲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进城打工了,留在村里的几乎老的老小的小,很难见到几个年轻人。
    在小雪家的东院,有一座已经开始破败的房子。从房子的外边上来看,可以判断出这房子至少两年都没有住人了,院子里长满了荒草,玻璃上全是泥污。小美问小雪那房子是怎么回事儿,小雪笑笑说,一家人都在鞍山打工,好几年都没有回来过了。
    一天晚上,小美和小雪两个人在吃过晚饭后一起到村西的小河边上去散步,两个人闲逛了一阵后,不经意间看见从村后的公路上向村里走过一个人,那人拎着箱子,步姿婀娜,在斜阳下,在鸟语翩翩的树林中,楚楚动人。
    等那人走近后,小雪笑呵呵的对着来人说道:“小雨姐你回来了!”
    来人先是一愣,随后笑回道:“是小雪啊,好多年没见了,个子长这么高了。”
    原来,来的人名叫小雨,是小雪家东院的邻居。见到了几年未见的邻居,小雪很是开心,一边介绍给小美认识,一边上前帮忙拎箱子,三人同向村里走去。
    小雨来到自家的门前,推开木质的院门,发出一阵吱呀呀的响声。小雪拉了一下小雨说:“小雨姐,你去我家住吧,这房子空很长时间了,里面一定很潮很脏。”
    小雨婉言回拒道:“没事儿,我收拾一下,一会儿我妹妹过来。”
    “丽姐也来呀,那太好了,我帮你收拾屋子吧。”小雪开心的说道。
    小美随着两个人进到小雨的家中,一开门,一阵令人作呕的潮湿味便迎面扑来。小美捂着鼻子,心跳莫名的加快了。小雪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走到屋子里,试着去推每扇窗户。小美也不好意思傻站着,也过去帮忙。
    窗户被一扇一扇的推开后,小雨找来脸盆,向地面上洒了水,然后拿出挂满蜘蛛网的笤帚开始扫地。小雪带着小美,拿着抹布去擦拭家具上的灰尘。小美的心里虽说有一百个不情愿,但碍于面子也没好意说。所以她慢腾腾的擦拭这家具。
    小雨和小雪两个人一边干着活一边唠着闲话。
    当小美擦拭到家具上的一块玻璃时,由于用力过猛,玻璃在一声脆响后碎了一地。小雨急忙过来问小美有没有伤到哪,小美愧疚的摇摇头说:“不好意思啊小雨姐。”小雨淡然笑道:“没事,没伤到你就行。”说完又去干活了。
    在小雨走后,小美在被打碎玻璃的家具里看到一块红纸,很大的一张红纸,上面似乎还写着字。小美没多想,简单的擦完后,便跑到了院子里去透气,屋里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等小雨和小雪出来后,已经是7点多了,天开始暗了。三人又在院子里说了一会儿话,小雨的妹妹方丽便赶到了小雨的家中。方丽和她男朋友开着车来的,进到院子后没说几句话就把小雨拽上了车,方丽说这房子太潮了,根本就住不了人,有什么事明天过来办。小雨实在是拗不过方丽,便抱歉的对小雪和小美说:“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辛苦了。”
    小雨走后,小雪和小美回到小雪家中,小美叹气道:“白忙活了,人家还不在这住。”小雪笑笑说:“没事儿,权当锻炼了。”小雪跟家人说了下雨回来的事后,便拉着小美去看电视了。
    等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小美的心里一阵难受,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小雪拿来了一些药叫小美吃,她以为小美感冒或者是中暑了。
    小美吃了药,便躺在炕上睡觉了。睡前,脑海中不断的出现在小雨家看到的那张红纸。睡到半夜的时候,小美醒了,八成是吃药时水喝多了,现在特别的想去厕所。她想找小雪一同去,但见小雪睡的很熟就没忍心,自己下了地,穿好鞋拿着手电向外走去。农村不像城里,要去厕所必须得到外边,屋内是没有厕所的。
    小美打着手电向厕所走去,无意间向东院看了一眼。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那院里的荒草发出一阵哗哗的响声,好像有只狗在草里面穿梭着。小美的心里一阵害怕,那漆黑的屋子里似乎有个人,正趴在窗台上,准备跳出窗户向自己扑来。一想到这,小美匆匆的解完手后,小跑着向屋里跑去。可越害怕就越想往东院看,当她不由自主的向东院看的时候,只见屋内的灯竟然亮了,昏黄的灯光照亮了窗前的荒草,但却看不到有人。
    小美心里想:莫非小雨回来了。
    小美回屋后,一阵害怕。她脱了鞋钻进被窝,也顾不上天气的闷热,用被子蒙上脑袋,不敢再把脑袋露出来,她感觉在自己的头上正站着一个人,那人正弯着腰,看着自己。
    小美睡着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梦到了小雨,小雨招呼小雪和小美到她家去玩扑克,加上方丽一共四个人,四个人打红五。规定是谁输了谁去帮小雨的父母去做饭。小美就是输,无论抓怎么好的牌就是出不去,每次都是自己一伙,每次都被抓。等玩完后,小雨的母亲走了进来说:“来个人帮忙做饭吧,菜太多忙不过来。”
    小美输了,按照事先的规定小美去帮忙做饭。小雨三个人诡异的对小美一挥手说:“去做饭吧,煮人手的时间要长一点,不然咬不动。
    小美悻悻的跟着小雨的父母到后面的厨房里去做饭。一进厨房便看见小雨的父亲正拿着刀,在菜板上空砍着。小美奇怪的问:“叔叔你干嘛呢?”
    小雨的父亲面无表情的回道:“砍手呢!”
    小美感到了害怕,但她也不敢说什么,只是蹲在了灶间烧火。小雨的父母忙碌着,小美一边烧火一边偷偷的观察着小雨的父母,这一观察,不禁头皮发麻,一阵恐惧骤然而起。大热的天,小雨的父母竟然都穿着黑色的长衣长裤,脚下穿着黑色的布鞋,小雨母亲的头发向后背去,小雨父亲的头发是最早的二八分头。而且无论怎么用力挥动菜刀,头发始终都没有抖动过,就像是戴了一个钢盔一样。
    他们的衣服……那分明不就是寿衣嘛!
    小美啊的一声,跌坐在地上。这时小雨的母亲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说:“烧火时注意点,别烧到衣服。”
    小美害怕的向后退去,说:“我不会烧火,我家用的都是煤气。”
    “煤气也不安全啊,我俩93年的时候就被煤气毒死了,所以打那时候起我俩就不再用煤气了,一直都是烧火,你的火烧的还行,你就留在这烧火吧!”小雨的母亲一步步的向小美走了过来。
    小美大呼一声,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只见窗外已经大亮,身边的小雪已经起来出去了。小雪听到小美的叫声后急匆匆的赶到屋子问小美说:“怎么了?”
    小美喘着粗气说:“我做了一个梦,很怪,那感觉……很真实!”
    “什么梦啊!”小雪笑呵呵的问道。
    小雪的母亲也听到了小美的叫声,她也急匆匆的赶进屋子里,问怎么了!
    小美坐在炕上,看着小雪母女俩,犹豫半晌后说道:“小雨的父母是不是死了?”
    “嗯,死了呀,你怎么知道的,那是9……”小雪一阵疑惑,那个时候,自己还不认识小美呢,而且当时自己也没有上学呢。
    “是93年的事儿,煤气中毒死的!”小美打断小雪说道。
    “啊!”小雪的母亲惊愕了。
    “死的时候,小雨母亲的头发是向后背梳过去,她父亲梳着二八的分头,而且两个人都穿着黑色的寿衣!”小美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恐惧,一边说一边看向小雪的母亲,她希望在小雪母亲的口中得到否认。
    “对呀!你怎么知道的!”小雪母亲手里的勺子当啷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小雨父亲手中还拿着把菜刀!”小美再次的问道。
    “你、你怎么、怎么知道的,这事连小雪都不知道!”小雪母亲一阵恐惧。
    “是我昨晚做梦梦到的……他们想让我去他们那为他们俩烧火。”小美垂下了头,两行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快,快去喊你爸,让你爸把你二姑叫来!”小雪的母亲把愣在一旁的小雪推了出去。
    小雪母亲安慰着小美,说:“别怕孩子,一会儿小雪她二姑来了就好办了,让她二姑收拾他们,别怕啊。”
    小雪母亲一边安慰小美一边在小美的追问下,说出了当年的情形。93年的时候小雨的父母去北京的亲戚家串门,在亲戚都出门后,小雨的母亲开始做饭,但由于不会使用煤气,导致煤气泄漏,最后两个人都中毒死了。据赶到的警察说,当时小雨父亲手中握着一把菜刀,但不知何故却砍了自己的另一只手。后来经过推测,判断出应该是在中毒后,他想要用菜刀砍碎窗玻璃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以获得充足的氧气,但却没能成功。
    过了不到20分钟,小雪的二姑被小雪和小雪的父亲领到了小美跟前。说是小雪的二姑,但从外表上去判断小雪的二姑,就说是小雪的二奶都有人信。
    小雪的二姑一把手拽过小美的手腕,一边叫小雪三口人出去,一边对着小美的手腕使劲的撸拽着,疼的小美直咬牙。撸了很长时间,小雪的二姑才松开手,从后背中拽出一把贴着黄纸的菜刀,用刀背,在小美刚刚被撸过的胳膊刮了起来,这期间没有和小美说过一句话。看来,小雪应该把情况都说明白了。刮完后,小雪的二姑往自己手心里吐口唾液,然后在小美的头上拍了几下,低哑的说了一声:“别嫌我埋汰,三天之内不准洗头。”说完便出了屋。
    随后小雪和小雪的母亲走了进来,娘俩都害怕的要命,都担心小美有个三长两短。过了不一会儿,就在院子里传来小雪二姑的叫骂声,小美一阵纳闷,心想这是骂谁呢,便走到窗前观望,只见小雪的二姑正站在小雨家的院子中,指着小雨家的窗户破口大骂。
    正骂着呢,小雨和方丽他们回来了,见状后不禁一阵气愤。等小雪的父亲说完缘由后,也就没说什么。
    小雪和小美说自己的二姑其实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一阵儿正常一阵儿疯癫的。但在她正常的时候,却能够给人看外病(迷信说法,指被不干净的东西附体后所产生的身体不适)算卦什么的。这次算小美的点子正,正赶上她正常,要不然后果说不定怎么样呢。
    小美当天就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个电话,小美父亲接到电话后,就开车来把小美接走了。等开学后,听小雪说,在小美走后,她二姑就疯了,一直到小美高三毕业,也没听小雪说她二姑正常了。
    至于小雨为什么回村,听小雪说,因为小雨在鞍山结婚了,那次回家卖那个房子的。但由于小美的事在村里传开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那房子也没有卖出去。
    好在小美没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那个奇怪的梦会有什么后果,究竟是被小雪他二姑给破了,还是原本就不会发生什么,这谁也不会知道的。但是,那个梦,确实是太奇怪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