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凶宅之蒋公回魂 > 详细内容

凶宅之蒋公回魂

作者:贝克汉姆  阅读:9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小李是重庆某农村的普通村民,平日里小李以种果树为生,辛苦一年下来,就靠这一次丰收来维持家用和父母的补给,由于父母年事以高,家里就小李一个儿子,所以全家人的事物全靠小李一人顶起来,眼看26了,父母就开始为小李担心结婚大事,可是到现在小李也至今未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或许是家境过于普通,但靠自己的双手努力,怎么说也不会让一家人饿着,可是就这么能干的小李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父母这些年为这事寻遍乡里乡外的朋友亲戚给说媒的也不少,但是每次都是以告吹结束,这一次小李又要到隔壁村的杨家村相亲了。
    真是秋高气爽,小李袋里装着几百元的红包,手里提着几只老母鸡,在老父亲的带领下去了杨家村,到了相亲对象老杨头的家里,老杨见到小李父子俩接约定而至,立即款款相待,从客房里拿出好烟好茶在客厅面面相坐,这次老杨看着小李这一身健壮的体魄,标准的国字脸,虽不算得上是帅气,但在农村里,老杨就喜欢像小李这样的年青人。
    老杨虽看中了小李,但言下之意还是希望尊重女儿的决定,老杨和老李两老头抽着烟,聊着家常,都在等老杨的女儿杨喜回来,说是杨喜到村头河边洗衣服去了。
    片刻,杨喜还没回,李家父子有些迫不及待想见见这位姑娘,这不,老杨让老婆子打打杨喜的手机,老太婆从了老杨的意思,但电话那边听说杨喜洗完衣服了,正好碰到路边的杨婶正和家人吵着什么,杨喜正在电话那头劝架,
    “喜子,你快点回来,相亲的老李家等你许久了,还没见你人影,快点。”杨老太太电话中很大声的说。老婆子说喜子这人有时候就爱管闲事,说完杨老太太去厨房做饭去了。
    听说你们家种果树为生,今年收成怎么样?老杨头问了一个重点。
    恩,今年我们大概赚了2万多吧,在农村来说,我们就依赖这个果园了,老李和气地解说着家里的情况,小李却四下看着老杨家里的上上下下,老杨家也家境一般,大厅中央贴着毛主席的画,画下有些香火。
    老杨说自己以前的父辈祖上本是湖南人,在抗战时期,老父亲参加的国军一路跟着蒋委员长的领导来到了重庆,后来国军失败了,国军也瓦解了,老父是个连长,带着几个弟兄加入了中国国产党,家也全部迁入重庆,这么一住就到了现在。
    正说着,喜儿提着衣服回来了,哼哼着歌儿进了大门,一看这大厅坐了二位陌生人,应该就是来相亲的,笑笑准备晒衣服去,杨老叫住了,“一会再晒衣服吧,先陪陪这二位客人聊聊!”显然杨老头还是对李家比较满意。
    喜子看了看小李一眼,也不是很讨厌,放下了手中的活,走到小李旁边坐位,把腕起的裤脚扯了扯,坐下看着小李不知道说什么。
    小李看着喜子,白白净净,眼睛水灵水灵的,一头黑发留着农村人惯有的留海,一身衣着朴实大方,虽瘦但在小李的眼中,那种清秀第一次觉得相亲里的女孩是最看上眼的,很是欢喜,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话梅,开心地说“杨喜,这是我给你买的话梅,如果你接受我的心意你能带我到村里转转吗?”杨喜看看小李手中的话梅,貌似喜子并不讨厌这位陌生的小李,看着也挺对眼,看在小李这么有诚意,便试着和这位国字脸小李出去聊聊天。
    二老一看年青人这么主动,也少了一份担心,放下话,杨老头开心地说:我说老李呀,我家闺女看来和你家儿子有戏啊,就看他们这么默契,就像是天生注定一对呀!对了,你们家小李自己有房吗?
    这个问话是重点,这下把老李难住了,农村立来是父亲为儿子的婚事准备好房子的,没有房子也得把自己的房子修一修吧,这点可没考虑到,这老李不好意思低声下气地说,老杨啊,我们家这情况你不知道,我们家我儿子做主,凡事他都为自己想好的,我们确实没有建个新房,不过这事,我尽快办妥,实际上,老李家并没多少钱能够建套房子,这下难住了老李。
    老杨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凝固……
    (一个月后)
    “爸,经过这么多日子的交流,我觉得我和小李谈的不错,他人挺好的,人也老实,我挺喜欢的,您就应允了吧!”李喜说。
    “让你别和他来往,你就是老背着我偷偷和他见面,现在什么社会了?没房,怎么能放心你过去?你老子我以前娶你娘那会还自己修了个两居室的房间呢。再缓缓,没房,一切免谈,你要是还去见那小子,以后我就关你在房子里。”看来这次老杨还是铁了心女儿必须要嫁个有房的人家才行。
    爸,你这样是强人所难嘛,于是跑到母亲身边去评理,杨母也不理杨喜,反而说杨喜要听爸的话,这个社会上只有父母是为她着想的,。
    看着父母都不理她,小杨喜气着说:“当初相亲也是你们要求让我和他见面的,我同意了你们反而不同意,难道要我嫁给房子?你们就是蛮不讲理嘛!”
    而老李一家这天正商量着儿子小李的婚姻大事,这该如何是好,难道又要吹了吗?父亲老李焦虑地蹲院子里抽着烟。
    要不,咱把自家的果园子卖了?老父亲忠肯地说。
    “不行,我不同意,若要卖掉园子我一百个不答应,这是我们的心血。”李母急了!
    院子里几只公鸡正追打着小鸡,老李看着心里真是憋屈的很,看人家鸡都成双成对,咱就真放弃了吗?儿啊,这年头你是相了好几次亲了,就是没个准心地,个老子的。。。全家人正叹息之时。
    李母却在这时提出了一个让一家人切喜的想法,我们家祖上还留着一套老房子,我父母过逝后那边一直空着,但是十几年没过去了,那个房子估计已经是危房了,要不过去修修,花点钱装修一下还是能住的,至少也是你们拥有的房子呀。
    老李父子俩顿时豁然开朗,老李让小李带上钱叫上杨家的杨喜一同去李母的老家看房子,经过老李对老杨的的苦口婆心劝解,老杨还是应允了女儿过去先看看。但是二个要求,一呢如果确实有房子婚姻的事考虑考虑,二呢如果是骗我们,我们就对不起了,并吩咐好女儿如果不是那么回事,马上回来,别吃亏了!!
    其实经过一个月的交流,杨喜已悄然喜欢了这个小伙,就算没有这个老房,她也愿意跟着这他,这次就算是和他外出单独过生活的一次体会吧,她也早就渴望拥有这样的生活了,应允父亲也只是一种无奈的方式。
    由于路途比较远,小伙骑着自行车带着杨喜带着一些干粮就向自家的老宅骑去,外公家时隔自家有二十来里路,花了一下午时间,终于到了外公的老宅,此时已是黄昏,看来今晚还回不去了,只能在此住下了。
    小李和杨喜到了老宅,立即进行了打扫,话说十几年都没来这了,以前来这还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只依稀记得外公是个很安静的人,在外公最后去世的时候,家里没了人,父母为了能给家带来一丝生气,在大院里种了一颗柳树,如今这颗柳树已是个参天大树了,而院子里最让人觉得惊奇的是居然没长一棵野草,可能是树高挡住了阳光,让其它小植物无法生长吧!!!
    喜子正和小李勤快地收拾着屋子,房顶的瓦也已是半百的沧桑,房顶的破洞随处可见,喜子说,明天你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屋顶请人修一修,不过你会的话自己也可以来动手。
    蜘蛛网部满了房梁和房间的各个角落,屋里大部分是木质结构的,部分房梁已经是出现开裂的状态,如同经历百年的洗礼般,屋里就只有一个主屋和一个次屋,剩下的就只有另外隔壁的厨房,而厨房和柴房是连着的,柴房里的木柴已是腐败不椹,房间的木床上灰尘厚厚就如一滩泥土,而墙壁上满是发霉的斑点,喜子一边打量着这个老宅一边清扫着房间,经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屋里总算是收拾有点样子,还好院里有一个压水井,不然水源都没有,不过压水井也已坏,也是小李重新修好才用上的。
    这时喜子取来一个水桶正要接小李压的水,顺势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家里住的环境真的不好,相隔百米才看到一户人家,家里又是在山角下,房屋四周都是荒山,晚上也没有电,住在这种环境下,心里也有了一丝后悔,还不如直接就住在小李父母家比这好得多,喜子内心也没真想要小李送她什么房子,其实能有住的地方就行了,但是应允父亲的愿望,还是不得不陪同小李来到这,如果父亲看到是这样的房子一定还是不会同意的,但谁让自己死心地跟着小李呢,就因为小李他是个诚实可靠的男人,别的也不想多想。
    时间还真快,就到了晚上8时,小李由于和杨喜农村的思想观念还是比较保守的,他们计划在此住一晚,但必须各自分开睡,小李睡次卧,而杨喜睡在主卧,喜子把糊好的白纸贴在了木窗上,对着小李说,明天就回家,这地方睡觉得简直有点不适应,而且住在这荒郊野外,内心还是很纠结的,小李也答应了喜子,并说明自己会留在这一段时间把房子修好后再会接她来的。
    说不怕是假的,房间小李的外公的黑白相片就立放在衣柜的上头,这相片是当年外公死后找人修理过扩大的放在房间,这么多年了相片放在那还这么完好无损,夜深了,喜子半躺在床头玩着手机,但时不时总会看一下柜子上的相片,相片的外公一直保持微笑,笑言中总让自己全身不寒而栗,混身的鸡皮疙瘩不时冒起,让她盖着被子总是很不安的睁着眼睛,一直无法入眠。
    夜深了,这天也怪,这个时候天色有些变化,外头忽然刮起了风,屋外的房梁老是发出吱吱的声音让喜子总是很不安,不时又看看柜子上的照片,还是那个安详的老人看着她微笑,风打着院子里的柳树发出清脆的树枝拍打的声音,不知道睡在隔壁的小李是否已睡下?喜子不安地想着小李。
    风,越刮越大,甚至屋顶有些碎瓦在顶上发出了撞击的声音,而屋外的房梁仍然吱嘎吱嘎做响,杨喜痛恨小李把她带到这儿,马上把被子裹住全身,屋顶咚咚直响,挂在顶上的一个竹篮从顶上掉了下来,吓得杨喜叫了一声“啊……啊……!”
    惊恐中,小李打开了门,拿着手电筒射了进来,对着喜子说怎么了?
    喜子忐忑不安地说,屋顶有东西掉下,这时小李走到房间中央,用手电射在地止环绕了一圈,看到一个竹篮,里面有一双陈年的布鞋。
    小李笑着并宽慰地对喜子说,看!这是个篮子,我外婆以前喜欢把一些杂物放在篮子里然后挂在高处,不占空间,呵呵,不早了早些睡吧,别怕,这世上不会有鬼的,如果你怕就闭上眼睛数数,不久就会睡的。
    说完,点了根蜡烛放在柜子上,这样房间亮一些,不至于那么恐怖,随即回到自己房间睡去了。
    杨喜还是很不安地睡在床上一动不动,蜡烛是点了,可为何要放在柜子上,上头放着的老人的照片越加明显,就像是在看她,就这样一直看着她,那充满皱纹的眼神,那个笑又不像是笑的脸这样一直叮着她,突然一阵大风刮进了屋子,窗子被吹开,蜡烛也吹灭了,风在屋子内呼啸着,窗外的声音欲加的明显了,由于窗台就在杨喜的床前,窗外总是感觉忽闪忽闪着,喜子侧着身微微地把头转向窗子望去,只见一个头散乱头发的女人,绿绿的带有一丝血丝,眼角在流着血,那是一个人头挂在窗前向着喜子笑呢,发出清脆的笑声,喜子瞪大的双眼叫了出来:“鬼呀!”
    这一叫又把小李惊醒,小李立即光着脚跑了过来,坐在喜子身边,看着喜子看着窗台发呆,手指着窗台说鬼,女鬼,小李看看窗台,啥也没有,就只有一盏破旧的油灯挂在窗台前,可能是喜子看错了,然后解释道,喜子,小时候我记得外婆喜欢坐在床头缝衣服,这油灯就一直挂在窗台前方便,没想到吓着你了,于是将这个废弃的油灯取下,拿走了,关门前对着喜子说,快睡吧,明天我就送你回家,你在这肯定因为房子太破旧了,所以害怕,于是便关上了门回自己屋子里了。
    小李回到自己的屋里也变得无法入眠,想着杨喜刚才那个恐怖的表情,想毕是受到了刺激,不然也不会无故说有鬼,按理外公对自己以前很不错,父母在他们在世的时候也很孝顺的,应该不会变鬼来吓自己的,小李用枕头压在床头坐了起来,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就在吸的第二口,忽然听到院子里一声怪叫,“咿咿呀,哈哈哈哈哈。”柳枝拍打的声音很是怪异,于是想探个究竟,便亲手亲脚地走到房门口,探头从门缝中看向院子里,只见杨喜站在院子中央,慢步地转着圈圈,嘴里喃喃道:中正,你在哪里,中正,你在哪里,看着杨喜那沧白无色的脸,和刚才的脸完全变了个人是的,难道是杨喜中了邪??这时的小李已开始全身冒汗,不知道如何是好,即不敢冲出去叫杨喜,也不敢回自己房间,害怕一旦有什么声响惊动四周,意识里小李感觉到这屋子有不干净的东西存在。
    小李死死地盯着院子里徘徊的杨喜,他似乎觉得这个面前的杨喜根本就不是杨喜,但却又是杨喜的本人呢?风停了,整个屋里屋外安静了,而小李却全神注视着门缝外的一切,他甚至摒住了呼吸,担心连呼吸声惊扰到了周围。
    咦,怎么杨喜不见了,刚才还在院子里走着呢,这一会的功夫怎么会不见了?此时的小李大惑不解,很担心杨喜的安危,正要破门而出之时,突然身后传出了杨喜的声音。
    “你是在找我吗?”冷冷的声音从身后发出。
    很明显这是杨喜的声音呀,小李猛地回过头看着杨喜正自己的身后看着他,此时的杨喜面泛蓝光,脚尖着地,目无表情地看着小李,小李吓得身体后退撞在了门上,而杨喜此时疯狂大笑,笑声中那么的凄凉而又冷没,瞬间飞到了房梁上,又瞬间飘在半空之中,嘴里念念有辞地呐喊着,中正,陈颖愿和您在一起,不要把我一人扔在这荒野之中,突然又把脸贴近在小李面前,小李从未见过鬼,而此刻面前的鬼却是杨喜,难不成杨喜被鬼附体了吗?
    此时女鬼伸手紧紧地掐住小李的脖子,口中恶狠狠地叫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让小李痛苦万分,正在全力用最后一丝力气挣扎之时,小李脖子上的一块玉佛项链挤了出来,此时项链发出了万道绿光,让女鬼嗖地从杨喜的身上飞了出去,一道金光从屋里飞出了屋外,女鬼飘了起来,坐在柳树上凶狠狠地看着小李,中正,你们这对狗男女,你负了我,害我永世只呆在这个荒野之中,我要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哈,哈,哈,哈,哈~~"
    小李战战兢兢地看着杨喜安静地躺在地上,好像已经昏迷了过去,看着杨喜不动了,害怕地呆坐在那儿,用左手扶着佛珠项链,尽量让项链露在外面以此来驱邪,而右手则抓着杨喜,担心杨喜再次被女鬼附体。
    由于有玉佛项链的保护,女鬼不敢近身于他们,女鬼叫喊着,整个天空闪着雷电,柳树在此时也变成了一棵树精,伸长着树枝拍打着老宅的屋顶,屋顶一块一块的瓦片掉落,甚至有砸到小李的身上,小李闭上双眼不敢看四周,但却能听到四周那鬼哭狼嚎般的嘶吼,甚至感觉整个屋子在地震,树精此时长过天,死死地緾着屋子,整个屋子被树枝裹得严严实实,根本连出都别想出去。
    小李闭着双眼隐隐约约地似乎感觉听到有人在叫他,随着声音的方向,他似乎整个人也飘了起来,慢慢地,慢慢地,他跟随着叫他名字的声音来到一小山前,山前很安静,四处弥漫着雾气,但从雾气之中看到一条僻静的小路,顺着小路一路向前走,却发现一处很美的房子,一个老人正在院前的睡椅上坐着,看着报纸。
    小李很好奇,刚才还抓着杨喜在女鬼面前无法挣脱,怎么一会儿就到了这个地方,那么女友呢?女鬼呢?此时的小李混然不知所措,甚至云里雾里。
    小李看着老人的背影有点面熟,走上前正要问这位老人家,看着老人的报纸上头赫然印着<阴间晚报>,小李顿时停住了脚步,不敢靠近。
    这时,老人咳嗽了两声,开口说话了,李XX,你不记得自己的外公了么?这时老人转过身,对,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不正是相片上那个微笑的外公么,小李立即哭了,哭地很伤心。
    老人说道:“我是在你受难时特地把你的魂勾来,我有话要对你讲。”
    小李擦着泪水,喃喃道,外公,有什么话能告诉我吗,是不是和那个女鬼有关,我从没见过鬼,今天可是你们都出来吓我呀!!
    “我的好外孙,我怎么会吓你呢,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外公说道。
    那个女鬼本姓陈,名颖,
    1946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中正)同戴笠到陈立夫家中闲坐,有一位身穿米色紧身旗袍、体态丰满而娇媚的少女为他们沏茶。当蒋介石看到如此娇美的少女,不免心有所动,问此女是谁?陈立夫介绍说:"这是我的侄女,叫陈颖,刚从美国留学回来。"
    蒋介石一边喝茶,一边心有所思,下意识地用手指在茶几上写了个"颖"字。戴笠见了蒋介石的神情,心领神会。为迎合主子心意,戴笠建议把陈小姐推荐给蒋介石做英文秘书。陈立夫因为自己掌握的中统已失宠,早就想重新巴结蒋介石,听戴笠一说,正中下怀,赶忙答应。就这样,陈立夫的侄女陈颖成了蒋介石的私人秘书。
    蒋介石醉翁之意不在酒,让陈颖当英文秘书是假,想与陈颖风流一番是真,因此经常避开夫人宋美龄,私下同陈颖生活在一起。
    小李好奇地问道:难道蒋公就不怕老婆发现吗?
    外公补充道,事实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蒋介石同陈颖的风流韵事很快被宋美龄知道了。宋美龄对此十分气恼,大发脾气,把房内摆设摔得七零八碎。她本想亲自捉奸,同蒋介石大闹一场,但是,考虑到蒋介石和自己的地位、名声及前程,只得按捺怒火,忍气吞声。
    但是,宋美龄也不是等闲之辈,随即就想出了个既能拆散蒋介石同陈颖的关系,又不至于闹得满城风雨的计策。
    陈颖得知宋美龄获悉自己同蒋介石的秘密,心里很害怕,不知宋美龄将怎样处置自己。
    一天,宋美龄把陈颖叫到自己房间,装着不知道她与蒋介石的关系,用关心的态度,语重心长地对陈颖说:“孩子,你还小啊,才20岁出头,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记得《诗经》里有这样的话:'吁嗟鸠兮,无食桑葚;吁嗟女兮,无与士耽。'我常叹惜,叹惜红颜薄命,更叹惜我们是女人,所以我们更应该珍惜自己。孩子,不要只顾眼前,要想想漫长的一生啊!”
    宋美龄一番赤诚的话语和大度的胸怀,使陈颖既内疚又感动,一头扑在宋美龄的怀里,忘情地哭了起来。陈颖抽搐着对宋美龄说:“我错了,夫人,给我指一条路吧!”
    宋美龄打开精致的小坤包,拿出一张早已签好名章的支票给陈颖,对她说:“小陈,去美国吧,这里不是你的藏身之处。这是我的私房钱——50万美金,存在美国的花旗银行,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你的护照和机票我也给你办好了,明天一早就动身。”
    第二天黎明,宋美龄悄悄地带着司机将陈颖接上车说是要送她一程,哪知车开至半路,就把她掐死了,尸体就扔在这荒野之中,路边有好心之人见到尸体将其埋在外公院内(当时我们一家还未搬迁于此),但当我们搬至于此时,女鬼起初并无恶意,有时会看到她在那傻傻地站着,可能是没有变为厉鬼吧,而于此同时,女鬼心中一口怨气始终不能化解,致使她不肯投胎,一直守在那儿等她的中正来见她一面。
    陈颖的神秘失踪,使蒋介石很恼火,但又不能张扬,只得在家发无名之火。宋美龄装作不知,问蒋介石:“什么事使你这样生气,像被剜去了心头肉似的?”蒋介石被宋美龄点了真相,想想与宋美龄闹也不值得,就这样,这桩鲜为人知的风流秘事就不了了之了。
    说到这,突然从屋里跑出来杨喜,杨喜抱着小李说道,“是外公救了我,在我睡觉时,外公将我的灵魂勾于此地,以免被那女鬼吸尽阳气,我只是被她占了肉身。”说完泣不成声了……
    小李安慰着杨喜,问着,那当初为何没有害你们?
    外公咳嗽两声,继续说道:当初或许是她还没有变成厉鬼的原故,所以没有那么厉害,而至从我去世之后,你的父亲在我们的院里种了棵柳树,而柳树和她长时间的结合成为了一体,树成了精,而她则成了厉鬼,一个可以杀人的厉鬼,而在我生前的时候我为了以防万一就给家人一人求了一串玉佛项链以保全家人平安,没想到玉佛却派上了用场。
    好了,能帮的也只有这么多,我是个普通的鬼近不得她的身,所以你们必须请一高人指点,替我打造玉佛项链之人是我那后山的一个土渣庙,庙中住着一位高僧,他就是为我打造玉佛之人,或许找他能够有所帮助,别得我也忙不了太多,希望你们能够平安渡过这段时间,女鬼有灵性,一旦她认定了你会在每天晚上都会来找你们,所以你们要多加防范,这是外公最后告诉你们的话,孩子们,不早了,回去自救吧!!!
    外公消失了,小李和杨喜突然发现站在的是外公的坟前。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