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屋内有人 > 详细内容

屋内有人

作者:空白人生  阅读:5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
    看了看时间,快要下班了,杨琳整理了下办工作上的文件准备下班。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杨琳的同事兼好友小渔提着手提包对杨琳说:“走吧!今晚上的晚餐我包了,听说我们公司对面新开了家牛排店咱们去吃吧。”
    杨林听了笑了笑,一边将手机放到包里一边说:“呵!大方啦,刚好我也有些时间没吃牛排了。”两人便下了楼,刚到公司门口杨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开包拿出了手机,手机屏幕上前男友王伟的名字一闪一闪的。杨琳正犹豫着接还是不接,小渔看了来电显示幸灾乐祸的说:“接吧,别辜负别人的心意了。”杨琳白了他一眼,按下接听键:“喂!琳琳,你在哪?”杨林前男友王伟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杨琳撩了撩刘海说:“刚刚从公司下班。”王伟听后,极为诚恳的说:“那我来接你一起吃饭怎么样?”杨琳皱了皱眉头说:“王伟你听着,我们已经分手了,各过各的,别来干扰我。”王伟听后着急的说:“琳琳我错了,以前都是我不对,我会改正的。”杨琳独自一人从南方的一个小城市大学毕业后到了这H市,然后和相恋一年的男友王伟合租一间房子。但她觉得王伟太固执了,什么事情都得听他的,实在是憋不过,所以就提出了分手。然后一个人用仅有的几千元在公司不远处租了间房子。“那你自己就慢慢改吧!”杨琳对着手机淡淡的说。
    王伟一听,心里一喜,还有和好的机会连忙谄媚说:“我一定会改的,那个,你一个人在外面住我不放心,不如……。”
    杨琳没等他说完就冲着手机大喊:“别妄想了,我一个人住得好好的,谢了你的好意,挂了。”还来不及王伟回答杨林就把手机挂了。
    小渔拍了拍杨林的肩膀说:“走,吃牛排去,别理他。”
    吃玩牛排后,杨琳回味着刚才牛肉的味道回到了家。指针到了九点。出租房是典型的一室一厅一卫,不过对于杨琳这种单身来说最好不过了,而且离公司近,又适合自己的工资承受力。杨琳洗完澡后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无聊的换着电视节目,发现没什么好看便关了电视早早的睡了。
    杨琳窝在被窝里,周围一片寂静,黑乎乎的,外面诺有诺无的传来几声猫叫,更让这黑夜显得恐怖。杨林很胆小,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要不是工作赚钱才不会一个人住在这里。杨琳卷了卷被子,心里始终有点忐忑不安。翻来覆去睡不着。杨琳壮着胆子起来泡了杯牛奶助睡眠,喝完后将杯子放到茶几上。睡到床上后杨林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什么妖魔鬼怪,什么无头女尸。
    杨琳揉了揉脑袋抛开杂念,然后拿出手机播放自己最喜欢听的歌,带上耳机缓缓地睡熟了。
    不知过了多久,杨林在睡梦中模模糊糊的听到屋内有轻轻地脚步声。脚步声?这房子里不就是自己一人吗?来不及多想,杨琳又睡下了。
    一阵阵手机铃声将睡梦中的杨琳吵了醒来,杨琳揉了揉睡眼朦胧的双眼,心烦的拿起破坏自己好觉的祸首手机。原来是小渔打来的,杨林正想发几句牢骚,手机那边就传来小渔的催促声:“你怎么还不来上班呀?都要九点了!”杨琳一下就清醒了,都怪昨夜没睡好。杨琳一边起床一边对着手机喊道:“哦,我快到了,你先帮我请下假,谢啦。
    杨琳用最快的速度穿衣服、洗脸、刷牙,人看起来清爽多了。杨林想起昨晚喝牛奶的杯子还没洗,像现在洗了便走到茶几边。杨林一愣,只见昨天那牛奶杯干干净净的放在茶几上。昨天自己不是喝过牛奶了吗?怎么这么干净?杨林在心里问,哎呀!不管了要迟到了。杨琳便匆匆的出门上班了。
    二
    一上午,杨琳的工作老是出差错。今天脑袋昏昏沉沉的,都怪昨晚没睡好。在她对面办工作的小渔关心的问:“怎么啦?又失恋了?”听小渔这样说,杨林想起了昨晚奇怪的事,心里不由的发麻。杨琳不好意思跟小渔讲自已一个大人在家里怕,于是敷衍说:“哪里啊,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小渔听后便继续玩她的切水果。
    一天就这样的过去了,下班后,杨琳照样和小渔结伴回家。出了办公楼,电梯刚好到了这一层。于是两人马上挤了进去。唉!好好的干嘛一个人住。杨林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要是有个人陪多好。想到这,杨琳试探的问小渔:“小渔你说我一个人住那宽的地方不是浪费吗?不如你搬过来一起住?。”随着电梯不断地下降,小渔为难的说:“你知道的,我爸妈不放心我一个人住在外面,我还得住在爸妈家。”
    杨琳听了无奈的耸耸肩。:“那算了吧。”
    快到大门口,只见王伟抱着一束花在门口等着,看到杨琳来了,王伟绅士般的将花送给王琳。:“漂亮吧!希望你喜欢。”杨琳本来是不想接的,可是不好当着这么多人面拒绝,只好接了。然后拉着小渔往大门走。
    王伟急忙跑到杨琳面前。:“琳琳,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啊?以后什么我都听你的。”
    杨琳见王伟这么多天的软磨硬泡,心里有些动摇了,不过矜持重要便冷淡的说:“我要清净点。”然后对小渔说:“晚上逛街买衣服去!”小渔对王伟笑着说:“大帅哥拜拜。”
    逛了街回来,杨琳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家里。逛了一晚上,走得腰酸背疼。看着新买的几件衣服,杨琳笑了笑,接着就把衣服收了起来洗澡去了。
    洗完澡后,杨琳便睡在了床上,也许是逛街太累的缘故,杨琳一下就睡着了。半夜,也许更早,杨林又被不知道什么声音模模糊糊的的吵了醒来。杨林是典型的醒来之后就睡不着的。她仔细的聆听声音的来源处。好像是客厅床来的。杨林不由得心跳加速,手心也泌出了汗。这是什么声音?“蹬、蹬…”一响一响的,好像是人的脚步声?想到这,杨琳全身一震,头皮发麻,紧张的大口喘气。这房子怎么还有其他人的脚步声?过了一会儿,脚步声不见了,但杨琳的心还是提着的。
    杨琳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来到了卧室门前,确定门锁好的,然后又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床上,身子不断地颤抖,联想到昨晚和今天晚上可以确定不是小偷进屋行窃,而是,屋内有其他的人!杨琳死死地抓住被子,在床上一动不动,生怕发出一点动静就引来客厅里的那人,还是鬼?
    过了好一会,脚步声还是没出现,杨琳的心正想稍微的放松下,突然,有规律的脚步身又出现了,而且正往卧室这边靠近。杨琳的心又猛地提了起来,全身的血液好像沸腾了一样,然后眼前一黑。
    早上醒来后,杨林脑袋朦朦的。早上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整个房间,驱除了房间内的黑暗,同样也把杨林昨晚的恐惧消除了大半。打开了卧室的门,屋内没什么异常。杨琳用冷水清洗了脸,回想起昨晚的事,杨琳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房东的电话。
    房东太太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很爱钱,杨琳租这房子的时候就因为商量租金用了一个小时。接通了电话,手机那边传来房东太太慵懒的声音:“喂?小琳啊,有什么事吗?”
    杨琳聊了下家常,接着就把昨晚发生的事一口气说完,还特意问房门的钥匙有几把。
    房东太太诧异的说:“不会吧,有这种事?我这房子出租一年多了,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事。”接着又说:“房门的钥匙就一把,我这也是为了房客的隐私安全着想。”
    杨林听了,皱着眉头说:“奇怪,那昨晚那奇怪的脚步身是怎么回事?”
    “我看你是想多了吧,也许是老鼠什么的发出来的声音,你该不会是想要我降低房租吧。”
    杨琳坐在沙发上尴尬的说:“不是,应该是我太紧张了吧,那没事了,再见。”
    杨琳靠在沙发上,心想也许真的是老鼠什么发出来的声音,只是自己太害怕听错了误以为是脚步声。自我开导了下,杨琳的心里宽松多了,做完准备工作便上班去了。
    三
    走在路上,杨琳习惯性的看了下手机,有个短信,原来是王伟发过来的:
    “琳琳,昨晚我想了很久。自己以前真的是太过固执了,不尊重你的意见。不过你放心,我会改正的。还有,你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我实在是不放心,如果你一个人住害怕的话,我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来,当然,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爱你的伟。
    杨琳看完后心里一暖。
    杨琳在路边买了份早餐公司往便到公司去了。大街上只有些神色匆匆迟到的学生和上班族,只是杨林没发现,在她附近有个黑影默默地注视着她离开的背影,然后径直走到了杨琳家楼底下,上了楼,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
    “什么!嗯,太好了!。”杨琳拍着手高兴的说。
    小渔看她那高兴的样继续说:“这要感谢我爸妈到亲戚家去了,我才有机会在你家睡觉。”
    杨琳想着今晚有人陪自己,心情很好,平时烦闷的上班时间一下子就过了。
    下班后,杨琳和小渔走在回家的路上。
    “奇怪了,今天怎么不见王伟来等你?”小渔歪着头疑问道。
    杨琳淡淡的说:“他又不是我什么人。”小渔夸张的说:“是吗?”杨琳正想说些什么,一个胖胖的人影迎面走了过来,是房东太太。
    房东太太来这干嘛?她家不是不在这边吗?房东太太看到了两人,热情的笑了笑说:“小琳!下班啦,这是你朋友?”
    杨琳也冲房东太太笑着说:“阿姨,这是我朋友小渔,今晚在我那玩。”
    不知怎么的,房东太太听了,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不过很快恢复了自然。“嗯,那你们去吧。”
    杨琳和小渔向房东太太挥手便告别了。
    进了屋,小渔四处看看房间的装饰。“你这也蛮不错的。”
    杨琳倒了杯饮料给小渔。“一个人住凑合着。”然后走到厨房对小渔得意的说:“今晚就尝尝我的手艺吧!”
    小渔正在参观杨琳的卧室,冲杨琳白了一眼。“那我等着。”
    杨琳打开冰箱看一下今天吃什么。看着冰箱里的东西,杨琳一愣,奇怪了,自己上回买的火腿怎么不见了,还有面包也有被动过的痕迹。
    杨琳拍了拍脑袋是不是自己记错了?压住内心的不安,杨琳从冰箱里拿出了菜做了起来。
    做到了一半,卧室里传来下雨惊奇的声音。“哇!杨琳,你这海绵宝宝娃娃在哪买的,真可爱。”
    杨琳炒菜的手停了下来,海绵宝宝?自己从来就不喜欢买什么娃娃,家里哪来的海绵宝宝?杨琳不安的说:“别开玩笑了。”
    卧室那边小渔不满的说:“谁开玩笑了,你自己来看。”
    杨琳把手洗了,来到卧室。果真看到小渔抱着一个海绵宝宝,她正对着小渔咧开嘴笑。
    杨琳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背脊冒出,脑袋差点昏了过去。
    这房子里绝对有人来过,绝对有!杨琳在心中嘶吼着,这房子里还有其他人,天呐!
    杨琳在短短的几秒钟内想着,这不能让小渔知道,不能让她担心的。于是只好勉强的一笑。“呵呵!可爱吧。”
    小渔羡慕的说:“我也想要一个呀。”
    弄好饭菜后,杨琳便和小渔大口大口的吃,一边吃一边聊着身边的趣事。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由于明天还要上班,两人便挤着杨琳的小床睡了。
    四
    夜幕降临,黑夜就像血盆大口将房间内紧紧的吞住。
    杨琳在床上想着今天的怪事,好好地一个房间里竟然多出了另外一个人,也许那人正躲在暗处注视着自己。也许是有了小渔在这里的原因,杨琳有了不少安全感,就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房间里传来轻柔的歌声,时断时续。杨琳猛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中一紧,把不好的想法甩开,也许是小渔的手机铃声,杨琳安慰着自己。杨琳借着月光看向旁边熟睡的小渔,她睡得正香,手机静静地躺在她的枕头旁,而那轻柔的歌声还是在卧室的不远处传来。
    杨琳有了前几次经历,再加上身旁有小渔,就没有那么慌乱了。她推了推小渔。“小渔,快醒醒啊。”
    摇了一会,小渔眼睛都懒得睁,埋怨说:“别闹了。”
    杨琳见小渔这样,着急的说:“别睡了!你快来听听房子里有奇怪的歌声。”
    被杨琳这样一闹,小渔被吵了醒来,迷迷糊糊的看着杨琳说:“干嘛?吵了我的好梦。”
    杨琳没有说话,而是示意小渔仔细听。
    歌声正徐徐的飘来,若有若无,夹带着稍微尖锐的女声,在这黑夜显得更加诡异。
    小渔听了一惊,头脑瞬间就清醒了,呆呆的问杨琳:“怎…怎么回事?”
    这几天被这屋子里的怪事弄得神经错乱了,趁着小渔在这,杨琳决定探个究竟,不管是人还是鬼。杨琳对小渔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循着歌声的方向走去。
    歌声好像是从卫生间传来的。小渔见杨琳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便不放心的跟了上去拉着杨琳的手。
    越来越靠近卫生间,歌声也越来越清楚。隐隐约约的听到歌声里的凄惨的女声,不知道是什么歌,又是在晚上,更加听得人毛骨悚然。
    沉闷的空气和恐怖的气氛让杨琳和小渔背脊发凉,手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汗了。到了卫生间门口,,杨琳深吸了口气,打开了灯。
    卫生间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机身全黑的手机靠在墙上,歌声不知疲惫的的从手机里传出,凄惨尖锐的女声不受阻挡的冲进杨琳、小渔的耳朵里。
    杨琳颤抖着靠在墙壁上,紧紧的望着那手机。小渔看了看杨琳又看了看手机,不用说她也知道是什么回事了。
    小渔向来胆子大,拍了拍杨琳的肩膀。“别害怕了。”然后,小渔走到角落里,把手机捡起,滑亮了屏幕,原来是闹钟。不知道是谁将闹钟时间设到这深夜,然后又放出这诡异的铃声。
    小渔拿着手机走到杨琳身旁奇怪的问:“这手机谁的?有病是吧,深夜放这样的歌。”
    “你听我说,”杨琳叹了口气走到客厅,打开了灯,着亮了杨琳那惊恐的神情,“事情是这样的…..”杨琳把这几天晚上发生的事一件不剩的讲给小渔听。小渔也被带入了这恐怖的气氛中,瞳孔不断放大。
    听完后,小渔靠在沙发上,整理了思路。“会不会是有人偷偷地拿钥匙进了你的房间,然后做了这样的事?”
    杨琳端了杯茶坐在小渔旁边,喝了口茶。“这我也想到了,我问过房东太太的,他说这间房子就一把钥匙在我这。”
    “要不你就换个安全点的防盗门,或者干脆搬出去另外找间房子。”小渔替杨琳出主意。
    杨琳看着小渔无奈的说:“我每个月这么点工资哪有钱去换门呀,而且这间房子离我们公司又近,房租费我也受得了。况且我每个月要买几件漂亮衣服…。”
    “得得得,”小渔打断了杨琳的话,“我再帮你想想办法,你再在这里住几天,如果还发生这样的事,哼哼!你就在这屋子里装上摄像头,然后连到你电脑上,这样不就行了吗。”
    杨琳听了,这才恍然大悟的说:“对呀!我早就应该想到了。”
    小渔看杨林那样,又说:“其实你住在王伟那不是更好吗?”
    杨琳没有说话。
    小渔伸了个懒腰,困困的说:“这么晚还没睡,困死我了,睡觉算了。”
    “晚安。”
    五
    这几天王伟没来找杨琳,杨林心想王伟一定是见自己不原谅他便生气了。心中酸酸的。也许是他最近工作忙吧。杨琳坐在转椅上,拿出手机看有没有王伟发来的信息,又看了未接电话,都没有王伟的。在心中把王伟骂了一会,然后一头扑向工作了。
    中午,杨琳和小渔在公司食堂吃完饭后,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书是杨琳最喜欢看的悬疑小说。
    正当杨琳为女主角的命运担心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杨琳一喜,以为是王伟打来的,准备好冷淡的口气,才发现是房东太太打来的。
    “喂,是杨琳吗?”手机那边房东客气的声音。
    “嗯,是我,阿姨有什么事吗?”杨琳不知道这个时候她打来干嘛?
    “哦,是这样的,你看你租我的房子也快有一个星期了,晚上我准备请你到我家吃饭。”
    杨琳一听,有点想笑,小气的房东太太请她吃饭,但别人的一番好意不好意思拒绝便答应:“那行,麻烦你了,我下了班后过来。”
    房东太太笑呵呵的说:“嗯,那晚上见。”
    合上了手机,昨晚上没睡多久,困意上来了,杨琳便趴在桌上睡觉了。
    睡梦中,杨琳梦见自己下了班后来到了房东太太的家里,房东太太正在厨房准备丰富的饭菜,一阵阵香味飘进了杨琳的鼻子,杨琳好奇是什么东西这么香。“阿姨,今晚上吃什么呀?”
    房东太太听了,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上拿着把菜刀,瞪着腥红的双眼对着杨琳凄厉的说;“今晚把你吃了如何。”
    杨琳吓了一大跳,还没反应过来,房东太太就像疯了一样似的,挥着菜刀冲向了杨琳…。
    “啊”伴随着杨琳的惊叫声,杨琳从梦中下了醒来,拍着胸部喘着气。小渔走了过来关心的问:“怎么了?做噩梦了?”
    杨琳定了定神说:“没事,下班了吧?”
    小渔看着几个下班的说:“嗯,下班了,走吧。”
    房东太太是一个人住在市中心的南边,早年和丈夫离了婚,儿子归丈夫抚养,一个人在这座城市辛苦工作。
    从公司出来,杨琳和小渔道了别,然后往房东太太家的方向走去。走过了几条街道就来到了房东太太的楼下,走上楼,杨琳不知不觉又想起中午的梦,杨琳摇摇头笑自己太胆小了,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呢。
    来到房东太太家门口就闻到了香味。敲了几下门,房东太太打开门热情的招呼杨琳往沙发上坐,然后倒了杯茶给杨琳。“等下尝尝阿姨的手艺。”
    杨琳接过茶礼貌的说:“谢谢阿姨。”
    房东太太继续说:“你先看下电视,饭菜马上好。”说完又进了厨房。
    杨琳打量着这房子,比自己租的宽敞多了,然后拿起遥控器调到自己喜欢看的节目。
    过了十多分钟,房东太太便招呼杨琳吃放。饭桌上都是杨琳爱吃的,房东太太笑着对杨琳说:“吃吧!别客气,就把这当你在自己家就行了。”
    杨琳心里一暖,从小到大也就只有父母这样关心自己。
    两人边吃边聊。“小琳呀,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呀,一看就是个白领对吧。”房东太太问。
    杨琳把一块红烧肉挟到碗里说:“在一家设计公司做事,还好吧。”
    房东太太又问:“小琳看你长得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人追吧。”
    杨琳一听,不好意思的说:“哪里呀,前面有个男朋友,不过分手了。”
    房东太太好像预料到了一般说:“年轻人呀,感情最重要了,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分来分去,要相互宽容……。”
    杨琳不知道为什么房东太太这么关心自己的男朋友,还是客气的说:“我知道了,阿姨。”
    因为这全是杨琳最爱吃的菜,杨琳吃的饱饱的,又在房东太太家里玩了下,便道别回家了。房东太太不忘加一句:“下次再来玩呀!”
    杨琳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这房东太太虽然有点小气,不过还是挺好的。
    来到了家楼下,不知道为什么隐隐约约地有种不祥的预感,挥之不去。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多了,整栋楼只有几间住户亮着房间的灯。
    杨琳一步步上了楼,来到了门口,这种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像房间里有一只凶猛的野兽。
    打开了门,里面乌黑一片。杨琳打开了灯,一切正常。看来是自己多想了,杨琳松了口气,拿着杯子来到饮水机前正想喝水,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气味,杨琳皱了皱鼻子,仔细一闻,好像是……,淡淡的
    血腥味!
    杨琳不相信的揉了揉鼻子,往那股气味的发源处走去。气味的发源处好像是在卧室里,杨琳心里发麻,走进了卧室,这气味越来越明显了,杨琳可以确定这是血腥味了,同时夹带着若有若无的腐臭味,杨琳单纯的想是不是老鼠死了之后发出来的。
    气味的来源处在床底下,刺激着杨琳的鼻子。杨琳壮着胆子来到了床底下,弯着腰子往床底下一看,一阵风从窗户外吹来,杨琳一阵哆嗦。原来是个黑色袋子,血腥味就是从袋子里传来的,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杨琳小心的捏着袋子一边慢慢的从床底下拖出来,然后打开一看。
    六
    几辆警车停在一栋居民楼下,警灯将四周照得五彩斑斓。李昱从最前面的一辆警车走了下来。就在前几分钟,这栋楼房的一名住户打电话报警说,他原来在家上网,后来隐隐听到隔壁传来凄厉的惊叫声,便好奇的走到隔壁。门没关,然后就进了房间。听声音是在卧室,尖叫声停了下来,然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哭声。男子也意识到不对,然后走进了卧室,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一个20多岁的女孩靠在床对面的墙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对面,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男子好奇,循着女孩看的方向看去,靠床的地下有一个黑袋子,鲜红色的血正从袋子里溢出,让人恐怖的是,一截被切断的手从袋子里伸出,手的一大半被血染得发黑,肉皮往外翻了出来,血腥味混合腐臭味弥漫了整个房间。男子差点吐了出来,然后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拨打了110。
    李昱埋怨了下凶手,都10点多了还被叫到这来。小刘走到李昱旁指着这栋楼的第5层说:“李队,现场就在第5层。”李昱点点头,便招呼着上去。
    当了十多年的警察,李昱什么杀人场面没见过,现场和报警男子说的差不多。李昱拿出记事本记录着现场,这应该是传说中的分尸案,发现尸块的的女孩已经被吓得神志不清了。
    看到房间的主人这样了,李昱也不好问她事情的经过。这时,小刘带着一个男子走了过来。男子神色紧张,以至于口齿不清的说:“我…..就是报警的,但…但我没杀…..人。”
    李昱对他点点头,然后对他问:“你认识这间房子的主人吗?”
    男子怕警察以为自己是凶手,挺配合的说:“不认识,我白天上班,下午下班后就窝在家里。”
    李昱拿着记事本写着,又问:“平时这间房子的主人有什么异常吗:”
    男子耸耸肩说:“跟你说了,我不认识她,我白天上班,晚上上网,哪有时间去关注她啊。”
    李昱见问不出什么,心想只有等那女孩清醒后再问当事人。于是对男子说:“好了,今晚谢谢你了。”
    李昱又来到了现场,被害者被截断的手臂被法医带去鉴定去了,明天出结果,几个警员正在拍照取证。
    过了一会,小刘走到卧室对李昱说:“李队,那女孩的家人来了。”
    李昱应了一声,来到了客厅,见沙发上一个20多岁的男孩正在安慰女孩。
    经过询问,李昱得知女孩是这间房子的借租人,叫杨琳。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自称是杨琳的男朋友,叫王伟。
    李昱来到杨琳身边,见她清醒了很多,不过显得很憔悴。他对着杨琳温柔的问:“好点了吗?”
    杨琳似乎从刚才的惊吓中走了出来,见眼前这个高高帅帅的警察问自己话,不由得脸一红说:“嗯,好点了。”
    李昱注意着杨琳的表情,问:“今天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最近有没有发现身边不对劲的地方?”
    杨琳想了想这几天发生的事,又害怕起来。颤抖着把这几天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
    李昱连忙记录了下来,这应该是重要的线索。然后又问:“既然凶手能在你家里来去自如,肯定是拥有你家钥匙,这房间的钥匙有几把?谁保管?”
    也许一连串问题让杨琳没准备好,她沉吟一下说:“房东说了,钥匙就一把,在我这。”说完她还掏出钥匙给李昱看。
    原以为这几天的惊吓足以让胆小的杨琳搬回来和我住,但是事如愿违,这次她又拒绝了我。气的我快失去理智了,好像天快要塌了下来。
    世上有一种人无缘无故的消失,但谁也不会去关心,他们就是流浪汉。上午我在街上找到了一个流浪汉,借口说找他帮忙搬家,然后付钱。
    单纯的流浪汉信以为真了。
    我按照计划,把他带到我家里,趁着他不注意,我敲晕了他,他全身像散架一样,缓缓地倒了下去。第一次杀人,我不由得手慢脚乱。冷静,冷静,我在心中喊着。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流浪汉拖到了卫生间……。
    对。我将流浪汉解肢了,但要怎么将流浪汉的尸体抛到杨琳家而不会让事发之后警察怀疑我呢?对。我找人帮忙了,她就是房东太太。这是我的一个小秘密,因为我要嫁祸给她。
    她得知我杀了人之后没什么反应,我假装答应和她同居,让她帮我抛尸,她爽快的答应了。
    这只是我计划中的一步。
    果然,当杨琳发现尸块的时候,第一个想到陪伴的人就是我。当晚我就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的安慰杨琳,警方也没有怀疑我。一切都如我所想的那样,杨琳身心疲惫,最后决定跟我和好。我控制不住自己一样的欢呼大叫。我早就说了,你是我的。
    第二天,我陪杨琳在公园里玩了一上午,很开心,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中午,我要回家将我那乱七八糟的住所打扫一片,不让杨琳发现有杀人的痕迹。打理完后,我期待着给杨琳打电话,叫她打车过来。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反口了!。这次我没像以前一样大吼大叫了,淡淡的挂了电话,冷笑着。
    我知道这是警方想引出凶手,杨琳哪还敢在那住。
    过了几天,我让房东太太那个疯子按我的嘱咐,再去杨琳家抛尸。
    房东太太在我的计划中就是替死鬼。警方在杨琳家附近监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就如我想的那样,房东太太被发现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杨琳居然在家。我怕丧心病狂的房东太太伤害到杨琳,也正好把她当我的替死鬼,我就夺门而入,房东太太和杨琳打了起来。我冲了上去把房东太太制伏,然后杀人灭口。随后,警方赶了过来,他们也只是象征性的问了问,最后结了案。
    经过这些事后,杨林怎么还敢一个人住,而我又那么的关心她、爱护她。最后我是胜利者。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