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悬疑的老宅 > 详细内容

悬疑的老宅

作者:一样的爱笑  阅读:91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悬疑的老宅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
    “少爷!少爷!快——快起来!宝——儿,宝儿不见了!”河口镇,礼府老宅的大院里。上房西屋寝室,刚刚睡醒的18岁二少奶奶小兰,猛然发现身边睡着的一岁宝儿没有了。她紧张地爬起来,冲向里间酣睡得死猪一样的少爷俊生。
    “什么?宝——儿,宝儿——的?”少爷俊生,嘴里嘟囔一句,翻了个身,烦躁不安地推了一把小兰,“去去,人家还困呢。”说罢,又懒懒地睡过去了。
    心急火燎的小兰见叫不醒少爷,便带着哭腔用双手使劲地摇晃起少爷的肩膀。“少爷!少爷!是我家宝儿不见了!宝儿不见了呀!”
    “宝——儿,宝儿——不见了?”少爷终于被小兰从千里之外的梦境中拉了回来,问道:“宝儿,睡睡觉就没了?”他一转身爬起来,光着脚蹦到地上。弓着腰,奔到小兰和宝儿睡觉的外间。他拎起窗台上的马灯,屋里四处寻了个遍,也不见宝儿的踪影。
    俊生和小兰觉得这事蹊跷,大半夜地睡睡觉,躺在自己家炕头上的宝儿怎么会丢呢?一岁的孩子梦游了?他只不过刚刚学步而已,怎么可能呢?他俩哭丧着脸,不约而同地回忆着今晚的整个过程:夜幕降临,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的俊生,在里间炕上鼓捣他码头上新买回的大烟土。外间的小兰把宝儿哄睡以后,列行公事地来到里间,陪少爷俊生云雨之后,重新回到外间搂宝儿睡觉,俊生便随后也发起了鼾声。……两人都双双沉入梦乡期间,宝儿就没了。
    宝儿,是小兰和少爷俊生所生。礼府的礼老爷子,就俊生这一根独苗。要说这俊生,今年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做什么事还总是不依本分,不争气。对于家业大染坊上的事,俊生更是马尾巴栓豆腐,没有一宗能提得起来的。可唯独对小兰情有独钟,一天也离不了。
    其实,二少奶奶小兰,是美虹家捡来的孤儿。打记事起,小兰就伴随在美虹身边,俩人一天天的,几乎形影不离。美虹过门时,带小兰过来做使唤丫头。大少奶奶生长在北方古城的富裕人家,从小娇生惯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每日吟诗咏歌,愁苦清高,郁郁寡欢。她仿佛似活在世外桃源,那与世隔绝的娇娥。小兰是大少奶奶美虹的贴身仆人,无论白天晚上,美虹一时都离不开小兰地伺候,小兰也随时伴随在大少奶奶美虹的左右。夜晚少爷俊生、少奶奶美虹就寝的时候,他们睡里间,让小兰睡在外间,以便随时听候大少奶奶美虹的呼风唤雨。虽然,眼下已到了民国,但小兰却仍充当《红楼梦》贾府里通房丫头的角色。

    一天,少奶奶美虹因风受凉,感觉身体不适,不想陪少爷俊生做行房之事。可少爷俊生,胸无大志,无所事事,却对男欢女爱,其瘾成魔。尤其他每次抽完大烟后,更是不可自拔。不把自己的女人折腾个半死,誓不罢休。美虹经过深思熟虑地挣扎以后,决定让小兰临时代替她,侍奉少爷俊生过夜。开始小兰有些扭捏,美虹的一番开导,小兰点了头。
    小兰初出茅庐,对床第之事的突然降临,有些不知所措。她怯生生地来到少爷俊生的床前,昏黄的马灯映红了她羞涩的脸庞。低着头,手紧拽着衣角,忐忑地说:“少爷,少奶奶今晚身体欠佳,让俺过来陪你,她在外间睡了。”
    少爷俊生,面对此情此景,惊叹不已。他没有多想,小兰的楚楚动人,婀娜多姿,早让他垂涎三尺。只是以前碍于情面,不敢轻易下手。今天少奶奶亲自委派上位,怎能不快快饱尝。他如饥似渴,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把将小兰揽进自己怀里……

    小兰早知道此刻会发生什么?只从她随嫁到礼府,不分白昼一直伺候在少爷和美虹的身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少爷和美虹每天的床笫之欢。但必定隔墙有耳,令她早熟。鸳鸯戏水,哪个少女不怀春呢?可此后,通过这一晚的鱼水之欢,少爷却一发不可收拾。几天不接触,小兰也是寂寞难耐。不久,小兰竟怀孕了。礼府老爷子知道此事以后,觉得传出去怕伤了自家门风,就决定让少爷俊生填二房,明媒正娶小兰,因为小兰怀的,那必定是礼家的后啊。
    少奶奶美虹,听老爷子和太太说,让少爷俊生添房,自己也觉得心里有愧。因为自己的肚子太不争气了,和少爷结婚十多年,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她每当目睹俊生和小兰,一天卿卿我我,难舍难分,心里就不是滋味。眼不见心不烦,她干脆离开俊生,自己搬到西厢房独住。
    少爷俊生和小兰办了喜酒以后,少爷更是无所顾忌。她觉得大少奶奶的那块田,是盐碱地,干枯荒芜,不长庄稼。二少奶奶小兰这块田好,土质肥沃,清新滋润,能长庄稼。从此,他和大少奶奶美虹逐渐疏远,与二少奶奶小兰走得是越来越亲。再加上,小兰做伺候丫头多年,知道怎么哄少爷和老爷子、太太们开心。尽管少爷俊生管理家业,那么毫无建树,必定是礼家繁衍的后代子孙。如今,小兰又留了后——清清水水的大胖小子——宝儿,不愁后继无人。现在的小兰,不仅仅是俊生爱不释手的尤物,也是老爷子、太太眼中可以使礼家,人丁兴旺的宝贝。
    宝儿丢了的消息,像闹了地震,整个礼府都震颤起来。老爷子、太太,更是焦急万分。少爷俊生,二少奶奶小兰哭得是死去活来。哭有啥用,这个没用的东西。老爷子边数落着俊生和小兰没出息,边指挥府里所有家丁:上屋的人,西厢房的人,东厢房的人,门房的人,马圈喂马的马夫,守门的更夫等全部出动,打着灯笼寻找宝儿。老爷子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礼府的大门小门,一晚上都没开,怎么会把自己的宝贝孙子弄丢了呢?大家在礼老爷子的吩咐下,找遍了:后花园,池塘,前院的树丛,炮台,凉亭,楼阁,染坊仓库,哪都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正当大家垂头丧气,无可奈何的时候,几声婴儿地哭喊,揪去了所有人的心和眼眸。
    这时,只见假山的石洞里,大少奶奶怀里抱着宝儿,慌里慌张地跑出来。“找到了!找到了!宝儿在这呢!在这呢……
    二
    礼府的宝贝孙子,大半夜睡睡觉,奇迹般地跑到院子里的假山石洞里。这一消息,让整个河口镇的人都惊呆了。一个才一岁的孩子是怎么跑到那石洞里去的呢?一些人觉得,一定是有人想偷走孩子,没有得逞,把孩子藏到里面去的。另一些人觉得,是礼府的老宅闹鬼,孩子被鬼魂附体,神鬼催进去的。更多人相信的是,传说中的老宅闹鬼。原因是,礼府每天大门紧闭,家丁众多,跑出个耗子都知道公母,怎么可能会有人打他家宝儿的主意呢?大少奶奶美虹更是这样说的,礼家的房宅恰如坚固盾牌,怎会有人敢有如此想法?为此,好些天来,大少奶奶美虹,四处奔走辟谣。她说,宝儿是睡睡觉梦游了,至于那么小的孩子走路都磕磕绊绊,怎么梦游到石洞里,没有过多解释,只能靠大家想象吧。一天,大少奶奶一大早起来,简单的梳洗打扮后,摇摇晃晃地又来到二少奶奶小兰睡觉的上房。
    ”小兰,怎么样?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天了,缓过神了没有?“说着关心地拍了一下小兰的肩膀,又望望炕上熟睡的宝儿。”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以后有啥事别怕,有姐姐呐。“
    ”嗯,谢谢姐姐,这么早就过来关心。我心还是有点不落体,我总范合计,您说姐姐,这事儿怎么那么蹊跷?宝儿,怎么能跑到石洞里去呢?幸亏姐姐发现得早,要不指不定会怎样呢?“小兰又伤心起来。
    ”没事,我们是同命相连的姐妹。你跟了姐姐那么多年,姐姐不会不管你的。如果你不放心,以后我让打头的长工常锁安排人,天天给你在门外站岗,不许任何人进来。不行的话我一会就告诉常锁去。“
    ”谢谢姐姐!“
    ”唉,都是一家人,何必那么客气呢?不过……“说着,大少奶奶,摇了摇头,显得若有所思的样子,凑近小兰的耳朵,”我怎么觉得,这房宅有问题。你想啊,我们礼府,深宅大院的这么严密,有地位,哪个人敢打这的主意啊。你不知道吧?这宅子已经有些年头了,是老爷子早些年花五千大洋,二白口袋黄豆买下的。原来礼家在东甸子住,因那里经常闹胡子,才买的这个老宅子搬过来的。“
    ”宅子能有啥问题啊?以前大家不都住得好好的吗?“

    ”以前是住得好好的,一福压百祸。有福的人住着当然没事,没福的人住了,就免不了有事。“
    ”那姐姐的意思……是说——我没福?“小兰有些沮丧,”我是奴婢的命,富贵的身子,以后该怎么办呐?“
    ”那个打头的长工常锁,他老父原来是河口镇的风水先生。死前曾看过这个老宅,说这老宅的房向不对。阴气太重,大门外的一条土路,如同一把尖刀,插着人的胸口。没福禄的人,进来根本压不住。老早前,这房宅就闹过鬼,出过事的,要不人家能卖吗?“
    ”那怎么办是好呢?我陪姐姐也进府上好些年了,为什么此时会有事发生?难道真的是婢女带来的厄运?“
    ”你虽然随姐姐进府多年,那时你还不算礼府家的人,你只不过是礼府的使唤丫头。现在不一样了,你结了婚,生了宝儿,变成了府上的主人。懂我的意思吗?
    “真要是这样,那我还活在世上,有什么意思。可怜我的宝儿啊!”小兰听大少奶奶这番话,伤心地又哭起来。
    大少爷俊生在里间起床,出来和东屋住的老爷子一起坐车去了染坊。大少奶奶美虹说是找常锁安排上房门口的放哨家丁,也告别了小兰。小兰一筹莫展,未来的路怎么走?小兰真是愁断了肠子。
    漆黑的夜,静得出奇。远处河塘里,偶尔传来的几声蛙鸣,传递着乡土的气息。少爷俊生,洗漱完毕躺在里房间睡铺上。他喊少奶奶小兰过去,小兰不肯。小兰一刻都不想离开宝儿,她不想让几天前的事情重演。俊生拗不过,知道小兰的心情还没有恢复。他起身溜过来,“小兰,没事你放心吧,美虹已经给这上房的门口安排了护卫家丁,每时每刻保护你和宝儿的安全。”

    小兰在外间搂着宝儿,宝儿含着小兰的乳头睡得正香。小兰生怕宝儿会突然离开她,她把宝儿紧紧地护在怀里。“少爷,您说我们家真的会闹鬼吗?”
    “闹鬼?谁说的?怎么可能呢?”少爷俊生,干事没本事,但他对一切有关鬼神的传说,可不信。“
    ”大少奶奶美虹姐姐说的,他说是常锁他老父活着的时候说的呢。我们礼家是闯关东来的,可能不知道,常锁老父从前是风水先生,据说这房宅以前也闹过鬼。有福的人能压得住,像我这没福之人压不住就出事。“
    ”不会的,那明早起来俺问问爹,看他知道这事不?“
    ”嗯,我和你一起过去。爹说有就有,爹说没有就没有。如果是因为我没福,礼家闹鬼的话,我就想离开府上。“
    ”那可不行,我不能让你走。爹也不能同意你走啊,你给我们礼家生了大胖小子,我们礼家后继有人了,你是有功之臣。“
    少爷俊生对小兰,犹如犯了大烟瘾一样,一天不和小兰亲热,就抓心挠肝地闹心。他也不管小兰什么心情,小兰奶宝儿睡觉不情愿过里间,他就在外间缠着小兰……发泄后,自己便回到里间倒头大睡。
    天下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少爷俊生和二少奶奶小兰的对话,不小心被门外亲自顶岗值守护院的长工常锁,听了个真真切切。他纳闷了,自己的老父,过去本来是耍杂耍街头卖艺的,到大少奶奶的嘴里怎么变成了风水先生呢?大少奶奶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常锁不得其解。不管大少奶奶怎么说,常锁是大少奶奶手下的眼目。他觉得刚才少爷和二少奶奶明早要把这事向老爷子汇报的消息,得传递给大少奶奶。
    大少奶奶美虹平时对常锁厚爱,常锁效忠大少奶奶言听计从。两个人虽然是主与仆的关系,彼此却情投意合。常锁是一个快言快语,心里有事搁不住的人。他蹑手蹑脚地来到西厢房大少奶奶住的窗下,轻轻敲了两下窗棂。”大少奶奶,睡了没?“常锁心想,他必须把刚才听到的消息马上告诉大少奶奶,也好让大少奶奶心里有个准备。
    没有应声,常锁以为大少奶奶睡实了。怎么办呢?也不好太大声张扬。合计来合计去,要不明天吧,明天早起再找大少奶奶汇报。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里面传出了轻微地问话声。
    ”谁呀?是常锁吧?这么晚了,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嗯,大少奶奶,快开门吧,我有重要的事情向您说。是少爷和二少奶奶的事儿……“
    只听屋里噗咚一声,好像大少奶奶,跳下地的声音,随后房门徐徐拉开。大少奶奶美虹,一把将常锁拽进屋里。
    三
    屋里没有开灯,常锁不小心脚拌门槛上,险些摔倒,是大少奶奶美虹一个小熊抱,稳住了常锁的身子。年轻力壮的常锁,被大少奶奶这一抱,挺不好意思的。幸亏是天黑,屋里也没有灯亮,要不涨红的脸都要藏进地缝里。不过在大少奶奶美虹面前,他常锁哪敢有非分之想。常锁把刚才少爷和二少奶奶的谈话,统统向大少奶奶一五一十地学诉了一遍。大少奶奶认真地听着,却半天没有吭声。常锁想,也许自己发现的事,对大少奶奶,不重要?那说自己的老父是风水先生,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想问问大少奶奶,这话是不是大少奶奶亲口和二少奶奶说的,这样说的目的有什么必要吗?难道这礼府真的要闹鬼不成?还没等他开口,大少奶奶说话了:
    ”常锁,你在礼家扛活多年,谁对你最好?“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大少奶奶呀,您心疼俺,惦记俺,每一件好事您都没落下俺。每年过年您还给俺压兜钱。“
    ”那现在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能完成不?“
    ”能!只要是大少奶奶分配的任务,哪怕刀山火海也要完成!不完成就没脸见大少奶奶。“此刻的常锁,类似表决心一样笔直地站在大少奶奶的面前。
    大少奶奶美虹微微一笑,举起柔软细嫩的纤手,拍了拍常锁胸上的肌肉,”嗯,这还差不多,证明当初我没有看错你。常锁你知道不?最近我们礼家要遭难了。有人说,二少奶奶小兰的宝儿就是灾星,我想让你去把他除掉。你现在过去,趁小兰熟睡的时候,把他悄悄地抱出来,我给你开大门。然后,你顺西一直走,穿过那片柳树林。到镇西的河塘北坡,将宝儿仍进河塘的草丛里,我们礼家就有救了。“
    ”啊!大少奶奶——俺常锁可不敢呐,伤天害理的事俺可不敢做呀!“常锁听了大少奶奶的话,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看看你个熊样,没出息的奴才,刚才还说得好好的呢,怎么拉松了?这怎么是伤天害理呢?有人说了:这样做,是在拯救我们礼家,要不我们礼家就彻底栽在那个宝儿的手里了。宝儿是魔,是鬼附体的肉身。如果我们礼家败了,我们大家就都没有饭吃,天天喝西北风吧。“

    常锁有些抽泣,险些出声。大少奶奶纤柔的身子靠近常锁,把他扶起来。手指着他的脑袋,一板一眼地说:”常锁,你听好了,今晚你要是把事情办成,我哪天就把礼家的丫头,许配你一个,让你成家立业。不成,我就告你夜闯大少奶奶房间,图谋不轨,调戏本少奶奶。孰轻孰重你自己考虑吧!“
    盛夏的夜,闷得人喘不过气来。窗外一丁点风声也没有,半圆的月亮躲在云层里,偷偷眨着眼睛。二少奶奶小兰,搂着宝儿浑身被汗液浸透。她起身把窗户打开,用窗钩钩好。她想透透气,凉快凉快。看宝儿翻了个身,她估计宝儿是有尿了,就抱起宝儿撒了包尿。放回宝儿后,她又把地上脸盆架连同上面挂着的火绳,往跟前拽了拽。吹吹火绳暗红的火亮,火花一闪一闪地。这艾蒿拧成的火绳,驱蚊是最好的利器。到底是穷苦家庭出身的小兰,再苦再累她也不想让别人带自己的宝儿。尽管老爷子、太太、少爷都曾劝过她,自己别辛苦,让丫头们帮衬帮衬,她就是不肯。小兰总觉得,谁帮带宝儿也没有自己瞅着安心。想着想着,小兰迷离迷瞪地又进入了梦乡……
    宝儿长高了,也壮实了能耐了,可以自己跑着去染坊找爹爹了。林荫的小路上,宝儿自己在前面跑,又嚷嚷着去染坊找爹爹,可外面天黑路滑,小兰怕宝儿跑丢,拼命想在后面追,可她就是抬不起自己的腿。怎么办,急死人了。眼看着宝儿就没影了,小兰一下子吓醒了。小兰一激灵坐起来,赶忙用手摸摸身旁的宝儿,不由得大声哭起来:”宝儿——宝儿——真的又没了!“

    小兰一面哭着、喊着,她喊少爷俊生、喊老爷子、太太,一面朝屋外疯疯火火地跑去。跑着跑着,她发现前面紫漆色大门跟前,老槐树底下,围着一伙人吵吵嚷嚷的。小兰跑近一看,宝儿在太太怀里抱着呢,老爷子手指文明棍儿,嘴里气氛地数落着人群里跪着的两个人。在马灯的照耀下,小兰看清了那两个人的真面目:那不是大少奶奶美虹和打头的长工常锁吗?是他们俩,没错。
    原来,只从上次府里宝儿出事以后,礼老爷子感觉事情必有来头。他暗派自己的亲信家丁,二十四小时秘密监控府里一切可疑迹象。大少奶奶美虹,长工常锁的所有行动,都被礼老爷子的家丁观察得一清二楚。当大少奶奶美虹和常锁商议后,常锁跳窗进入二少奶奶小兰的上房抱走宝儿的那一刻,他们立马报告老爷子。老爷子和太太随后率领众家丁,在大少奶奶打开大门,常锁还没有把宝儿抱出礼家大门的时候,一举将两人抓获。
    二少奶奶小兰,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以后。冲上去,对着地上跪着的大少奶奶美虹,长工常锁,狠狠的一人一个响亮地耳光。嘴里不停地骂着,两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她跑近太太,接过失而复得的宝儿,泣不成声。
    这当口,少爷俊生朦朦胧胧,跌跌撞撞地分开人群,走到老爷子面前,想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老爷子督见俊生过来,更是气愤地站到一个石阶上,手里的文明棍”当当“地怼着地面。他高声地说:
    ”我礼家,向来以慈恩为怀,对老少爷们不薄。无论哪一位危难降临,我们礼家不是出手相助?想不到在我们礼家,竟然里应外合出现这两个违背良心,倒行逆施的无耻小人。伤天害理,造谣惑众,别有用心,真是让人心痛啊!我现在宣布:将美虹和常锁这两条狼崽子,从此扫地出门,以后绝不容许再踏进礼家一步!再有,俊生:我不是说你,以后不要再昏昏沉沉,不求上劲,吸食什么大烟了。连在我家做活的伙计都能兢兢业业的工作,你为什么不能长点心呢?你要努力,我们礼家不能败在你的手里。我们从老家山东逃荒来到这河口镇创业,是多么的艰辛啊。我们礼家能有今天,我要感谢河口镇的老少爷们,是他们让我礼老爷子家业兴旺,飞黄腾达。所以,今后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我们一心,我礼家有饭吃,就不会让河口镇的每一个人饿肚子!“
    ……
    美虹,妄想除掉宝儿、撵走小兰、恢复自己原有地位的阴谋,彻底的破产了。她被永远地驱逐出礼府,一纸休书定了终身。打头的长工常锁,为一己私利的贪心也成了泡影。他又重新背起铺盖,沦落他乡。家丑不可外扬,礼家没有深究。礼府的老宅,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