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半夜它挪床 > 详细内容

半夜它挪床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越醉越清醒  阅读:251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半夜它挪床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移动的床
    半夜的时候,赵轩被冻醒了,睁开眼睛,就看见屋子的后窗没有关,一阵冷风正从窗外涌进来。他懒得起来,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的郑臣,拉过被子,打算继续睡。
    这是他和郑臣合租的一间平房,距离学校很近,晚上的时候也很清静。
    赵轩裹紧被子,刚刚闭上双眼。忽然,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紧接着,赵轩就感到身下的床轻轻地震动起来。
    它居然在移动!
    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对面郑臣的床也在缓缓地移动,就像是有一个薄如纸片的人,在墙壁和床中间用力地推。
    两张床相对着向中间移动,眼看就要挨到一起。
    赵轩吓得一颗心都差点儿从嘴里吐出来。可他没敢出声,死死地捂住嘴巴,惊慌地把自己蒙在被子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终于停止了移动,屋子里静悄悄的,赵轩甚至听到了郑臣那轻微的呼吸声。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发现两张床已经并到了一起,而床体的两侧则露出了一大片满是灰尘的地面。
    窗子依旧开着,冷风吹到满是汗水的额头上,凉丝丝的,就像是有一双冰冷的手用力地按在上面。
    赵轩的目光在屋子里仔细地搜寻着,可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时候,床上的郑臣翻了一个身,竟然滚到了赵轩的床上,一只手无意间搭在了赵轩的身上。
    赵轩不敢出声,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想要推醒郑臣。
    他的手刚刚接触到郑臣的身体,就惊恐地缩了回来。因为他觉得自己摸到了一块冰块,一块坚硬如铁的冰块。再看郑臣的脸,赵轩觉得自己看到了鬼。
    赵轩一骨碌从庥上跳下来,趿拉着鞋子就飞跑到窗子跟前,打算从这里逃出去。可是,一只脚刚刚踏到窗台上,身后就传来“扑通”一声闷响,紧接着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后面传来,好像身后镶嵌着一块巨大的磁铁,而自己则是一块被砸碎的铁片。
    他拼命地用手抓住窗棂,回过头来,发现郑臣从床上掉了下来。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醒,仍然紧紧地闭着眼睛,一只手高高地扬起来,手心正对着自己,而那股力量就是从他的手心里传来的。

    郑臣的脸真的很可怕,就像是刚刚被人用刀切割过,几块皮肉从上面垂下来,鼻子两侧隐隐地露出了白花花的骨头。
    “郑、郑臣!”赵轩的睡衣已经被撕碎了,眼看自己就要被拉过去,他慌乱地叫了一声,希望可以唤醒他的记忆,从而放过自己。
    郑臣好像真的被叫醒了,身体轻轻地抖动了一下,睁开了双眼。可刚刚醒过来,就立刻疼得大叫起来,刚才还没有一滴血的脸上顷刻间就被鲜血染红了。
    他滚动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就在这时候,一件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平坦的地面上忽然伸出了一只满是褶皱的手,一把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就像抓住一只还在拼命挣扎着的小鸡,然后猛地缩回了地面。
    身后的力量消失了,赵轩就像一个骤然间失去了压力的弹簧,向前弹了出去。
    窗台上的脚印
    赵轩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后背正好靠在了房门上。顾不得寻找郑臣,他一把拉开房门就逃了出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听听身后没有声音,赵轩才大口喘息着停下来。抬头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学校的大门口。
    大门旁边的保安室里隐隐地透出一道灯光,赵轩的心立刻安定了不少。
    这个保安是他的老乡,也是他高中时候的同学,名叫吴辛隆。好像听说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最后没有走进大学校园。
    不管怎么说,先找到他再说。想到这里,赵轩飞快地跑了过去。

    听完赵轩的讲述,吴辛隆的脸立刻变得煞白。
    “你是说你们遇到了鬼挪床,然后又把郑臣给抓走了?”
    赵轩慌乱地点着头,对于鬼挪麻这种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先别急。”吴辛隆故作轻松地对他说道, “我曾经听老人们说过,鬼挪床的情况一般很少发生,大多是因为地狱中的鬼差为了寻找隐藏在屋子里的鬼逃犯。至于为什么会抓走郑臣,我现在也不清楚,会不会是那个逃跑的恶鬼抓到他,作为自己抗拒鬼差的挡箭牌?”
    “恶鬼抓郑臣,是为了用他来要挟鬼差?”赵轩不由得更加糊涂起来。
    “应该就是这样的。”吴辛隆努力思索着, “就像抗法的歹徒会抓捕人质一样,郑臣一定是被恶鬼利用了。因为恶鬼知道,鬼差是不会轻易伤害活人的,否则也就不会有鬼挪庥这一说法了。”
    赵轩明白了,郑臣的样子是明显的被鬼附身的样子。
    “走,我们去看看。”吴辛隆从桌子上拿起手电筒,对赵轩说道。
    “郑臣被拉到地下去了,我们就算去了估计也找不到他。要不,我们还是等到天亮吧?”赵轩小声说道。
    吴辛隆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神情却显得非常焦急。赵轩不敢再说什么,跟在他的身后走出了保安室。
    夜色很浓,那一溜平房就像一座座连接在一起的坟墓。
    到了自己所租住的房子,赵轩不敢去开门,拉住吴辛隆的手,示意二人去后面。
    后窗依旧敞开着,由于夜风的涌入,高高的水泥窗台上面落满了尘土。屋子里黑洞洞的,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吴辛隆关掉电筒,二人小心翼翼地凑到窗子跟前,蹲在窗台的下面,探头探脑地向屋子里张望着。屋子里的一切都没有变,两张床并列排在一起。
    赵轩的被子掉在了地上,除此之外,光光的地面上什么也没有。
    忽然,赵轩被窗台上的另外一个脚印吓着了。那是一只很大的脚印,和赵轩刚刚留下的脚印不同,它是光着脚的。而且,从脚印的方向看,它居然是从外面踩上去的。
    这也就是说,在赵轩离开窗口之后,这里还有人进来过。
    赵轩惊慌地回头向身后搜寻着,却只看到了吴辛隆一张凝重的脸。
    “别说话。”吴辛隆忽然小声地提醒他,然后用手指着屋子, “你的被子下面,好像有人。”
    他在这里
    吴辛隆的话把赵轩吓得浑身发抖,急忙仔细地向地面上的被子望去,果然,从被子那高高鼓起的形状上看,里面真的有人。
    “不会是郑臣藏在里面吧?”吴辛隆说道。
    赵轩连连摇头: “我可是亲眼看到他被恶鬼拉进了地下。”
    二人不再说话,四只眼睛紧紧地盯着被子。
    好久之后,见被子里的人根本没有要钻出来的意思,二人这才定下心来。吴辛隆拿起电筒,对准屋子,猛地打开电源开关。一条粗粗的光柱撕破黑暗,骤然间将屋子照亮,随着电光的涌人,二人清楚地看到,被子下面的人猛地抖动了一下。
    “郑臣——”吴辛隆不顾赵轩的阻拦,小声地叫了一声。
    被子里的人显然听到了叫声,略略迟疑了一下,然后慢慢地掀开了被子的一角,露出一张满是血污的脸。赵轩看清了,这真的是郑臣,只是他的脸受伤过于严重。
    手电光跳跃了一下,忽然间就熄灭了。没等吴辛隆和赵轩反应过来,郑臣已经激动地叫了一声,飞快地站起来,踉跄了一下,大步跑到了窗前。
    “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郑臣从窗子里跳出来,一把拉住了赵轩的手,脸上那绽开的皮肉还在流着血,疼痛叫他不停地吸着气。
    郑臣的手依旧冰冷如霜,而且略有些僵硬,声音也有些奇怪,好像并不是从嘴里发出来的。但赵轩和吴辛隆却根本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二人拉着他的手就沿着来路跑了回去。
    一口气逃回保安室,赵轩和吴辛隆才定下心来。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电灯这时候却怎么也不亮了。吴辛隆只好在抽屉里翻出蜡烛,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团纱布,帮郑臣把伤口包了起来。
    “我刚才明明看到你……”赵轩的话说了一半,看到郑臣惊魂未定的样子,急忙又住了口。
    郑臣坐在椅子上,脸上只露出一双眼睛,不停地向窗外巡视着。好久之后,他忽然小声地对吴辛隆说道:“我记得你们这里的窗外有一棵大树,正好可以挡住这扇窗子,怎么现在不见了?”

    吴辛隆不由地看了一眼赵轩,二人都不明白,郑臣怎么会忽然提起那棵大树。
    “你还记得?”吴辛隆问着,向窗外看了一眼,然后说道, “学校不是几天前就把它移栽到别的地方去了吗。自从没有了大树,我们这里清静多了,以前,我可是会经常看到树上有鬼影的。”
    郑臣脸上的纱布轻轻地动了动,好像要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
    “现在好了,你们两个人安全了。”吴辛隆不等郑臣说什么就抢着说道,然后从桌子上拿起手电筒,转身对赵轩说, “我现在要去操场上巡视一圈,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看了一眼情绪刚刚稳定下来的郑臣,赵轩忽然觉得吴辛隆的话里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于是点了点头。
    一走出保安室的大门,吴辛隆就一把拉起赵轩,飞快地转到了屋子后面,露出了一丝惊慌的表情。
    它还在
    “你有没有觉得郑臣有些奇怪?”确定屋子里的郑臣不会听到二人的对话之后,吴辛隆对赵轩说道,“刚才我为他包扎伤口的时候,发现他的血居然有凝固的迹象,要知道只有死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赵轩被吴辛隆的话吓得浑身颤抖,想了想说道: “我也有些纳闷儿,我真的看到他被恶鬼抓走了,可他怎么又逃出来了?对了,你以前真的在那棵树上看到过鬼影吗?”
    “当然是真的。”吴辛隆回答,“你说,那个抓走郑臣的鬼会不会就是它,否则他怎么会忽然间问起那棵大树?”

    赵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二人的怀疑是真的,那么,窗台上面的脚印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吹来一阵冷风,一个看上去十分模糊的黑影闪电般地从二人的身边掠过,转眼间就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中。
    没等二人做出反应,屋子里的蜡烛忽然间熄灭了。就在同时,后窗被推开了,郑臣像一个黑色的幽灵般从窗子里跳了出来。
    吴辛隆和赵轩同时被吓到了,慌乱地转身跑到了一处阴影里。
    郑臣好像没有发现二人,他的身体紧紧地贴在屋子的墙壁上,脸上的纱布就像是飘浮在半空中的一张椭圆形的白纸,闪着吓人的冷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辛隆和赵轩看到郑臣开始慢慢地挪动,向学校围墙的一处角落走去。吴辛隆忽然想起来了,前几天,那棵大树就是被移栽到了那个角落里。自己还曾经去看过,那密密层层的枝叶丝毫没有枯萎的迹象。
    “跟上他。”吴辛隆小声地对赵轩说道。
    虽然很害怕,但赵轩没有拒绝,紧跟在吴辛隆的后面走了过去。
    那棵树很高大,粗粗的树枝掠过围墙,就像一只只巨大的鬼手,严严实实地遮挡着围墙的缝隙。夜风刮动树叶,不时地发出响声。
    郑臣蹑手蹑脚地来到树下,回头回脑地向四周看了几眼,确定真的没有人跟着自己之后,他开始爬树。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指甲忽然间变得很长、很尖,深深地抠进了树千里。双脚就像涂抹了一层强力胶水,紧紧地贴在树上,转眼间,就消失在枝叶间。
    吴辛隆和赵轩蹲在围墙边的一处角落里,连大气也不敢出。
    看来吴辛隆说得没错,郑臣身体里的恶鬼并没有离去,它附身在郑臣的身体里,以他为人质,躲避着另一个更加强大的恶鬼。而那棵树,就是它以前经常躲避的地方,现在它又回来了。
    “你刚才说,鬼差是不会轻易伤害活着的人的,对吗?”赵轩忽然问道。
    “是啊,怎么了?”吴辛隆反问道。
    “这么说,郑臣现在还没有死,只是被那个恶鬼控制住了身体,否则恶鬼就无法利用他来阻挡鬼差了。”赵轩说道。
    “应该是这样的,不过我也只是听别人这么说起过。再说,我们现在还无法确定这个恶鬼躲避的就一定是鬼差。”吴辛隆想了想,又补充说, “不过不管怎么样,只要郑臣还没死,我们就有救回他的希望。”
    引它回去
    赵轩和吴辛隆蹲在角落里,苦苦思索着,最后,还是吴辛隆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引恶鬼回出租屋。
    “你不是说,那个脚印是从外面踩上去的吗?”吴辛隆说, “我估计,那一定是追赶那个恶鬼的人留下来的。恶鬼附身在郑臣的身体里,使它一时间无法下手。所以我估计,它现在应该还在那间出租屋里。”
    “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引它回去?”赵轩敲了敲脑袋。
    “当然还是你。”吴辛隆果断地说道, “你和郑臣一直住在那个出租屋里,只有你才不会引起恶鬼和郑臣的怀疑。如果我猜得没错,保安室里的电灯就是被它弄坏的。这说明它是怕光的,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赵轩再一次被吓得浑身发冷,他脸色煞白地看着吴辛隆那张极其认真的脸。
    吴辛隆没有给赵轩拒绝的机会,他趴在赵轩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股热流涌上了赵轩的胸口,他咬着牙点了点头。
    吴辛隆慢慢地站起来,从围墙的另一边绕到了那棵大树的后面。然后,打开了手里的手电筒,对着树上面的郑臣照了过去。
    手电光并不是很亮,在这漆黑的夜里,它就像一条忽然间弹射而起的巨大毒蛇,笔直地扑向了大树。
    就像人类害怕突然间降临的黑暗一样,鬼魂对这毫无预兆的光明也产生了惧怕。只听到树枝发出一阵杂乱的响声,郑臣就像一只受惊的野兽般,从大树上飞快地跳了下来。
    隐藏在暗影里的赵轩猛地站起来,那样子比刚才在出租屋里被恶鬼抓住时,显得更加惊慌。
    “郑臣快跑!”赵轩大喊着,不等郑臣回答,就撒腿向学校外面跑去。 隐藏在郑臣身体里的恶鬼大概真的被吓到了,它顾不得回头去看身后的吴辛隆,迈动着有些僵直的双腿,紧跟在赵轩的身后,爬过学校的围墙,就向那间出租屋跑去。

    赵轩生怕被后面的郑臣追上,一直跑到了出租屋的院子里,才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郑臣,然后鼓起勇气,推开了房门。
    屋子里黑暗依旧,两张床并排放置在屋子的中间,赵轩的被子上面还带着郑臣的鲜血。
    赵轩不敢停留,一进入屋子,就一头钻到了床底下。然后,战战兢兢地趴在地上,双眼死死地盯着地面。
    很快,郑臣的一双脚就出现在了门口。在踏入屋子的那一刻,他好像略略犹豫了一下,也许是身后的手电光还在,亦或是觉得这里已经不再有危险,那双脚终于还是走进了屋子。
    眼看着郑臣慢慢地向床边走来,赵轩尽力把身体蜷缩在床底下,心里暗暗地祈祷着:但愿吴辛隆的估计没有错,那个鬼差真的还在屋子里。
    手电光消失了,屋子完全陷入了黑暗。
    赵轩努力地瞪大双眼,看着郑臣走到自己的被子跟前,就像先前一样,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也就是这时,赵轩被被子下面的景象惊呆了,因为他清楚地看到了一个漆黑的洞口,就像一张张大的嘴巴,在对着自己冷笑。
    好出来
    赵轩明白了,难怪郑臣会被恶鬼拉进地下,原来这里居然隐藏着一个洞口。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洞口是刚刚才形成的。
    四周寂静无声,赵轩的心高高地悬起来:难道吴辛隆估计错了,那个恶鬼惧怕的鬼差已经离开了?就在他感到失望的时候,忽然,窗口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紧接着一条黑影从天而降般地出现在了屋子里。

    赵轩无法看到黑影的脸,但从那一双巨大的脚掌上,他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十分高大的人。令他害怕的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地睁大双眼,依旧难以看清那个人的双腿。
    它就像两根圆柱形的、透明的气球,诡异地悬浮在低空中。
    恐惧叫赵轩的身体不停地哆嗦着,冷汗如雨。
    那个人好像已经看到了郑臣,几乎没有停顿就飞快地走到了被子的旁边。一只没有皮肉的大手,从黑暗中探出来,一把将被子掀了起来。另一只大手凌空挥舞着,一团浓浓的黑色气体从手心里冒了出来,转眼就覆盖了整个洞口。
    正在赵轩疑惑不解的时候,身后忽然再一次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紧接着他的嘴巴就被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
    “别出声,是我。”吴辛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爬了进来,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手里还紧紧地攥着手电筒。
    烟雾越来越浓,几乎塞满了整个屋子。
    忽然,躲在洞里的郑臣发疯般地从里面跳了出来。他的双眼血红,尖利的手指弯曲着,低吼一声就向那高大的人体扑了过去。
    “不好,鬼差不想伤害郑臣,我们得去帮帮它。”吴辛隆忽然大声地对赵轩说道。没等赵轩明白过来,他已经从麻底下钻出来,双臂合拢,死死地抱住了郑臣的双腿,用力一搬,郑臣摇晃了一下,坐到了地上。
    赵轩浑身不停地颤抖着,迟疑了一下,还是钻出来,从地上捡起吴辛隆的手电筒,高高地举起来,却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落下去。
    “打他的后背。”吴辛隆对着赵轩喊道。
    得到吴辛隆的提醒,赵轩不再犹豫,把电筒对准郑臣的后背狠狠地砸了下去。
    手电筒接触到郑臣后背的一刻,他清楚地看到一条半透明的黑影,从郑臣的头顶弹射出来,如飞一般地向窗口射去。
    “哪里跑?”那个巨大的人体大吼一声,紧跟在黑影的身后扑了出去。
    手电筒掉在了地上,赵轩和吴辛隆大口地喘着粗气,坐在已经昏死过去的郑臣的身边。
    “我们成功了?”赵轩好像还没有彻底从恐惧中挣脱出来,看着吴辛隆问道。
    吴辛隆没有说话,脸上却极快地掠过一丝诡秘的笑。谁也不知道,它其实也是一个地狱逃犯,它把自己的同伙从郑臣的身体里赶了出来,而自己却继续隐藏在吴辛隆的身体里……
    它才是真正的成功者。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