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悬念故事之秘密 > 详细内容

悬念故事之秘密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我会陪着你一直孤单  阅读:43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悬念故事之秘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案前
    “北屿,快给我出来。”
    姚梦放肆地娇笑着,“砰砰”地敲着北屿的门。她显然喝醉了,连站都站不住。丽莎勉强把她拽住,却没有更多的力气将她拖走。
    姚梦强行闯进屋内,她甩掉拖鞋,肆无忌惮地扑到了床上。
    丽莎偷偷看向手忙脚乱的北屿,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即便他有点生气,依旧保持着平和的笑容。她喜欢他的就是这点,不管外面怎样惊涛骇浪,永远都表现得波澜不惊。
    可惜,北屿已经名草有主了。
    丽莎任由姚梦在北屿房间里胡闹了很久后,才生拉硬拽地把她带走。丽莎扶着姚梦在走廊里回过头,看到陆轩不知何时站在门口,正在和北屿聊着什么。
    丽莎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奇怪,刚刚在派对时,北屿穿的并不是衬衫。他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直至丽莎和姚梦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北屿才回过头。
    陆轩晃动手里的高脚杯说:“丽莎看起来比想象中更喜欢你啊。”
    “别胡说,这可不是什么可以开玩笑的事。”
    陆轩把红酒一饮而尽,潇洒地向楼梯走去。
    北屿感觉自己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他关上了门,然后长长地松了口气。没事的,实在太完美了,自己不管是表情还是语言,都没有破绽。
    2.失踪
    “部长可能失踪了。”姚梦着急地说,“昨晚她和我一个房间,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发现她根本不在,连被褥都是凉的。”

    众人一听也慌了,可搜遍整栋别墅后,依然不见其华的身影。于是,大家决定去森林中寻找。
    他们都是野外求生俱乐部的成员,为了庆祝社团成立三周年,作为部长的其华把大家都拉到这里举办派对。为了追求野外求生的真实感,她特意挑选了偏僻的森林别墅,结果反而作茧自缚。
    陆轩焦急地啃着手指甲,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厚。终于,在看到其华赤裸的尸体时,焦虑达到了顶峰。
    在姚梦一阵阵的呕声中,丽莎忍不住惨叫起来。
    北屿落在了最后,他似乎还没有看到其华。陆轩紧走了几步,挡住他的眼睛。
    “我们赶紧报警吧。”在短暂的冷静后,丽莎建议道。
    陆轩拿起手机,屏幕上的信号是空白的:“你们忘了吗?部长找的这个地方很偏僻,要怎么报警?而且我担心,我们的车胎可能已经被扎破了。”
    陆轩转身又看向其华的尸体。

    其华的身体赤裸,衣服被扔到了一旁。她垂着脑袋,就像是一尊被遗弃的白玉雕像。这是强奸未遂?那么凶手不可能是丽莎、姚梦这两名女孩,更不要说其华的男朋友北屿了。
    但反过来想,也有可能是凶手故意伪装成这样的。
    “我们最好不要移动她,这可是犯罪现场,还是把它留给法医比较好。只是,在联系警察之前,我们要注意安全。”陆轩道,“凶手很有可能还留在森林里,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猎物。”
    “是变态杀人狂?那我们赶紧回别墅吧!”丽莎这次的提议,被全票通过了。
    北屿跟在大家身后,他似乎沉溺在悲伤的最深处。
    “北屿,你还好吧?”陆轩放缓了脚步,关切地问道。
    在北屿的计划里,陆轩既是最棘手的障碍,又是最佳的帮手。刑警队队长之子,这样的身份足够让警方信赖。
    只要能让他相信森林中有第五个人的存在,就有可能平安度过这场危机。所以北屿才绞尽脑汁伪装了现场,制造出变态杀手的假象。
    但是,事情有这么顺利?
    “现在我即便说好,也没办法让你相信吧。”
    “是啊,我能理解你的痛苦。”陆轩轻松的话语让北屿有种复杂的愤怒感。像是没感受到这份排斥,陆轩轻声说道:“安静地听我说,我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第五个人。”
    果真被识破了!
    “刚才是为了麻痹真正的凶手,我才这么说的。”
    感觉到陆轩的窥视,这份压力几乎让北屿下意识地想要逃跑。所幸他猛地一咬舌尖,装作一脸诧异:“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轩悠然地看着北屿,道:“怎么回事?你应该最清楚吧,北屿!”
    3.搜查
    回到别墅后,北屿的耳边一直回荡着陆轩的那句话。那一瞬间,毒蛇似乎就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吐着信子。
    在这样的心境下,北屿跟着大家来到了车库。他当然清楚,轮胎都被扎破了。因为那天晚上,他连备胎都没有放过。
    “没关系,就算森林里隐藏着凶手,也只是一个人。”陆轩努力稳定住大家的情绪。
    “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北屿问道。
    “我要搜查房间,确保大家没有嫌疑。这样,等警察来了之后,我也有足够的把握说服他们,尽快把大家的嫌疑撇开,去寻找真正的凶手。大家不会介意吧?”
    怎么可能不介意?北屿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穿着的黑色兜帽。
    丽莎和姚梦站在门口,看着陆轩在北屿的房间里搜查……与其说他是在搜查,倒不如说是在寻找能够定罪的证据。
    看过犯罪现场后,陆轩就有种强烈的预感,凶手就是同伴。紧接着,他就想到是北屿。
    那天晚上,只有北屿没有喝醉。
    但毫无痕迹地杀人是不可能的,他一定把凶器藏在了哪里。
    陆轩反复翻看着北屿的衣物,就连其华送给他的礼物都没有放过。
    最后,陆轩来到北屿身边,说:“两天前,我见过你们吵架。告诉我,你们在吵什么?”
    北屿默默地从背包里拿出一本笔记。陆轩学过如何比较笔迹,他确认这是其华亲手所写。
    在娟秀的字里行间中,透露着无穷的黑暗色彩。一页纸从笔记里飘落在地上,上面的字迹力透纸背,错综疯狂地勾勒着重复的话。
    我想死,我想死……
    在记忆中恣意过活的其华,真有这样的一面吗?在场的四人都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只能徒步去森林外面寻求帮助了,这附近可没有其他游客。”陆轩放下笔记,沉吟着来到窗边,“在这之前,我们最好还是先把其华的尸体搬回来。”

    窗外,耀眼的闪电劈开了大半片天空。黑压压的乌云不知什么时候凝聚在了一起,雨滴一下一下地打在了玻璃上。
    “北屿,刚才是我的情绪不对。你和丽莎留在这里,我和姚梦去搬回尸体。”
    北屿本想和他们一起去,却被拒绝了。说起来,他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见过尸体,这份区别对待的温柔真是充满了窒息感。
    他们离开后,北屿对丽莎说:“我去洗个澡。”
    丽莎痴痴地望着北屿进入了浴室,窗外,滂沱的雨幕遮掩了整个天空。
    4.遇袭
    “你对那本笔记怎么看?部长真的有强烈的自杀冲动?”陆轩问。
    “我不知道。但我有一次见过部长吃药,她一次吃了差不多八九种药,药丸药片都有。”
    吃药?总不会是抗抑郁的药吧。这样的想法只在陆轩的脑海里停留了一刻,便转瞬即逝。
    他们很快就回到了犯罪现场,陆轩半跪在其华面前,用手抚摸着她尚未变化的容颜。
    “到底是谁杀了你,部长?”
    “是我。”
    陆轩惊愕地回望着姚梦。
    “如果她还活着的话,我会忍不住重新杀掉她的。我知道的,陆轩,你喜欢她。你看她的眼神,真的很让人生气。”
    “你闭嘴!”陆轩气急败坏地给了姚梦一个耳光。
    “咔嚓!”是靴子踩中树枝的声音。

    “谁?”陆轩丢下姚梦向声源处看去,一道黑影拼命地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兜帽鲜明地闪现在眼前。
    “站住!”陆轩来不及多说,径直朝那个家伙追去,“竟然真的有人……”他本来肯定北屿是凶手,可现在看来,他完全想错了。
    就在此时,从上空蓦地跳下来一个人,重重地压在陆轩的背后。结实的麻绳熟练地套在他的脖子上,进而狠狠地勒住!
    陆轩拼命地挣扎,却越勒越紧。耳边依稀听到姚梦的呼喊声,接下来大脑越来越沉重……
    “喂,喂!陆轩你没事吧?”
    陆轩勉强睁开眼睛,姚梦把他抱在怀里。周围什么人都没有,袭击他的凶手已经不在了。
    “森林中流窜着杀人狂,就是那家伙杀死了其华。”陆轩反复露出自己脖颈的伤口,就像在展示勋章般。
    北屿全程沉默,只是适当地表现出恨意。
    其华的尸体已经被搬回来了,就放在她原本的房间。北屿没有去过,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突然,楼上的狗神经兮兮地叫起来,空气中因此弥漫着不安的气氛。
    北屿借机站起身:“芬奇,别叫了!”狗还是在拼命地叫着。
    “我去看一下怎么回事,你们继续聊。”北屿走到房间,发现芬奇正对着浴室的门弓着腰,一副马上就要扑上去的模样。
    当他看到浴室里的景象时,脸色瞬间变得发白。原本应该藏得严严实实的绳子,现在从天花板的边缘处悬挂了一小段,在半空中荡着!
    外面传来脚步声,北屿来不及做太多,他顺手锁住了门,然后死死地捂住了狗的嘴。
    “没事吧?”上来的是姚梦。
    北屿为了让狗最快安静下来,整个人都压在它的身上,把狗头死命地往下摁,直至它不再挣扎为止。
    “没什么,只是这狗让人心烦。让我静静,我又开始想其华了。”北屿靠在门后耐心地等她离开后,才站起来把绳子放回天花板。
    “芬奇,现在你可以叫了……芬奇?”这时北屿才注意到,芬奇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不知何时,它已没了呼吸。
    略一沉思,北屿把狗的尸体扔到外面,回头打开浴室的门。让他吃惊的是,站在门口的居然不是姚梦,而是陆轩。
    “找到你了。”陆轩举起了拳头,“去死吧!”
    5.逆转
    “北屿真的是凶手?”丽莎难以置信地问道。
    陆轩叹了口气:“丽莎,他利用了你,他装成洗澡的样子从窗口逃走,袭击了我,然后又折了回来。凶手怎么可能知道我们那个时候会去搬回尸体?这是只有我们四个才知道的情报,也是他计划中最大的破绽!”
    “但这种事谁真能做到啊!你有证据吗?”出乎意料的,向来不喜欢冲突的丽莎一反常态地开始质问陆轩。
    证据?那种东西原本要多少有多少的。窗台外、管道上的手印,地面上的脚印……这些都可以作为证据。然而,这场该死的雨毁掉了它们。
    这质疑让陆轩极其不快:“这是我的推理。等警察来了我会跟他们交代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雨停下,然后去报警。”
    “……我明白了。”丽莎愤愤地站起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轩心头突然涌起一股怒火,他猛地踹开身旁的茶几。姚梦耐心地劝说了他一阵,突然,陆轩站起身,狐疑地盯着丽莎离开的方向。
    “不对!丽莎去了哪里?”
    她的房间根本就不是那个方向,难道说……她要放走北屿!
    陆轩不敢犹豫,立马跑向车库。大门还没有打开,看来还不晚。陆轩推开门,只看见北屿带着椅子在地上蠕动:“你还没有放弃?没有用的,你就是凶手。”
    “凶手?只是你想要把我认定成凶手,你根本没有一点证据。”
    望着这样挣扎着的北屿,陆轩突然笑了:“你说得对,也许我只是希望你是凶手……”
    “果然是这样啊,陆轩。你很喜欢其华,所以妒忌我,甚至逐渐恨我。你希望我是杀死其华的凶手,把一切都赖在我头上吧。”
    “闭嘴。”
    “所以,即便你亲眼见到了第五个人,也不愿意承认。但我们毕竟是朋友,你真的忍心这么污蔑我?醒醒吧,陆轩!”
    “闭嘴!”陆轩再也受不了眼前之人信口雌黄。他捡起一旁的木棍,狠狠地砸向北屿。但是,陆轩看得清清楚楚,北屿笑了。
    “到此为止了!”在车库的另一侧,丽莎凛然地走出来。她拿着手机对准了这边,屏幕上的录像正如实地记载所发生的一切。
    陆轩在电光火石间,醒悟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6.胜利
    警车终于赶到了现场。
    “你高兴了吧。”陆轩面沉如水,“你成功地逃脱了嫌疑。北屿,你真的很厉害,能用最简单的方法得到最佳的结果。”
    “我还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北屿绕过陆轩,径直离开。
    背对着陆轩时,北屿长长地松了口气。最后,是他赌赢了。丽莎录下的视频,成为了关键的杀手锏。一旦陆轩还打算让北屿成为凶手,这段视频将被毫不犹豫地公开,证明他的话没有丝毫的可信度。
    当时,北屿从浴室出来后。
    “其华死了之后,我在想一件事。”北屿说得很慢,“她可能劈腿了,我看到了,跟她保持暧昧的人是陆轩。”
    丽莎的脸色变得精彩极了。看来,这个秘密她未必全然不知。
    这样就好,怀揣着难言的苦涩,北屿继续说道:“所以陆轩很恨我,他一直在掩饰这点,我看得出来……所以,其华死后,他竭尽所能想要把罪名安在我头上。”
    “难道是陆轩杀的……”
    “不,我不知道,这是警察才能搞明白的事情。但是,陆轩的父亲可是刑警队的队长,我怕……所以,如果他真的一意孤行,我希望你能帮我……”
    当时北屿并没有想到后面的事情,他只是上了保险。作为男性,他不是不知道丽莎喜欢他,但他一直没有回应,为的就是能够更好地利用这份心意。
    最后的关头,证明这份保险物超所值。
    一个月后。
    北屿和丽莎一起来到其华的墓前。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偏巧遇到了负责审讯的那名年轻警察:“我记得你叫北屿是吧,能陪我聊聊吗?”
    不久后,年轻警察和北屿坐进了咖啡店,丽莎百无聊赖地呆在车里,时不时地看向北屿。

    “就像在审讯时我问过你的,现在我还要再问一遍,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觉得我应该知道什么?”
    “我们调查了你女友最近的情况,发现了她已是癌症晚期。作为男友,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我当然知道。”北屿心里清楚,这些早晚会被发现。
    “而且,我们还发现了更奇怪的事情。你女友选好要住的别墅后,居然又亲自去店里买了绳索。虽然我们没有找到凶器,但是我们拿到了同类型的绳子,对比后发现,尸体的伤痕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你女友给自己买了凶器……这究竟是……”
    北屿手上的咖啡,“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7.秘密
    “北屿,我已经承受不住了,我想死。”在那天的夜里,其华把北屿叫到了别墅的后侧,“我不怕癌症,可我害怕衰亡。我宁愿死在最美好的时光,你应该理解我,对吧。”
    她抱紧了北屿,扬起头,在他耳边道:“陪我一起去另一世界好不好?”
    “……你说什么?”
    一根绳索突然,勒住了北屿的脖子。
    “我想要跟你一起死,这是我的私心,所以你要陪我……”其华幽怨地说着。
    她拼命地收缩绳索,北屿死死地拉着绳子,情急之下,北屿用力撞在她身上。其华没有站稳,手里的绳索也因此松开。
    “你为什么要抵抗?难道你不想跟我一起死?也对,是我奢求了。那我求你,杀了我吧!让我死在你的怀里,这也是我最大的幸福!”
    鬼使神差地,北屿用绳索勒住了其华的脖子。等到北屿回过神来,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北屿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就在北屿即将走出咖啡馆时,警察才猛然对他喊道:“有一件事你必须知道!我们发现,凶手不只是一个人!”
    北屿站住了脚:“你说什么?”
    “我们在尸体上发现了两次勒痕。恐怕,凶手第一次勒住被害人时,其实只是把她勒晕了,第二次才导致被害人死亡。而且,这次她经过了相当剧烈的挣扎才死去的。”
    北屿很快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那时,她活了回来。从死亡线上回来的她,理解了生命的可贵,那一刻,她想要重新活下去。
    但是,有人在这时发现了她。那个人无视了其华对活下去的渴求,剥夺了她最后的希望,狠狠地勒死了她。
    “不管怎样,我都会帮你的……因为我喜欢你啊,北屿。”
    丽莎的话重新回荡在耳边,北屿恍惚地走出咖啡店,丽莎打开车门跑到了面前。温暖的阳光渲染着她的笑脸,落在北屿眼里,却泛起刺骨的寒意。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