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别惹乌鸦 > 详细内容

别惹乌鸦

作者:深渊王子  阅读:1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乌鸦挥动着漆黑的翅膀,在无尽的黑夜中凄厉的啼叫,仿佛在诉说着无尽的哀怨,它们是黑夜的使者,死神的仆人。。。。。

张程宇和闫博今年上初三了,即将面临学习生涯中的第一道难关——中考。但这两个人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别的同学都在认真听讲,埋头苦读的时候,这两个人却经常打瞌睡,扰乱课堂秩序,每次都把班主任气得暴跳如雷。

这天是星期六,但学校却没有放假,因为即将期中考试,而这次考试将要关系到不久之后的分流,所以学生们自然不敢怠慢。张成宇和闫博两个人觉得上自习无聊,便在课堂上传纸条玩。可非常不巧,被正在巡查的级部主任逮了个正着。

级部主任非常生气,他把张成宇和闫博拖出教室,严厉地训斥道:“我可不能让你们这两颗老鼠屎坏了我们级部一锅汤,给我站在外面好好反省反省吧!说完,他便背着手离开了。

张成宇和闫博站在教室外罚站。没过多久,他们就觉得膝盖酸痛。张程宇见四周无人,便小声对陈飞说:“在这儿傻站着太难受了,要不咱们去网吧玩吧!

“好啊,可是级部主任知道了会不会教训我们啊?闫博有些不安地说。

“没事,反正咱们早晚会被学校分流掉,他以后就管不着咱们哥俩儿了。张程宇笑着拍了拍闫博的肩膀,闫博神领神会。于是两个人蹲下身子,悄悄地溜出了教学楼,翻墙跑到了学校外。

从学校到网吧需要穿过一片小树林,这林子里有很多的乌鸦,它们经常在林子里“嘎嘎”地乱叫着。张成宇和闫博刚走了没多久,忽然感觉头发上湿哒哒的。难道是下雨了吗,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结果发现竟然是鸟屎。

张程宇非常生气,这些该死的乌鸦竟然把大便拉到自己的头发上了。不给他们点教训看看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他从口袋里拿出自己制作的弹弓,瞄准了一只站在树梢上的乌鸦,猛地射了过去。只听“砰”地一声,那只乌鸦被弹弓打了下来,它受伤了,张程宇跑了过去,对准乌鸦狠狠地踩了几脚,一边踩一边骂:“让你再敢拉到老子头上!那只乌鸦被活活踩死了,但张程宇仍然不解恨,他又拉起了手里的弹弓,射中了两只乌鸦。

“行啊,哥们,你真是神射手啊!让我也试试呗。闫博觉得好玩,便从张程宇手中抢过弹弓,朝着树上射了起来,虽然没有张程宇射的那么准,但也打下了一只乌鸦。两个人把这些可怜的乌鸦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了这些乌鸦,不一会儿,烧焦的羽毛味道便悄悄的弥散开了,火焰很快把乌鸦烧得焦黑。

火光之中,张成宇和闫博得意地笑了起来,树上的那些乌鸦看到同伴被烧掉,发出了凄厉而悲惨的哀鸣,好像在哭泣一般,张成宇和闫博总算解了恨,于是两个人简单擦了擦头上的鸟屎,就跑到网吧上网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第二天就是期中考试了。同学们为了考出好成绩都在努力备战。晚上的夜自习,他们全都留在了学校埋头苦读。而张成宇和闫博二人依然是“少年不知愁滋味”,他们互相使了个眼色,趁老师不在,又翻墙逃出了学校。

翻出墙外后,闫博问张程宇:“咱们去哪儿玩啊?

“去网吧呗,这么晚了外头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张程宇叹了口气说道:“一想到明天的期中考试我就头疼,一点儿也不会啊,还是到网吧尽情的玩会儿吧!

“哥们,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闫博随意地挖了挖鼻孔,笑道:“你不是说过吗?反正咱们俩迟早都要被分流走,就算明天去考试,结果也一样,倒不如我们在网吧狂玩两天,等考完试再回来,管他什么分不分流呢!

“说的也是,不担心了,爱咋地咋地吧,张程宇也笑了。

外面几乎一片漆黑,只有惨白的月光照在地上,夜风不断地吹着,摇晃起那些树木的影子,仿佛一只只张牙舞爪的魔鬼。两个人快步地走着,很快就来到了小树林外,树林外一片漆黑。闫博有些害怕,他对张程宇说:“要不咱换条路走吧,这林子里黑咕隆咚的,会不会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啊。

“你傻啊!就这里的路离网吧最近了,再说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走这里了,有什么好怕的。张程宇说着,拿出了放在挎包里的手电筒在闫博眼前晃了晃,说道:“哥有这个!没事儿的,咱们走吧。”

于是,两个人打着手电筒进了小树林。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以往那些刚乱叫的乌鸦今天格外的安静。树林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两个人加快步伐往前走着,马上要走到树林中央的时候。两个人猛然感觉头顶发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头上盘旋着。

张程宇轻轻咽了口唾沫,然后,他拿起手电筒,猛地向上一照,只见自己的头顶,飞快地掠过了一个巨大的黑影,那是一只比人还大的巨型乌鸦,它浑身漆黑,眼睛里散发着诡异的红色光芒,就像是从地狱来的魔鬼一般。

张程宇和闫博吓得魂飞魄散,他们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乌鸦,来不及多想,两个人便飞快地跑了起来。那只乌鸦张开黑色的羽翼,飞快地追了上去。张程宇和闫博跑得虽然不慢,但是那乌鸦的飞行速度显然更快,它追上了张程宇和闫博,张开了锋利尖锐的黑爪子,把两个人拎到了半空中。

张成宇和闫博恐惧地惊声呼救,可附近根本没有其他人的踪影,乌鸦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当它飞出了树林顶端的时候,乌鸦松开了爪子,张成宇和闫博直挺挺的坠落了下来,掉进了树林里。。。。。

第二天,一个过路的行人在小树林里发现了两具被摔得血肉模糊的学生尸体,他们的身上落满了乌鸦,正在不停地啄食着他们的尸体。。。。。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