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特殊房中介 > 详细内容

特殊房中介

作者:谈钱╮不谈爱  阅读:56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特殊房中介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荷月湾之宅
    慕容梦、秦雪、阿瑞、苗苗四个女生一进荷月湾,都开心得差点儿跳起来:“哇,好漂亮的房子,还这么便宜,真是赚到了!”
    但是有一点很奇怪,所有房间的四壁都镶嵌着一面巨大的镜子,无论走到哪儿都能映出明晃晃的人影。苗苗不开心地说:“太诡异了,我最讨厌镜子了,恐怖电影里总是有它!”
    慕容梦一巴掌拍在她的身上:“美女啊,这么便宜的房租住这么大的房子,就别再挑了好不好?”
    除此之外,大家都觉得这房子十分不错。阿瑞先到洗手间里洗漱,说要早早地睡觉。不一会儿,她就擦着脸出来了:“慕容梦,你这个人真无聊。我刚才洗脸,满脸都是水不方便说话,你非到洗手间里跟我聊天,站在我身后不走,讨厌不讨厌啊?”
    “你说什么呢?”慕容梦白了阿瑞一眼。
    其他女生都愣住了。良久,苗苗说:“阿瑞,刚才慕容梦就坐在我旁边玩手机,根本就没进洗手间一步。”
    阿瑞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如果慕容梦没动,那刚才在洗手间镜子里映出来的会是谁呢?
    有了这个插曲,大家住新房的新鲜感顿时就没有了。其他几个女生也不敢去洗脸,草草地就躺了下来。
    半夜,大家突然听到苗苗在卧室里惨叫道:“啊,救命啊……”
    其他三个女生急忙跑过去,打开了灯。苗苗花容失色,指着自己旁边的一面镜子说:“里面有人,里面有个女人!”
    “没有啊!”大家都诧异地看着苗苗。
    苗苗哭了起来:“真的有,你们相信我。刚才我一眨眼,镜子里的女人就直勾勾地看着我呢!”苗苗说到情急的地方,从床上跳了起来,挥起椅子猛地砸向镶嵌在四壁的镜子。
    镜子裂开了一条缝,居然渗出了紫黑色的血。伴随着血迹,镜子后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呻吟声:“呃……痛……”

    苗苗吓坏了,不敢再砸。还是慕容梦脑子反应得快:“这房子太可怕了,大家就不要分开睡了。都到我那屋去,大家睡在一起胆子也大些。”
    于是,四个女生都钻进了慕容梦的卧室。四个人凑在一起确实心安了一些,但是刚迷迷糊糊睡着,只听阿瑞大叫起来:“天啊,你们快看!”
    慕容梦伸手去按电灯开关,却一时半会儿摸不到。借着月光,众人看到四壁明晃晃的镜子里,全都映出了同一个女人——乌黑的长发及腰,惨白的脸,没有瞳仁的巨大的眼睛,还有一张黑洞样的嘴。那个女人把脸贴在镜面上,一笔一笔地描着眉。
    荷月湾的故事
    其实,慕容梦、秦雪、阿瑞、苗苗本来素不相识。刚刚毕业,她们恰好都没有找到工作,囊中羞涩,于是凑在一起想租个便宜的房子。看来看去,房租都不是她们能够承受得了的。一筹莫展之际,慕容梦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广告:“要不然,试试‘特殊房中介’?”
    其他三个女生的脸色都很不好看。关于特殊房中介,她们早就听说过。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总有一些房子设施齐全、交通便利,而且房租低于平均价格。之所以便宜,因为这些房子都是凶宅,曾经发生过不吉利的事情,甚至闹鬼。特殊房中介把这类房子的信息合在一起,统一出租。
    “我觉得可以试试,因为普通房子咱们租不起。”
    “没错。其实普通房也有可能闹鬼,只是咱们不知道,倒不如特殊房好,心知肚明!”
    “我也觉得挺好,就算闹鬼又能怎么样?咱们四个人呢,不怕!”
    于是,她们就这样决定了,当即就找到了特殊房中介。负责人叫吴极,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服务态度特别好:“首先我得说明白,我们的房子都是凶宅哦,否则也不会这么便宜。每所房子你们都可以试住三天,觉得哪所房子能够适应就签哪所,怎么样?”

    一向不爱说话的秦雪说了一句实话:“我们之所以住这么恐怖的房子,还不就是因为没钱?赶快抓紧找工作,有钱就可以搬出去了!”
    四个女生都表示同意。于是,她们先试住了其中最大的一间,城西的荷月湾之宅。
    此刻,四个女生都被这恐怖的场景震住了,不敢再发出声音。直到月亮沉下去,黎明到来,镜子里的女人才消失。
    太恐怖了!四个女生不敢住下去,带着行李再次找到了特殊房中介。
    负责人吴极笑眯眯地说:“不行啊?我以为这么漂亮的房子,你们能忍下来呢!”
    “全是恐怖的镜子,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们,那所房子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于是,吴极给她们讲了关于荷月湾之宅的故事。故事的核心非常简单:那里曾经死过一个可怜的女人。
    那个女人非常痴心,对丈夫关爱有加,却从不知道照看自己的脸蛋。时间一长,她变成了黄脸婆,作为大学老师的丈夫变了心,与一个投怀送抱的女学生好上了。女人心里很难过,却不想放弃婚姻,几度劝说丈夫。后来,丈夫大怒:“你看看我的女学生多漂亮?你再看看你。你能不能在家里多装几面镜子照照你那猪头一样的脸?别让我恶心!”
    丈夫的话太重了,痴心的女人受不了这种打击。她真的在家里四处装上了镜子,然后对着镜子一遍一遍地描画自己的脸。她不吃也不喝,就那样一直画啊画,以为总有一天丈夫会回来。但是丈夫没回来,她却死了。
    “砰!”听完这个故事,坐在角落里的苗苗居然一屁股从椅子上滑了下来。所有人都向她看去,她脸色苍白地喃喃着:“没事,没事……”
    “的确没事。”吴极微笑着说,“所谓凶宅嘛,还是冤有头债有主的。你们又不是死者的仇人,女鬼不会害你们,只是吓吓就算了。既然你们接受不了荷月湾那所房子,那我给你们换一个,好不好?”
    慕容梦、秦雪、阿瑞都点头同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苗苗却呆呆地坐着,谁叫她也不听。慕容梦用手推了推苗苗:“喂,快签名啊。”
    苗苗却像触电了似的跳了起来:“不,我不住了,我要走!”然后,她像疯了似的冲出了中介办公室。
    雪丽公寓
    阿瑞说:“我怎么觉得苗苗怪怪的啊?”
    慕容梦不在意地说:“别管她了,她长得漂亮所以毛病也多些,走了更好。咱们三个一起住。”
    于是,三个女生又搬到了另外一处:雪丽公寓。
    雪丽公寓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单身贵族公寓,洋气且设施齐全,所以当女生们住进公寓的时候,都齐声称赞:“这房子真好,无论发生什么恐怖的事儿,我都要忍下去!”
    三个女生开心地度过了第一个晚上,安然无恙。她们觉得很好运,于是排了值日表,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谁知,第二天傍晚打扫卫生间的时候,阿瑞怒气冲冲地跑了出来:“你们两个也太欺负人了,洗澡的时候不知道把长头发收拾一下吗?刚刚我扫出一大堆头发来!”说完,她把一个透明塑料袋丢在了大家面前,里面装满了乌黑的长头,湿淋淋的。
    慕容梦率先表态:“跟我没关系,我是短发。”
    秦雪也表态:“我是黄色的头发,这显然不是我的。”
    阿瑞本来还想发火,但突然就明白了过来,既而脸色大变——如果这些头发不是她们的,那会是谁的呢?
    三个女生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卫生间。淡蓝色的灯光下,卫生间显得格外阴冷。就在这个时候,她们看到下水道里不断地冒出乌黑的长发来。一堆一堆,越来越多的头发涌了出来。如果再这样下去,是不是会有一个披着长发的脑袋涌出来?
    女生们尖叫起来,秦雪反应快,操起淋浴头对着下水道冲,不一会儿长发就不见了。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回到客厅坐下。但是尖叫声很快又响起,是阿瑞,她去洗手的时候,水龙头里居然也开始冒出头发来。

    几个女生急忙拿卫生纸去堵,但是刚刚堵住没多久,阿瑞又叫了起来——墙上的插座里,也冒出来丝丝缕缕的头发。
    也就是说,雪丽公寓所有的孔洞里都涌出了乌黑的头发,茂密而汹涌。她们都觉得在这个房间的墙壁后面隐藏着一个有着乌黑长发的女鬼。
    “不行,住不下去了!”阿瑞快要吓疯了,用枕头拼命地砸那些涌出头发的孔,脸变得像鬼一样狰狞。
    慕容梦和秦雪看到她这个样子,只能搂住她安慰着说:“不住了不住了,你冷静一点儿啊!”
    阿瑞兀自呼呼地喘着粗气。
    艺术生的假发
    三个女生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再去找特殊房中介负责人吴极。就在这个时候,她们得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苗苗死了。
    恐怖的是,苗苗是死在荷月湾公寓里的。临死前,她的脸紧紧地贴着一面镜子,凝固后的血将她和镜子粘在了一起,十分骇人。明明已经搬出来了,为什么苗苗又跑回荷月湾那个凶宅去了呢?
    三个女生惊魂未定地带着满心疑问,再次来到了吴极的面前。
    吴极笑嘻嘻地说:“怎么,雪丽公寓也不行?哎呀,你们真是太胆小了。对了,苗苗的事情你们知道了吗?”
    “苗苗是怎么死的?”
    吴极的笑容转为了冷峻的神情:“原来你们不知道啊。其实,苗苗和荷月湾的死者有关系。”

    那个丈夫为什么会抛弃贤惠的妻子?主要是当时一个女学生不择手段地勾引自己的老师,原本老实的男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诱惑,终于还是陷了进去。虽然那个女生并没有和老师结婚,但是老师的结发妻子却因此丧了命。
    “大致的事情就是这样,你们懂了吧?其实,漂亮的苗苗就是那个卑鄙的女生。真是天网恢恢,她居然住进了荷月湾之宅,被镜中的女鬼认了出来!”
    三个女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尤其是阿瑞,早已经变得面色如土。阿瑞结结巴巴地问:“那个,雪丽公寓到底有什么问题?”
    接着,吴极又讲了雪丽公寓的故事:
    一年前,雪丽公寓住着一个独自打拼的艺术生。她跳舞非常好,人也漂亮,但不知为何生了一种怪病,头发全掉光了。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现在假发设计得这么好,只要在头上戴上合适的假发,没人会发现她的问题。然而,这件事却被一个居心叵测的同学发现了。那个人妒忌她的成功,在某次重要演出的群舞舞台上,她的假发被人“不小心”扯了下来。在强烈的镁光灯下,她露出了光溜溜的头皮。
    她那样子实在是丑陋而滑稽,台上台下都禁不住爆发出了强烈的笑声。艺术生受不了这样的嘲弄,抱着头跑下了台。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看见过她,直到她的尸体在雪丽公寓被发现。
    被发现的时候,她的尸体周围都是被剪断的乌黑假发,长长的发丝纠缠了她一身。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陷害和嘲弄让一个优秀的生命就此陨落了。
    “天啊,她居然是死在雪丽公寓的!”听完这个故事,阿瑞尖叫了起来。
    慕容梦和秦雪对视了一眼,同时想起一件事:阿瑞就是一个舞蹈系的艺术生,难道当年抓下那个女生假发的坏女孩就是阿瑞?
    吴极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阿瑞姑娘,你想起来了,看到雪丽公寓的假发你有什么想法没?怎么样,要不要再试试其它房子啊?”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阿瑞推开办公室的门,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卡车飞驶而来,她像断翅的蝴蝶般被撞飞了出去。血瞬间流了出来,丝丝如长发,纠缠在阿瑞的身边。
    秋山花园
    慕容梦和秦雪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吴极却非常冷静:“这叫罪有应得!”
    试了两所特殊房,就已经死了两个人,秦雪说什么也不肯再租了。她拉着慕容梦要走,但慕容梦却犹豫了:“咱们签名的合同上写着‘必须试满三次’啊。”
    “我才不要呢!你不想活了?”秦雪说什么都要走。
    吴极却一改平时和气的样子,说:“秦雪姑娘,你最好考虑清楚再走。你想想看,苗苗和阿瑞都没有选择继续租房,所以她们死了。你难道也想冒险吗?”
    秦雪死死地咬着嘴唇,犹豫很久,才终于点了点头:“好吧,我就再试最后一次。”
    接着,吴极给她们推荐了秋山花园。
    秋山花园一看就不是好地方,因为在它的南侧就是一片墓地。慕容梦和秦雪经过几次折腾已经不再大惊小怪,简单地收拾一下就睡了。
    半夜,两个女生被奇怪的“嘶嘶”声吵醒。一睁眼,不知何时卧室里的电视机自动打开了,里面先是闪过一片雪白点儿,之后就出现了几个人影。人影越来越清晰,是主持人在播报新闻。那个主持人身体僵直,面色苍白,眼睛连眨都不眨,除了嘴巴在一开一合地说话之外,简直就像一具尸体。
    主持人说:“接下来我们播报一则消息:今天在秋山花园发现尸体一具,姓名,秦雪,死亡方式,自杀。”
    秦雪吓得“嗷”地一声跳了起来。屏幕上真的出现了她的尸体,全身都是血,骨节全都摔碎了,以非常扭曲的姿势躺在担架上。主持人还在喃喃地说:“秦雪死了,我就知道她迟早会死!”
    “秦雪,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慕容梦用手去拉秦雪,一摸吓一跳,秦雪的手已经冷得像石头一样。

    秦雪转过头对慕容梦说:“我懂了,这一切都是逃不掉的。你看到了吗?我迟早是要死的,死了之后尸体就会变成那样。”
    “秦雪,你到底在说什么?”
    秦雪指着屏幕说:“这就是我的命——我肯定会死在新闻里。跟你说实话吧,我是新闻专业的,为了以优异成绩取得记者证,我曾经做了一条假新闻。我造谣说一个独居在秋山花园的中年男子贩毒,当时新闻取得了很大的轰动,没想到警察真的去调查了。住在秋山花园的只是一个老实的、孤僻的男人,他受不了这种刺激就跳了楼。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她指着窗外说,“你看到了吗?我已经看到了,他就站着窗外,等着我跳下去呢。其实我已经懂了,所谓的特殊房中介根本就不是租房的,他只是在寻找做过坏事的人,通过租房的形式把他们一个一个地引到被害人那里,然后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慕容梦看着秦雪一步一步地走到窗前,推开了窗子。由于是高层楼,风一下子就灌了进来,吹得秦雪左右摇晃。
    秦雪说:“自从苗苗和阿瑞死后,我也不想逃了,因为我知道自己逃不掉。我们几个都是做过错事的人,找不到工作都是活该!”
    说完,秦雪向前一倾,猛地跳了下去。
    同时,电视屏幕一下子灭了,新闻节目不见了。慕容梦扑到窗前,虽然她看不到楼下秦雪的尸体,但是她知道秦雪此时的样子一定和刚才新闻里流着血的碎尸一样。
    吴极的故事

    慕容梦带着行李来到了吴极的面前,这次她不是来租房子的,而是面带微笑汇报工作的。
    慕容梦说:“老板,我回来了。我那三个室友一定不知道,其实我早就找到工作了——我的工作就是把她们一个一个地引到应该租住的房子里。”
    吴极拍了拍慕容梦的肩膀:“你做得很好。其实,我们特殊房中介的工作就是聚集那些做过坏事的人,让他们恶有恶报。”
    慕容梦笑着说:“那老板您答应给我的报酬也不能少啊,以后也要多给我工作,我想赚大钱呢!”
    “没问题。我先给你安排一个住处,就在咱们单位楼下。你先去休息休息,明天就给你安排新工作。”
    慕容梦从吴极的手里接过钥匙,心里万分得意。她一点儿也没有愧疚感,反而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她先勾引秦雪、苗苗、阿瑞一起到这里租房,再一次一次地引诱她们走向死亡的深渊。
    哼着歌,慕容梦打开了楼下卧室的门。这间房子并不大,但是挺温馨的,住起来一定很舒服。但是慕容梦刚关上门,就觉得不对劲儿——客厅里到处都是镜子;洗手间里的地上涌出了许多乌黑的头发;客厅的电视突然打开,里面弹出了一则新闻,新闻里出现了秦雪破碎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前几天遇到的所有恐怖元素怎么突然间都出现了?
    慕容梦转身就要跑,门却怎么也拉不开。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回头正迎上秦雪、苗苗和阿瑞的脸。
    她们笑眯眯地说:“慕容梦,你别走,咱们一起合租吧!”
    慕容梦用力地去拉门把手,但门依旧关得死死的,怎么也拉不开。良久,房间里传出了慕容梦绝望的惨叫声。
    此时此刻,吴极正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他听到了慕容梦的叫声,但他并没有去救慕容梦。
    吴极自言自语地说:“慕容梦,你太天真了,你以为这份工作这么好做吗?虽然你的同学们都做过坏事,但你连眼都不眨一下就把她们引向死亡,你和她们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像你这样的人,我难道会继续聘用吗?别忘了,害人者,人恒害之,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吴极站起来,推开了窗子。新鲜的空气猛地吹了进来,把一切污浊都荡尽了,无影无踪。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