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它在你的灵感里 > 详细内容

它在你的灵感里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清唱那情歌  阅读:2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它在你的灵感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不要相信灵感
    黑夜,座椅上,我一动不动地僵硬着身体注视着屋内的动静,冷汗顺着额角流了下去。
    第三天了,已经确定屋内的尸味不是巧合。
    外面走廊上一片寂静,没有一点儿声音。出租屋内空荡荡的,一股死人的尸味就在我的旁边散发着。过几天就要考试了,这一周内我一直复习到晚上十一点,每当我对着题目苦思冥想时,那股死尸味儿就会凭空而出。和我合租的周杰还在酣睡,没有丝毫察觉。
    我佯装继续做题,望着试卷,右手持笔,左手偷偷地将手伸进了裤兜。裤兜里是女友冯念辰送给我验证鬼魂的“符文卵石”。卵石被符文包裹,如果有鬼,原本常温的卵石就会变得冰凉,这是阴气所致。我一摸卵石——有鬼!
    我的呼吸更加急促了,浑身颤抖。我的脑海里思绪纷乱,忽然,我有了一个灵感。
    如果把符文贴在小圆镜背后,再用小圆镜对着屋子一照就能让鬼显形了吧?想到这里,我立即把符文从卵石上剥离下来,贴在小圆镜上。我的心怦怦乱跳,可是就在我刚准备照时,“嘭”地一声,周杰却用手扣住了小圆镜,将镜面死死压在桌面上。
    “别照,小心上当!”周杰表情严肃,刚才还酣睡的他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上什么当,我自己的想法啊。”我说。
    “是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灵感吧?不要相信灵感这回事!”周杰说。他弯下腰,拿出手机播放视频,视频是他刚才假装睡觉时在被窝里偷拍的。镜头对准在出租屋西北角的天花板上。
    镜头里,原本空荡荡的天花板上正爬着一个鬼,像是壁虎一样四肢倒吸在墙上,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悬在半空。恶鬼的脸上有一条大刀劈过的血口,里面绿色脓血正在一滴滴地往下坠落。它的眼睛像是被鸟类啄过一样,全是烂肉,分不清瞳孔和眼白。不过,它在看着我。
    “嘘……它现在还在看着咱俩的背影。它目前没有理由攻击咱们,如果你用小圆镜照他就是攻击挑衅,它就有理由报复了。”周杰说。
    我面无表情地翻着试卷,实际上心里害怕极了。因为要复习课程,一周之前我才搬来这里,没想到刚来的第一天起,这里就闹鬼。

    周杰对我眨眨眼,然后装作打了个哈欠,又躺倒在床上了。
    这时,冯念辰给我发来了微信:
    亲爱的,屋子到底有没有鬼啊?刚搬家,对任何陌生人都要小心哦!
    我笑了笑,心里一暖。可是冯念辰的微信提醒了我,我顿时汗毛耸立,浑身不由地又打了个激灵。
    我望向床铺的周杰,他正背对着我。对我而言,他只是一个陌生的室友,他不清楚尸味的来源,又阻止我用小圆镜照鬼,会不会……他自己就有问题?
    我吞了一口唾沫,疑心越来越大,我决定——使用小圆镜。
    2、鬼感
    我用身体挡住了周杰的视角,缓缓地举起了小圆镜。有符文的庇护,就算是鬼又能奈我何?周杰的视频显示屋子内西北角有鬼,为了验证真假,我照向了西北角。
    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周杰在说谎!
    我猛然转身,将圆镜照向了周杰。诧异的是,我以为他是鬼,结果他也没有任何问题。正当我发愣时,镜子里周杰对面的地方竟然有一团虚无的黑气渐渐成为实体,一只鬼眼冷冷地露了出来,像是隔着门缝儿在偷窥……渐渐地,鬼全部显形了。
    “妈呀!”周杰顿时吓得爬了起来,恶鬼对着他就是一爪,他手臂上的一块肉顿时被撕了下来,鲜血淋漓,露出了骨头。
    “笨蛋!告诉你不要相信灵感,你又上当了!”周杰转身向我怒吼道,接着他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朝门外跑去。黑暗中,我俩狼狈而疯狂地狂奔,直到天明。

    第二天,我陪周杰去了医院,雪白的病房里充满了酒精味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
    周杰的绷带缠得一圈又一圈,他的脸色苍白,缓缓开口讲述道:
    恶鬼一般在阳间游荡时与人并无交集,只要没有理由,他们是无法攻击人的。所以,恶鬼们常常会使用另外一种办法引导人们做一些蠢事,成为攻击的借口。
    想要控制人的行为,就先要控制人的思想。最常用的办法,就是人们所谓的“灵感”。
    灵感,灵就是灵魂,人们常常会瞬间产生许多奇思妙想的“新思维”,自己也无法解释其中奥秘。其实所谓灵感思维,实际上是“鬼感”,是鬼魂短暂附身把自己的思维灌输给人们,人们突然就产生了“新想法”,像是别人的想法突然冒在你的头脑里一样。
    所以大多数灵感都是鬼魂给的,人们一旦意气用事,失去了理智,就正好中了恶鬼的诡计而惹祸上身。
    这时,冯念辰也来了,忧心忡忡地来看我。她一出现周杰的皱眉就一皱,仿佛看见了不祥的东西。不过,他很快就又恢复了刚才的神情,告诉我如果一旦被恶鬼缠身,必须找到破解之法。
    等到冯念辰离开时,周杰朝我挤眉弄眼,他附耳低声道:“我和冯念辰对视时感觉和看一双鬼眼一样浑身发麻,很奇怪。”
    我轻微一怔,并没有在意。
    当天下午,冯念辰想到一个驱鬼的办法,她带着我来到了离出租屋最近的一片墓地,我们的目的是找到一具无人看守的男尸,天快黑时,我们总算找到了。
    冯念辰用废石堆成一个正方形,石堆中间放一个纸人偶,她又点燃纸灯笼,挂在纸人四十五度的斜上方。我正好奇着,还没开口,冯念辰对我“嘘”了一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灯笼光照耀的纸人阴影越来越长,越来越宽……等到阴影投射在墓碑上时,墓土竟然有些松动,仿佛有一个人想要爬出来。不一会儿,墓土变得猩红,土壤湿湿的,仿佛泼上了血水,味道扑鼻。场面像是一场祭祀。
    “唉,驱鬼失败了。”冯念辰说。
    夜里睡觉时,我收到了医院的电话,电话里说:晚上十点时,护士发现周杰已死,全身血液被抽干了,像是一个木乃伊一样。
    3、反方向推测
    我和冯念辰见了他的最后一面,他的颧骨凸出,全身皮包骨头,清晰得都能看到皮下五脏六腑的轮廓,死时一定很痛苦。周杰死了,下一个肯定会轮到我。
    不过,我有符文卵石,让我稍微有点儿心安。
    周杰是被陷害的吗,这与冯念辰的仪式之间有关系吗?我脑海里冷不丁地想。不过很快,我就意识到这也是一种“灵感”式的思维。目前最棘手的就是我已经无法判断哪些想法是自己想出来的,哪一些又是鬼魂强加于我脑海里的。我头昏脑胀,心里简直乱透了!
    又一个夜幕降临,人影绰绰。
    冯念辰走在校园的石子路上,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旁边两个下自习的女生交谈道——前年,他们班级里有一个男生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要翘课去旅行,说什么也要收集几块形状好看的石头。结果他信心满满地翘课,第二天就死了,全身被剥了皮,赤身裸体的肉体挂在墙角上。
    两个女生从我们旁边走过去,冯念辰眼神怪异地看着我。
    她颤颤巍巍地说:“就在几分钟前,我突然也想去旅行收集形状各异的石头……怎么会这么巧?”
    灵感撞车了?
    “有问题,这个想法是鬼的想法!”我分析道。既然已经有人因此死了,说明这个想法很危险。
    我盯着横纵交错的校园路口,行人木然地来来往往。我旁边冯念辰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袋,分析道:“鬼一直利用‘灵感’的方式促使我们侵犯它,如果我们反过来呢?我们识别出了鬼魂的思维,是不是可以反推出做哪些事情可以免除鬼的攻击,甚至摆脱鬼的骚扰?”

    听到这里,我的眼前一亮。反其道而行之,可能会有奇效。
    晚上回到家,我一狠心先把小圆镜打破了。出租屋内,任何和镜面有关的东西都被我藏了起来。紧接着,鱼缸里的观赏石头、收藏的石雕作品、手腕上的圆石手链……全部被我扔进了垃圾堆里。
    现在不会有鬼了吧?
    这时,门开了,是我的同学张东。他带着黑框眼镜,镜片上微弱的光恰好反射到我的后背。
    张东一愣,颤颤巍巍地说:“你的背上……背上有个单眼的人……”
    4、故布疑阵
    我感觉到背后阴冷如冰,渐渐地,一团黑气在我背后化为实体,这时我才发现有一双手正环抱着我的腰部,两手的长指甲并拢将我环箍住。我侧看肩膀处,有一撮乌黑的长发垂了下来。
    倏地一下,恶鬼就扑向了张东。几乎一瞬间,长指就插入了张东的双眼,一甩手,两个眼珠便飞了出来。张东的眼眶像是放开闸的水管,鲜血喷射半米之远。
    张东摸着墙,跌跌撞撞地朝走廊逃跑。
    恶鬼紧跟而至,走廊里传出被剥皮的撕裂声,像是撕开布料的声音。紧接着,传来骨头断裂和张东的叫喊声。最后时间,我听到他大喊了一个名字:“冯念辰!”

    我双手手持符文卵石放在胸前,颤抖地走到门口探出头去……张东已经肉骨分离,血肉模糊了。
    鬼不见了,但我知道它依旧在我旁边。我脑海里思绪万千,灵感纷至沓来,我想跑,想叫,想请道士,想搬家……但是无论怎样,我心里都矛盾地反驳:你怎么知道这些冒出来的想法不是“鬼感”的圈套呢?
    我失神地回到屋内,出租屋已经变了样,即便如此,可鬼魂依旧缠着我。正当我心灰意冷时,忽然,我的目光瞟向了手中的“符文卵石。”
    它也是石头。
    从冯念辰的灵感反推来看,石头有问题是鬼喜欢的。我拿起石头扬起手,准备将它丢出,我一步步移向窗边……
    第二天下午,我约了冯念辰看电影,漆黑的电影院内,她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上映的恐怖片。
    我不停地偷看她,她显得没有什么异常。尽管她是我的女朋友,可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她有问题。
    在她聚精会神的时刻,我抓住时机,接连问她三遍关于她昨天的“灵感”问题。她专注地盯着银幕,像是背台词一般脱口而出,根本不经过思考。回答一个字都不差。
    我的心凉了。转瞬即逝的“灵感”思维下,她怎么可能在毫不思考的情况下用一模一样的话来回答?除非,她在背台词,一切是早有预谋的。
    出了电影院后,我们散步回家。她有意无意地问道:“你家里的石头都扔掉了吗?”
    我点点头。
    她犹豫了一下,又问:“那……符文卵石扔掉了吗?”
    我心里一颤,“嗯”了一声,与此同时,我用手死死攥紧了裤兜里的符文卵石。
    这块保命的石头,千万不能丢!
    5、线索清晰
    医院。
    我飞奔到前台,一个护士正在整理着手中的资料。我气喘吁吁地问道:“026室的周杰病人,有人看到他究竟是怎么死的吗?”
    护士反应很明显,抬头望向我,面露恐怖,她一定见识了周杰血液被抽干后的干尸样。我看有戏,又急忙问道:“他死之前见过什么人吗?”
    小护士沉思了半天,给出一条线索:周杰死前见过一个身穿白衣红鞋、系着马尾辫的女生。女生进到病房后半小时就离开了。
    一听描述,我就猜到女生是冯念辰。
    冯念辰害了周杰和张东,还一度引诱我扔掉护身的符文卵石,我身边最亲近的她十有八九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已经被鬼附身了。
    我脑海里隐隐记起来,那天在驱鬼仪式上,墓碑尘土飞扬,新鲜的血液滋养着墓土,地下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墓碑上姓氏写的是“冯”。
    冯念辰会和已死的墓主人是一家人吗?
    再往深处想,前年时,一个学长因为旅行被鬼剥了皮,命丧当场,学校匆匆下葬。印象中的那段时间,冯念辰常念叨自己的亲哥哥去远处旅行,自己是如何羡慕向往。两个故事时间相符……会不会两者是同一个人,甚至和墓主人也是同一个人?

    一个巨大的阴谋浮出水面。我仿佛沉到了深渊,时不我待,我立马赶往基地。
    夕阳西下,远远地,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穿着素衣小红鞋正在“吭哧吭哧”地挖着基地。旁边的墓土已经有小山一般高了,棺材里的东西马上要被释放出来!
    “住手!”我大叫着,立马上前制止。
    冯念辰转过身来,笑魇如花,她高兴地说:“这棺材里面的死尸就是纠缠你的鬼魂肉身,打开它,在阳光下暴晒就能驱鬼了!怎么样,我厉害吧?”
    她露出一副得意洋洋,邀功请赏的样子。
    “别装了,我已经识破了。”我冷冷道。
    “你不是要驱鬼,是要放鬼吧!你背着我,以为我傻吗?为了你的‘阴谋’,你先后害了周杰、张东,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暴喝道。

    冯念辰愣住了,没有否定我的话,也没有肯定。
    我的脑海里,无数“灵感”“直觉” “经验”犹如雪崩一般涌入,它们反复地说服我——冯念辰是好人!她是你的女朋友啊!
    如果是以前,我毫无疑问会相信这份直觉。但现在,我必须摒弃这种本能,它们只是“鬼感”,我坚定地相信——冯念辰有问题!
    天更黑了,墓区里只有她和我。昏黄暗红的光线下,整个世界显得苍凉而绝望。冯念辰张开口,想说什么,但是又没有,她趁着最后的机会想在太阳落山前挖出棺材。
    我二话不说,上去连忙阻止。
    “让开!”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朝我怒吼,样子像个鬼一样。
    我死死地拽住她手中的铁锨,另一只手摸着“符文卵石”,表面冷如冰霜。
    “滚开!”她一把推开我,想从衣兜里掏出什么东西攻击我。我立马警觉起来,脑海里一个激灵,恶向胆边生,怒意突然引爆,我拿起符文卵石,朝她头顶砸去……
    “咚”地一声,她倒了,天彻底黑了。
    符文上沾满了鲜血,法力也渐渐消失。
    6、前因后果
    她想掏出的东西,竟然是一封信,信里详细介绍了几种驱鬼的方法:
    第一种,找一个无人照看的墓碑,利用纸人偶、灯笼等完成驱鬼仪式。第二种,让被鬼纠缠者,扔掉所有石头及其制品…
    冯念辰用红笔在两种方法上打叉,表示没有作用。信的结尾,署名只有两个字:周杰。
    我立马意识到冯念辰与周杰最后一次见面,是为了转交这封信。冯念辰用信封中的方法进行驱鬼实验,结果失败。
    信背后,是冯念辰用红笔写的大大的备注:
    小心被鬼附身的人,小心像人一样会算计的鬼。
    我又重读了一遍“小心像人一样会算计的鬼”,思考了半天也没有理解。黑夜里,阴风渐渐刮了起来,墓区门口的铁门,“嘭”地一声发出碰撞的金属音,门锁死了。
    月光照在基地上,冷如冰霜。
    我猜测到了一种可能性,顿时头皮一穸,血液冰冷。巨大的现实像是一个汹涌的漩涡将我席卷进去,从头到尾都是一场骗局,我只感觉天旋地转。

    侧看肩膀,鬼的长发落在我的肩膀上。俯看腰部,一双鬼手环抱着我。那个鬼依旧在我的背上没有走,这也是为什么符文卵石冰冷的原因。
    鬼手像是开门一般,左右一拉,将我的肚子撕开,一大摊肠子“哗啦啦”地掉在地上。我翻身落在如霜的地面上,努力想将肠子往肚子里回填。可是几乎一瞬间,我头皮一凉,一股温热的血液流进了我的眼眶里。
    鬼手里拿着一块血淋淋的头皮,上面还有许多毛发。
    “是你附身周杰,写了那封信;也是你附身张东,喊出冯念辰那三个字…”我艰难地说。
    想要控制人的行为,先要控制人的思想。对于其他人,恶鬼利用植入“灵感”思维,短暂性的欺骗。但我天生多疑,也更容易防御。为了解决拥有护身符的我,恶鬼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更耗费时间的连环“洗脑”,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利用我的多疑,左右我的思想。
    冯念辰按照周杰的方法驱鬼,恶鬼则精妙地配合,每一步都让我不由地怀疑冯念辰。我本能的“信任”思维,却反被我自己否定掉了。与此同时,冯念辰发现驱鬼方法有问题,准备重新驱鬼,方法就是“开棺爆尸”,吸收阳气,却被我拦截。
    我用符文卵石害了她,符文卵石失效了,也害了自己。
    7、结尾
    恶鬼向我逼来,我的身体愈发寒冷,温度一点儿一点儿地流失,我好冷,也好怕。
    我的脑海里,亲朋好友的画面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无数逃命的想法和绝望的哀嚎疯狂涌人,在这样嘈杂的声音中,有两个“灵感”似乎特别清晰。
    为什么要用小圆镜,为什么怀疑我的话而导致了这一切。这个突发的“灵感”,是周杰变成了鬼后想说的吧?
    冯念辰呢,变成鬼了没有?
    月光照得我的脸惨白,最后时刻,在濒临死亡的终点。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爆发出来,没有责怪,没有怨言,她说的是:
    “来生见!”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