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我的鬼夫娶了我 > 详细内容

我的鬼夫娶了我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袭红色的嫁衣穿在我自己的身上,精致的妆容。对着镜子,手里拿着一支眉笔还在轻轻的画着柳叶型的弯眉。放下眉笔又捡起化妆台上的大红色口红,对着自己的樱桃一般的小嘴儿层层的涂抹。

呜哩哇啦,外面喜庆的唢呐响起。鞭炮声伴随着唢呐声齐名,新郎官到了。

闹钟叮铃铃的响起,我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怎么又会做这个梦呢?梦见自己结婚已经不是头一回了,难道是自己春心荡漾才会做这样的梦境。

到底是谁要娶我呢?每次都看不见他的样子,我难为情的笑了笑。

二十五岁了还是单身狗一枚,无奈遇不到自己想象中的爱情。发呆了片刻,时间不早了还是起床上班吧。老公可以没有,但是饭碗不能丢。

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走出家门要,踏上我每天要坐的520路公交车赶往公司。

春天的感觉就是好,一切被温暖的阳光包围着,透过车窗看见公路两旁的柳树发芽了,挑花也不甘示弱的冒起了花骨朵儿。

诶!春天的感觉就是恋爱的感觉。

这一天来到公司感觉身体特别轻松,精神状态很好。工作效率都跟着高了起来,本人不自觉的哼哼起了音乐心情是无比的舒畅。

你什么事儿那么高兴啊?同事婷婷忽然站在我的身边。

没什么啊,呵呵!我说。

婷婷说:中午一起就吃午饭吧?

我说:那当然了,哪天中午不是和你一起吃午饭,一天天的废话真多。

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婷婷是我的大学同学,现在又是我的同事加闺蜜,反正我们两个就是形影不离,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真快午饭的时间就到了,我和婷婷手拉着手去往最爱的餐厅,路上阳光依然那么的让人感觉舒服,空气里夹杂着春意的气息。

心情大好啊,我最喜欢春天了。

到了餐厅,坐在临近窗口的位子坐了下来,等餐的功夫我又望着窗外呆呆的发笑。

你傻笑什么啊?婷婷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反正我这个人也是从来心里放不住秘密的,于是我告诉婷婷:我梦见有人要和我结婚,新娘装都准备好了。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和我结婚呢?

哈哈,春梦吧。婷婷竟然嘲笑我起来。

吃饭,不和你这种人聊天了我说。

美好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傍晚下班的时候我依然心情美好,迈着轻快的步伐往家走去。公交车上我还给一位老奶奶让了一个座位,王诺诺真是大好人一个,我在心里夸了一下我自己。

回到家里叫了一份外卖就解决了我的晚餐,一个人的生活也非常的惬意。

我这个人爱好不多,天生爱美,闲暇的时光我都愿意把时间用到护肤上。天下第一皮肤,本人在公司里同事们给的称呼。我不是吹牛哦!

冲过凉,穿上我那件有点儿性感,粉红色的真丝睡衣。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真舒服。

我会不会还继续梦见昨晚那个梦那?也许我的内心深处真的渴望想找点儿找到我的如意郎君。嘘!

这个梦当然不会天天出现,每晚睡觉之前我闭着眼睛刻意的去想象着这个美梦。

又过了大概一个月的一个晚上那套红色的嫁衣又穿到了我的身上。这次婚礼隆重着举行起来,我头上蒙着大红盖头,喜娘搀扶着我把我送进新娘的轿子里。一路伴随着喜庆的音乐,我时不时的掀开红盖头偷偷的往外看,只见红色的玫瑰铺满地面,挑花瓣儿从空中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那场景真是好浪漫啊。

轿子在一个豪宅大院前停下了,鞭炮锣鼓喧天。大宅内到处布满了喜庆,红色的绸缎装点着一切。我被喜娘搀扶着,和一个男人拜了天地,直到我被送入洞房也没有看清他的脸。

我静静在大红色的床上坐着,眼前的红烛格外的耀眼。门开的,一个人走了进来。他坐在我的身边,我的心砰砰的乱跳。

叮铃铃,我再次被闹钟叫醒了。想想那个梦,我一脸的幸福。

诶?要是真的就好了。

可是没有看清新郎官帅不帅呢?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这个婚礼我的心情就会好上一整天,单身狗这个称呼是不是我也盼望着早点儿不属于我呢?

愉快的工作了一天,我又下班了早早赖在床上,微闭着双眼想象着让我朝思暮想的浪漫故事。可是今晚我好像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到了半夜。

就在我刚刚感觉睡意朦胧的时候感觉有一张脸在盯着我看呢。我家里只有我这个人住,是谁呢?会不会是幻觉。忽然一双冰凉的手轻抚我的脸颊,我紧闭着双眼不敢动弹。

难道是家里进来贼了?

我应该锁好门窗了才对啊,28楼,哪个贼这么厉害进的来呢?

他冰凉的手又放到了我的脖子上,天啊!简直就是冰冷刺骨啊!难道这个损贼还要戒色不成。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本姑奶奶冰清玉洁了二十五年,岂能便宜了这个小贼。士可杀,不可辱。今天就是和他拼了也不能就这么白白便宜了他。

我假装翻了一个身为了甩掉他冰凉的爪子。谁知这不知好歹的家伙既然顺势躺在我的旁边,天哪!他到底有多么的不要脸呢?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我迅速抬起了手重重的给了他一巴掌。

这家伙,脸也这么凉,不对啊?现在不是夏天吗?

我带着疑问等着他的回击,可他开口说话了。娘子,你不是盼着天天和我见面吗?

那声音简直充满了磁性,说什么也不像一个贼的声音。

我怒气冲冲的回答:混蛋,谁是你娘子?本姑娘到现在男朋友没有一个,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娘子?

娘子你忘了?昨天我们才拜完了堂,你不是每天晚上都盼着看到我吗?

什么,他怎么知道我的梦。

难道我自己现在在做梦?我心里想着。

你没有做梦啊,为夫的今天是来和娘子圆房的。

天呀!我想什么他都知道难道他是鬼呀?

娘子没有猜错,为夫的确实是鬼。

我吓的牙齿直打架,此刻的样子应该狼狈不堪。

什么,什么?你是鬼?难道你是来吃我的?

娘子这是哪里话?为夫的和你有前世为了的情缘,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吃你呢?

噢,我听他说不吃我我可就放心多了。

我抬起头借着窗外朦胧的月光看见他一张帅气的脸庞,我的心加速着跳动。感觉自己的脸微微的发烫,难道我对这个鬼一见钟情了。

我不再排次他,既然他都说自己是我的丈夫,何况他有那么帅是不是。

慢慢的听他讲述着我和他前世的总总,无数个是梦是醒的夜让我慢慢爱上了他。

有一次我忽然问他你玩什么不每天都来陪着我呢?

他告诉我他的世界里他还有一位鬼妻。

什么?他到底当我是什么?我有些生气加委屈。

他又说我是他在人间的正妻,我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帅气逼人,可爱至极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深深的吻了他冰凉的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