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灵异长篇之孑殇 > 详细内容

灵异长篇之孑殇

作者:雪飘ゞ过去  阅读:24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灵异长篇之孑殇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孑·渡童
    我是渡童,我叫孑,我总是一个人。
    渡童的工作是引渡夭折孩子到另外一个世界,所以,渡童是死神之中的特殊分支。
    当一个小孩子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却因为意外告别了人间,他们对人间的残念是任何年龄段的人都比不上的。所以,渡童可不是一份好的死神职业。那些小孩总是搞不明白死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死之后却依然在人间逗留的不计其数。
    我的职责就是尽量在一个小孩子刚刚告别人间的时候就带他前往另外一个世界,只是孩子的夭折是神都无法掌控的意外,所以总是会有太多的小孩灵魂流落世间,没有被死神及时发现,于是,很可能会在任何一个地方看到一个孤独小灵魂的踪迹。
    有时候他们的灵魂在离开自己的身体之后,却没有办法看见活着的人。他们眼中的世界会瞬间变得寂寥起来,眼前的世界虽然存在,可是一切平时所依赖的大人却都消失不见,能看到的只有非人间的灵体。我通常会让惶恐不安的他们把我当作可依赖的人,然后带他们去另外一个世界。必要的时候,可以撒谎对他们说:“爸爸妈妈都在那边等你们呢。”这句话并不一定是谎言,偶尔当我发现他们的时候,已经是他们死去多年,而他们的爸爸妈妈也确实正在那边等着。
    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好解决的,可是麻烦的情况更多。
    有时他们会明白自己已经离开了世间,但是却无法面对,所以会积聚一些怨气,变成危害人间的怨灵。如果真是如此,我只有将他们的灵魂毁灭。其实面对小孩子我根本无法动手,他们看上去那么的可爱,无知,仿佛还陶醉在母爱之下。他们跟着自己的家庭,无视一切可以证明自己已经死去的因素,一日又一日地玩着家家酒。所以,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我都会去努力安抚那个不安的灵魂。

    送走一个又一个迷途的亡灵前往轮回的路,我依然要自己一人漂泊人间,寻找他们的踪迹。来到这个城市不久,我已送走了几个很听话的好孩子,不过例外总是有的,躲在那个老宅院不知多少年的小孩,他会跟我走吗?
    我打算再去找他。
    明微·老宅院
    千惠姑婆的脾气很古怪,在我的记忆里,她像极了所有童话中的巫婆。她总是坐在老洋房二楼的阳台上,膝盖上搭着一块花纹繁复的小毯子,而她的那只黑得发亮的老猫就趴在姑婆的脚边或者膝盖上。一人一猫活像阳台上的雕塑,守望着老宅院里的一草一木。
    那都是幼时的记忆了,模糊不清。
    千惠姑婆的老宅院在城郊龙泉山下,据说在民国时期,那块地段曾是城市中心,老城因战乱而毁,鲜有建筑幸存,而姑婆的老宅院则是少数幸存下来的房屋之一。现在那片区域又渐渐开发成了别墅富人区,姑婆的那块地一下增值了不少,但是她始终不肯卖出去。渐渐地,这个花草树木无比旺盛,古旧甚至阴森的老宅院竟成了别墅区的标志性建筑。

    姑婆很老了,她的子女在若干年前就迁徙到了世界各地,只有她顽固地留了下来,还有那个老管家李婆婆。清明,姑婆为她幼年夭折的弟弟扫墓,却不小心摔了一跤,摔伤引发了姑婆各种顽疾,需要人照顾。而我们家是家族中唯一还留在这个城市的,自然担负起了照顾她的职责。正好老爸打算把房子装修一番,于是我们一家搬到了姑婆的老宅院暂住,美其名曰是为了方便照顾姑婆。
    住在这里离学校倒是很近——地价上涨那么厉害,估计校长做梦都会笑醒——只是妹妹上学就麻烦了许多,不过她要下周才会搬到老宅院来住。我叫李明微,我妹妹叫李敏雪,一年前我们刚升入高中的时候一个叫明明,一个叫敏敏,土到家了。好在今年桃花节回来后,老爸忽然觉悟了一般,终于把我们的名字给改了一下,虽然也不怎么样,但是总比以前的好。
    晚上会下雨,细细的雨丝敲打在树叶上,风吹动,沥沥唰唰的树叶翻动声夹杂着水花。老洋房的门从来不上锁,风一大,便会“吱呀”一声翕动。许久没有在这样安静的地方住过,刚开始的几天会觉得静过头了,睡不着觉。尤其是夜来风雨声,大门响个不停,我会突然觉得自己身处鬼屋。
    白天爸妈上班,老宅院里就只有我和两个老太太,那只黑色老猫不时会从眼前的任何一个地方窜出。郁郁葱葱的老宅院显得分外诡异。姑婆的房间在二楼,房间里除了宽大的床和高大的衣柜,别无他物。姑婆就躺在床上,看着阳台外的天空。
    李婆婆应该比姑婆年轻那么几岁,但是脸上的褶子和姑婆没什么区别,或许是相处的时间太长,两人甚为相似,害我时常混淆。
    老宅院始终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气氛中,平素我也是一活泼开朗积极向上的阳光高中男生,可一到此地就自然地偃旗息鼓起来,甚至连呼吸都缓慢了。好在明天妹妹就要搬过来了。
    茂翟·雪
    “你来了啊?我以为小杰你不会来找我了!我们一起玩吧!堆一个大雪人!”茂翟看到他又出现了,很高兴地迎过去。
    “我不叫小杰,是孑,这个字,你认识吗?”孑边说边在地上写着,指给他看。
    “嗯?这个字不是子吗?小杰你读书一定不认真,先生应该打你屁股。”茂翟脖子上挂着一只金灿灿的长命锁,穿着厚实的小棉袄,袖口镶边,绣着他的名字“李茂翟”。
    “今天你跟我走吗?上次有给你讲的。”
    “不说那么多啦,陪我玩雪去!”他脸色煞白,眼睛泛青,伸出冰凉的手拉着孑。
    明明是四月,春暖花开,怎么可能会有雪?上次来的时候,这小孩一个人悄悄地躲在院子里的大树上,看到自己的时候,很高兴地让自己和他一起玩躲猫猫。孑依然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和那小孩说的话。
    “你跟着我,我们要藏得好好的,不然一会姐姐就会很容易把我们找到的!”他很高兴地拉住了孑,“我很会藏的,藏在这里都好久了,姐姐都没有把我找到。姐姐真笨,我都睡了一觉了,她还是没有来。好在你来了,陪着我吧。”

    他死的时候应该是八岁,说话条理不应该有这么清楚。孑想了想,他可能已经知道事实真相,只是不愿意面对而已。
    “嗯,我陪着你。那你等你姐姐等了多久了?她怎么那么笨啊?还不来找你?”
    “嘿嘿,姐姐很厉害的,每次躲猫猫都会很快把我找到,不过每当我藏到这棵树上,她就再也找不到我啦!这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哦!”
    “刚才我是飞过来的,你不怕吗?”
    “我也会飞哦!睡醒之后就会了,可能我们小孩子都会吧,爸爸他们长大了就不会飞了。”
    这时,老宅院的主人,李千惠——也就是茂翟口中的姐姐——在管家的陪伴下走到了这棵树下。她看上去那么的老,灵魂和身体已经开始渐渐分离了。

    “你知道她是谁吗?”孑指了指树下的千惠。
    “谁?哪里?哪里有人?那里是我跟姐姐堆的雪人啊!”
    孑陪着他在树上说了一会话,太阳斜斜地刺透了树阴,茂翟昏昏地睡着了。
    这便是上次的经历。鬼故事www.guidaye.com
    “你站着做什么呢?过来陪我堆雪人啊!上次姐姐堆的雪人不知道被哪个坏家伙弄没了!对了,上次你什么时候走的啊?我又睡着了,姐姐找到了我,我还说把姐姐介绍给你认识呢。”他若无其事地站在春天和煦的阳光下,对着孑说。
    六十多年的时间让他已经不怕阳光了,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孑吃了一惊。
    小孩子穿得太多,不大灵便,在院落里跑着,步履蹒跚,仿佛真的地上有很多积雪一般。他来回跑着,地上虚无的雪竟然渐渐有了踪迹,若隐若无。
    “你过来啊!”
    这一次,孑陪着茂翟玩了一下午雪,又无功而返了,只好先送走了其他几个小孩子。
    明微·树和门
    我放学回来,打开老宅院厚重的大铁门,推开那扇永远不会锁的厚木门,进入死气沉沉的房子。不知怎地,经过门前的空地时,我忽然觉得没来由的寒冷。这房子,阴气太重,实在不适宜居住。
    “明明,回来了啊?”
    “啊?哦,回来了,李婆婆。”我又把她错认成姑婆了,“姑婆的病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小姐她……唉,还好吧,今天小姐还说要下楼去院子里走一圈呢。”她的表情告诉我情况很不好,“小小姐快过来吧?刚才小姐还说起了,说小小姐和小姐年轻的时候很像呢。只可惜小小姐很少过来,这次小姐可是要好好地和小小姐说说话。”
    李婆婆跟着姑婆许多年了,从来都叫姑婆为“小姐”。妹妹和我相比,从小到大好像只到过这个老宅院三次,还真是好运啊……为什么我却有事没事就会到这个毫无人气的老房子里来?
    李婆婆进屋后,我到门口等妹妹来。没多久,一个蹦蹦跳跳的身形就冲了过来。“哥!”死妹妹,见到我就跑过来挽我的手,肉麻死了,不过终于让我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活力气息。老爸和老妈这几天很不负责任地出差了,我都快闷死在老房子里了。

    “这里很安静嘛!我都忘记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了!真羡慕哥哥你啊!可以经常过来修身养性。”
    “你很想试试跟那两个古董老太太住在一个没有人气的老宅院里?”
    “好啦,诶?奇怪,怎么这门没有锁?”我带着妹妹进老房子,她对大木门非常感兴趣。我拉着她,“走啦,进去再给你说。”
    忽然间,我觉得我拉不动她了。妹妹身上仿佛结了一层冰,被冻在了大门口。门外的世界瞬间迷糊起来,看上去仿佛是一片冰天雪地,那些高大的树变得矮小了些,一切都像是隔了一层时光的水帘。
    “喂!哥!你怎么啦?看木门都看得那么认真!”妹妹的声音一下使刚才的景象消失了,能看到的只有那扇纹理清晰的厚实大门。

    “没什么,这门没有锁只是姑婆的习惯而已,我也不清楚……嗯……算了……我们先去见见姑婆吧。”难道是我神经过敏?
    “好闺女,过来,我看看,还真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见了妹妹,姑婆就拉着她的手不松了。李婆婆把一张泛黄的黑白老照片递了过来,上面的姑婆正值豆蔻年华,我一看,真的和妹妹非常像。
    “嘿,这闺女怎么和我一样,我是说,我小时候的样子到年轻的时候也没有多大变化。”姑婆和李婆婆又翻出了一些老照片,那几张姑婆十二三岁时的照片上的样子和妹妹现在的轮廓还真相似。
    看老照片花了不少时间,差点无聊死我了,不过妹妹倒是很有兴趣的样子。出来的时候我打趣道:“看样子,再过五六十年,你就和姑婆一样了,满脸皱纹,蚊子飞上去都会被那些沟壑夹死!”
    “找打啊你?”
    看电视怕吵到姑婆,呆在屋里又实在无聊,于是我拉着妹妹到院子里逛逛,好歹外面也有些生气。可事实证明这是个坏主意。
    我们走到那棵最大的老树下时,一股没有来由的冷风吹过——这次的寒冷我和妹妹都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诡异无比的寒冷让我和妹妹面面相觑,回神过来连忙跑回了房间。
    孑·一些过往
    实际上很少会有小孩子跟我说太多的话,他们通常都是执拗的、矛盾的、无助的,而我通常也都只是完成公务而已。
    可这次不同,那个叫李茂翟的小孩让我想起了一些过去。
    是的,我看上去也是一个小孩,有时候会像大多数的死神一样穿着黑色的袍子,有时候会和我遇见的小孩一样穿着差不多的衣服,有时候会像此刻,穿着我死前母亲给我做的衣服——很简单的褂子。
    我记得那是灾荒之年,人人都饿肚子。饿肚子总会很难受,而母亲已无能为力。那时候我十一岁,是个什么都懂了些,又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我总是哭,总是对妈妈说饿。
    已经忘了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醒过来的时候,世间就白茫茫一片。天和地仿佛合拢了一般,分不清南北,也搞不清上下。肚子不饿了,但什么都没有了。

    可能我那时候在茫茫空间奔跑过呐喊过大哭过,但最终死神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只是蹲着,抱着自己,眼睛里面的白色像河水一般往外涌动。
    死神给我收拾了眼睛,把白色去掉,还了我一副黑色的眼珠,世界终于回来了。
    我问他:“我死了对不对?”
    “好孩子,欢迎来到另外一个世界,原谅我来迟了。”
    “我的妈妈呢?”
    “她已经早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可能已经步入了下个轮回。”
    “总是有我这样的孩子等着你来吗?”
    “有很多孩子等着,但不一定是我来。”
    后来我没有步入轮回,而是留了下来,跟着他。最后我也成了一名合格的死神,并被分派到了渡童这个职位。每当无事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这些往事,或许我应该想想怎样带走李茂翟才对。
    “唉!天上的家伙!就是你,小死神!你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低头,看到了一只小妖精,她正趴在一朵玫瑰上对我喊。
    “嗯?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服务的吗?”
    “没事,就想找个人陪我说话而已。这个春天真无趣。对了,你是死神哦?是渡童?是不是正在想办法解决那个老是趴在树上躲着的李茂翟?”
    “你知道他?”
    “嗯,我给你讲讲他吧。春天本来应该很好玩才对,不过我落单了,姐妹们今天都跑到龙泉山上去了,作为你陪我的报酬,我就给你讲我知道的那家伙吧!”
    茂翟·躲猫猫
    茂翟是李家的小儿子。世道不好,兵荒马乱,但李家的一双子女依然无忧无虑,尽享童年应有的天真烂漫。
    他最爱和姐姐千惠一起玩躲猫猫。起初他很笨,总是很快就被抓住;后来虽然好了些,但是也很快就会被他姐姐找出来。直到某天他学会了爬树,每当被姐姐抓住几次之后他就会爬上树,躲在树阴里面,那样,他的小姐姐就怎么也没有办法找到他了。
    “那时候我也住在大树上,看着他躲在树阴里怪好玩的,我也会像他一样猫在树杈上,看他的小姐姐焦急地找寻。”小妖精在玫瑰花上翻了个身,春天总是容易犯困,“不过他姐姐也够笨的,那小孩的一双脚始终都露在外面,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才对。实际上,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会打仗,嗯,战争不是什么好事,会死很多花草树木的,我的好多姐妹都是在人类的战争中死掉的。你知道我们精灵是不容易死的,可面对战争,反而脆弱得很。”

    李家那时是做药材生意的,那对姐弟的父母在这紧要关头却没有办法带上孩子,更不能天天在家守着。所以李家姐弟在那段时日总会被下人紧紧看守在家里,只有当父母亲回来的时候,两个小家伙才会得些自由。每当那时候,两个小家伙就又玩起躲猫猫。
    冬天,大雪纷飞,漫天飘零,滴水成冰。
    小家伙的父母总算是回来了,李家上下一片喜庆。于是两个小家伙又开始玩躲猫猫了。在房子里无论藏在哪儿,都会被很快找到。于是茂翟趁人不注意,溜到了院子里,爬上了树。
    “那时候我正在睡觉,小家伙呼哧呼哧地爬上来,吵醒了我。树应该很滑才对,他居然还能爬上来,又躲在那个老位子,猫着腰,一动不动。我被吵醒了,就想看看有没有人来找他。不过那天却没有看见他姐姐在树下转悠。后来我又睡着了。醒过来,他还在那里趴着,不过,是他的灵魂了。”
    那段时日是李家最难过的日子。大家都欢天喜地的,谁会想到小少爷会跑出去爬到树上,还被冻死了呢?世事变化无常,李家的悲伤还没有散去,战火就蔓延到了这个城市。
    从那天开始,那个小家伙就一直趴在树上,仿佛一直在等他姐姐来找他。也不知道是哪一天,那小家伙终于下了树,但大多时候他还是趴在树上,痴痴等着。这么多年来应该有不少的死神经过,但是,茂翟依然趴在那棵树上。
    “好了好了,我不想说了,睡觉睡觉,你自己去想办法把那个小孩带走吧。”小妖精从玫瑰花上飞起,落到一旁的树上,卷了一片树叶,在里面睡了起来。
    明微·异样
    妹妹来了之后,我觉得老宅院反而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且不说那日的奇怪寒冷,这些天连姑婆的那只老猫都变得不大正常。平时那只猫虽然也很讨厌,但是也比较符合猫的天性——神出鬼没,时不时冒出来吓人一跳。可是这几天那只猫仿佛生病了一般,总是固定在两三个地方,而有两个最为固定的地方更是让我觉得阵阵鬼气。
    那扇不锁的门,那棵最大的树,冥冥中仿佛孕育着某种不祥。
    不过一切仿佛都只是我想得太多了,时间慢慢推移,姑婆总算是渐渐好了起来,院落里的栀子花也开了,夏天不远了。

    “哥,帮我多摘点栀子花,我答应同学带给他们的!”妹妹死腻着我,让我冒险去摘花。虽然姑婆没有说过不准破坏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但是按照常理来说,她是不会乐意发生这种事情的。
    “小声点,一会被姑婆听到,我看谁给你偷花去。”
    清晨的风带着微凉,东方的金黄昭示着晴天。院子里的一切都显得生机盎然,白色的栀子花在绿丛中分外醒目,散发着悠悠香气。
    不知道是清晨露水蒸发的缘故还是怎么,摘花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一股股寒意袭来——而且我明确那寒意只有寒冬才会拥有。不过这种奇异的感觉在这些时日出现了太多次,我也就习以为常了,不再去追究它,只当是老宅子阴气重的关系。
    “嘿嘿,我最喜欢哥哥了!”那小妮子接过花,狠命肉麻了一把。
    “好啦,上学要迟到啦!”她的学校远些,爸爸拜托了朋友每天开车来送她,这时朋友的白色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口。
    “哥哥拜拜!”
    送走了她,我慢悠悠地收拾好东西,骑着自行车向学校赶去。
    天知道为什么门口的路会瞬间那么滑,我确信骑车出门的那一刹那仿佛是驶入了一片冰层之上,好在我的车技不错,车的防滑效果也很好,才没有倒下。
    惊魂未定地停下来,我回头一看,老宅院笼罩在清晨日光下,昨夜残留的露水蒸腾,看上去氤氲不清,模糊一片。隐隐约约看见那只老猫端坐在那棵大树下撇动它的胡子。
    茂翟·带她走
    “前面就是殇子路。”孑打开了通道,指着前面对着茂翟说。前面看上去一片乳白色,仿佛是一片安静的温暖的海洋。
    “看上去不怎么像路呢,是要跳进去吗?”
    “随便你,反正是飘着。”孑笑着,“对了,我想这件事我得告诉你。你的姐姐,李千惠,她会在这个夏天寿终正寝。”
    茂翟看上去仿佛过电一般打了个激灵,然后像蜡像一般固定在了空中。
    “看来我不应该对你说才对。不想走了吗?”孑问道。
    “我能等她一起走吗?”
    “我做不了主,这样吧,我去找这个片区负责寿终正寝者的死神说说。你,是要去陪着你姐姐吗?随便你吧,等我回来。”孑说完,关上了殇子路,飞走了。
    茂翟迅速回了家。千惠看上去还不错,她的子女孙子们都回来了,老宅院热闹非凡。
    “喂!不是说你已经跟着那个渡童走了吗?”小妖精在大树顶上对着茂翟喊,“怎么又跑回来了?真不想走了?”
    “没什么,我等我姐姐。”
    “你姐姐?嗯,谁?哪个?是那个穿红色T恤衫的吗?”
    “当然不是,是坐着的老太太。”
    “啊!都那么多年了啊?那时候她看上去还是小女孩的……时光悠悠啊……等等,你说,要等她?”

    “是的,等她一起去另外一个世界。”
    “也就是说她也要死了?”小妖精打着哈欠,随口接着问。
    “对,寿终正寝,儿孙满堂,而且有我等着她。”茂翟对这个小妖精有些不满,“那么你呢?怎么又跑回来了?”
    “嗯?我很久不在吗?不是打仗了吗?我跑山上去了。前段时间才回来……在玫瑰园住了一段时间呢!”
    茂翟完全不想理会那小妖精了,静静地看着姐姐。
    不多时,孑回来了。
    “怎样?”茂翟忐忑不安地问道。
    “他答应了,话说回来,世界真是小,那个死神伯伯还是我师傅的朋友呢。唉,只是没法知道我师傅轮回投胎到哪里了……李千惠的时日不多了,你陪着她吧,我先去找找其他的小孩。并不是每个都像你这样,能在人间逗留这么久,骨子里已经完全不是小孩子了。”

    孑说完就走了,茂翟飘到了阳台,看着姐姐和她的儿孙们聊天。
    果然,姐姐的病忽然严重了起来,在夏日夜晚,显得非常难受。茂翟一直守候在她身边,降低夏日的高温。有几次,千惠睁开眼睛看着茂翟所在的位置,仿佛她看得见他一般。
    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孑早早地过来了,陪着茂翟在医院守候着千惠。
    她在交待着一些事情,最后她说:“茂翟也等急了,我要跟他一起走了。”
    她的灵魂渐渐从身体里走了出来,病房里的人都开始静静流泪。
    不知怎地,她的灵魂看上去是她十岁多的样貌,她缓缓睁开眼睛,回头看了一眼乱成一团的病房,然后把眼光停留在茂翟身上。
    “茂翟!我总算是找到你了吧!我抓住你了,跟我走吧!”她笑着对茂翟说,跑过去牵住他的手。
    这一次,总算没有出任何意外就把这两姐弟送走了。
    若干日后,孑从地府回来,无意间飘到了老宅院上空,忽然被小妖精叫住了:
    “唉,那个奇怪名字的小死神,下来陪我玩嘛!”
    或许,应该换一个名字了。
    “今天开始,就叫我小杰好了。夏杰。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我还活着的时候,就叫这个名字。”
    “哦,好吧,小夏啊,今天天气不错,你陪我去山上玩吧!”
    “好啊。”
    与此同时,李家的双胞胎兄妹正和李婆婆收拾老屋子,阳光照进房间,那只老猫咪无聊地跟着阳光的影子打滚。
    金灿灿的秋天快到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