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网吧奇闻 > 详细内容

网吧奇闻

作者:羽落轻尘  阅读:11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刚到长春的时候,我以为会是个新的开始,换个环境或许会让我更快的从失恋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也许会遇到新的感情,于是抱着这个希望我来到了这个最初一切开始的地方,回到起点。几经周折,终于稳定了工作,在一家私人培训机构找到了一份讲师的工作,收入不多,微薄的刚好足以谋生。不过工作轻松,说起来倒是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新的知识,对于一个进修的人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学校的寝室安排妥当,配了电脑,毕竟是私人的学校,机器都是685一类,CPU还是巧克力的老爷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按上了,莫名其妙的死机,弄来弄去烦了就丢在那里。自从失恋后一直失眠,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从个体业主跌落成打工族偶尔也会不习惯,最不习惯的是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不用每天期盼见到另一个人,少了那种踏实感和那种家的感觉。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今天只睡了不到4个小时,侧卧在寝室的床榻上依旧无法入睡,无聊的和网友微信,终究是走不到现实的闲扯,够了倦了,网络中的假假真真和善善恶恶都懒得去理,反正是自己,就果断与世隔绝的日子倒也不错。叫醒寝室拿校门钥匙的学生,算啦,去网吧包宿,虽然上网也不知道干些什么,但是至少网吧人多,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最怕的就是孤单,喜欢听见人群的声音,我会觉得不那么孤单。
    路旁的烧烤摊在半夜快到11点的时间尚未打烊,索性进去叫了一些,烤面包的味道不错。哦,出门带了伞,因为微红的夜空,没有星月的夜晚,绝大时候会有雷雨,果然,食物下半,外面已经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忽然想起过去的她,如果她还在的话,会不会害怕,也不知道她此刻在脑海中还会不会浮现我的影子。说来可笑,那个绝情的女人怎么会眷恋我这个故人呢,拿起电话看了看,它安静的如同坏掉了一般。吃完叫来的东西,打开伞走在雨里,忽然觉得很可笑,也许自己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孤单的一天,也许是习惯了陪伴,这才让孤单更加明显,你心里过去放着一个人,总是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忘记,亦或者出现什么奇迹。这里的网吧是24小时营业的,上网不要身份证,不像阜新,没到12点就会关门,而且这里可以边上网边抽烟,没有人管的,网费也很便宜,网管谈不上帅,但是人很好,说起话来喜欢笑,他不如我,却比我活的开心,可能心境不同,心情也会不一样吧。每次上网都觉得是一种对网络和计算机的依赖,就如同对感情的依赖一样,从小受家庭的爱比较少,尽管祖父母对我甚是宠爱,但是毕竟取代不了父母的关怀,恰好我受父母的关怀甚少,因此对爱情才会不留余力。打开电脑总是有种茫然,茫然的不知所措,不知道和谁说话,总是打开列表,在陌生的网友里觉得哪个聊的足够久了,就删掉,虚幻之友,闲谈之人,不要也罢。现在的我,没有心情玩游戏,我只有觉得幸福安逸的时候才会玩游戏,电影之类更不敢去看,免得看到言情之处触情伤情。一转眼,凌晨1点半多了,网吧内总是憋闷,让人透不过气来,我拿起只烟走到门口,看着外面已经渐弱的风雨,偶尔闪电划过,真希望这雨再大些,雨声可以打破这个世界的冷漠和身边的孤寂。
    忽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一个梳着披肩发的女子,面容消瘦,素颜而立不加修饰,她走到我身边说“大哥,借个火儿”然后叼起一直烟,向我伸出手。
    “呃~”我掏出火机递了过去,除非是朋友,不然我不会给女人点烟,她微低下头点燃那只烟,深吸了一口递过火机,这时我才细细的打量了她,高挑的身材,穿着清雅,却都是名牌,我本身对所谓名牌一无所知,并不关注,但是从一个人的穿着质地可以看出大致价格。她虽然算不上美丽动人,但是生的十分清秀标致,但是从抽烟的神态来看,更像是久经风霜的风尘女子。
    “你怎么不休息?来网吧网游戏?”她看着停靠在网吧门口的一辆大众,轻轻的问我,烟雾微薄却缭绕了她的面颊。
    “没什么,睡不着,习惯了!你呢?”我淡淡的回答,没想到她会和我搭讪,毕竟我觉得在这个时代里像我这种文艺青年的造型在女人的视觉感官里是没有市场的。
    “失恋了吧,没事,痛苦总有一天会结束”她咬了咬嘴唇
    “你是猜的!不过很准”很少有人可以如此一眼看穿人的内心,更很少有人会直接说出口。
    “不是猜的,从爱情中手很深的伤害的人,看起来都是一样的疲惫,这一点~~~无法伪装”她把最后四个字说的很慢,确实我极力伪装自己对之前感情失去的无所谓,其实心痛不已。
    “你很会看人,女人擅长观察男人,这可能是本能吧!就如同女人善于欺骗男人一样”
    “不是的,其实女人眼里只有两种人:好人、坏人,男人眼中也只有两种人:男人、女人,你懂我的意思么?”
    “你好像经历很多,你是做什么的?”
    “网管,就在这个网吧,做了两三年了”
    “怎么我来三次了都没见过你?”
    “我上白班的,你总是晚上来,自然是看不见我”我们蹲在网吧门口,开始聊了起来,雨渐渐停了,空气清新,我依旧毫无困意。
    “哦,我是失恋了,来长春寻找新的生活,感情没了,事业陪葬了,我总要重新开始,不说了,你呢?一个人?”
    “恩,给你讲个故事吧,你可以当故事听,至少对你来说是这样的。那年我大学毕业,就是那面的工程大学,我是学工业设计的,这个网吧离我们学校不是很近,有一次去那面的中日联医院看一个室友,回来的时候也是大概这个时间,也是像今天一样下雨,为了躲雨我进来上网,雨一直下着,就进来包宿,那时遇见了他,我的前男友。”她随手把烟蒂丢进雨后湿滑的路上,一对儿情侣从网吧走了出来,看了看我,然后小声说着话,向对面的宾馆走去。她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他坐在我旁边的位置,和我说话,就这么,我们认识了。他叫高寒,又高又帅,一瞬间我就被他深深的迷住了,是啊,我爱上他了。他每天都会来这个网吧,于是我每天都来陪他,他喜欢玩游戏,就是CF或者天下,他玩我看着,特别幸福。有一天我问他,你会不会娶我?他说,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她的目光望向很远很远的夜空,好像在怀念那些幸福的回忆,眼神里却充满哀伤。我追问到“然后呢?”她继续说“然后,那一年我毕业了,拿到毕业证的那天她和我说让我在网吧等他,他晚上10点来这里接我,他家是吉林市的,他买的火车票说是11点的,带我去他家,然后结婚,那天,雨也是今天这么大,可是没想到~~~~他是个骗子。我没有等到他,等了很久很久,就是等不到他,他就这么消失了,再也联系不上了。”她说着,低头小声哭了起来,我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肩膀“喂,别伤心了,都过去了,你这么漂亮,一定会遇到更好的,对吧!再说,他可能有事耽搁了,你后来找到他了么?”她擦了擦眼泪,转过头看着我继续说“后来,他游戏里的朋友告诉我说,他在吉林结婚了,和另一个女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再点燃一支烟,想起前女友终究有一天,会嫁为**,那时,我又是什么感受呢?她继续讲述着“还记得那晚,他发短信告诉我等他,说他10点就到,重复了很多次,可是他终究是没有做到,之前的誓言和承诺,通通都成了谎言,男人的话,真的不能信”我苦笑“唉,我理解你,你们女人不是常说嘛,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嘴,可是有时候女人的话不也是不算数么,不过毕竟好男人还是有的,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以后再不开心就找我聊天吧”她用力的点了点头,轻轻的说“嗯,谢谢你,我叫王小玲,你呢?”我勉强的微笑了一下,我理解她,谁又能理解我?“我叫吕卫晗,是对面创英的计算机老师”
    她忽然笑了“嗯,不过过去我以为我会永远那么痛苦,嘿嘿,后来发现不会的,没有什么东西会永恒的,爱情不会,誓言不会,快乐和幸福不会,痛苦也不会,从今天开始,我不用再想她了。我解脱了”她的180度大转弯让我觉得女人果然善变,前一刻还满面悲伤,这一刻却笑容满面“为什么啊?你能放下?”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有时候有些话和委屈,说出来就能解脱痛苦了,谢谢你,听我倾诉,说出来,就好多了”我笑了笑,递过去一支烟说“没什么,我在这里也是一个人,你也算是陪我”
    她摆摆手说“不用了,我要上楼去休息了,你别玩太晚哦”说着,互留了手机号,她就向网吧楼上走去,我回到位子上继续上网,看看电影,写写日志,用隐身的**看看几个和我一样夜战的网友,偶尔访问下空间,跑个堂,就这样一个夜晚又过去了,好在,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不是特别孤单。天亮之后我又加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因为学校要7点多才开门,我不好打扰熟睡中的学生和门卫,而后回到寝室,便是蒙头大睡,晚上五点多的时候去食堂吃了一顿饭然后回到寝室再睡,11号之前没有课,这段时间更让人难以忍受,其实闲着很累的。一觉醒来已经是半夜10点多,说起来好笑,失眠这种事情,其实就是白天人多的时候可以睡着,晚上睡不着一是因为太安静会思念会孤单,二是因为白天觉睡多了,呵呵,当然这个是次要因素。于是,再次打算去那家网吧包宿,其实心里多少想再遇见那个女孩。
    出门的时候我又带伞了,是的,今天和昨天一样的天气,我估计这几天是连雨天。我沿着公路向网吧的方向走去,路上偶尔几个打着伞走过的人,相遇不相识。不远处聚集着好多人,还有警车,下雨天是交通事故的多发期,在大城市见怪不怪,大雨倾盆而下,我也懒得去凑热闹,便匆匆向网吧走去。吧台里,网管抽着烟,看着不知名的科幻电影,对我笑了笑,我环视了一下周围没有她的影子,我淡淡的说“给我开包宿吧,对了,你们白天的网管在不?”他一边收过钱一边摆弄着电脑,然后指了指旁边玩着手机的一个男的说“他就是啊!”我惊讶的追问“不是,我是说那个女网管,王小玲啊!”再一看网管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玩手机的男网管也顿时把目光投向了我,然后颤抖着说“你怎么会认识她?”我说“昨晚包宿的时候在门口聊天来着啊”两个网管互相看了看,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她是很早很早在这里工作的一个女网管,大约是一年前,在这个网吧里割腕自杀了,犹豫是晚上很多人都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发现”
    我顿时笑了“呵呵,你们想耍我?”他们两个一点笑意都没有,只是呆呆的看着我说“兄弟~~~是~~~是真的!”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一切,难道电影里的情节真的在现实中发生了?我忽然想起她留给我的手机号,我赶快走到网吧门口,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她,因为我实在不相信有鬼魂这一说,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一看手机,上面显示着“未读消息:王小玲”,我笑了,呵呵,心想两个白痴网管想骗我,你看,来短息了吧,我打开短信收件箱一看居然拿有一千六百多条,内容大致是:“你到了吗?、你到哪里了?、回短信啊、你怎么不听电话、你接我电话啊、你在哪里啊、都12点了,你怎么还没来、…………”我赶快拨通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我再一看短信发送的时间居然是一年前的今天,我掏出钱包看了一下里面的身份证,上面的姓名栏后面居然写着“高寒”,我赶快跑到吧台,两个网管在悄悄说着什么,我急切的问:“你们知道我叫什么吗?”他们对视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网管说:“你是这里的会员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叫高寒啊,去年你在这里办的会员,天天来啊,我都在这当了两年网管了,你没事吧,我看你好像~~~~~~~~~~~”没等他说完,我好像想起什么,疯一样的跑出去,边跑边掏出手机来看,今天本来应该是2012年6月7日,可是手机上的日期居然是2011年6月8日1点05分,怎么可能?2011年6月8日我还和前女友在做生意,我应该在四平,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我跑到刚才出车祸的地方,看见地上躺着一个男人,手里还握着两张火车票,我的手从裤兜里拿了出来,看着手里的两张一摸一样的火车票~~~~~~~~~~~~·2011年6月7日23点35分,长春至吉林!一个奇怪的念头涌上我的心头,2011年6月7日?我来的时候是10点,这车祸时10点之前就发生了,现在是6月8日的凌晨1点,而王小玲是在第二天早晨才发现的,她是在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才自杀的,那么这个时间网吧的人应该都还没有睡觉,王小玲!~~~~~我丢掉雨伞,歇斯底里的跑向网吧的方向,边跑边喊:“王小玲~~~~~王小玲~~~~~~”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