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日记本 > 详细内容

日记本

作者:静、动  阅读:1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该怎么说呢?反正这件事情来的蹊跷,主要原因是因为那个日记,是我今天早晨捡来的日记。
    一般我上班的时间都比较晚,于是乎,我每天都坚持跑步,早晨顺着小区的大门绕着整个小区跑。
    这本日记是我在小区的一个名字xx福如意小餐厅的门口捡到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这家餐厅老板的,但是或许也是有人路过丢掉的。
    我随手捡了起来,真的是一个普通的日记。回到家里,我便迫不及待的把它打开了,日记的内容让我大吃一惊,我简直没法想象,会是这样的日记,让我们好好看看上面的叙述吧。
    2009年三月七日,小雪。
    烟台的天气还是那么差,已经是春天了竟然还会下雪。
    今天我遇见了一个老朋友,春兰,没想到在茫茫的人海当中还能遇见她,我们是老同学了,曾经我还追求过她,现在看起来,她应该都快要当奶奶了。
    我们找了一家小餐厅,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了,作为老同学,我们自然会有很多话说。从下乡到回城,然后是考大学的事情,www.guidaye.com基本上都聊了。
    这几天一直感到心里不舒畅,没想到见到老同学以后就变得开朗多了。
    我们互相留了地址,我决定明天去看看她。
    2009年三月八日,晴。
    晨阳花园,我还真是不知道烟台会有这样的一个地方,春兰就住在这里。
    晨阳花园并不是很大,楼也不多,但是整体看来却感觉很舒心。
    晨阳花园里的人也不是很多,至少在我进门以后除了一个年老的保安之外再也看不到一个人。
    经过保安的指点,我终于找到了春兰的家。
    人老了真是不中用,脑子不太灵活了,连人家的门也找不到。
    我上了楼。春兰家住在501。我敲了敲门,果然春兰在家。
    她邀请我进来。我毫不客气的进去了。
    春兰的家里有点潮,住在五楼还这么阴冷潮湿,真是想不到。
    虽然是新社会,春兰的家里还摆放着当年的那些旧家具,我进门以后她便招呼着我坐下来。
    我们还是聊着过去,可是真长时间了,我也没有看到春兰家里的其他的人,于是我便问道:“春兰,你家里人呢,怎么也没见他们回来。”
    “嗨,我哪里还有什么家里人,老头子走的早,我也没改嫁,就这样讲究了几十年。”春兰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说实话,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看到春兰我竟然还有些想法,我家那老婆子走的也早,前年的时候脑肿瘤死了,我想,如果我和春兰的话,能不能凑合着做个伴,走完下半辈子。
    不过我不能马上说出来,于是还是和春兰说着当年的话。等到我快要离开春兰家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春兰的家里一直都是挂着窗帘,而且看样子那窗帘似乎永远也没有打开过。
    “大白天的,怎么也不打开窗帘。”我随口问道,但是马上想到,这句话或许文的很不得当,这是人家的生活,我管那么多干什么。
    “呵呵,只是习惯罢了。”春兰笑着说道。
    从晨阳花园里出来,忽然就感觉浑身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尤其是那种被太阳照在身上的感觉,说不出的爽。
    可是回到家以后就糟了,我竟然发现我的腿开始疼了,难道是在春兰家受潮了,算了,瞎想。
    2009年三月十五日。阴。
    今天我给春兰打电话了,一是询问她怎么样,二是想加深我们之间的感情。
    但是电话那头怎么样也打不通,还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我“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放屁,前几天我还打这个电话来着,今天怎么就是空号,我还是不甘心,于是继续打电话。
    这回电话通了,春兰说她这几天病了,身体有点不舒服。
    我本来打算约她明天去郊游的,但是听她这么一说,马上就断了想法,我想去看她,但是她在电话那头反复强调,叫我不要来。
    我只好听她的安排。
    2009年三月二十一日,阴。
    连续好几天都是阴天了,我越来越担心春兰,我害怕她出事,这几天我竟然也没有给她打电话,只是怪自己的脑袋不好使了,居然连这么大的事情也忘记了。
    我不打电话了,直接去她家吧。
    我骑着自己的那辆破旧的大金鹿,这辆车是当年我叔父送给我的,一直骑到现在。
    我骑着车子快速的往春兰家走,但是发现,晨阳花园竟然整个的大门都锁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还从来没有听到过,有小区大白天锁门的,难道人家业主就不出去了吗,我想问问那个看门的老保安,却也没有看到他的踪影。
    我只好打电话给春兰家。电话还是告诉我这是空号。
    娘的,我骂了一句,难道移动公司出问题了吗,我一般不骂人,今天竟然也在我的嘴里出现了脏字。
    真希望春兰没事。
    2009年三月二十三日。阴。
    我已近打了两天的电话了,永远那边都是提示我说,这是空号,我开始想,难道是春兰不想见我,然后换了电话号码?
    还没容得我把后面的事情想完,电话来了,一看电话竟然是春兰打来的,看来真的是移动公司出问题了。
    我赶紧的接过电话,大声的询问他最近的状况。
    听到春兰说她好了,我很放心,于是挂上电话,我赶紧的骑着我的宝贝车子到了晨阳花园。
    今天的大门开着,但是老保安不知道哪里去了,我知道春兰家的楼在哪儿,却忘记了她的门牌号和几楼了。
    上了楼,我打开手机想要给春兰打一个电话,结果发现,竟然没有信号,怎么会这样,原先怎么没发现这个问题。
    我一步一步的走上楼梯,这楼梯比前两天的要脏多了,没想到几天没有打扫,地上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尘土。还有蜘蛛网挂在墙上。
    看看左右两边的门,发现都已经长满了铁锈,原来已经没有人住看,真是的,怪不得看不到人进出。
    我继续往楼上走,脑子却越来越糊涂,真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我每上一层楼都注意楼层,但是发现每一层口写着一楼。
    要知道我的脑子不好使,这样真的能把我搞糊涂了,果然,我真的糊涂了,我想打电话,但是想到电话在这里没有信号,于是我只好放弃到春兰的家里。
    往楼下走吧,我一步一步的往楼下走,不知道走了多少层,当然也不知道我走了多长时间,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已经爬了这么多层了,最起码我知道,我似乎永远也走不出这个楼梯。
    我有点心慌,于是赶紧的往下面走。终于我看到了地面。终于安全了,我长须一口气,于是准备出去,却发现这里面竟然没有出去的大门。
    我慌了,于是赶紧看向身边的那个楼牌号,竟然发现上面写着一楼,对了,这里每一个楼层都写着一楼。
    可是当我再次看向那个楼牌号的时候,竟然发现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上面竟然多出了地下两个字,原来是地下一楼。
    这样再往上面走一层就到了。
    于是我上了一层楼,终于走了出去。
    真是奇怪,这个奇怪两字今天已经在我的心里出现无数次了,算了,赶紧回家吧。
    2009年,四月一日。
    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发现我的脑子越来越乱,几乎是达到了老年痴呆的症状,别人告诉我的事情,我竟然马上就忘记了。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想着的,那就是春兰,我一直抱有幻想,我幻想着有一天我能够和春兰在一起,然后就是笑着离开这个世界。
    春兰今天给我买了点东西,是让邮递员送来的,我不明白为什么隔着这么近还要让邮递员送来。
    我收到了春兰寄给我的那副山水画,她还是知道我,我一直都喜欢山水画。
    本来我想给邮递员签个字,这是规矩,一般邮递员上门都要签字的,但是那个邮递员什么也没说,直接就走了,我往窗外看了看,发现,那个邮递员竟然没有开车过来,而是自己走来的。
    我不想管这么多了,直接开始把画轴摊开,开始研究这幅画。
    这是一个普通的山水画,整张画里面没有突出的东西,唯一能让我看重的是上面的题字,春兰赠好友江福。
    这才是我最看重的。
    我把这幅山水画挂起来,然后大大的欣赏了一番,这是春兰第二次送给我东西了,第一次是我们上中学的时候,我帮着春兰大家,嘴角和鼻子让人打出血了,春来拿出手帕来给我擦,最后把手帕送给了我,那个手帕在我结婚的时候丢掉了,我不能把这个东西留在身边,毕竟那个时候我结婚了,现在想想还真是应该留着那个纪念品。
    中午头,老张头过来找我下棋,他说我家里有些潮,很有湿气,我说我怎么没感觉到。
    虽然这么说了,但是却发现我的腿真的很疼,这是怎么了,我摸了摸自己家里的沙发,确实,老张说的没错,真的很潮。
    我检查了家里很多的物件,都发现潮的很严重,连我多年积攒的那些古书也潮了。
    于是我只好把被子和书拿出去晒一晒。想来,我昨天才晒的被子呀?
    2009年四月二日。阴。
    我昨天在凉席上睡了一宿,这其实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的脑子真的糊涂大了,老张说,他前两天让我帮他买一支毛笔,我竟然给忘了。这还不算,今天早晨做饭的时候我竟然还忘记了关煤气。这要不是我上厨房找东西,还指不定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早晨我检查了家里,发现家里的墙面已经发霉了,这么快,让我不敢想象。不光是这样,家里的木头质的东西都烂掉了,奇怪的是,那副春兰送给我的山水画竟然一点也没事。
    我想我真的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因为我受不了里面的潮湿,最起码,是我的腿受不了。
    我早在几天前就准备好在小区租一个店面,开个从小饭馆,以前总是儿子给我寄钱,现在我也想通过自己整点生活必须,于是我租下了那个店面,我打算开一个小餐馆,因为考虑到春兰,我真的很想和她在一起,于是名字想好了,就**福如意小餐厅吧,这就算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开的。
    说好了,明天就动工开始装修。
    我想好了之后,马上给春兰打电话。但是依然是空号。不过说来,也真的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春兰了,自从那次从它家春来,真的没有看见过她,这是怎么回事。除了她给我寄了一副山水画,再也没看见她一点踪迹。
    我着急了,于是拼命的打电话给她,依然没有半点正常人的声音,永远是电脑的提示音。
    我立即骑上车子,奔着晨阳花园去了,当我到达晨阳花园的时候,发现那个老保安还是不在那里,保安室的门锁着,上面落了一层细微的灰尘,还有蜘蛛网在上面,难道好几天不在了,不可能啊,这里怎么能缺少保安呢。当我仔细看那个保安的门的时候,竟然发现,保安室竟然除了一个门之外,竟然连必备的窗户都没有。
    晨阳花园的大门还是锁着的,里面好像早就没有人似的,我看了看里面,发现了大量的杂草,这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
    晨阳花园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等待拆迁的楼房。等待着最后的那个铲车了。
    2009年四月三日。阴。
    我站在正在装修的门面上,准备给自己的小店写一个牌子,我的毛笔字的水平很高,当我刚要落笔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是春来打来了。
    我并不知道这是恐怖的开始,我当时满心欢喜的接电话,然后约好去晨阳花园找她。
    我突然觉得此时的我竟然一下子变成了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突然就又了活力,突然就想到了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的场景,他们坐在花园的椅子上,说着别人不知道的悄悄话。
    今天我不再骑那辆大金鹿,我走着去晨阳花园。
    但是我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怎么也找不到去晨阳花园的路了,难道是我的脑子正在一天一天的恶化,最后会不会和我前一任老伴那样得了脑肿瘤,最后死去呢。
    我害怕的捂着我的脑袋,但是我还是清醒的给春兰打电话。
    这回电话通了,春兰告诉我说,她现在在我的那个店面的门口,让我赶紧去找她。
    我挂上电话准备离开,忽然看到了眼前的场景,我的手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我看到,我看到我竟然就站在晨阳花园的里面,但是晨阳花园的大门还是锁着的,老保安不在,什么人也没有,只有我自己。
    怎么回事我不是找不到晨阳花园吗,我不是迷路了吗,我怎么又进来了,对了,大门是锁着的,我是怎么进来的。天空更加的阴了,我的脑子也更加的疼痛起来。
    我决定爬出去,我爬上了大门的栏杆,就在我准备下去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你在干什么。”
    “啊!!”我摔了下来,在倒在地上的瞬间,我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制服的老头,那个阴冷的面孔还在我的脑海里,对了,他就是那个老保安。
    2009年四月死日。晴。
    我怎么一下子把四写成死了,这是很不吉利的。
    我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一天了,医生说我在一个臭水沟里躺着,是一些好心人救得我。我问他们我是在哪个臭水沟里躺着的时候,他们都说我是在西陵园里的臭水沟躺着。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马上就迷糊了,直到现在才有些好转。于是我马上翻找昨天的日记才看到,原来我昨天去的是晨阳花园,我还看到了那个老保安,原来是这样的,我怎么昨天晚上也不问一问值班的护士,今天想起来,真的有些害怕。
    装修队的头儿,大刘今天来看我,我问他昨天有没有一个老太太来过店里,他矢口否认,反复强调说,昨天他们一直在施工,绝对没看到一个老太太来过。
    难道春兰骗了我?
    打开电视,看到烟台电视台的新闻,我终于忍不住要咆哮了。
    因为我在电视台上看到了晨阳花园拆迁的消息,正在那里负责拆迁工作,那路的施工人员说,这里的人真的是很难对付,直到去年才把人劝走一半,但是有一个老太太死活就是不走,还一直赖在这里,直到过年的前夕,老太太得了病死了,我们才有机会把楼给拆了,准备盖新房子。
    看到这里,我真的大声的喊了出来。护士小姐我有没有事,我没有回答她。只是在考虑难道春兰真的是一个死人吗,难道我见到的都是假的吗。我不相信,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我干肯定是他们骗我,不是春兰骗我。
    最后新闻还说出,有一个老保安竟然也是在进入楼房检查的时候发现他早就死在了地下室。
    而在地下室,他们还发现了一个人慌乱的脚印。确定是一个人。
    我知道,那个人就是我……
    ……………………………………
    日记就是在这里结束的,可是我的背后却不住的发冷,因为我家住的就是新盖起来的晨阳花园,是在那个旧地址上盖的。
    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视里的烟台新闻上演了。
    女播报员说,在晨阳花园的门口,春福如意小餐馆里,找到了一个精神病人,这是里面的居民提供的消息,他一直在这里呆着,见到人就笑,还说人家是春兰。
    据调查,他是本市的一个恐怖小说作家,由于最近在写一部名字叫《日记本》的小说,里面的情节在他的脑海里太过逼真,于是他犯病了,而《日记本》现在是他最后的一部小说。
    而我拿到的那个日记本,就是这个疯子作家的最后一本手抄版,当我我相信,这里面的故事应该就是他编造出来的,而且是他编造出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