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诡异的玉猴 > 详细内容

诡异的玉猴

作者:陈效平  阅读:8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1、买玉
    徐昆是个古玩爱好者,对古玉情有独钟。城北有条古玩街,他常上那儿去淘宝。
    某个星期天中午,徐昆又来到古玩街,打算踅摸几件价廉物美的便宜货。正走着,一个秃顶的胖子热情地叫住了他。徐昆抬头一看,见是汇珍斋玉器店的李老板。李老板说自己刚进了一批货,请徐昆到店里好好瞧瞧。徐昆常上汇珍斋,跟李老板有几分交情,便走进店去。
    徐昆在店里看了半天,没挑到自己中意的玉器。李老板见状,忙凑过来问:“怎么,这些玩意儿,徐哥都瞧不上眼吗?”徐昆点点头。李老板机警地朝四下望了望,然后压低声音说:“里屋还藏着一件奇货,徐哥准感兴趣!”说着,他把徐昆领进了后面的一间密室。
    在密室,李老板从保险箱里捧出一个黑木匣,打开木匣,里面露出一只雪白的玉猴。玉猴大小像拇指,雕刻精美,栩栩如生。徐昆把它托在掌心仔细端详,发现这只玉猴色如凝脂,质地细腻,手感温润。徐昆收藏玉器多年,知道这是一款上等的新疆和田玉,从制作工艺上看,玉猴出自清代名家之手,是难得的玉中精品,对它爱不释手。
    李老板笑着问:“徐哥,您觉得这玩意咋样?还中意么?”徐昆点点头,随即问起玉猴的卖价。李老板说:“徐哥是汇珍斋的老主顾,这只玉猴我正急于脱手,眼下就半卖半送,只要25万元。”听了这话徐昆暗自惊喜,他很清楚,以当前的行情,这只玉猴的市价少说也在四十万左右。于是他当即表示,要买下玉猴。
    这时,李老板突然收敛了笑容,对徐昆叮嘱道:“徐哥,跟您说实话,这只玉猴的来路有点偏,所以,对外您可千万别说是从我这儿买的。”
    徐昆立刻会意,所谓的来路有点偏,通常是指盗挖古墓。为了贪便宜,这样的赃物自己以前也买过。现在徐昆明白了,玉猴的售价为啥这么低。于是,他拍了拍李老板的肩,笑着说:“请放心,不管谁来问,我都说是在地摊上买的。”
    徐昆当即从银行取来25万元现金,高高兴兴地买下了玉猴。
    2、惊魂
    徐昆是属猴的,现在又用低价买了这只精美的玉猴,心里甭提多开心了。回家后他取出玉猴细细把玩,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便宜。玉猴的两只耳朵上各有一眼小孔,徐昆找出一根红丝线,把玉猴穿起来戴在自己脖子上。玉能辟邪,徐昆决定和心爱的玉猴朝夕相伴。
    当夜,徐昆做了个恐怖的噩梦。在梦中,他走进了一间光线幽暗、凌乱不堪的卧室,卧室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墙角蜷缩着一个穿睡衣的年轻女人,她披头散发、浑身血污,看见徐昆,那女人忽地站了起来,死死盯着徐昆的脖子,眼里充满了怨毒与仇恨。徐昆吃了一惊,弄不懂这女人为何如此盯着自己。这时,穿睡衣的女人龇了龇牙,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一步步向徐昆逼近……徐昆吓得魂飞魄散,正要扭头逃跑,突然,那女人箭一般伸出惨白的胳膊,恶狠狠地朝徐昆胸口抓来……徐昆大叫一声,顿时从梦中惊醒。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隔了一会儿,徐昆又有了睡意。刚合上眼,突然,他听到了一阵嚓嚓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越来越清晰,徐昆吓了一跳,赶紧开灯察看。四周静悄悄的,没发现任何异样。徐昆的妻子上周去美国探望女儿,现在家里只剩他一个人,这脚步声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他起床四下检查,可门窗都关得好好的,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徐昆又上了床,可是,刚熄灯,那诡异的脚步声重新响了起来,与此同时,徐昆还隐隐听见有个女人正在屋里哭泣,哭声十分凄惨。徐昆吓坏了,再次开灯查看。说来也怪,一旦屋里有了灯光,脚步声和哭泣声立刻消失……
    折腾了大半夜,徐昆筋疲力尽,挨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睡着。一觉醒来,他首先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徐昆仔细嗅了嗅,感觉血腥味就在自己胸口处。低头一看,天哪,只见挂在脖子上的玉猴通体殷红,已完全被鲜血浸透!徐昆吓得毛骨悚然,琢磨了半天也没弄清这是咋回事。
    接下来的几天,徐昆每夜做同样的噩梦,午夜时分,他也总是被脚步声和哭泣声惊醒,醒来后就闻到血腥味,看见玉猴通体殷红……更可怕的是,打那天起,只要徐昆夜间外出,一连串的灾祸就接踵而至。有一晚,徐昆开车去超市,在路上他突然发现对面一辆货车正笔直地朝自己撞来!徐昆吓坏了,赶紧猛打方向盘。只听砰的一声,后面开上来的中巴车撞上了徐昆的轿车。事后,他去交警队处理事故,交警调阅了监控录像,说当时该路段根本没有徐昆看见的那辆货车。还有一次,徐昆打着手电爬楼梯,走着走着,突然手电不亮了。就在这当口,他一脚踩在一个圆球上,叽里咕噜滚了下去。徐昆摔得鼻青脸肿,等找到手电筒,却发现它好端端地亮着,而那个圆球不见了踪影……
    3、相面
    徐昆高度紧张,每晚都睡不好,白天上班自然无精打采。同事王斌见他萎靡不振,就问起缘故,徐昆便讲了夜间发生的那些怪事。
    王斌听后,皱着眉说:“老徐,你很可能撞着鬼祟了。”徐昆觉得有理,就着急地问:“那、那该怎么办?!”王斌说:“我表舅是个阴阳师,道行颇深,他应该有办法。”徐昆像遇到了救星,当即要王斌立刻带自己去见那位阴阳师。王斌当即给表舅打电话,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下班后,王斌陪着徐昆来到了表舅家。
    王斌的表舅名叫周文达,年近七旬,是个精神矍铄的瘦老头。了解徐昆的来意后,他点着头说:“刚才徐先生一进门,我就瞧见你印堂发黑满脸晦气,脖子上还缠着一道凶险的黑圈。”
    徐昆浑身一激灵,慌忙问:“请问周老先生,这、这到底是咋回事?!”
    周文达绕着徐昆连转了三圈,最后停下脚说:“徐先生,如果方便的话,请宽去上衣。”
    徐昆脱光上身,挂在胸前的玉猴顿时露了出来。周文达二目如电,一眼就盯住了这只雪白的玉猴。过了好一阵,周文达才神色凝重地问:“徐先生,这只玉猴你是如何得到的?”徐昆没敢说实话,谎称玉猴是从地摊上买来的。周文达略一沉吟,然后告诫道:“这只玉猴乃是不祥之物,白天戴着还不要紧,夜晚可千万别靠近它!”徐昆惊讶地问:“这是为什么呢?”周文达解释说:“玉猴周围附着一团怨毒的鬼气,这是凶物,早晚会招来血光之灾!”徐昆吓得面如土色,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周文达见状,又补了一句:“依我愚见,这只不干不净的玉猴,徐先生还是尽快处理掉为好!”
    从周文达家出来,徐昆觉得脖子上像挂了一枚重磅炸弹,随时随地有爆炸的危险。他把事情前前后后细想了遍,越琢磨越认为周文达讲得有道理。回家后,徐昆立刻摘掉玉猴,把它锁进保险箱里。接着,他拨通了李老板的电话,说自己想退还那只玉猴。
    李老板一听就急了,粗着嗓门问:“怎么,玉猴是赝品吗?”徐昆说:“那倒不是,这只玉猴货真价实。”李老板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不解地问:“既然如此,徐哥为啥要退货呢?”“我碰到了点麻烦,现在急等钱用,所以想退还玉猴。”徐昆扯谎道。李老板显得很为难,冷冰冰地说:“徐哥也是在道上混的人,买了东西又退还,古玩行里哪有这种规矩啊!”“是的,是的。”徐昆连连点头,“不过,把玉猴还给你,我只收回20万元。”听说只要20万元,李老板立刻答应了,约徐昆明天晚上碰面。一听“晚上”二字,徐昆不禁哆嗦了一下,连连摇头道:“不行,那可不行,晚上我没空!”李老板想了想,又问:“那明天中午交货,怎么样?”徐昆觉得中午阳气最旺,届时鬼祟难以作怪,就高高兴兴地同意了。李老板和他约定,中午在地铁东门站见,一手交货一手交钱。
    当夜,徐昆既没听到脚步声,也没听到哭泣声,总算睡了个安稳觉。这样一来,他更坚信周文达所言不虚。
    4、还债
    第二天中午,徐昆带着玉猴来到了地铁站。
    地面上阳光灿烂,可一进入地铁通道,就立刻感到了一股沁人的寒意。走着走着,徐昆觉得背后有人在跟踪自己。猛一回头,他赫然发现一个穿睡衣的女人正死死盯着他。这女人披头散发满脸血污,跟梦里见过的一模一样!徐昆吓得魂不附体,差点叫出声来。这时,穿睡衣的女人忽然不见了,徐昆揉了揉眼睛,四下里仔细搜寻,仍没找到她。
    大概又产生了幻觉,徐昆这样安慰自己。看看周围川流不息的人群,时不时还有纠察从面前经过,徐昆的情绪渐渐稳定了。就在这当口儿,徐昆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电话是王斌打来的。王斌焦急地说:“老徐,有件事忘了嘱咐你,我表舅说,如果白天戴着那玉猴,有个地方千万不能去。”“什么地方?”徐昆问。王斌说:“地铁。”
    徐昆的心咯噔一下,忙问:“为、为什么?!”王斌解释道:“因为地铁建在地下,那儿终年不见阳光,没有昼夜之分,即使是中午,鬼怪也能活动自如……”徐昆听得头皮发麻,紧张地朝后瞥了一眼,这一看,正好又看见那个穿睡衣的女人,她龇着牙,正一步步朝徐昆逼近!“妈呀!”徐昆惊叫一声,手机掉到了地上。
    这时,一辆列车正好靠站,徐昆一个箭步窜了上去。进入车厢,他不断往后看,没发现穿睡衣的女人跟上来。列车很快启动,不久便到了东门站。隔着车窗,徐昆老远就瞅见了李老板。李老板站在月台上,正东张西望。徐昆赶紧跳下车,快步走到李老板身边。他顾不上寒暄,迅速取出玉猴,一把塞给李老板。李老板把玉猴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就把一张20万元的支票交给徐昆。徐昆接过支票,长吁了一口气。李老板揣起玉猴,正要跟徐昆道别,就在这时,那个穿睡衣的女人突然从人群里蹿出来,箭一般撞向李老板!李老板毫无防备,扑通一声跌下了月台……
    恰在此时,一趟列车风驰电掣般开过,李老板当场毙命!
    月台上顿时响起一片惊叫声,人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徐昆目击了车祸的全过程,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不久,警方也闻讯赶来,作为现场证人,徐昆被带到了公安局。
    在公安局,徐昆不敢隐瞒,如实交代了购买玉猴的经过。最后,他哆哆嗦嗦讲了李老板摔下月台的原因……
    公安人员听得瞠目结舌,以为徐昆脑子出了问题。他们询问其他目击者,都说当时根本没看见一个穿睡衣的女人,李老板是自己失足摔下月台的。这样一来,警方对徐昆的精神状态更产生了怀疑。不过,在车祸现场,公安人员确实发现了那只玉猴。玉猴通体殷红,上面沾满了李老板的鲜血。出于职业的敏感,警方对这只离奇的玉猴产生了怀疑,开始着手调查。
    一个月后,徐昆从报上读到了一则侦破纪实,纪实中报道的命案跟那只诡异的玉猴有关:半年前,K市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那天夜晚,一个叫朱彪的歹徒手持利刃,闯入一栋乡间别墅,威胁那家的女主人交出全部现金和珠宝。女主人不从,开始大声呼救。朱彪恼羞成怒,凶残地朝女主人连捅十几刀,女主人倒在了血泊中。随后,朱彪在别墅里翻箱倒柜,洗劫了所有的贵重物品,其中就包括挂在女主人脖子上的那只玉猴……不久,朱彪来到M市,以10万元价格,把玉猴偷偷卖给了汇珍斋的李老板。李老板也是个不法之徒,经常暗中收购犯罪分子盗墓、抢劫得来的赃物。一个月前,李老板死于一起意外的车祸,当时他随身带着那只玉猴。警方从玉猴入手,顺藤摸瓜,最终抓获了朱彪,侦破了这起抢劫、杀人命案……
    在侦破纪实的末尾,附着被害人的照片。徐昆定睛一看,不由惊呆了——她正是那个穿睡衣的女人!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