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纸片人 > 详细内容

纸片人

作者:兮笑  阅读:11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刘望一动不动地盯着桌上那只白色的茶杯。
    这只茶杯是突然出现在寝室的,白得瘆人的杯壁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天黑现鬼。
    “鬼?”刘望看着有趣,寝室的人正好都有事不回来,他便决定守着茶杯,看看会不会真的遇到鬼。
    天一点儿一点儿黑下来,看得认真的刘望没有发现,明亮的月光一照进窗户,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吞噬寝室里的光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杯底突然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刘望一惊,以为是自己盯得太久眼花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又看了过去。
    杯子
    杯底的东西又动了一下,像一个趴着的人在努力撑着四肢站起来。刘望看不清,想起身打开灯,却惊骇地发现自己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了!
    “放心,你的双腿还在。”从杯子里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原来,你就是这次的有缘人啊!”
    这下刘望终于害怕了: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腿,只感觉自己的腿冰寒刺骨,仿佛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
    更让他毛骨悚然的是,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跟他说话!
    “看你这么可怜,给你点光吧!”那声音刚落,杯子外侧突然罩了一层青白色的微光,在漆黑一片的寝室越显诡异。
    刘望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样子:它像个黑色的纸片人,圆圆的脑袋上用红笔勾勒出一条细细的半弧形笑脸,在青白色光下显得怪异且恐怖。
    “遇到我算你运气好。”纸片人说着,身体突然拉长,脑袋扣在杯沿上,像是在看着刘望,“只需要每日喂食我一滴血,我就能帮你完成任何心愿,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刘望呆了一会儿,最初的恐惧过后,好奇心又占了上风。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纸片人的指示,将中指的血滴在了它脑袋的红线上,略羞涩地说道:“我想被女神捧在手里,并与她接吻。”
    话音刚落,他的眼前一黑,紧接着就看到刺眼的白光。
    “这么晚了,我也该走了。”一个男声在刘望头顶响起。
    这不是赵龙的声音吗?刘望愣了一下,随即发现他正站在一个类似于井的地方,井口光洁而圆滑,边沿处还有一个红色的巨大唇印。
    这是哪里?
    “嗯,路上小心。”又一个女声响起。
    是他的女神杨媚!刘望激动万分,没想到真的见到女神了!他大叫着杨媚的名字,却没人理他。
    “你这杯子蛮特别的。”赵龙的声音刚落,刘望就感觉自己连同这口“井”被人拿了起来。
    刘望终于猜到了这口“井”是什么了,不由得惶恐起来——那个鬼居然把他变成了它的同类,他还能做回人类吗?
    更可怕的是,他和赵龙一向互相看不惯,赵龙会对他做什么?
    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贴到杯沿,“骨碌碌”地转了一圈。在看到杯底的刘望后,那眼睛里顿时露出满满的恶意。
    “你要干什么!”刘望惊恐地看着那只眼睛离开杯沿,大喊大叫道。
    “你这杯底好像有脏东西呢!”赵龙的声音充满恶毒,他伸出一根手指,猛地向刘望戳去!
    眼见那足足有茶杯五分之一粗细的手指向自己戳来,刘望大叫一声,动作迅捷地闪到一边,随即恶狠狠地一口咬上手指!
    赵龙吃痛,立刻抽出手指,手里的茶杯直接摔到了地上。
    在下落的气流声中,刘望只来得及听到赵龙无所谓地说道:“不好意思,手滑了,明天我给你买一个。”
    茶杯“砰”的一声摔到了地上。在四散的碎片中,刘望只觉得全身都散了架似的痛。
    摔杯
    刘望喘着粗气睁开眼,才发觉自己正趴在桌子上。天还是黑漆漆的,旁边茶杯里的黑色纸片人紧紧贴着杯口,一动不动。
    “你骗我!”刘望举起茶杯,作势要摔。
    “哎哎,别激动啊!”纸片人惊慌地叫道,“我不是实现你的心愿了吗?”
    “你把我变成茶杯,还被人摔碎了!”
    “可是你确实被女神捧在手里了,还能趁她喝水的时候偷亲她——你没去亲,那可跟我没关系!”
    刘望简直要被气笑了,决定不再废话,直接毁了这个鬼。就在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同寝室的邹州在电话里语气焦急地说道:“刘望,你的女神刚刚被救护车拉走了,应该是去了XX医院。”
    刘望什么都顾不上了,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就摔门而去。
    随着门“砰”的一声关上,颜色惨白的茶杯突然“咔嚓”一声裂了一条缝儿,纸片人脑袋上的红线下弯,变成一个悲伤的表情。
    “居然损失这么惨重,可得让他好好赔我啊!”轻轻的叹息回荡在空无一人的漆黑寝室里。
    刘望心急火燎地跑进医院,还没进门就被人一拳揍了出来。
    “你干吗?”刘望怒视着眼前的赵龙,出手反打回去,却被对方闪了过去。
    “杨媚是我的女友,你小子是不是需要见见血才能记住这一点?”
    对方话一出,刘望就蔫了。确实,当初两人因为追杨媚斗得你死我活,后来赵龙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打动了她,抱得女神归。
    刘望自嘲地一笑,转身往回走。
    “等等。”赵龙叫住他,“你是不是和鬼做了什么交易?”
    刘望愣住了,随即问道:“为什么你能看到在杯子里的我——你能见到鬼?”
    “比起这个,你不觉得杨媚突然病倒很奇怪吗?”赵龙目光阴沉,引开了话题,“我刚破了你的鬼术,她就病了……”
    刘望心下大骇,医生跑过来焦急地说道:“你们谁是患者家属?患者突然大出血,需紧急动手术抢救,需要家属签字。”
    赵龙立刻表示自己是她男友。刘望看了看忙碌中的赵龙和医生,转身向外走去。
    回到寝室,刘望根本没去听那纸片人说了些什么,直接将茶杯摔了个稀烂。
    次日,杨媚的病情开始好转,并在一个星期后出院了。
    看来果然是那只茶杯鬼有问题。刘望既后悔当日对鬼的轻信,又庆幸赵龙点醒了自己,同时又有些疑惑:赵龙为什么能看到鬼,而且还知道自己和鬼做交易了?
    重粘
    那件事之后的几天,刘望一直偷偷观察赵龙和杨媚。虽然茶杯鬼解决了,但赵龙这人的疑点太大,他不能放任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杨媚身边。
    这一番观察后,他没发现赵龙有什么疑点,反而觉得杨媚的行为怪异无比。
    她太像个木偶了——这是刘望的第一反应。杨媚和赵龙在一起时很乖,几乎言听计从,这在别人看来也许没有什么,但知道杨媚性格有多独立的刘望却觉得非常怪异。
    这天,他一边把近日搜集到的资料输入电脑,一边在脑内分析可能导致她这么奇怪的原因。
    就在这时,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从他的胳膊边响起:“你回来了也许不会听我说话,所以我录了音,希望你听完后能把我粘起来。”
    刘望悚然,条件反射般看向手边的杯子——他没有发现黑色纸片人。视线下移,才发现是手机里的播放器被自己不小心碰开了。
    “不管怎么说,你家女神的病和我没关系。我是鬼不是神,要害也只能害和我有关系的你而已。而且,你就不奇怪为什么赵龙知道那么多吗?”那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那是因为上一个和我定契约的,就是赵龙。”
    刘望惊异地继续听了下去。
    “我按照约定完成了他的愿望,但他却在完成我的愿望时毁约了。你有没有发现你的女神行为怪异?那是因为她被赵龙操纵了心神。”
    “当初赵龙许下的愿望是拥有操纵心神的能力?”刘望这样问了一句,随即才想到这只是录音。于是他连忙从垃圾桶里翻出那些茶杯碎片,小心翼翼地用胶带粘了起来——只有这样他才能知道真相。
    现在还是白天,所以茶杯没有任何动静。刘望一直等到晚上,终于看到了身体七零八落的纸片人。
    纸片人红色的“嘴唇”被裂痕“割”得纵横交错,像一张细长的网。
    “没错,他要的就是那个能力。”纸片人说,“之后他把我扔掉了。无奈之下,我只能找到和他是对头的你。怎么样,要不要和我联手?这样我就能报仇了,你也能解救出你的女神。”
    刘望忽然有些同情这个法力低微的纸片人,他还没听说过哪个鬼混得像它这么差,连报仇都得寻求人类的帮助。
    不过,只要想到可以将杨媚从赵龙的手里解救出来,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刘望立刻选择和纸片人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你只需要将我放在他身上待一会儿,我就能收回送出的能力。”纸片人说道,“到时候你的女神也会从他的鬼术中脱离,你就又有机会了。”
    复仇
    虽然纸片人的话让刘望很激动,但是真正实施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这相当困难——要如何才能近一个对自己万分防备之人的身呢?
    假装不小心撞到?对方隔着3米远就绕路了。
    用蛮力制住对方?方圆十里没有能打得过他的。
    要不多花点儿钱找人揍他一顿得了……
    刘望绞尽脑汁想办法,可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上厕所的工夫,纸片人就被邹州喝进肚子里去了。
    “今天这水怎么怪怪的?”
    刘望默然,鬼的味道……估计就是很奇怪吧。他有点儿后悔每天用血喂食它,让它把杯子恢复如初了。
    不过虽然他一直叫它“纸片人”,但实际上它不是鬼吗,为什么会像有实体的东西一样被人喝进去?
    晚上的时候,刘望小心翼翼地盯着邹州,生怕他出什么意外。
    前半夜什么事情都没有。等到了凌晨3点,邹州突然僵直地坐了起来,然后像僵尸一样跳下床。他刚走了一步,就两脚相绊,摔了个狗吃屎。
    刘望明白过来,纸片人上了邹州的身了。
    “快,扶我起来。”邹州开口,声调毫无起伏,“离天亮还有三个小时,咱们去找赵龙。”
    刘望再次不解,怎么会有鬼弱到这个份上?
    不管如何,最后他们还是顺利地翻过学校围墙,向赵龙家赶去。
    赵龙的家在旧巷子里,路边连盏路灯都没有。惨白的月光照在身边浑身僵硬的同伴身上,刘望怎么看怎么像自己在与尸体同行。
    “我说你能不能像人一样走路?”快到赵龙家的时候,刘望终于憋不住了,“你这和尸体似的,根本骗不了对方啊!”
    邹州冷哼:“为什么要骗他?这次去就是要用暴力解决!”
    刘望呆住了,他们两个战斗力负5的渣渣去对付那个暴力男?
    “谁说只有咱们了?”邹州伸手一指,刘望的寒毛顿时竖了起来。
    只见巷尾隐隐约约出现几个影子,为首的那个手上拖着一串长长的东西。
    等走得近了,刘望差点被吓得尖叫起来。
    那长长的东西是肠子,一端还在那人的肚子里,另一端被它拖在手上,中间的部分便垂到了地上!再看他身后的人,一个个脸色乌青、动作僵硬,有些人的脸上甚至还挂着冻霜。
    这是一堆刚刚从太平间里爬出来的死人!
    刘望差点掉头跑走,邹州却骄傲地说道:“我的能力就是召唤死人啊!”
    只有一“人”的队伍阴森而寂静地进入小区,站在赵龙家门前。
    刘望在邹州的示意下上前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客厅里灯火通明,墙上贴满了符咒。赵龙一脸嘲讽地站在门口:“我就知道你该来了,能进来的话就来吧!”说着,他当先返回客厅。
    “还是那么愚蠢。”邹州说着,竟真的跨入客厅,当着赵龙的面将那些符一一撕下,扔在他面前,“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附身在人类身上?”
    门外的尸体依次走了进来。它们走过刘望身边时,他甚至能听到它们身上的骨头发出的“咔嚓咔嚓”声。
    “你也进来吧!”赵龙在沙发上勾勾手指,刘望的大脑顿时一空,不由自主地走入客厅,坐在了尸体围成圈的沙发中间。
    赵龙
    刘望差点认为赵龙和纸片人是一伙的,不过一看到两人间箭弩拔张的气氛,就知道是他想多了。
    “废话我也不多说,你只要把从我这里骗走的能力还我就行了。”邹州开门见山地说道。
    赵龙嘲讽地笑了笑,侧耳听了听,突然说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这符咒是用来对付你的吧?”
    邹州和刘望的脸色一变,因为他们也听到了从卧室传来的声音——一种说不上来的,明明听起来像是一个人在走路,但又明显不可能是人类走路时发出来的怪异声音。
    那声音很快就接近了卧室门口,随着“咔哒”一声响,卧室门被缓缓拉开。
    刘望连呼吸都忘了,紧张地盯着门,似乎这样他就可以逃离接下来的危险。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门终于被全部拉开,一个人身体僵直地走出来,看都不看客厅的人,径直向门口走去。
    那人竟然是杨媚!
    刘望震惊地站起来,看赵龙没什么表示,才快步走到杨媚面前,拉住她问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她听不到也不会回答你的。”赵龙看都不看刘望,“最初发现她出现这样的症状时,我就求遍了所有医生。最后还是一个大师给了我这些符咒,让我贴满墙壁,才阻止她每晚的无意识行动。”
    “怎么会……”刘望不敢置信地说道,“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大师说,”赵龙盯着邹州,“她这样的原因是缺了一魄,只有找回那一魄才能恢复正常。”
    “那该怎么找那一魄?”
    “她这样的症状是从那次病倒后出现的,本来你把那杯子摔了就该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但你偏偏又粘好了它!”赵龙终于回头看了刘望一眼,“现在你知道该做什么了吧?”
    邹州也在同一时间看向刘望:“你别忘了赵龙的能力是什么,杨媚之前诡异的行动又是怎么来的!”
    刘望左右为难地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当看到邹州身后的尸体时,不解地问道:“你不是还带了这么多的强力军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帮你?”
    邹州刚张嘴,赵龙便抢先说道:“因为阴间和阳间是两个世界,他带来的这些东西只能制住我或者杀了我,却不能改变我的思想。”
    也就是说,如果赵龙不愿意,纸片人就收不回来那个能力。
    邹州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但是可以用人类的力量将它强行抽出来。”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来。
    符是人类发明出来的,自然算是人类的力量。刘望深深望了一眼仿佛失去知觉的杨媚,一狠心从邹州手里接过了符,对赵龙说道:“不管如何,你操纵杨媚心神的能力必须得消失。如果在那之后杨媚还没有恢复,我会再一次摔碎那只茶杯!”
    赵龙的眼神渐渐变得绝望,说道:“总有一天,你会非常后悔,并重复我今日的老路!”
    刘望心下一惊,握符的手不禁有些颤抖,但那些尸体已经将赵龙扑倒。邹州抓着他的手,任由刘望将符按在赵龙胸口上!
    之后发生的一切混乱而恐怖,赵龙在符贴到胸口的一瞬间,突然脸色变得铁青,身体里传来“咔嚓咔嚓”的瓷器碎裂声。不一会儿,他的脸也在这种声音中龟裂,裂开的细缝里并不是血肉,而是空荡荡的黑洞!
    邹州用力一按,赵龙的身体便“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操纵
    赵龙死了,杨媚也恢复了神智。她最近频频对刘望示好,一切都向着正常的方向发展——他一直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但那日赵龙的话就像条鞭子,时不时抽打他的理智一下。
    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半个月,刘望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你的愿望也达成了,是不是该达成我的了?”纸片人趴在杯沿,头伸向刘望的方向。
    刘望装作平静的样子,问道:“你有什么愿望?”
    “把我送到下一个暗恋杨媚的人身边。”
    刘望呆住了。
    纸片人让他把它送到他的情敌身边?那怎么可能!一想到有另一个人会借助纸片人的力量从他身边夺走杨媚,刘望就嫉妒得发狂。
    “你不会不愿意吧?别忘了赵龙的下场!”纸片人警告道。
    刘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将茶杯端起来:“怎么可能,我对你的能力可是深信不疑啊!”话虽这么说,他却将茶杯端到窗边,然后一用劲儿,将它扔了出去!
    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鬼的话就将女神让出去!而且他已经知道那个鬼对付人的方法了,要预防还不容易?
    当天夜里,刘望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循着杨媚的声音,一直走、一直走,终于在她的寝室门前停下了脚步。
    杨媚拉开门,对他娇笑道:“你把我的茶杯摔裂了,不好好补偿可不行!”
    刘望打了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的面前依然是杨媚的那种脸,而他只要一对上杨媚的眼睛,脑袋就 会立刻变得空白。
    那根本不是一个梦,他被杨媚操纵了……
    真相
    经过许多天的暗查,刘望终于明白赵龙那天为何会那么绝望了。
    从一开始,就是杨媚一手策划的阴谋。她想治好先天心脏病,便通过异术分离出一魄,将它寄放在茶杯里,引诱暗恋她的人上钩,并吸收这些违约者们的生命来修补心脏。
    虽然只要遵守约定就能幸免于难,但谁会放弃好不容易到手的爱情?何况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知道了茶杯鬼的报复方式,可以预防它的报复。
    当赵龙发现那个鬼已经找好下一个“继承人”时,不甘的他为了破坏刘望和茶杯鬼的“交易”,摔碎了附有刘望灵魂的杯子;后来得知只有在摔碎那个鬼的本体杯子才能彻底消灭它后,他又怂恿刘望摔碎了茶杯,企图能够在他们达成“交易”之前除掉那个鬼。就在他们找上门的那一晚,他也拼命通过语言暗示刘望,甚至不惜用自己所剩无几的生命引杨媚出来,近乎直白地告诉刘望真相——他始终在杨媚的控制之下,不可能说出或者写下杨媚的秘密,只能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进行暗示。
    可惜他失败了,刘望最终还是被杨媚施展的“木偶”幻术骗了,以为真的是赵龙操纵了她。再加上那个鬼一直在旁边煽动刘望,导致赵龙最终还是被刘望杀死了。
    一个月后,刘望走路时偶尔会听到类似于瓷器碰撞的声音,他知道那是自己身体在“瓷器化”了——随着生命被杨媚抽走,他的身体会越来越像瓷器,最后被下一个倒霉的人打碎。
    就像赵龙的遗言说得那样,刘望现在非常后悔。
    当他在杨媚的桌子上看到那只茶杯和里面的人时,简直欣喜若狂。
    “你这只杯子真别致。”他装作不经意地拿起那只杯子,然后一下子戳了进去……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