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别在阳台上挂风铃 > 详细内容

别在阳台上挂风铃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旋律是依恋゛  阅读:978 次  点赞:2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别在阳台上挂风铃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有人问,灵异事件究竟容易发生在什么样的人身上。我想,除了天赋异秉,身体虚弱,还有一类人最容易招鬼,那就是心中有鬼的人。心中有鬼,草木皆兵,远比真的撞鬼更可怕,所以如果你做了亏心事,看下面的故事,站稳了……
    这里是灵异故事频道,分享你的故事获取稿酬:guigushi@foxmail.com。
    故事正文开始:刚把家安置好,女友小可就提了一串风铃回来,浅蓝色,很好看。她兴冲冲地拿了凳子安到阳台上。
    可我不喜欢。听说风铃是鬼来临的预言,就像恐怖片里,风铃一响,就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告诫小可,阳台上不可以挂风铃的,那会勾引鬼怪。你看电视上的恐怖故事,都是听见风铃响,然后一阵微风,再就是,鬼怪出现。
    小可大咧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可是我怕,因为我的心里有鬼。
    从那天以后,每个有阳光的午后,小可坐在风铃下面看书,这种感觉很好。小可眯着眼睛,似乎憧憬那些即将到来的每个日子。
    可是一个多月后,我发现小可消瘦了很多,皮肤也不如从前白皙,还有她总是不经意地抓自己的双臂、颈脖,出现一条条浅紫色抓痕。去医院检查,也说不清原因。
    可能有些过敏。小可不在意地说。

    秋天寒意日深时,是小可的生日。那天我喝了一些酒,睡在小可家里。欢爱时,发现她的大腿根部也有抓痕,很是惊心。天气其实不算冷,小可已经盖很厚的棉被。她还是冷。 我抱着她,捂暖后慢慢睡去。
    等她睡熟,我想去冲个澡,听见阳台上的风铃急躁地响起来。顺眼向楼下小马路望去,幽幽惨白的路灯下有一个女子,穿着长长水袖的戏服,来回舞动。突然一辆汽车撞来,女子倒地,满地的血。她竟然笑了一下,笑容凄酸绝望。
    出车祸了。我叫醒小可。小可迷离着双眼,跟我到阳台。没有啊。她说。
    隐约还听见女子唱程派唱腔的京剧,因我母亲也喜欢程派京剧,在家常听也常唱,我熟悉。路上干干净净,没有一丝车祸的痕迹。但我明明看见的啊。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小可还是消瘦下来,我们都吃不下饭,感冒不断。冬天还没有到,却常常觉得冷。
    我知道这的确有点异常。午夜时分,风铃响起,急躁零乱,听不出悦耳的感觉。走到阳台向下看,这次我用力揉了眼睛,集中精神。

    还是那个女子,穿着红色戏服,水袖很长。她动作娴熟,水袖一放一收,十分自如,她唱起来:“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我只道富贵一生享定,又谁知祸福事顷刻分明。”她唱得悲愤,字字血泪。
    突然,一辆汽车窜过来,她和上次一样,倒在血泊中。一阵微风拂来,我低头紧紧衣服,再看时,一切都消失了,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早晨小可醒过来,我问她,晚上有没有听见有人唱京剧?有没有看到过异样的东西?她说没有。只是风铃在晚上响得比较频繁。
    真的是她回来了?三年前,母亲一个闺密的女儿白月来到我家跟母亲学戏时,喜欢上了我。可是,我们在一起没多久,我就发现,她的性格很刻薄,合不来。正巧此时,我遇上了小可,但是我并没有马上追求小可。而是先解决白月。我提出分手,白月纠缠不休,一次争吵之后,她出了意外。虽然我不是直接的凶手,但是我心里有隐约不安。我似乎欠她一句对不起。可是,我很快就陷入对小可的迷恋,并没有去看过她。
    风铃的事情的确很诡异。我于是背着小可向周围的人打听,我只是问,近几年这条路上有没有发生过车祸。
    最后在一位大婶处打听到一些: 一位长相漂亮的唱戏的女孩,就住在那幢房子的五楼。她指给我看,后来那女孩出了车祸,死了。
    出车祸时,那女孩是穿着戏服的吗?我问了一句。声音有点颤抖。
    是,你怎么知道的?大婶惊异地说。
    我马上带着小可搬离。预交的半年房租也不要了。然后我买了一束白色的百合,去看了白月。
    在新的住处,小可很快恢复,脸上再度白皙红润,身体也不再痒。她十分惊讶,我用最平淡的口吻说,她的确是因为过敏,前住宅前方有一个大花坛,那个时节,花粉正浓。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2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