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 详细内容

作者:素食主义  阅读:17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

“兄弟,我觉得你最近变得像蜗牛似的。我这头你都理了半个小时了。”

飞扬看着镜子里自己几乎还和半小时之前完全一样的发型,疑惑的问他的理发师木子。

以往他这位朋友可是出了名的神剪,不管多么难做的发型,在他手里都是三下五除二就能搞定。而现在,都半个小时过去了,他手里的剪刀挥动次数绝对没超过五次。

“我也不知道,最近觉得脑子反应变迟钝了,手脚也像跟不上脑子的节奏似的……”木子一边慢条斯理的挥动着剪刀,一边慢吞吞的对飞扬说道。末了还自嘲式的说了句:“我怀疑我是老年痴呆症。”

“兄弟,您老今年才二十六岁好不好?”飞扬嗤笑道。“我猜你就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而已……”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木子慢吞吞的放下剪刀,慢吞吞的接起了电话。

“我在联邦大厦天台,我要跳楼了。”电话一接通,听筒里便传来李天平淡的声音。

“跳楼?”木子顿时脸色大变,焦急和惊恐的表情显露无遗,可是他说出来的话,依然是慢腾腾的。

李天没有回答他,电话断掉了。

“是李天,他说要跳楼了。”木子看着疑惑的飞扬,愣愣的解释道。

“切,又是这一套。”飞扬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这小子最近总是这样,几乎每天都打几遍电话说自己要自杀……放心吧,他也许是返老还童了,总是搞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可是我觉得不对劲,他说他在联邦大厦……”木子不放心的说道。

“你去吧,我才懒得理会他,我已经被他骗了N次了……”飞扬无奈的耸了耸肩,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木子嘀咕道:“看来你还没被他骗够……”

木子没理会飞扬,他尽可能快的拖着沉重的身躯,爬上了自己停在店门口的车,向联邦大厦飞驰而去。

可是,他还是来晚了。

当木子赶到现场的时候,正好看到李天从二十六层楼扑向地面的身影。

自由落体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木子的惊叫声还来不及响起,李天的身体已经轰然落地,随着周围围观者们的一阵惊呼,血肉四溅。

然后,木子便看到了李天最后的造型——他面朝下匍匐在地,四肢伸平展开。虽然木子并不想侮辱自己最好的朋友,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使他联想到了一种名气并不太好的动物——龟。

是的,李天的这种姿势真的像极了一头巨大的海龟,一头被掀掉了外壳的龟。

只是,这头硕大的龟已经死了,头部摔得稀烂,大片的鲜血,已经侵染了周围的柏油路面。

(二)

李天的葬礼那天,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天。当木子、飞扬、林妍参加完了葬礼聚到木子的理发店时,三人已是全身湿透,狼狈不堪。

“真没想到,李天这次竟然是来真的。”飞扬将右手绕到肩后,用力的挠着后背说道。那天木子告诉他李天要跳楼,他却不肯相信,以为李天一定又是在说着玩儿,没想到……

他有些责怪自己,如果那天自己去的及时,也许就能救回李天的一条性命……

“林妍,自从上次你们闹掰后,真的就一次也没和李天联系吗?”木子给林妍递上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慢吞吞的说道。

“没。”林妍接过咖啡,淡淡的说道。“我怎么敢和他联系?他每天都嚷嚷着要自杀,又是跳楼又是跳海的,我可受不了……而且他还像着了魔似的,一天到晚总是画乌龟,我们家墙上,地上,桌子上,床单上,到处都被他画满了……”

说到这里,林妍握着咖啡杯的手有些颤抖,漂亮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画龟?”木子皱着眉头问道,他忽然想起了李天的死状.

“是啊,就像个孩子似的,不停的画,满脸的兴奋和疯狂……”林妍颤抖着说道,“甚至我告诉他,我怀了他的孩子,他都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和木子都曾试图强送他去看医生,可是他不肯去。”飞扬叹息道。他挠后背的动作越来越用力了,仿佛那里被蚊子叮了似的。

“在发病初期,我倒是带他去看过医生了,医生给他做了详细检查,说根本没什么病症。”林妍纳闷的说道,“可是他的病却越来越严重,有一次我半夜醒来,发现他竟然拿着画笔,在我肚子上画了三只乌龟!我当时就吓坏了,所以才和他分手,我可不想我的宝宝,从没出生起就和一个神经病老爸在一块……”

“你们有没有觉得,李天的这种行为,很像是中邪呢?”沉默了一会儿,木子忽然慢吞吞的说道。

“中邪?亏你还是我们几个同学中成绩最好的。”飞扬嗤笑道。“这种事情你都信?!”

“反正我不信。”林妍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漂亮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母性的温柔“我只相信人定胜天。既然李天没法和我共同见证宝宝的出生,那我就自己把他养大……”

林妍的话说完,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一阵冷风吹来,将理发店的玻璃门吹开了,室内顿时一阵阴冷。

木子慢吞吞的走上前将门关好,忽然想到,自己的这家店面,已经连续一周没有一个顾客登门了。

一个儿童头都能理上个把小时,还有谁会登门呢……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