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鱼肚乾坤 > 详细内容

鱼肚乾坤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现在已经是中午12点,我的肚子早已咕噜咕噜的乱叫,我强忍着饿意,把手头的工作完成,当我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现在已经是一点钟了。

今天有事并没有去上班,但是并不算我请假,因为我把工作全都拿在家里做,而且这件事领导也知道,领导一想哪做不是做,只要完成就好,很是宽宏大量的把我放回家完成工作。

出了家门右拐,有一条小胡同,走出这条小胡同右手边有一个小饭馆儿,小饭馆的老板叫胡大胖,人,如其名像一座人移动的人肉堡垒,走过地面都会发出一阵阵巨响,让我怀疑结实的地板砖会不会变成四分五裂的碎块。

胡大胖见我这个老主顾来了,立马热情的打出招呼,“李哥赶快坐,是不是还是老三样,你稍等一会儿马上给你做出来。”

“你快点整,我的肚子都饿坏了。”我催促他说道。

我一阵恶寒,这个胡大胖今年都40多岁了,我才20多岁,整天一见我就喊我李哥,李哥,这是得谁喊谁哥呀?看着周围怪异的眼光看着我,我无视他们的目光,直接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等待着我的饭菜。

很快我的饭菜就被端上桌,你还别说,胡大胖这个人长得虽然很胖,做菜的速度倒是一流,如此快速做完饭菜跟他胖胖笨重的体型有些违和。

酒足饭饱之后,我就起身往家走,刚刚拐进胡同里就撞到了一个人,我们两人的身高差不多,来了一个顶牛,双方的头部碰撞在一起,摸着头上的大泡,气不打一处来。

“我日,这他妈谁不长,眼睛撞到老子了,眼睛长在屁股上了。”我骂骂咧咧的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儿吧!”对方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捂着自己的脸,让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一个劲的给我道歉。

老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人家好里好大的跟我道歉,我要再追究他的责任,就变得有些不知好歹了。

我摆了摆手,要是自己没什么事儿,“下一次走路看见人,再有就是遇到我这么个好脾气的人呢,遇到脾气不好的人非打你一顿不可。”

我刚说完,这才注意跟我相撞的这个人的模样,一看是熟人,这不是我家邻居卖鱼的马三儿吗?他也看了看我。

我们就这样面对面的愣了两秒,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

“你这么急去哪儿啊。”我首先打破沉默。

“这不今天有点儿事儿,处理了一下,正准备去鱼摊卖鱼。”他开口说道,

他从我的身旁走过的时候,我这才发现他手里提着两个大大的黑色的塑料袋,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散发出来。

我猜他说了袋里放的应该是一些碎肉,卖鱼,这个活计也算是一门学问,要想挣到钱,必须往鱼肚里塞东西,这样才能增加分量,现在的人都这么做。

下午没有什么事我就去公司上班。

这么一晃三天过去了,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我特别想吃鱼,我这个人吃鱼从来都是自己做,不去饭店吃鱼。

下了班,我没有立刻回家先去菜市场转了一圈,来到马三的摊位,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向我扑面而来,突然闻到这种浓重的气味,让我有些不适应。

“马三,有没有新到的鲜货。”我在摊位上挑选起来。

“李哥,你来的真是时候,今天刚刚上惊现黄河大鲤鱼,鲜的很呢!”他热情地招呼我。

我挑了几条新鲜的黄河大鲤鱼称了称,很是爽快的付账走人。

在菜市场又转了几圈,买了一些佐料,用来煮鱼用的。

刚刚回到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原来是公司老总请客吃饭,虽然我今天很想吃鱼汤,但是老总请客,不能不给面子,我把买来的几条黄河大鲤鱼冻进冰箱里,去赶往老总的饭局。

等我醉醺醺的回到家,感觉十分口渴,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就在我刚刚转身的时候,我听见冰箱里有隐约的声音。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冰箱里出来,本来我以为幻觉,并没有在意,可是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响,不得不让我在意。

冰箱的下面,放的都是一些肉类,我好奇的打开冰箱下半部,慢慢打开一道缝,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里面冲了出来,掉落在地上。

原来是那几条黄河大鲤鱼,也不知道是这几条黄河大鲤鱼的生命足够顽强,还是冰箱里的温度不够低,这几条黄河大鲤鱼还在活蹦乱跳,跟刚刚买来的时候一样。

看到这几条黄河大鲤鱼,我的心里不知道怎么了,特别想把他们杀掉吃掉,说干就干,鱼鳞很快被我清理完毕,手起刀落,一颗鱼头掉落下来,被我扔进垃圾桶里,锋利的刀刃划开了黄河大鲤鱼的肚子,我在掏取内脏的时候,发现在鱼肚子里面有几根毛发,弯弯曲曲的,我抓起那几根毛发细细打量,毛发还连着薄薄的皮肤,我苦思冥想,这是什么动物上的毛发。

难道,是人身上的毛发,我陡然一惊,发觉手中拿着几根毛发和那一块皮肤,像是女人下体的毛发,我知道这事儿大了,急忙打电话报警。

警察来了,问我这几天黄河大鲤鱼从哪里买的,我如实的说出了那天的情况,第二天,我的邻居马三,手上戴着冰冷的手铐被抓走了,后来我才知道,马三的老婆死了,凶手就是她老公马三,他的老婆因为偷情被他发现了,怒火中烧,他把他老婆用刀砍死之后,剁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肉,放进黑色塑料袋里,到了自己的摊位上,就往鱼肚子里塞,可能是他粗心大意,并没有处理好尸体上的毛发,有几块沾着毛发的皮肤,被他塞进了鱼肚子里,让我鬼使神差的发现了,至今我也无法想明白,那几条活蹦乱跳的黄河大鲤鱼,怎么在冰箱里度过几个小时都没有变成冰块儿。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