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迟解的诅咒 > 详细内容

迟解的诅咒

作者:周国栋  阅读:13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故事发生在清朝末年贝子府镇东山坳村。吉善是东山坳村的一个农民,是村里最老实的人,妻子桂花也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农家女子。吉善一家五口,是个两儿一女之家。
    这年入秋后的一个下午,吉善家七岁的小儿子文军,在院内玩耍时不小心把头磕伤。村子里没有郎中,要治疗得到十多里地以外的贝子府。为了抢时间,吉善找了一块布条胡乱地给文军包上伤口背着他向山外赶去,他让大儿子去找她妈随后把银子送过去。桂花听说小儿子摔伤了很是着急,从地里回来,拿上银子,顺着山路奔贝子府方向追去。
    寂静的山路使人发瘆。桂花正走着,突然山间里刮起了一股小旋风,一直在她身后跟着。她的心里开始害怕了,一时没了主意,她想起小时候妈妈对她说的:如果遇上什么污秽的东西就冲它撒泡尿。于是,她慌慌张张地蹲下小解。可这不但未起作用,小旋风反倒是跟得更紧了。
    说话间,桂花到了一个叫陈家庄的小村子,这里有她的一位远房姐姐,是这一带一个有名的香头。她本不想到这位姐姐家,可眼下心里害怕没了主意,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她到了姐姐家,对姐姐说:“姐姐把你家菜刀借我用一下,我在路上防身。”
    姐姐听后便问:“桂花呀,大白天的你要刀防的什么身啊,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于是桂花就把她遇到小旋风的事说了一遍。姐姐说:“这样吧,今天正好你姐夫在家,你们拿上一点米、面和水,边走边洒,多念叨一些好话,请那个被冲撞的神灵饶恕你。看看能否躲过这一劫,但愿能躲得过去,否则后果可能会比预想的要麻烦。”
    拿上了米、面和水,姐夫陪着桂花走出了家门,按照姐姐的吩咐,一路上抛洒着念叨着,就这样翻过了一道叫分水岭的小山岗,那个小旋风终于没了。姐夫和桂花都松了一口气,姐夫也就回去了。
    小儿子的伤好了后,桂花对冲撞神灵的事早忘了。这天夜里,她做了个可怕的梦,梦中一个身穿红衣服的小童子,缠着她非要取她的性命,作为对他损失五百年道行的补偿,否则他将会折磨她一辈子,让她后半生不得安宁。那个童子像个顽劣的孩童,围着她纠缠。桂花从梦中惊醒,有些不知所措。醒来后,她和吉善说了这个梦,可吉善却说她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自己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白天瞎想了什么产生了错觉。
    可怕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做着相同的梦,每次惊醒都浑身是汗。吉善也没了主意,万般无奈,他们到姐姐家把这些天梦里的情景向姐姐如实地说了一遍。姐姐忙摆案燃香,请仙附体。经过一番折腾,得出了结论:说桂花上次用尿冲撞的是一个很有道行的鬼吏信差。这个鬼吏那天是去完成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跑完这趟鬼差,他就可以位列仙班,由于送信时心里高兴忘了人鬼殊途,见一村妇独自在山间小路行走,就产生了与她一路同行并逗她一逗的想法。不想这个村妇却使出了极端的作法,鬼差猝不及防,慌忙躲闪,不想怀中的书信滑落出来正好飘落到那泡尿上,把信给毁了,为此耽误了大事。鬼吏回去无法交差,只好在鬼王面前把实情说了,以求宽恕。鬼王办事一向很严厉,所以,就打去了鬼吏五百年的道行,并将他在地狱的暗室里关了半年,进入仙班的梦想也破灭了。
    姐姐接着说:“这个鬼吏因贪玩误了自己的前程,但他不肯思过,而是把怨恨全都撒在桂花身上,并咬牙切齿地发下毒咒,要折磨你们一家,更让桂花后半生不得安宁。”说完她给桂花写了三道符,让她回去后在各屋都贴上一道,并帮她请了鬼王的牌位,让她每逢初一、十五都要上香乞求。同时还让桂花到事发地还一下“人子”,多烧化一些金银元宝。
    此后,两年多平安无事,这期间桂花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取名小玉。小玉长得很招人喜爱,老邻旧居都夸老吉家有福气,生了个人见人爱的小公主。吉善夫妻更把这个老闺女视为掌上明珠,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吓着;两个哥和一个姐,对这个小妹也都是宠爱有加,总之是一家人都围着这个小丫头转,可说是其乐融融。
    一晃又是一个冬季,小玉已满两周岁。
    一天,姐姐带着小玉去邻居家玩,不小心碰翻了灶台上的水壶,半壶热水正好洒在了小玉的胳膊上。小玉的姐姐吓坏了,不顾一切地边哭边给小玉往下脱衣服。衣服脱下来后,烫起的水泡多已破损,很是吓人,小玉也哭得很厉害。哭声引来了邻居家的大人们,慌忙把她们送回家。吉善见宝贝女儿烫成这样,牵出毛驴让桂花抱着小玉坐在驴背上,一同去了山外的医馆。
    到了医馆,郎中让把小玉放在诊床上,给她敷上药,说:“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烫伤程度也不重,用几次药就会好的,但你们要好生看管,别让孩子用手抓,防止感染就可以了。”
    可就在当天夜里,小玉却全身抽搐,昏迷不醒。吉善急忙喊来郎中,折腾了半个多时辰,最终,小玉还是死了。
    这以后,桂花的精神又出现了问题,晚上的噩梦也接踵而来。
    一天,吉善出去散心,回来时太阳已近落山,在路上他有点内急,环顾四周,见路边有一座小庙,就直奔了过去。
    他转到小庙后面,刚蹲了一会儿,隐约听到庙里有说话声。他不觉一惊,急忙提起裤子悄悄绕到小庙的窗前,顺着窗户向里张望,就见里面有三个小人儿正在那里说着什么,他又靠近了一点仔细一听,才听出点眉目。先是一个红衣红裤红头发的小人儿说:“我真他妈的晦气,因一时贪玩丢了五百年的道行,没了仙缘,还被关在地狱里半年,想来真是窝囊。两年前有几路大仙来求我,并给我做了一个时辰的法事,还回了我近百年的道行极限,他们让我饶过那个无知的女子,还说在哪不是积德行善;那个女子也给我送了不少的钱财和供品。当时,我也想饶过她,但我现在总是静不下心来修炼,想我这五百多年的道行恐怕是无望补回了。我现在是越想越气,那几位大仙还说让我行善,笑话,我们鬼界有几个是修善的?前几天我略施手段,就把老吉家的爱女给收了,用她的血补一下我的功力,这才解了我一点点的心头之恨。”
    接着一个穿白衣裤黑头发的小人说:“大哥说得也是,我们在阴界修行要名列仙班得付出多大的精力呀,只可惜你那趟差出了岔子,让你与鬼仙的位置擦肩而过,真是晦气呀。”
    “对,大哥,我们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那个小娘子,我们还要继续找机会报仇。”另一个穿黑衣白裤白头发的小人儿也嚷嚷。
    过了一会儿,那个红头发的小人又说话了:“以后,我们绝不会让他们再生一个孩子,而且还要在他们的小儿子结婚时,弄两只能置人于死地的毒蝎子……”说着他的声音变小了,吉善只是断断续续地听到了“鞋子”、“名字”、“咬死”几个字。
    吉善听后,知道这是冲着他们家来的。
    吉善心里藏着那个秘密,他们也没再生孩子,但桂花的精神却是每况愈下,已经成了疯子。
    日月穿梭,一晃就是十几年。说话文军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经人介绍与邻村的农家姑娘小米商订了婚事,并定于农历九月十六完婚。
    文军娶亲那天,吹吹打打虽是热闹,但吉善的心却绷得很紧,大喜的日子,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很嗜酒,这天却只是象征性地与亲友们应付几盅了事,贺喜的人也没人和他计较。
    一天的婚事下来,人们都已筋疲力尽。可按当地的风俗,结婚都要有人闹洞房。就在村里的年轻人闹洞房的时候,吉善一个人却在外间屋的大铁锅里烧着一锅开水……
    夜很深了,闹洞房的人也逐渐地离去。新房里一对新人准备上床睡觉。刚躺下,就听门外有人叫文军的名字,文军答应着穿衣下地,就要穿鞋。这时,吉善一个健步冲进了新房,拿起文军的一双鞋就扔进了滚开的锅里。
    文军纳闷地喊道:“爹,你喝多了,外面有人叫我,你怎么把我的鞋给扔锅里煮上了?!”吉善并不答话,双手摁着压在锅盖上面的猪血盆,好像他一松手,锅盖就会飞走似的。
    过了一炷香的工夫,外面再没有了声音,吉善才挪开血盆,揭开锅盖。文军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只见锅里有两只毒蝎子正漂在沸腾的水面上。
    这三个鬼魅多年的谋划,就这样轻易地落空,心里更是气不过。回到小庙里,“红头发”恨恨地说:“真没想到,这老吉家还很难对付,我们等了十几年的计划,就这么容易被他们破了。真是气死我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另两个鬼魅乱嚷嚷着说:“大哥我们为什么只在他们小儿子身上下工夫呢?我们这次应在他们的大儿子或女儿身上打主意。”
    “红头发”说:“你们有所不知呀,他们的大儿子性格耿直、刚烈,是一条硬汉,阳刚之气太盛,我们根本近不了身;那女儿也已出阁不能算是吉家的人了。再说,他们和我这事也没什么大的关系,我们就不要节外生枝了。这次还得在他们的小儿子和那个老女人身上做手脚。”
    一年后,文军得了个女儿,可不知怎的,在庆贺满月的那天突然夭折了。而桂花每天夜里的噩梦也更加恐怖,经常从梦中喊叫着醒来。吉家的生活又陷入了可怕的阴影中。
    万般无奈,吉善又把那个姐姐请来。姐姐到家后,又联络了几位知名大仙,共同为桂花做法驱邪。几位大仙对它们也无计可施。最后还说要想制服它们只有靠桂花自己了。
    从那天起桂花就病倒在炕上,不进饮食。家人要带她去看郎中,她说什么也不去,逼急了,她就拼命地用头撞墙,坚决不接受治疗……
    中夏的一个雨夜,起初是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随后变成绵绵细雨,像是老天在哭泣。这雨一下就是半宿,就在子夜零时刚过,吉善正似睡非睡时,突然觉得有一股黑气从桂花的身边冲天而起,直破云霄。他忙睁开眼看,见桂花已安详地离开了人间……
    吉家是农户,每年都要上山砍柴和收割。就在这年的秋天,文军几次都差一点掉到山崖下面,结果都因他母亲的暗中保护化险为夷了。特别是最后一次,文军正在半山腰上砍柴,山顶一块石头滚下,尽管他母亲以全力撞了一下那块石头,文军的肩骨还是折了。
    这次的较量,桂花也被三个恶鬼所伤,她的怨气又一次冲破了云霄。这时玉帝正在南天门视察人间,见此情景便叫身旁的太白金星过去看个究竟。太白金星查明了那是一老妪的游魂含冤到极点生成的,就把吉家的一切向玉帝如实奏明。玉帝大怒,发下令牌,命太白金星到地府走一趟,传令阎王,把那三个恶鬼从重处罚,还吉家一个公道,以示天威。
    太白金星到了地府,宣读了玉帝的圣旨,又把事情的经过向阎王说了一遍。阎王听后很是吃惊,于是把鬼王叫来问其缘故。鬼王把老妪年轻时因鬼差顽劣,在不知情中,以尿避邪的事说了一遍,还把对那个鬼差进行了处罚的事如实向阎王禀明。并说后来发生的事自己一概不知。
    阎王听后很是震怒,依阴间律法判令那三个恶鬼到吉家一生做牛做马,并因鬼王对身边的鬼魅管教不力,以渎职罪判罚半年俸禄。鬼王和那三个恶鬼都表示服判。太白金星回天庭复命。吉家长达三十年的诅咒终于在桂花舍身诉怨的义举中解除。
    后来,吉家那头驴生下了一匹红骡驹;大花牛产下了两头小牛犊。再后来,文军的病情痊愈,家境渐好,妻子还生了一对龙凤胎。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