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夜半脚步声 > 详细内容

夜半脚步声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某市,夜晚,出租屋,305室。

305室里住着两个人,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胖子叫李胖,躺在床上抱着电脑看着日本的动漫柯南。

瘦子叫陈虎,坐在床上拿着手机打着现在很流行的游戏王者。

“妈的,又输了”陈虎手机往床上一甩,靠在枕头上,看着旁边的李胖“喂,胖子,听说出租屋的管事大妈走了?”

“嗯,对的”李胖一遍看着动漫,一遍说道“哎,正常。这地方,楼道又窄,灯光又暗,站咱们门口都看不见楼道厕所门口站的人长什么样,黑乎乎一片,偶尔停电断水的,时不时的还灯泡忽闪忽闪的,你看看,又来了。”

屋内的灯光一会明一会暗,这样的事两个人早就习以为常了。

“也是,大妈年纪又大了,万一在出点事”陈虎拿起手机“上次楼道的灯泡坏了,听说大妈换灯泡还摔了一跤呢。”

“就是啊,那点工资还不够住个院买个药呢”李胖合上了笔记本“说是来了个中年人,在这管事,以后有事就找他。”

“睡了?”陈虎看着到身就要睡的胖子“你又不工作,睡那么早干嘛”。

“早睡晚起身体好”李胖一翻身,背对着陈虎,被子一盖。

“切”陈虎一个冷笑,起身关灯,自己拿着手机看起了小说。

深夜,12点,陈虎手机一放,翻身睡觉。

外面的楼道里,黑乎乎的一片,真可谓伸手不见五指。安安静静的楼道里,逐渐的传来‘嗒~嗒~嗒’的声音。就好像一个人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一样,声音由远到近,逐渐的传上了3楼。

夜深人静。305室内很干净,屋子内只有一张双人床,一个大衣柜,还有一张桌子。

突然,陈虎身旁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时间00:10。陈虎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被子里伸出一只手,将手机按灭。

‘嗒嗒嗒’的声音从楼道里传来,逐渐的又变小了。

楼上,吱嘎,开门的声音,然后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近到远,然后又是吱嘎,关门的声音。

“哎呀,这是谁啊,大半夜”陈虎心里嘀咕着。陈虎翻了个身“我去,来水了”。

陈虎拿起手机,披上衣服,开门去了厕所。一会,陈虎手机开着灯,照着亮“奶奶的,灯泡又坏了”。陈虎走到楼梯口,看着地面“这怎么还有水啊”。楼上又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随后,吱嘎,门发出的声音。

“又是404这个前列腺,刚才跑一趟,这又跑一趟。”李虎打了个哈欠。

“起夜上厕所啊”一个中年男性看着陈虎说道。

“晨哥,刚回来啊”陈虎看着正在开门的中年人。中年人住在陈虎的对面308室,每天都是很晚才回来,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抱怨应酬很多。

“哎,没办法,工作上,生活上应酬太多了”中年人打开了房门“早点睡,哦,对了,明天早上外出注意点,我回来看到楼梯上有好多水,天气冷,别结冰”

“好嘞,晨哥,早点睡”陈虎笑着说道。

两人各自回房,一夜无语。

第二日,早晨。

陈虎起床,伸了个懒腰,看着还在睡熟的胖子“起床了,到点了啊”。

“嗯嗯,知道了”李胖起身,伸了个懒腰。

“卧槽,我服”陈虎看着起身伸完懒腰的李胖,妈的,又到下换了个姿势。

陈虎无奈的摇了摇头,拿着脸盆出门,往水房走。

305门口旁的楼梯口,一个身着清洁服的男子,手中拿着拖布,抬头正往4楼看去。

“您就是新来的那个宿管大哥吧”陈虎拿着脸盆,站在男子的身后。

“哦,对对”男子看着陈虎,惊恐的神色瞬间消失“我是新来的宿管,这不早上打扫下卫生”

“是该打扫打扫”陈虎看了眼脚下的楼道“也不知道是谁把楼道弄得都是水,天气这么冷,多不安全啊。”

“水?”男子神色一愣“哦,是我弄得”。男子拖着3楼到4楼的楼梯“那个,楼上404住着人呢么”

“住着呢”陈虎嘴巴一撇“一个前列腺,昨天晚上还跑厕所了呢”陈虎走向305室“您忙着,我该上班去了”。

305室内。

“奇怪了,他问404干嘛,大晚上的还往楼道洒水”陈虎嘀咕着“又来了个有毛病的宿管”

“嘀咕啥呢”胖子在房里穿好了衣服“我运动完,然后买东西,然后还要处理一些事,估计得晚上才回来了”

“哟,今天还是个大忙人”陈虎调侃着胖子。

“那是,对了,今天404大叔没下来呢”胖子拿出钥匙扔向陈虎。

“谁知道啊,晚上回来带饭哈”陈虎接过钥匙,看着出了门的李胖。“我也该走了,上班。”

4楼,404门前。

身着清洁服的中年人看着从楼梯一直到404门口的一滩滩水迹,最后一道水迹恰好在404的门下,中年人的瑟瑟发抖的身体,拖布颤颤巍巍的将水迹拖掉,逃命似的往楼下跑去。

308门口正在锁门的晨哥,看着一路狂跑的宿管“新宿馆,干活这么积极,大早晨的就跑这么快。找宿管,聊聊天,培养培养感情,嘿嘿”。

夜晚。

305室内,陈虎拿着手机打着游戏。楼道外一路跑路的声音逐渐传到305门口,哐哐的敲门声。“虎哥,开门”。

“我靠,你还买了一条狗”陈虎看着在床上乱跑的小黑狗。

“不是我买的,路边捡的”李胖放好东西“那,饭”。

“就一份啊”陈虎看着在床上跟狗玩的正欢的胖子。

“我吃了”胖子逗着小狗“从今天起呢,你就叫虎子,虎子虎子,来”

“在吗,你们”门外敲门的声音“我,你们晨哥”。

“晨哥,下班这么早”陈虎开门,看着门外的男子“来,屋里坐坐”。

“我说胖子,虎子”晨哥看着两人。

‘旺’小狗看着晨哥,摇着尾巴。

“胖子,它要是在出生,我就扁你”陈虎看着摇着尾巴的狗狗,冷冷的对胖子说道。

“..........是,虎哥”胖子赶紧抱紧狗狗,尴尬的笑了笑“我叫虎哥习惯了,忘了虎哥也被人叫虎子,呵呵~呵”

“这是”晨哥看着莫名其妙的两个人。

“没事,您继续说”陈虎看着晨哥“你刚才要说什么”

“我是说,咱们不是来了个宿管么”

“是啊,感觉的挺奇怪的”陈虎皱着眉。

“可不是么,就今天,就今天早上”晨哥看着两人“我早上刚出门,就看到那小子从4楼跑下来,我心思着宿管么,沟通沟通感情,你们猜,我找到他,我看见什么了。”

“他,也捡了一条狗”胖子抱着狗狗说道。

“什么啊,我看见他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晨哥说道“我想跟他聊聊天吧,你猜他说什么。”

晨哥看着两人“说什么,什么什么总跟着他,我手机响了,接个电话。”

“喂,好的。.......嗯嗯,行行,.........今天晚上1点钟,老地方,。。。。好嘞,好嘞”

“虎哥,晨哥这是跟谁打电话呢,笑得那么开心”胖子说道。

“我哪知道”陈虎看了看手机,时间10点钟。

“胖子,虎子”

‘旺’

“这小狗,我喜欢”看着对着自己摇尾巴的狗狗。

“胖..子”

“虎哥,我错了”胖子看着陈虎逐渐阴沉的脸,赶紧把摇着尾巴的狗狗抱了回来。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晚上还有事,我得去外面洗个澡”晨哥笑呵呵的“走了,虎子”

‘旺’

“呵呵,虎哥,我真不知道他会管你叫虎子。”

‘旺’

‘~~啊~~~’杀猪般的声音从305室传遍整个楼道。

夜色渐深,楼道内灯光闪烁,一直灯泡灭了,楼道黑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嗒~嗒~嗒’深夜的脚步声从远处再次传来,由远到近。

305室,幽暗的室内黑漆漆一片,手机发出不和谐的光,屋内有了一点亮度,手机上时间00:10。脚步声逐渐传到3楼。

“旺~旺~旺~”305门内,狗狗朝着外面叫唤着。

楼道里,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哎呀,洗浴的小姑娘,真是美啊”晨哥哼着小曲,手中抖动着钥匙“不过一会还有个大美人等着我哦”

3楼楼梯口,晨哥看着黑漆漆的楼道“妈的,这灯怎么又坏了,哎呦,我的上帝啊,这是谁啊,又在地上洒水。”晨哥吼了一句,看到在3楼链接4楼的楼梯上,一道黑影,好像在朝着自己看。“对不住,扰民了”。晨哥呵呵一笑,朝着自己房门走去“这狗怎么总叫啊,虎子,扰民啊”晨哥敲打着陈虎李胖的房门。狗狗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一声接一声。晨哥身后,楼梯口处,一道黑影悄然出现,黑色的长发垂下直到地面,遮住了白色的衣服,黑发掩盖了黑影的脸。

305的灯亮了。

“胖子,抱好你的狗”。

晨哥开了房门,进入,关上了房门。狗狗不在狂叫,305的灯灭了,黑夜再次回归了平静,唯独留下的是楼道口的两摊水迹,一个在3楼的楼梯口,一个在308室门口半米的地方。吱嘎,308室的门开了,一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顺着楼梯往楼下走去,嘴中低语“大美人,马上我就到”。4楼楼梯口,黑影停留着片刻,‘嗒~嗒~嗒~吱嘎’404的门开了,然后又关上了,只留下门下的一滩水迹,楼道越来越静。

第三日,早晨。

陈虎走出305的门,看到宿管正在将308室旁边的水迹拖干净。

“早上好”宿管看着出来的陈虎,手上的拖把一顿,神色一顿,冒出了一句话,然后才继续拖着地上的水迹。

陈虎皱着眉,走向了水房。

宿管看着走进水房的陈虎,紧忙来到308室门前,敲了两下房门,然后迅速的跑到3楼通往楼下的楼梯口,脚踩在楼梯上,偏着头望着308室。

“您在这干什么”陈虎从水房出来,看着在楼梯旁的宿管。

“没,没什么”宿管匆忙的走了下去。

夜晚,305室内。

“今天还真是奇怪,404那个大叔都没去锻炼,说是两天没去了”李胖看着电脑,抱着狗狗。

“奇怪的事情多了”陈虎打着手机游戏,想着宿管“总感觉很奇怪。”

“你明天不上班啊,还不睡觉。”李胖看着下时间,0:00。

“你不也没急着睡么。”陈虎望着李胖。

“那个,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穿着拖鞋走路的声音”两人看着彼此,异口同声的问道。

“............”

楼道里,黑色笼罩,昏暗的灯光,灯灭了。嗒嗒嗒的脚步声再次传来。

305室内,床的狗狗突然朝着外面狂叫了起来,陈虎的手机摔在了床上,李胖的手有些颤抖。

“今儿我真高兴啊,今儿我真高兴。”楼道里传来晨哥的声音。晨哥身体晃悠着,身上浓厚的酒气,嘴中哼哧着。3楼的楼梯口,一道黑影站立,白色的衣衫,黑色的长发,脚上一双拖鞋,脚下一滩水迹。

“这怎么还站着一个美女啊”晨哥手中拿着衣服。

“回来了,晨哥”305内陈虎吼了一声。

“对对对对”晨哥晃着身体疾走几步,来到自己的房门口“回~来~了,谁说~我~喝多了”.。

晨哥听着305室内狂叫的狗狗“这狗,真扰民。”伸手拿钥匙,低头看着锁孔,“怎么进不去,妈的,这锁怎么两个锁孔啊”。

305室内。

“吓我一跳,晨哥回来了”陈虎再次拿起手机“要不你去看看,晨哥是不是喝多了”。

“你怎么不去啊,酒鬼最麻烦了”李胖来到门口抱起狗狗“别叫了,这门口怎么这么冷啊”。

门外,晨哥的衣服已经掉落在地,眼睛迷迷瞪瞪的看着锁孔“呵呵,进去了,我就说我没喝多。”而晨哥的身后却站着那道白色的身影。

“嗯,有点尿急”晨哥转身朝着水房走去。那道白色的身影站在308的门前,吱嘎,门开了。地上的衣服一点一点被拉进了门内,门轻轻合上了。

一会,晨哥来到了308室门前“嗯,钥匙怎么没了”门轻轻的开了“门,开了”晨哥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门又再次轻轻的合上。楼道再次回归了平静。

第四日清晨

308室门下,一滩水迹。门前,宿管站立,出着粗气,手中拖把在颤抖着

“哇,睡过头了”305室内传来陈虎的声音,宿管被吓了一跳,大口大口出着气,急忙将水迹全部清理,朝着楼下奔跑而去。

305室内,陈虎急急忙忙的出来“晨哥,没事吧。”敲了两下门“没人?睡觉呢吧,哎呀,赶紧走吧,晚点了。”

陈虎朝着楼下跑去。308的门轻轻的开了一道缝隙,哐的一声,又关上了。

夜晚,305室静悄悄地。床上,突然坐起一道人影。

“哎呀,大晚上的怎么还来水了呢”李胖急急忙忙穿起衣服。

楼道内,黑漆漆的一片“我去,灯怎么又坏了”胖子打开自己的手机,打开着灯光朝着水房走去。胖子的手机上时间0:10,3楼道口,白色的身影出现在胖子的身后。“怎么这么冷啊”胖子紧了紧衣服,一步步走向水房,而身后那到白色身影就那么紧紧地跟着他。

308门口,门轻轻地开了。305室,狗狗的狂叫传来。吱嘎,305的门开了,黑暗中黑色的影子就那么立在305的门口,狗狗朝着黑影疯狂的狂吠着。

“胖子,让你的狗闭上那张狗嘴”。陈虎朝着门前的黑影吼了一声。

一张雪白的手抓住了狗的脖子,将狗狗提起。305的门关上了,黑色的楼道内,一道身影提着狗狗走进了水房,不一会黑色的身影走进了308室。

第五日清晨

水房里

“我靠,死胖子,你起来这么早,就是来蹲厕所的么,早上要好好锻炼啊”陈虎捂着肚子“哎哟,我的妈啊,憋不住了,死胖子。对了,2楼。”陈虎捂着肚子跑出“对了胖子,我可能会回来晚一些,钥匙你拿好”。

厕所门下,一滩水迹顺着胖子的双腿,缓缓流下。

夜晚,漆黑的楼道里,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奶奶的,加班到这么晚”陈虎从楼下走来“哎,明天还要加班,还好后天休息,忍,明天晚上好好痛快一下。”

陈虎来到305门前“怎么没开灯啊”陈虎敲了下门,门开了。“这个死胖子,门都不锁”。

305室内,陈虎走了进去,开了灯。屋内空无一人。陈虎躺在床上“死胖子,去哪了。”陈虎拿起手机拨打胖子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你拨打的号码已停机’。

“妈的,死胖子,都快12点了,干什么去了”。陈虎在房内,手机摔在了床上。

正在陈虎想办法的时候,陈虎的手机来了一个陌生来电。陈虎接通电话“喂,哪位”

“虎哥,我晚些回去”电话那头传来胖子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丢了呢,回来小心点”陈虎有些没好气,不过确定完胖子没事也就放心了。

305的灯熄灭了。安静的楼道里,一道白色的身影缓慢的走向水房,水房内,厕所的门开了。里面李胖坐在上面,脸色惨白,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白色的身影走了进去,门关上了,门内传来咀嚼的声音,门下流出红色的血迹。

305室内,陈虎的手机亮起,4点钟,305的门轻轻的开了,一道身影走了进来,门关上了,床上被子抖动。手机屏幕黑了。

305室内安安静静,被子内一张白皙的手抓向陈虎的手机,7点钟。床上一道人影晃晃悠悠的起来,身影来到门口“嗯,没电了。”身影想打开灯,灯却没有亮。“胖子,屋子怎么这么冷啊”陈虎站在门口,手机开着灯光照着床上鼓鼓的被子。“胖子,记得去找下宿管,看看咱们的灯怎么不亮,还有屋子太冷了。我去上班了,今天还会晚回来一会。”陈虎穿好衣服,走出了屋子。床上猛地坐起一个人,一道身着白衣的身影。

第六日。

出租屋,3楼水房。

宿管,一个警察,还有一名警务人员。三个医务人员。

“张警官,这个......”宿管看着面前的警务人员问道。

“把你这里所有住户的信息给我准备好,还有每个房间的钥匙,你都有备份吧”张警官问道。

“有,有,我马上,去准备”。宿管有些慌乱的走出水房朝着楼下走去。

“调查死者的死亡时间,死因和身份”张警官说道“一会跟我一起调查下这里的住户,还有”张警官小声说道“调查下,这里的宿管,我总感觉他有点面熟”

“是,长官”。

夜晚。宿管住处。

“报告长官,出租屋人员已经调差完毕,情况汇报如下:

死亡人员3人,

死者赵健,63岁,404住户,死亡时间5日前夜晚,死亡时间凌晨左右,死亡原因,窒息而亡,死后尸体被啃咬,啃咬部位四肢。”

死者钱晨,28岁,308住户,死亡时间3日前夜晚,死亡时间凌晨左右,死亡原因,窒息死亡,死后尸体被啃咬,啃咬部位四肢。

死者李胖,20岁,305住户,死亡时间,前天夜里,死亡时间凌晨左右,死亡原因,窒息死亡,死后尸体被啃咬,啃咬部位,上肢,但是啃咬时间大概是在昨天凌晨。

三名死者啃咬痕迹完全相同,据推测,每名死者会被啃咬两次,时间为两天,凶手很有可能杀死死者后,待在死者房间,直到啃咬完毕为止。

未调查人员,陈虎,20岁,305住户,上班族,现在在305室,已经知道室友死亡消息”

305室内。陈虎躺在床上,灯光有些灰暗。回想着刚才见面谈到的话。404,308,305三名死者死亡,李胖前天夜晚死亡。

“前天,夜晚”陈虎目光有些呆滞,看着手中的手机“电话号码”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陈虎颤抖着手打了过去。

“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手机掉在床上。

“昨天,躺在我床上的......”陈虎瑟瑟发抖“现在他不在我的床上,那他在床....下”

灯泡炸裂,屋子一片黑暗,床下突然站立出一道身着白衣的人影,扑向床上的陈虎。

共计0张图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