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我会回来的 > 详细内容

我会回来的

作者:顺顺  阅读:1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村里的祖宗祠堂内悬挂起一口异常硕大的棺材,每一位村长上任之初,都要在祠堂内对棺材进行祭祀。在我上高中走出大山的那一年,大伯家的儿子任九成了新村长,正因为如此,我第一次见到了那口神秘的棺材—一半高的房梁上,十几条拇指粗细的铁链将棺材捆得牢牢的,那黑黢黢的棺材上还贴着数张黄符,看起来鬼气森森的,让人不寒而粟。
    我一边给兰若曦讲述悬棺的事情,一边推开了自家院门。父母听闻我要带女友回家,正满头大汗地预备饭菜,他们看到我和穿着复古粉色旗袍的兰若曦时先是一愣,继而才把我们拉进屋里。
    看他们的脸色似乎不太对劲儿,我开玩笑地问: “怎么了,难道对若曦不满意吗?”
    母亲目光闪躲地看着兰若曦,然后说: “村里出事了,前几天祠堂不知道怎么回事,房梁塌了下来,那口棺材被震开了。从那以后,村里就传说有个女鬼跑出来到处害人,已经有好几个人失踪了。有老人说,是那个女人回来索命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刚想问什么女人索命,就在这时,在院子里和父亲说话的兰若曦忽然像见了鬼似的一声大叫,我奔出门去,兰若曦颤抖的手指着院门外的大槐树,我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高大茂密的槐树枝桠里一双人脚正随风飘荡、时隐时现!
    我陡然一惊,忙跑过去站在树下向上看,只见一具已风干的血红色尸体直挺挺地挂在树枝上,而这具尸体身上的皮竟然被扒了下来!
    表哥任九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脑门上沁着密密麻麻的冷汗,看到我只是敷衍了两句,便叫人把那具恐怖的尸体抬走了。因为尸体全身的皮都被扒了下来,所以都不知道死去的是谁。
    晚上,兰若曦在我身边小声啜泣着,她后悔跟我来到这样一个闭塞的村里,还碰到这样晦气的事,吵着明天一早就要坐车回城里。把她哄睡后,心烦意乱的我走出院子,想到院子里抽支烟,缓缓神。
    刚点燃烟没抽几口,忽然听到院门外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人正用手抓门,夜半的寂静让那声音显得很鬼祟。我悄悄地从门缝中向外看,看到一个上身赤膊、下身穿了一条褐色裤子的男人正伸手在门上抓挠。(: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猛地一下拉开了门,借着清冷的月光,我看清门外的人居然是小时的玩伴三喜,他抬起头来木讷地看着我。我笑着说: “三喜,大半夜的你怎么来啦?白天没见到你,这个时候想起来找我了?”
    他目光有些呆滞,好像瞳孔的聚焦不在我身上,我顺着他眼睛盯着的方向看去,他在看院中挂着的那件粉色旗袍。我有些不快,想要赶他走了,便说: “这么晚了,有话我们明天说吧。”说罢,我双手将院门关上,从渐渐变窄的门缝中,我看到三喜那张呆滞的脸上,居然隐隐显现出一种阴森的表情。
    第二天直到日头高照我和兰若曦才起床,院门外不时传来男女的哭嚷声,我对兰若曦说: “你先在屋里待着,我去看看又出什么事了。”说罢我连背心都没穿,就走出了屋子。
    院外,一群男女围成一圈,将一个中年女人圈在中间。那个女人对着茂密的槐树一个劲儿地哭喊着: “你……死得冤啊……儿你……死得冤啊!”
    拨开人群,我看到瘫坐在地上的女人居然是三喜的娘!我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我知道昨天上午被发现吊死在槐树上的尸体居然是三喜!这怎么可能?难道昨夜是三喜的鬼魂来探望我了吗?想到这里,我感到头皮阵阵发麻!
    我走回家,正看到兰若曦穿着我的衬衣呆立在院子里,她瑟瑟地对我说: “庄镇,我的那件旗袍不见了。”
    我猛地想起昨夜三喜那呆滞却充满欲望的眼神,难道鬼魂偷走了那件旗袍?
    因为那件粉色旗袍的意外丢失,倒让兰若曦改变了主意,她说: “那件旗袍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服,要不是因为见你的父母,我才舍不得穿呢。不把它找回来,我哪儿也不去了。”所以我们只能放弃了头天的打算,在家里住下来。
    随着村里的谣言愈演愈烈,我也渐渐知道了一些事情。原来祠堂内那口棺材里葬着的是一个外乡女人,几十年前被人贩子拐卖给了当时的村长——如果按辈分细数的话,我应该叫那人四爷爷。当时那个女人在嫁给四爷爷后生下了一个男婴,而她因为心怀怨恨,所以在孩子出生不久,就抱着孩子在家里点燃了一把大火。大火不仅将她和孩子烧死,四爷爷一家人也都没能幸免。后来村里人在原址建了一座祠堂,又把十几具残缺骸骨入殓到一口棺材内,为了不让邪祟入侵,他们在棺材外还封印上了符咒,就此将那女人和四爷爷一家的屈死之魂禁锢在了祠堂内。
    而前不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祠堂坍塌导致棺材被震开,遗骸散落一地。村长任九认为这是大凶之兆,所以将这些骸骨埋葬在了山里。但恐怖的事情还是开始接二连三地发生,很多村民莫名失踪,最后又被发现,而被发现时,他们身上的皮都被扒了下来!
    得知这一切后,我感到背脊一阵阵地发寒。我没敢对兰若曦讲起这些事,生怕吓到她。又因为害怕父母误会,我也没对他们说要马上离开。看来我们在村里还要再住几天,希望在这段日子里村里能消停一些。
    “喂,晚上要不要出去转一转,说不定我们能捉到偷我衣服的贼呢!”兰若曦恨恨地说。
    我有点恐惧地回道: “你不知道最近村里闹鬼吗,我看还是不要出去了。”
    兰若曦有点儿不高兴了: “哼,就知道你是胆小鬼,你要知道,那件衣服对我很重要,要是找不到,我恨死你了!”
    没有办法,我只能答应她的要求。到了晚上,家家户户紧闭院门,而我和兰若曦走在空荡的石板路上,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
    “不能再往前走了,那边是一片乱葬岗。小时候大人吓唬我们小孩子都说,要是不听大人的话,就会被丢到那里呢。”不知不觉我俩竞走近了靠山的一段土路,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对兰若曦说。
    她没有回答我,反而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拽到一棵粗壮的大树后面: “嘘!前面有人在河里洗衣服呢,你看!他一定是趁晚上没人时来洗那件旗袍的。”
    我循声望去,果然,在不远处的小河边,——个黑影正在水里来回淘洗着什么。难不成真被我们撞到偷衣服的贼了?我向兰若曦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站在原地,而我则静悄悄地朝那个黑影走去。说来也奇怪,那个黑影真的很晦暗,即使在皎洁的月光下,仍旧看不清他的样子。
    但我却看清了他在水中清洗的是什么东西,那竟是一张人皮!我吓呆了,只见黑影不断地将人皮浸在水中,来回搓洗着。过了一会儿,黑影居然将人皮提起来对着月亮甩了几甩,然后猛地套在了自己身上!
    我大叫一声朝来时的路跑去,恐惧一下让我失去了理智,这《聊斋志异》中画皮的场面居然真实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令我猝不及防。我跑到刚才的树下时,却发现兰若曦不见了!但我已经顾不得了,只想赶紧逃回家里去。
    这时,从身后传来了一阵幽幽的笑声。这笑声竟然很熟悉……
    奇怪的是,当我飞奔回家打开房门的时候,兰若曦就站在院里木木地看着我。而月光下她的脸则不甚清晰,我之所以认出她是若曦,因为她的身上穿着那件粉色旗袍。
    “还好你跑回来了,你知道刚才我看到什么了吗?”我没时间问她在哪儿找回了衣服,只是气喘着说。
    兰若曦好像没看到刚才那恐怖的一幕,所以表情还是很沉着,她问: “你看到什么了?”
    我将她拉人房中,小声说: “我刚才看到一个没有皮的家伙在河里洗人皮!然后他一甩将人皮套在了自己身上,可把我吓坏了!”
    兰若曦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地说了句: “你眼花了吧?不早了,睡吧。”说完就钻进了被窝,把脸冲向墙壁不再言语。
    我狂跳的心始终无法平静,但若曦既然这样沉着,我也没有理由去加重她的恐慌,所以没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喘着粗气。
    困意渐渐袭来,终于,我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我迷迷糊糊的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为我缝补衣物,当我走过去时,她冲我笑了笑,抖开手中的一件衣服让我穿上。我接过来一看,那竟然是一张满是褶皱的人皮!
    我从噩梦中惊醒,发现身边空无一人。我起身来到外室,父母应该去山上劳作了,而若曦则不知道跑到哪里闲逛去了。我打着哈欠走出门,仿佛昨夜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往日里热闹的村道上此时人影稀疏,而且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好像很紧张的样子。这让我有些黯然。
    “不要相信任何人……”我身后忽然传来这样一句话,把我吓得半死。猛地回头,看到是三喜的娘正直勾勾地盯着我。
    “三婶,您刚才说什么?”我忐忑地问。
    “嘿嘿,三喜回家了。有空去我家找他玩啊,他就在家昵。”三婶的话让我有点儿不知所措。
    我看到表哥任九一脸阴郁地向我走来,他手里的烟就要烧到手指了,似乎还舍不得丢下。
    任九说: “阿镇,都调查清楚了,原来村里人失踪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场乌龙,他们听说邻村来了戏班子,都去看戏了,现在应该都回家了吧。是不是,三婶?”
    三婶忙不迭地点头,然后扭身慢吞吞地走了。
    “嘿嘿,现在村里真是不让人省心。”任九无奈地笑着说。
    我敷衍着: “是啊,表哥您还得多受累呢。对了,您看到我的女朋友若曦了吗?”
    一说到若曦,任九古怪地看了我一眼,他抽了一口烟,好像在琢磨应该怎么回答我。但这时我发现了诡怪的地方——任九手中的烟已经快要燃尽,那红红的烟头分明已然烧到了他的手指,还发出了轻微的嗤响,为何表哥却没有察觉昵?
    我倒退了几步,任九也看出了我的疑惑,他的表情一下阴沉下来,眼神中闪过一丝阴毒。我转身向山上跑,分明又听到了后面那阵叫人毛骨悚然的冷笑!我一下想起昨夜那鬼魅的笑声,原来昨夜河边洗人皮的人竟是任九!
    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看来村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我一直躲到傍晚才敢回家,决定不管发生什么,第二天一早一定离开这个我曾经万分熟悉的地方。因为这里的一切让我感到恐惧与陌生,恐惧好像瘟疫一样已经蔓延开来。
    我悄悄地往家走,邻居家的狗在胆怯地呜咽着。我走进屋子,看到父母正在着急地踱着步子,看到我回来,母亲一把拉住我,关切地说: “阿镇,明天就带着你的女朋友走吧!”
    我一愣,问: “妈你怎么了,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母亲哆嗦着说: “今天在山上,我和你爹看到之前那些失踪的人都回来了。他们好像、好像僵尸似的在山上千活,我也闹不清咋回事,就是感觉不对劲儿。你任九表哥说他们是出去看戏了,可我觉得这事太邪了。”
    父亲在“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沉吟了半天,才说: “难不成村里真是遭灾了?”
    我虽然心里很紧张,还是安慰了他们,最后我问: “你们看到若曦了吗?”
    母亲更紧张了,说: “那个姑娘我感觉也不对劲儿,她从中午回来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连午饭也没吃。你快去看看她,明天一早就走吧!”
    我确实有点儿担心若曦,她昨晚突兀地出现在院子里就让我有点儿怀疑,这次听母亲一说,我暗想:她不会被鬼上身了吧?果然,当我走进自己房间的时候,看到若曦又面朝墙壁躺下了。这时我的脑子里突然涌上一个无比恐怖的念头——在我枕边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兰若曦?
    我没有勇气摇醒她去看那张我熟悉的脸,却猛然想到今天三婶说出的那句怪怪的话, “不要相信任何人!”
    很晚了,我圆睁着眼睛不敢让自己睡着,生怕睡着后会被身边的人将皮扒下来。
    这时,从屋外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阿镇……阿镇……”虽然声音很小,我还是听出那是若曦的声音。
    如果外面的人才是我的女友,那躺在枕边的到底是谁?
    我悄悄地起身,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在窗下果然蹲着一个瘦小的身影,借着月光,我看清那人真的是我的女友兰若曦!
    她冲我打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又指了指院外。我慢慢地走出去,没一会儿,若曦也从院里走了出来。她一把抱住我,惊恐的脸上还挂着未去的泪痕,瑟瑟地说: “阿镇……这里真的有鬼!”
    我强作镇定,问: “若曦,你看到了什么,你跑到哪儿去了?”
    若曦说: “昨晚我看到你吓得扭头就跑,就知道发生了恐怖的事情,于是我也转头逃跑,却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我一直希望能找到你,却又不敢大声叫喊,只能自己摸索着走。可我走着走着,却看到了恐怖的一幕!我看到一大群黑乎乎的怪物,他们用残缺不全的肢体扒下几具尸体的人皮,然后套到了身上!最后他们像僵尸一样慢吞吞地走开了。我吓坏了,一直捂着嘴不敢出声,直到现在才找回这里……”
    听她说完,一个无比恐怖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出现:原来那些冤魂害死村里人之后,套上了他们的人皮,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上!
    现在,我能判定躺在我床上的那个若曦一定是披着人皮的鬼!我吓得不知所措,甚至连逃走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们该怎么办呢?”若曦瑟瑟地问。
    在我刚要回答她的时候,却见她的脸陡然变了颜色,回头一看,发现在院门口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只有那件穿在身上的旗袍是那么的显眼。我一下子就傻了,果然,一张被火烧得黢黑的面庞缓缓地显露出来,白森森的牙齿和千瘪的眼眶看起来叫人魂飞魄散!更恐怖的是,它居然在笑,那残缺的面部露出让人战栗的神情,却在眨眼间就不见了!
    难道刚才只是幻觉吗?我想起还在屋里的父母,勇气顿时油然而生。我奋力甩开若曦的手,奔进了屋中。果然,父母正在床上瑟瑟发抖,他们看到我闯人,突然失声尖叫道: “阿镇,快走!她只是要报复村里人!你们快走吧,我们逃不掉的!”
    我知道他们仍有事情瞒着我,于是大声问道: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们还不把真相告诉我吗?”
    终于,父亲缓缓开口说: “这是村里最大的秘密,我们这是报应啊!当年因为你四爷爷没有生养,所以托人买回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几次逃脱,都被抓了回来。后来,女人发现自己怀孕了,为了报复,她一直想把孩子打掉,可因为你四爷爷看守得紧,所以没有得逞。最后孩子还是生了下来,而那个女人假意不再抵抗,却趁人不备,竞亲手将那个男婴摔在了地上!她是为了报复,当人们发现的时候,她已经疯了,而你四爷爷气急败坏,最终决定将这个女人烧死!最后,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在火中她拼命地喊,说要让所有人偿命!而她的话真的应验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火势会控制不住,火烧连营地毁了很多老屋,烧死了不少人。所以才有了祠堂的那口大棺材……不久前……不久前……她真的回来找我们索命了!”
    我的眼中仿佛出现了那恐怖的一幕:女人在火海中大声咒骂着,她的怨气似乎直冲云霄。四爷爷端坐在太师椅上,猛然间,女人从火海中跳出来,她全身是火、见人就扑……很多人被引燃了,很多屋子开始燃烧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了若曦的一声惊呼: “啊!”
    我连忙向外跑,看到若曦一边捂着脸,一边惊声尖叫。
    我扑过去抱住她,却发现整个村子沸腾起来,每户院子里都发出了惨嚎声,那些机械而又恐怖的身影开始发出让人震耳欲聋的“嘶嘶”声。隐隐的,一阵阵女人凄惨而又快意的笑声从四野传来,红艳艳的火光开始悄然蔓延……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