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农家乐 > 详细内容

恐怖农家乐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3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小森是户外爱好者,平时只要有时间就要到处出去采风、旅行。因此还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分别是小李和他女朋友还有小张两口子。

作为唯一的单身狗,那两对儿没少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尤其是小李的女朋友小丽,更是个热心肠,三天两头的给小森介绍对象。

小丽是护士,认识的女孩子多。

前不久小丽介绍了同事微微给小森。微微是个漂亮单纯的女孩子,小森第一眼就相中了,接触之后更喜欢微微的温柔善良。微微对小森也是有意思,只是双方都未表露心意。还是小张主意多,趁着五一假期,六个人一起出去度假,让小森向微微表白。

五一那天出行的人非常多,稍有名的景点都是人山人海,几人也不想走太远,就定在水库旁的农家乐。水库边是近几年新开发的旅游景点,来的的人也不算多。

微微和小丽两口子在约定的地点只见到了小张两口子,才知道小森临时有事不能来了,瞬间由期待变成了失落,惹得小丽和小张的老婆一阵大笑。

小张之前已经在网上查找了,水库边有一家新开的农家乐,评价还不错,几人打算今晚就在哪里休息。他们现是开车到水库,小张小李都是钓鱼爱好者,两人在一片鱼塘买了鱼票钓了一上午的鱼。

三个女孩坐在阴凉处吃着零食聊天。中午刚过,五人提着钓来的鱼开车往预订的农家乐行去。他们也都有很多年没来过这边,想不到,这里沿路开了很多农家乐,每家也都差不多,都是附近的山民开的。

原本打算去的农家乐被一个公司搞活动全部包下了,老板带着歉意给他们推荐了别家。

几人开车又走了一会,小张的老婆嫌累指着路边的一家农家乐说:“还要开车走那么远,我看这家就不错。”其他人也觉得她说的在理,出来玩,随意点最好。

车子刚停到院子中,老板就一脸笑容的迎可出来,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看着老实淳朴,村里人都叫她王嫂。众人累了一上午,见这地方还不错,决定今晚留在这里。

几人点了一大桌子菜,只有王嫂和她的女儿忙里忙外,小张借着上菜的时候和王嫂打趣:“老板娘也不请个服务员,忙的过来吗?”

王嫂笑了笑,“我们家客人少,一个月也来不了几桌,我们娘俩就够了。”

地方虽小,可王嫂的手艺是没话说的,几个人吃的被胖狼藉,直到天黑才回房间。除了微微其他人都是两人一间,小丽怕微微寂寞提议到微微房间打扑克。

小丽在微微的房间大量了一圈,对微微说:“你的这间和我们的不一样,一看陈设就是主人家自己住的,还是你运气好。”

微微尴尬一笑,拿出一个红布包,打开来是黄纸画的符,“刚才我一进来,这东西就从门上掉下来,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虽是无意,可弄坏了主人的东西总是不太好,而且还是符咒,犯了人家的忌讳就不好了。

小丽一把将符咒甩给小李:“你去要扑克,顺便把这个还了。”

没一会儿小李就回来了,一摊手,把扑克牌扔床上,“你们就是爱小题大做,人家王嫂挺客气的,啥也没说。”

五人打了一会儿扑克,眼看快到九点了,大家都面带困意,微微说要睡了,小丽劝说再玩一会儿,小丽话音刚落,就听见窗外传来咯咯的响声,像是在冷笑,叫人直起鸡皮疙瘩。

“外面是什么声音?”微微有些害怕。

小张笑嘻嘻的说:“可能是猫吧,你打开窗户看看。”

微微真的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突然哇的一声大叫,随着叫声,室内的灯也灭了,几个乱作一团,尤其是微微,眼泪已经掉下了。

门突然被打开,门口处点点烛光,众人细看,来的人竟然是小森,小森的手里端着一个蛋糕单膝跪到微微面前:“微微做我女朋友,好吗?”

原来小森今天并没有加班,而是早早就准备好了,小张早就给他发了这里的位置,只是他一直没进来,想给微微一个惊喜,和她表白,众人也都是知道的,都是配合小森。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小森抱住了微微,听到动静的王嫂也赶来过来,众人都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打扰了人家休息,王嫂也没说什么,只是脸色惨白,连声催促众人早些休息。

“你刚刚吓死我了!”微微在小森怀中娇嗔的说:“我一走到窗户前就看见你在院子里窜了出去,我真以为见鬼了呢!”

小森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我没在院子里呀,我一直都藏在走廊。”众人以为小森怕微微怪他吓到自己,都替他圆场,微微也没有在追究。

第二日,众人都起的挺晚的,尤其是微微,到了十点还不见她出来,小丽敲了微微的门,隔了好半天门才打开,小丽差点去找王嫂。

“微微你怎么了?”小丽几乎是尖叫出来。

微微的脸色惨白,嘴唇上没有一丝血色,连眼袋都出来了,她是医护工作者,见过虚落的人多了,却从没见过一个好好的人,一夜之间能成这样。

微微有气无力的,一开口嗓音嘶哑,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说出口:“我难受。”小丽赶忙将微微扶回床,看她的样子,再站一会儿,非得倒下。

众人见了微微的样子都急的必行,尤其是小森,更是心疼加自责,他就得是自己昨晚吓到了微微。

众人商量了一下,赶忙开车回城,送微微去医院。王嫂的女儿看见微微的样子,欲言又止,王嫂一劲儿的向女儿使眼色,这都被心细的小张看在眼里。

回去的路上,小张并没有像众人一样开车回城,而是到村里转悠了一圈,最后借着买烟的名义到一家小卖店打听:“这两天来玩的人挺多呀,都没住的地方,我看大槐树后面那家王嫂农家乐还不错。”

打牌的男人听见他说王嫂农家乐都变了脸色也不打牌了,惊恐的看着小张,还是一个老人开了口,“可别去她家,她家里不干净。”

小张一听也是大惊,原本只以为这家卫生条件不行,想来着打听一下,却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忙给众人递烟。

打牌的男人七嘴八舌的和他说了王嫂家的情况,王嫂的丈夫在外地打工,又找了个女人,也不回来了,只留下王嫂和一儿一女。

“她不是只有一个女儿吗?”小张他们并没有看见王嫂家还有儿子。

“可不就是这个儿子闹的,那孩子大小就是不省心的,就知道惹祸,那王嫂又惯孩子,越大越无法无天。后来呀,和人去水库炸鱼,鱼没炸到,倒是把自己炸死了,那个惨呀。”

“那也不耽误她家做生意吧。”小张还没反应过来,倒是觉得王嫂挺可怜的。

老人突然激动起来了,“那女人把她儿子养在家里!”

王嫂是村里的神婆,可她既不是出马弟子也不属于道家,具体是做什么的,谁也不知道,起先村里人有个婚丧嫁娶都爱找她算算,可自从她将儿子的鬼魂养在家中,村里人都嫌晦气,对她避而远之。

也许是舍不得儿子,王嫂将儿子制成小鬼,起先村里的人也不知道,还是她女儿告诉了自己的同学才传了出来。那死鬼活着的时候心术不正,死了也总出来害人,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生。之前有一个还玩的女孩住在他们家,被他折磨的半死,后来也不知怎么样了。

小张从未听过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有心回去找王嫂,可这种事情无凭无证,就算报警也没用。

小张忙开车到医院,令他惊讶的是,微微已经转到ICU病房了,听小森说,还没到医院,微微就没了意识,可医生也不知道她是什么病,只能观察。

小张没敢告诉大家自己打听到的,只是让微微的母亲找个会看事的试试,微微的妈妈毕竟是有点年纪的人,早先听小森说了昨晚的经历,心里已经有点怀疑,听小张这么说,赶忙托人打听。

后来微微的母亲在临市找了一个寺庙的师父才赶走了缠着微微的小鬼,经过这一场大病,微微的身体也不如从前,休息了好久才恢复。两年之后,微微和小森举行了婚礼,这件事也没有人再提。

有时候,表面看着和善的人并不一定是善良的,世上最难揣测的就是人心。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