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鬼舟 > 详细内容

鬼舟

作者:明月竹叶青  阅读:1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明天启三年九月,浙江嘉兴南塘村旁的一座农舍内,一个二十余岁面容姣好的少妇正围着厨房灶台忙碌不停,旁边还有个垂髫幼童在帮着扇火。扇了一会,那幼童有些累了,抬起头奶声奶气的问妇人道:“娘,笼中馒头什么时候才能蒸好啊,我都饿了。”那少妇擦擦额头的汗水,莞尔一笑道:“你在等等,马上就好了。”那幼童甚是乖巧,听了也不吵闹,低头又拿起扇子扇火去了。原来这少妇姓王,娘家与南塘村仅有一水相隔,五年前才嫁到这里,丈夫胡大成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每日早出晚归耕耘田地,饶是如此,苛捐杂税却多如牛毛,即便是风调雨顺之年一家人所获收成也仅堪温饱。王氏娘家贫穷,又是家中独女,她待父母颇为孝顺,日常多有接济,胡大成心地憨厚善良,也从不阻拦。两人育有一个独子名叫至宝,如今已经五岁多了,聪明伶俐甚是爱人,夫妻俩视为掌上明珠一般。
    这一日胡大成又早早出门下地了,临走之前吩咐王氏中午蒸上一笼馒头,自己中午再回来吃。王氏想着二十余日没回娘家了,也不知父母在家中如何,于是便多蒸了一笼,准备午后回趟娘家,顺便将馒头给父母带去。不多时馒头便蒸好了,王氏先拿了一个给儿子吃,自己切了盘咸菜和馒头一并放在桌上,等丈夫回来。待中午胡大成回家吃毕,王氏便将回娘家之意告诉了丈夫,胡大成想了想道:“你和儿子回去可以,但不要在家中过夜,因为明日一早我准备带你们娘俩进城,去买匹布给你们做身衣裳,你们今日早去早回便是。” 王氏一听心中欢喜万分,应了声便提着一篮馒头带着儿子出了门。
    胡大成见妻儿走了,将门锁好扛着锄头又去了田间劳作。待到下午夕阳西斜,他才满身疲惫的回来了,不料走至家门一看发现门上还挂着大锁,显是妻儿尚未回来。胡大成拿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暗自嘀咕,走时明明说好早去早回,为何这时还不见王氏带着儿子回来,莫不是留在岳丈家吃饭不成?他进得门来抓起两个馒头就着中午吃剩的咸菜狼吞虎咽的下了肚,眼看着天色渐暗直至暮色沉沉,王氏和至宝仍然没有回来。胡大成估计妻儿今晚在岳丈家住下了,心中不由微微有些愤懑,出门之际走之前自己千叮咛万嘱咐,她却不记在心上,以致非要误了明日行程,着实有些可恼。胡思乱想间一阵倦意袭来,他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了。
    待到第二日醒来,胡大成一早便在家中等待,可直到午时过了仍未见到妻儿回来,他心中疑惑万分,便出门想去岳丈家看看王氏何故久去不归,不料坐渡船到了岳丈家一看,发现只有老两口在家,却并无王氏和儿子的身影。他再一问二老皆说昨日并未见到王氏带着儿子回来过。胡大成听罢大惊失色,一再追问二老仍是口执一词,他心中不由慌乱莫名,急忙将昨天中午王氏带着儿子回娘家之事源源本本的告诉了二老,二老听罢也是焦急万分,赶紧与胡大成一起出门沿路找寻,可四处打听乡民都说未见王氏和至宝,三人边走边喊,苦苦找寻未果,眼看天色已晚秋风渐起,胡大成便让岳丈二人先回家休息,自己继续沿着河堤找寻。
    走不多时一团乌云飘来将月亮遮了一半,随即便下起了潇潇细雨,胡大成举目四望,见前面芦苇丛中恰好有个破败的茅棚勉强可以容身,于是便奔至棚下躲雨。此时河面起了一层白茫茫的薄雾,胡大成全身湿透蜷缩成一团靠在角落,耳听得外面雨点打在苇叶上沥沥有声,心中又想起娇妻幼子不知所踪生死未卜,心中焦灼之情不可抑制,一番胡思乱想兼之饥寒交加,不知不觉便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间忽听河面上传来一阵水声,胡大成睁眼看去,发现在雾中隐约有一点碧绿色的荧光由远及近顺河而来。他心中惊讶不知这是何物,待那荧光走至近前,方才发现居然是一条箬笠小舟,船首挂着一盏白纸灯笼,而那荧光便是从灯笼中透出的。
    这箬笠舟虽不大,甲板上却站着十余人,且皆是面目模糊不甚清楚,默然而立悄无一声。胡大成心中惊疑莫名,不知这深更半夜还会有什么人在江上行船,莫不是赶路的商旅不成?可这箬笠小舟寻常只能载客四五名,从未曾见过能载十数名客人的船,再看这舟上之人形状诡异,让人一瞧心头便有股凉意升起,他更是惴惴不安惶恐万状。正在满腹狐疑时,忽见船尾立着一人,看身形服饰颇像自己的妻子王氏。胡大成心头一震,睁大眼睛极目远眺,那女子却背对自己看不到容貌,但其身旁还有一个幼小的孩童,看身影也像极了自己的爱子至宝。眼看小舟顺流而下越来越近,胡大成顾不得许多,张口便呼叫了起来。
    舟上诸人听见喊声皆慢慢转头看了过来,胡大成一见不由脑袋轰然一声差点晕了过去,只见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只是个个肢体残缺不全,人人面如黄蜡神情呆滞,有如僵尸一般,正痴痴的看着自己。胡大成心中暗道不妙,这只怕是遇见鬼了,拔脚便欲逃走,正在此时忽听船上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猛然一惊循声看去,见舟后那位女子已然缓缓转过身来,不是王氏却又是谁?而身旁的幼童也正是自己的爱子至宝。胡大成惊喜万分,正待问妻子为何半夜乘舟在这河面上飘荡,只见王氏面色惨白目中含泪,呜咽着对他说道:“昨日妾与君一别不想却生死两隔,只怕今生要与君永别了。”
    胡大成心中骇然,张口呼道:“你且休要胡说。至宝快与你娘下船随我回家。”至宝低着头手拉王氏站在一旁,对胡大成之言恍若未闻。王氏悲泣道:“明日天亮你可顺着河堤向南直行,找到昨天妾亲手所蒸的馒头,如此我们娘俩才可沉冤得雪,千万莫要忘记。”说话间那小舟已顺水远去,胡大成见状心中大急,正待上前继续呼喊,却见王氏头发忽的披散下来,一缕鲜血顺着额头汩汩而下,转眼满面鲜血淋漓,犹自向他涕泣不已,而至宝面色铁青并无表情,对着胡大成不断招手,将他骇的是张目结舌难发一言,口中呵呵做声就是叫不出来。
    却在此时,船头十数人也纷纷转过身来,口中向他呼道:“冤枉哪,冤枉哪,我们冤枉哪……”其声凄惨,瘆人肌肤。胡大成只觉头皮发麻毛骨悚然,一声大叫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刚才竟然是南柯一梦。他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放眼望去河面仍是大雾弥漫,四周一片寂静无声,唯独那阵阵喊冤之声似乎还在耳际萦绕,久久不能散去。胡大成心中不禁悲戚难言,知道妻儿定是凶多吉少,这一晚心绪不宁的坐在茅棚中再无睡意。待第二日天际微微发亮,他便依王氏梦中所言,顺着河堤向南而去。
    (续)待第二日天际微微发亮,便依王氏梦中所言,顺着河堤向南而去。走到万寿山之北,忽见河边芦苇丛中泊着一艘箬叶舟,胡大成想起昨晚之梦不由心中一动,悄悄走至近前,只见舟尾有两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正在争吵不休。其中一个小乞手提竹篮道:“昨日师父说你没有乞讨到钱,故罚你不许吃饭。而我昨天收获甚多,这馒头是师父奖给我的,如今师父不在,你却要来抢我的馒头,真是可恶!”另一小丐手中拿着两个大白馒头道:“这篮馒头又不是师父蒸的,分明是昨日那个渡河妇人所带,再说一篮馒头你又吃不完,分给我两个又打什么紧。”
    胡大成听罢二人所言,心中不由大震,急忙向那小丐手中竹篮看去,发现正是自家之物,而篮中的馒头不消说也是王氏亲手所蒸,却不知此时为何在这小丐手上。耳听得两人仍在争执不休,他心中惊骇至极,眼见河面宽阔四周并无人烟,也不知船上还有没有别人,自己孤身一人,贸然上船相询,只怕打草惊蛇反而让其逃走,思来想去只能先暂且离开,待找齐人手前来相助才能一探究竟。想到这里,他悄悄转身缓步而行,唯恐惊动舟中人,直到离开河堤才飞快的向前面村庄奔去,径直找到地保告知了缘由。地保一听不敢怠慢,急忙在村中找了数十名身强力壮的村民,手持扁担木棍赶至河边。
    胡大成奔在最前,率领十数人一跃而上,发现舟中除了两个小丐之外还有两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乞丐,虽是衣衫褴褛,却是鹰鼻鹞眼状貌狞恶,看见胡大成等人显是吃惊不小。胡大成一进舱中便问二丐自己妻子王氏何在,二丐口执一词,均摇头说不知。胡大成又以小丐之言质问,二丐仍是坚称不知,此时一同上船的村民在前后舱及舱底都搜寻了一遍,发现数十个大瓮放在那里,却未见王氏及至宝的身影。胡大成问二丐瓮中是何物,二丐闻听面色大变,默然无言。众人心疑,便打开一瓮,一看之下不由骇得呆了,原来瓮中竟然是具无头尸体,腌泡在盐水中。
    此时二丐趁着众人愣怔的功夫突然转身逃上岸去,不料岸边早有村民围住,当即将二人打倒,用麻绳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舟上诸人回过神来将所有大瓮打开,发现里面竟然全都是人的身体,或头或腿,或胳膊或内脏,均用盐水泡着,有的已成为蜡尸了。待寻至船尾,胡大成发现有一个小瓮,封泥甚为新鲜,他打开瓮口一看,不由大叫一声便晕了过去。众人上前看去,瓮中正是王氏和至宝的两颗人头,王氏双眼不闭,目中隐隐有血渗出,颈上鲜血淋漓尚未干透。众人急忙舀来河水给胡大成灌下,半天他才醒转过来,抱着小瓮大哭不已。
    众村民见此惨状不由个个心中凄恻难言,扭头看见二丐更是怒不可遏,上前对其一阵拳打脚踢。这二丐站在那里任凭殴击却不呼一声,似乎感觉不到苦痛般。地保见状觉得这二丐定是妖人,便让村民将所有瓮并二丐一起押解到县衙。胡大成在外击鼓鸣冤,县令升堂后一问方知原委,大惊之下讯问二丐,二丐却始终无一言。县令又命大刑伺候,可二丐均坦然受之,虽皮开肉绽血流不止,面上却无一点痛楚之色。县令束手无策,便吩咐将刑房师爷叫来,想问问他该怎么办。
    这刑房师爷是本地人,办案无数熟知各地风土人情,待他赶到问清案由,心中已明白大半,当即对县令道:“大人有所不知,早先就闻听浙西有一伙乞丐成群结伴,驾着箬叶舟散行各处。若是有人摆渡,他们便赚其上船,女的稍有姿色便自行奸淫,然后或杀了烹煮或卖至青楼为娼,男的劫财害命腌制成干肉,据说每日食用可强筋健骨不惧外伤。若是幼童便将其脑髓卖给达官贵人作为药引,据闻可以长生不老。更有甚者,还将幼童迷去失心智,或剜去双目,或挑断手筋足筋,或打折手足,让其每日在市集乞讨,名曰“盆景”。这伙恶丐恶贯满盈罪行累累,皆因居无定所而鲜有能绳之以法,想来这二丐也是其中之一。今日也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被胡大成发现而一举拿下,否则这本地百姓不知又有多少会惨遭荼毒啊。”
    县令及在场诸人一听才算明白过来,虽然二丐自始至终不发一言,但县令依然判决将二丐凌迟处死,只是除了王氏及至宝之外其余尸首始终无从得知,只能由官府则地埋在一处。胡大成大仇得报却是悲伤万分,数日都不能安睡。有天晚上他刚迷迷糊糊闭上双眼,即见王氏带着至宝走了进来,对他泣道:“如今沉冤得雪,妾也就安心的去了。今世我们夫妻缘已尽,大恩大德来世再报。”说毕转身便欲出门。胡大成心中一惊,急忙伸出手来想拉住王氏,不想双眼一睁眼前却空无一人,唯听门外风声萧萧细雨绵绵,说不尽的凄凉苦楚。
    (后记:这一篇写得比较残酷,也比较残忍,很多同学以为这只是小说杜撰,很不幸,这是史实,光江浙县志就多有记载,其余各地更是屡见不鲜。延至近代,更觉世风日下,有过之而无不及,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不惜去做那天良丧尽之事,可谓禽兽不如!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一件让我时时内疚的旧事,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和妻子路经本地电影院门口,恰巧看见一名年轻的妇女带着一个约有两岁的孩童正坐在地下乞讨,当时我是“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于是便顺手拍了一张照片,又问了那妇女和孩子几句,可他们都不怎么说话。回家后我便将照片发在宝贝回家的网站上,不想三日后的中午,汉中公安局打拐办联系上我,详细询问这个孩子的情况。一开始我觉得很意外,后来才知道,在我发上网的第三天,一个湖北枝江的张姓父亲看到照片,认出照片中的孩子正是自己被拐一年多的儿子,于是通过湖北当地的公安和本地公安部门联系,要求快速协查。只是等我再去电影院前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这对“母子”身影。一天后孩子的父亲赶到汉中,我与汉中的志愿者骑着自行车沿街寻找,可始终再没有见到孩子的身影。看着那位父亲在电影院门口嚎啕大哭无助的样子,同样作为一个五岁孩子的父亲,我也感到非常伤心难过。我后来时常悔恨自己经验不足,当时应该直接报警的,所以后来当我再看见有乞讨卖艺的儿童时,我会毫不犹豫的打电话报警。有时候,一个孩子就意味着一个家庭的全部幸福。所以在此我恳请各位,请关注乞讨儿童,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你所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确切的,有时候多问两句,也可能就会挽救一个孩子,从而挽救一个家庭。)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