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县令遇鬼记 > 详细内容

县令遇鬼记

作者:鬼大爷  阅读:75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有一个县令,勤俭廉洁,爱民如子,为一方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很受百姓拥戴。美中不足的是他心地善良,存心忠厚,对恶人也心慈手软,又很使一些人担忧。
    一天,县令出城勘察民情,途经南门牢房,见一犯人悲声大哭,便问道:“你是前日打死冯生的张三,杀人偿命,理之常也,为何大哭?”
    张三答道:“小人误将冯生打死,理当偿命,安能埋怨?只奈小人有母,七十余岁,小人无兄无弟,又无妻室儿女,母老孤身,怎得过活?小人不得已,放声大哭,不知回避,有犯老爷,望祈恕罪!”
    县令听罢,顿生怜悯,说道:“你不必哭了,念你一片孝心,且放你回去,办你母亲棺木、柴米养身之资,完毕再来抵偿人命,以正国法。”
    犯人叩头:“谢老爷不杀之恩。”
    县令回到县衙,觉得有些疲倦,坐在椅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忽然听到有哭声传来,鸣呜咽咽,似在屋后,又似在地下。县令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一时也弄不清哭声从何而来。侧耳细听,哭声渐近,仿佛就在窗外黑暗处,呜呜哭位不已。
    县令斥间道:“是何鬼物?请出面说话。”
    暗中有人答话说:“老爷,我是冯生,小人冤枉了求老爷为我申冤。”
    县令一听冯生名字,吓了一跳,自忖自己与他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他为何找上门来。惊间道:“你死都死了,还有何冤枉?”
    鬼答:“老爷,小人死得冤枉。”
    县令问:“此话怎讲?”
    鬼说:“张三谋财害命,我含冤地府死不膜目,求老爷为我作主。”
    县令道:“张三已捉拿归案,自当以正国法,你不死已经死了,可自去阎罗王那里报到,休来阳间惊吓生人,快去!”
    鬼大叫一声,悲哭而去。
    县令猛然醒来,口里连说:“怪哉里怪哉!”
    他夫人慌忙间道:“何事怪哉?”
    县令把梦中情景讲了一遍。
    夫人听了,吓得战战兢兢,浑身发抖,说道:“孤魂饮泣,实指望官府能惩处凶徒,使强暴就戮,一雪他们的仇恨。莫不是你将张三放了,死者不能瞑目,因此来求告你?”
    县令道:“这只是我作梦时的幻境,哪能当真?再说我此生存心忠厚,誓言敢妄杀一人,枉死鬼又凭什么来找我?”
    夫人说:“忠厚固然可贵,但也要看施与何人。如果对恶人施忠厚,那不就等于给恶人再作案的机会,使更多的人遭难吗?”
    县令不悦,怒道:“妇人之见!照你那样说来,就该一棍子打死,连改邪归正的的机会都不给?”
    夫人还想争辩,见县令发怒,叹了口气,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过了几天,县令正在衙门里审阅案卷,一个衙役匆匆跑来说道:“老爷,不好了!少爷被人绑架了,夫人正在屋里哭哩。”
    县令夫妇晚年得子,从小视如掌上明珠,一听吓得呆了。慌忙跑进屋内,见夫人正躺在床上哭成一个泪人儿。一个丫环见他跌跌撞撞闯进屋来,指了指擂在木柱上的尖刀,就吓得躲在了一边。县令一看尖刀下插着一张纸片,取了下来,见上面写着:www.guidaye.com 鬼故事
    若要小儿活命,请备银子三千两,傍晚时送到城北郊小树林。只要老爷一人来,若带随从,小儿命绝。
    下面没有签名,也没有时间。县令不知如何是好,气得咬牙切齿,恨得眼冒金花。心想自己身为一县父母,小儿竟遭恶人绑架,真是奇耻大辱。想派人前去捉拿恶人,但又怕伤了小儿性命,愁眉不展,坐卧不安。筹措了一下午的银子才够数,傍晚时分,县令才带了三千两银子,独自来到城北郊小树林。此时夜幕笼罩,黑雾漫漫,环顾四周并无一个人影。县令思子心切,放开嗓门大声喊道:“贼人,快放小儿出来!”
    话音未落,忽见一群厉鬼,满身血渍、披头散发、张牙舞爪地跑来将他团团围住。有的有身无头缺胳膊少腿。有的口鼻流血肚肠横流,尽是一群屈死的冤魂。只听得人声吵嚷之后,众鬼魅齐声叫道:
    “县令还我命来!”
    “县令替我作主!”
    县令看得心惊肉跳,躲躲藏藏,叹道:“我一心向善,宽厚待人,枉死鬼为啥还来找我呀!”
    为首一个鬼魅说道:“你只知道严酷苛刻可以致怨,不知道滥施忠厚也能致怨。我们死前都是善良、孤弱之人,被恶人所杀,死时惨毒万状,含冤于九泉之下,坐在枉死城内连超生的机会都没有。”
    县令颤声道:“可是,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鬼怒声道:“我们含冤而死,实指望官府能惩办凶手,为我们报仇。谁知你只见生者的可怜,不见死者的可悲,为那些凶犯开脱,使坏人漏网,让白骨沉冤。”
    县令说:“人非圣贤,熟能无过。死者已死,总要给生者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鬼大声争辩道:“那也得分清是什么样的过失呀。请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吧,假如是你,无罪无辜而被人杀害,看到典刑的人把重罪的轻判,多罪的改少,把无理改成有理,把故意杀人改成误伤,使你的杀身仇人逍遥法外,肆虐害人,你能不怨气冲天吗?你不想想这个道理,反而以纵恶为积阴
    德,那些枉死的冤鬼。不恨你恨谁呢?”
    县令无言以辩,急得冷汗满面,正不知何处躲截,忽听一个声音叫道:“枉死鬼不得无礼。”
    县令抬头一看,见来人头戴一顶软翅纱帽,身穿一领内红圆领衣衫,束着一条犀角大带,脚踏一双歪头皂靴,左手拿着善恶簿,右手握着生死笔,笑吟吟地随风而至。喝问众鬼魂道:“你们为啥在此闹事?”
    一鬼魂答道:“察判官,我等生前皆是该县子民,在此与老爷论理。”
    县令见来人非同寻常,叫道:“崔先生救我。”
    崔判官早明事情原委,说道:“县令,这些枉死的冤魂,他们无钱钞盘缠,不得超生,只有你付给他们些银两,我才救得。”
    县令满口答应。www.guidaye.com
    判官对鬼魂们说道:“县令答应回去后寄给你们银钱,做水陆道场度你等超生。”
    众鬼闻言。拜谢而去。
    县令见此慌忙叫道:“众鬼慢走,快还我小儿。”
    判官问众鬼道:“你等真是胆大妄为,将县令少爷藏在何处?”
    众鬼魂道:“我们并没看见少爷。”
    判官道:“那少爷被何人所绑?”
    众鬼魂道:“我们不知。”
    冯生这时从群鬼中走了出来,满不高兴地瞪了县令一眼。说道:“判官,是被阳间的张三抓去。”
    县令惊问道:“此话可真?”
    冯生似没听见,继续说道:“我因那天托梦要县令替我申冤,被县令赶走,心怀怨恨,遂四处游荡,想寻找张三罪证,不想发现此事。”
    判官即令冯生去把张三抓来。
    不一会,张三拿到。判官间道:“张三,县令家的少爷果真是你抓去了吗?”
    张三早吓得魂不附体,浑身筛糠。叩头说道:“是我抓去的。”
    “少爷现在何处?”
    “已被冯生放回去了。”
    县令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大声责间道:“张三,我好心放你回家养母,你不思悔改,竟自作恶,该当何罪?”
    张三道:“老爷,小人知道错了。小人实际没有老母,因小人怕死,故将家中十七岁的爱妾谎称作七十岁的老母讹骗出狱,又想久后必被发现,所以将少爷绑架了,想找老爷借点盘缠远走高飞。”
    县令听罢,如梦初醒,悔恨不已。
    崔判官见县令满睑通红,似有所悟,微微点了点头,对众鬼魂说道:“把张三押回阴曹,打进地狱。”转身拍了拍县令的肩膀说:“你自去吧。”
    县令抬头一看,见四周夜寒森森,那群鬼魅已杳无踪迹,哪里有半个人影。自己独自站在荒丘上,如在梦境中一样。连跑回县衙,见儿子果然平安归来,正在屋里和他母亲说话。想起刚才历经的那个离奇情景,不禁感叹万分:“自己身为一具父母,竟不明白滥施宽厚即是纵容恶人,同样也是行恶事,也要遭到恶报啊!”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