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乾坤局 > 详细内容

乾坤局

作者:秒杀  阅读:151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拜师不成
    初出茅庐的风水师李本末突然接到大学同学王怜花的电话,说她叔叔王老虎想收一个有天赋的人为徒,传授毕生绝技。李本末喜出望外,连给归国好友牛天接风洗尘的事都忘诸脑后。
    初次相见,李本末和王老虎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李本末甚至在对方眼里读出一丝相见恨晚的意思。所以王老虎将第一个人门任务指派给他时,他片刻也不迟疑,立即动身寻找那种名为“棺材天”的奇药。
    王老虎说“棺材天”长在阴煞之地,只有合格的风水师才有本事找到它。如果李本末能把这价格不菲的奇药带回来,他就正式收他为徒。不料,李本末还没到目的地就接到王老虎一夜暴毙的噩耗,他不得不原路折返。
    一脸憔悴的王怜花扶棺而泣,痛不欲生的她坚持不肯将叔叔下葬,一定要在他人土之前找到凶手。她认定叔叔是被仇家谋害,背后似乎还关乎一个天大的秘密。王老虎出事前一天,一个脏兮兮的老乞丐找到王老虎,声称三十年之约已到,他此番就是来收回他欠他的那条命。两人在老屋里密谈良久,老乞丐走后不久,王老虎就暴毙了。
    “叔叔他死得太惨了,四肢满是淤青不说,满口的牙都被拔光,只剩下一个血窟窿。我最不理解的是,他死后嘴里还被塞上一团符咒类的东西。”王怜花眼睛红肿,看着李本末,“你一定要帮我。”
    李本末点点头:“我觉得可能有人利用恶鬼布阵索命,这种阵法肯定不是普通风水师能做到的,搞不好还是个道术高深的人。而且,对方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你好好想想,叔叔出事前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话?也可能是某件不起眼的东西。”
    王怜花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别的吩咐,他只是告诉我好好打扫下书库,别让他那些古董书籍生虫子……”
    话刚说到一半,王怜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路小跑上楼,李本末紧随其后跟了上去。王怜花眉头紧锁,在书架上胡乱翻了起来。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她终于翻出一本线装书:“叔叔格外嘱咐我晒晒这本书。”
    李本末从她手中接过书籍翻开,不觉傻了眼,这跟无字天书根本没什么区别,每页上都是奇怪的符号和插图。他无奈地摇摇头:“这些符号我都没见过,除非叔叔他活过来告诉我们什么意思,要不然咱们一辈子都猜不透。”
    “会不会是道家的东西?”王怜花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本末忽然想起那个被自己忽视的死党牛天,他就研习各种流派的道术,说不定他会对此略知一二。
    一通电话过去,牛天当即搭飞机飞了过来。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地东张西望:“你说给我介绍女朋友,人呢?”
    李本末把随行的王怜花介绍给他认识,他像猪八戒见了嫦娥一般,差点没扑上去。三人在饭馆简单要了几个菜边吃边聊,洒过三巡菜过五昧,李本末开始讲述事情的大致经过。牛天一听死的是王怜花的叔叔,当即吹起牛来:“管他什么新书旧书,我把咱叔儿复活不就知晓一切了。”
    缚魂入骨术
    牛天所说复活之术也并非全是骗人,他曾学习过相关理论,虽然从来没亲自实践过,但好歹也是懂得一些。反正这东西和买彩票差不多,搞不好就会中奖。
    三日后,牛天在王老虎的院落里首次尝试复活术中最简单的一种——“缚魂入骨”。
    入夜,大门紧闭,天井当中的香案上已经点好了香烛,备好了供品。牛天小心翼翼地把案上一字排开的七盏纸灯笼逐个点亮,伸手又打开一坛黄酒,均匀地洒在地上。王老虎的尸体就摆放在香案之后,棺材盖子上放着一个用树根制成的木偶,木偶前摆着七星斗,斗里装着五谷杂粮,上面插三支粗大的贡香,香烟缭绕。
    牛天再三叮嘱李本末和王怜花,在他施咒行法术的过程中一定要看好院子,绝对不能让野猫之类的活物靠近棺材,哪怕只是从棺材底下溜过也不行。
    说完慢慢走到天井正中,点燃了早就堆好的一大堆槐树叶子。
    时间一点点儿溜走,眼看着就要到十二点,双目微闭的牛天猛地睁开眼睛,拎着匕首走到王老虎的棺材前打开盖子,在他拇指上用力划了一刀,随后取出一根三尺多长的红线结了七个疙瘩围绕伤口绑成一圈。一阵阴风刮过,吹得棺木吱吱怪响,像是里面的尸体在啃噬棺木。
    “元始上真,双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与形长存。愿魁罡护体威灵显著,千叫千应,万叫万灵,不叫自灵,聚!”牛天念咒语的同时将树根木偶丢进槐树叶子燃起的火堆里,只见火星翻滚,如利剑般四下喷射,火堆里竟形成一股龙卷风柱,一团灰影自火柱顶端聚成。
    李本末绷紧神经注视着四周,总觉得要有事发生。王怜花躲在他身后瑟瑟发抖,十指紧紧扣在他手臂上,疼得他直皱眉。
    天地间寂静无比,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块黑压压的乌云,瞬间遮住月光。待乌云飘走后,牛天突然发现一只黑猫已走到棺材前,它看了他一眼,不怀好意地叫了一声,纵身跳进棺材里。夜空中陡然晌起一声似人非人的嚎叫声,棺材左右摆动的幅度越来越严重,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窜来窜去。片刻后,一只满是尸斑的手从棺材里伸了出来。
    “不好,黑猫跳僵尸。”牛天大喊道,“你们千万别靠近尸体,快躲到我身后来。”
    李本末只是听说过“尸变”Z.类的事,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目睹。眼看着诈尸后的王老虎直直的向他扑过来,他吓得两条腿都软了。在尸体靠近的一刻,他竟觉得身后有股力量推了他一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失控般扑向迎面而来的尸体却无能为力。李本末绝望地闭上眼睛,他实在不敢继续看下去,下一秒,王老虎用他那血窟窿似的大嘴对着李本末的脖子咬了下去。牛天见势不妙,急忙冲过去制止,但还是晚了一步。李本末只觉得脖子一热,温热的液体顺着脖颈流了出来,体内如烈焰焚身般灼热不堪。他张大嘴巴,挣扎着吐出一句:“救我……”
    王老虎咬完李本末后越发地变本加厉,它力气大得出奇,竟然把牛天逼到角落里无还手之力。情急之下,牛天只得向一旁惊得目瞪口呆的王怜花求助:“快把那七盏纸灯笼吹灭。”
    王怜花半天没有反应,牛天使出浑身解数还是无法靠近香案,眼看就要招架不住之际,王老虎突然不动了。牛天回头一看,幸好王怜花及时清醒过来按照他的话去做,要不然他可就真难逃“虎口”。牛天大口喘着粗气,顾不得别的,立刻吩咐王怜花找出家里的红线。王怜花跌跌撞撞地跑进屋子里,不大一会儿便拿着针和线跑了出去。牛天硬着头皮走到尸体跟前,用红线缝住它的眼睛和嘴巴,只有这样才能防止他再次诈尸。
    地上的李本末口吐白沫,不停地抽搐着,眼看着他头部以下的皮肤颜色越来越青紫,牛天急得直挠头。这种事他可应付不来,必须找大师兄张向东出马才行。他掏出手机,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电话响了半天竟然无人接听。牛天气急败坏地挂断电话,一个劲儿地唤着李本末的名字,希望能把他叫醒。叫了半天,李本末始终没有反应。
    “叔叔生前说过,只有‘棺材天’能救被僵尸咬过的人。”王怜花哆嗦着嘴唇说道,“如果不能在一天之内找到‘棺材天’,他必死无疑。”
    牛天在资料里见过“棺材天”的详细介绍,听说那是一种长在怨气极深的百年以上的棺木里的植物,还有记载说它是从尸骨中自然生长的菌类。先不说这植物有多稀有罕见.就是能找到的人也未必能活着拿到手。那些百年怨魂恨不得把靠近它棺材的人撕碎,更不会轻易放过动过它尸骨的人。最最重要的是,只有风水师才能测出那种阴邪之地的方位,他还没那种能力。
    “我陪你去找‘棺材天’。”王怜花笃定地看着牛天,“我对风水术懂得不多,但好歹也算是从小耳濡目染,虽然不确定能帮你,但时间紧迫,容不得我们再耽搁了。我一定要救活李哥,绝不能让他离开我。”
    牛天忽然觉得这女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虽然心里怕的要死,还能勇敢地站出来帮忙。李本末也是他的好哥们儿,他更不能在这种时候犯怂。两人简单收拾一下,带上必备的法器踏上寻找‘棺材天’之路。临行前,他又给张向东留下一通短讯,希望他看到消息后可以及时赶来相助。
    摹古坟场
    摹古县地处沙漠边缘,人烟稀少,极少有外人涉足。
    一路上,王怜花都在介绍摹古的情况如何恶劣,听得牛天头皮发麻,要在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走一遭着实需要些勇气。刚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牛天就被迎面的风沙打得睁不开眼,漫天黄沙飞舞,能见度极低。
    “我和叔叔年前来过这里,曾经误入一片老林,差点迷路。”王怜花紧咬嘴唇,“你要有心理准备,可能会出现你意想不到的状况。”
    牛天拍拍胸脯,十分爷们儿地说了句:“放心,横扫千军。”
    王怜花走在前面,按照罗盘上的指示左拐右拐。牛天在风水这方面几乎是白痴,能做的只是乖乖跟在她身后保护她。两人绕了几圈,终于来到一处小坟包停住脚步。
    “此处死气极重,没有半点生气,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阴煞老坟。”王怜花收起罗盘,拿出三根香点燃,刚要插在坟前,没想到竟被突然刮起的风沙打灭了香火。
    “昔日英雄冢,如今草一堆。”牛天摇头感慨道,撸起袖子动手开挖。刚挖了没几下就露出了棺材板,他虽然是个外行,可也能看出木质如何,这块板子肯定不是上百年的货。
    “小心,千万别挖坏了棺木。墓主不接受我们的香火,想必不是善良之辈。”王怜花蹲下身子,指着棺材底下的白骨说,“你看看他的尸身上有没有黑色蘑菇形状的植物。”
    牛天扒开棺材盖子,用手在里面胡乱抓了一通,硬是翻个底朝上,什么也没发现。
    王怜花有些沮丧地站起身:“我再测测其他地方,你把它复原吧。”
    牛天刚握起铲子,忽然刮起一阵狂风,漫天飞舞的沙子像枪子似的打在他身上,疼得他直叫唤。就在这时,烂木棺材里的白骨突然动了,它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般,以极快的速度合成一个完整的人形,双手向前直直向他扑来。牛天意识到危险来了,刚要提醒王怜花小心,忽然发现她不见了,只有他一个人立在黄沙地里。
    牛天恍然大悟,这肯定是受诅咒的棺材,只有动过棺材的人才会受到惩罚。倒霉的是,法器包在王怜花身上,平时学的应急技能又没一种是针对这种“动态”骷髅的。牛天也来不及想那么多,赤手空拳和骷髅打了起来。本以为几下就可以把它打回原型,没想到的是,它散架之后能迅速聚合。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他只好撒丫子就跑,也管不得东南西北,有路便行。身后的骷髅像是被设定成不抓到他誓不罢休一般,紧紧跟随其后。
    也不知跑了多久,牛天跑进一片黑压压的林子里。他在林子里转了几圈,直到天黑下来也没找到出入口,伸手不见五指的林子寂静阴森,偶尔会断断续续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声,牛天本能地想起王怜花,会是她吗?
    鼠桥
    林子里的树几乎每棵都长得差不多,牛天连着转了几圈终于意识到自己迷路了。他掏出手机,换了几个地方总算是找到一格信号,便迫不及待地拨通张向东的电话,此刻,只有他能帮得了他。对方电话一直占线,始终无法接通。
    原本寂静无比的林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安分起来,各种虫鸣搅得他心烦意乱。那间或响起的哭声已不知所终,取而代之的是老鼠啃噬树木发出的寒率声。乌云渐逝,天边露出半个毛月亮,林子里忽而亮了许多。
    牛天又急又累,一屁股坐在树下,还没等坐稳,忽然听见有人“哎哟”一声,他吓得立刻跳了起来:“谁?”
    “我。”张向东操着山东腔说,“你个臭小子让我好找。”
    牛天扑上去就是一个熊抱,他的救星来了,他再也不用担心因逃不出这个迷魂阵而救不了李本末。可是,张向东接下来说的话像冷水一样浇在他头上:“为了找你我都迷路了。”
    牛天哭丧着脸看着张向东,说:“大师兄你可别吓唬我,李本末还等着我们回去救呢。”
    张向东诡秘一笑,小心翼翼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块黑糊糊的东西,“这奇药‘棺材天’我找到了,咱们现在就能回去救末子。”
    原来,张向东接到牛天短讯后急匆匆赶往这里,料定牛天会被困的他一路使用追踪术找到这里来,没想到会偶尔得到“棺材天”。福祸相依,他当然也想不到会赶上今日凶星入主日宫,不宜动用法术。
    “凭借哥多年来野外生存的知识来看,咱们想从这里出去必须借力打力。”张向东谨慎地查看了四周,格外提醒道,“一定要小心,那个逼你进来的高人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不想让李本末的尸毒解掉?”牛天困惑地看着他。
    “事情并非你想得那么简单,这背后可能有见不得人的阴谋存在。”张向东轻咳一声,“跟紧我!”
    张向东不再言语,脚下踩着天罡步摸索着向前。牛天心里惦记着王怜花,本能地四处张望。周围高矮各异的树上错落有致地倒挂着如蚕蛹般的干尸,尸体排列的整齐程度更是让人咋舌。才走了没多久,前方已经没有了路。地面上到处是张牙舞爪的白骨,它们胡乱地抓着,像是在寻找食物的触手,让人望而却步。
    这种状况张向东只见过一次,还是和师傅一起应对。如今让他单独布阵逃离,胜算不大。况且,今日还是禁用法术的特殊日子。
    “为今之计只能用老鼠搭桥借路逃生。”张向东狠下心从兜里掏出拘生符咒递给牛天,牛天心领神会地接过符咒,分别贴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
    片刻后,张向东口中开始念动“金桥诀”,脚下走着南斗步,一时间狂风骤起,数不清的老鼠从四面八方涌来,如千军万马般冲向前去。
    “快,踩在老鼠身上冲出去。”张向东大吼~声,加快了念咒速度。牛天皎着牙闭着眼从老鼠身上跑了过去,只觉得脚下软塌塌一片,他甚至不敢去想正在发生的一切,这是他所不能承受的恐怖。
    老鼠的惨叫不绝于耳,牛天甩开大步一路向前,终于逃离林子。当他再次出现在摹古坟场时,一眼就看到倒在地上的王怜花。
    乾坤局
    牛夭、张向东和王怜花三人急匆匆赶回老屋,还是没来得及救下李本末。他中尸毒太深,连“棺材天”这种奇药也没办法完全解掉他体内的毒,让他起死回生的希望更是渺茫。牛天红着眼睛唉声叹气,王怜花伏在奄奄一息的李本末身上悲坳不止。张向东似乎在思考什么,双眉紧锁,半天也不言语。
    “真的就没办法救他了吗?我记得叔叔说有办法让濒死之人复活的奇门绝术,可惜我是女儿身,他不肯教授于我让我冒险。”王怜花哽咽说。
    “的确,女人学习奇门术是大忌。”张向东说,“你说的绝术应该是乾坤局,我师傅教过我,但是他禁止我使用。”
    “我靠,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什么禁术不禁术,既然教了就是让你用的。你要眼看着李本末死在你面前吗?”牛天一听说有办法让好兄弟起死回生,当时就急了,不觉间出言不逊起来。
    张向东无奈地摇摇头:“可你要知道,死者复生是有违天道的,一旦失败不仅他活不了,涉局的人还要一起死。如果是我以身犯险,我责无旁贷。可问题是我要施法布局,只能由你去冒险。乾坤局布局第一要求,一定要活人与死人同穴同葬。也就是说,我要把你和李本末一起埋了。这事我千不出来!”
    “如果埋了我能救他,我心甘情愿冒险。”牛天咆哮道,“因为我们是好兄弟。”
    “时间不多了,你们别争执了。我支持牛天的决定,如果女人可以,我甚至也愿意为李哥冒险。”王怜花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我们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
    张向东意昧深长地看着王怜花,犹豫片刻,终于同意布局教人。
    半个小时后,一应物品准备齐全,张向东开始在后院挖坑,准备将牛天和李本末埋在一起。牛天若有所思地盯着张向东,总觉得差点什么。虽然他不了解乾坤局,但总觉得这样的绝术应该不会这么草率就可以实施的。凭借他对张向东的了解,总觉得他有事瞒着他。
    “东子哥,要是我出事了,你就把我和李本末葬在一起吧。你给我们俩选个风水宝地,最好葬在龙脉上,让我们下辈子飞黄腾达。”牛天开玩笑说。
    张向东指着自己的脑袋说:“你要相信哥们儿,这里不是空的,什么阴谋诡计,什么美女画皮,都瞒不过我这双火眼金睛,要不然我也没资格当你们俩的大师兄不是?”
    王怜花听着兄弟俩的对话不由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
    一切准备就绪,张向东开始叮嘱王怜花:“此局凶险,进行中切不可沾染女人血。我请你和我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可以吗?”
    王怜花频频点头:“我一定听话,希望不会出意外。这是蜂蜜柚子茶,你们喝点定定神吧。”
    牛天这才想起自己折腾了这一大圈到现在还粒米未进,他接过王怜花递过来的茶一口气喝个精光,王怜花满意地点点头。
    张向东和牛天合力将李本末抬进坑里,牛天看着昔日的好兄弟如今这半死不活的样子甚是揪心,不觉间掉下几滴热泪。泪珠刚好砸在李本末的眼睛上,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咧开嘴角兀地笑了。牛天抬头看了看张向东,他竟然十分默契地对李本末回以微笑。
    张向东将两人一点点埋上,直至完全将他们的身体盖住。虽然牛天的道术不是很高,但好歹也会几下子,在土里使用蔽息咒这种小技术还是会的。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和他一起埋在土里的李本末竟然一点点凑了过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耳语起来。
    真相之来完待续
    半个小时后,张向东施法结束,开始重新将土里的两人挖出来。王怜花全神贯注地盯着地面,似是有所期待。当她看见李本末脸上的青紫完全退却之后,心里总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时大意的她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神色,这一幕刚好被牛天看在眼里。
    李本末“出土”后长吁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王怜花端着茶杯走到他跟前,将他的头轻轻抬起:“喝点茶润润吧。”在李本末喝光她递给他的茶后,王怜花不屑地丢掉杯子,轻佻地笑了起来。与此同时,一旁的张向东突然捂着胸口跪在地上,脸色骤变,一直未出声的牛天也跟着应声倒下。
    王怜花拍了拍手上的土:“在你们临走之前,是不是还想知道点真相?我就做回好人,省的你们死不瞑目回来纠缠我。王老虎不是我亲叔叔,我是他捡来的。他待我倒也不错,可是他重男轻女,死活不肯把自己的绝活都交给我。我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比不上你们这些臭男人?可他却偏要把毕生所学都教给李本末。我求他,他竟然骂我心术不正,还要撵我走。我可以离开,但一定要带着他的全部、绝学离开。虽然他不肯教我,可这么多年我也偷着学得差不多了,唯一不会的就是乾坤局。你们应该还记得我故事里出现的那个老乞丐凶手,其实他是王老虎的师哥,同时还是张向东的师傅。现在,李本末肯定能明白我为什么要把他引荐给王老虎,又为什么要故意设计让他中尸毒。他不出事,怎么能让张向东在我面前布乾坤局呢?现在我学会了,你们就没必要存在了,这世界上有我一个人会这门绝学就可以。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利用这禁术,让它为我赚来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
    “阴险的女人。”牛天异常平静地说道。
    “不,这是智慧。”王怜花微笑着看着他们,“再见了,宝贝们。”
    王怜花走后,三人相视而笑。张向东早就料到王怜花给他们的蜂蜜柚子茶里有药,所以暗地里给每人分了一小块“棺材天”,这可是比灵芝还强大的解毒药。
    李本末率先竖起大拇指:“大师兄你真厉害,一到这儿就看穿了她的阴谋诡计,不仅救了我的小命,还骗她说出自己的阴谋。”
    “你们两个家伙竟然背着我串通一气,害得我以为你真的要死了昵。”牛天捶了张向东一拳,“真有你的。不过,咱们为什么要放过她?报警多好!”
    “报警?我们有证据吗?”张向东无奈一笑,“这世界就是这样,有时候明明知道真相却无能为力。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具行尸安葬,然后去和师叔汇合。”
    “你师叔不是死了吗?”牛天惊讶地看着他。
    “师叔早就看出她的野心,不过是将计就计试探她而已。”张向东说,“他先诈死,然后瞒天过海弄了具行尸。”
    天蒙蒙亮。
    张向东三人来到停放尸体处忽然发现,“王老虎”的尸体不见了。
    这时,张向东的手机忽然响了,一条陌生的短信出现在屏幕上:我会和你们继续玩下去的——王怜花。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