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乡村鬼故事之血符 > 详细内容

乡村鬼故事之血符

作者:qugaofeng  阅读:7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一只土狗
    在农村整人用的最毒辣的手段,正是把对方家人的名字写在一张符纸上,并在上面抹上蝙蝠血(注:蝙蝠本身就是一种邪灵),然后在没有月亮的夜晚,把血符埋进对方的祖坟里,由此以来就会使得他们家里经常闹鬼,甚至会危及他们全家人的性命,这就是血符。
    我们村的李文清就曾被别人用血符的手段整过一次,而且还险些由此害了他们一家人的性命,现在想起这件事,他还是感到很害怕。
    有一年秋天,李文清外出打工了,家里的重担都落在他父亲李常树身上。李常树已是奔六十的人了,干起农活来很是吃力。那时侯农村的拖拉机很少,到播种小麦的季节,村民们都是用自家的牛来耕种。有一天上午,李常树拉着大黄牛去地里播种小麦,走到一口机井边时,他发现井边正蜷缩着一只脏兮兮的土狗,它浑身血淋淋的,不停地朝大黄牛发出“呜、呜”的惨叫声。他仔细地看了这只土狗,觉得很眼熟,似在哪里见过,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去年的这个时侯他牵着大黄牛来到这口井边,正巧遇到它,当时大黄牛见到它后,就狠命的用牛角去抵它,直到把它抵得浑身血淋淋的死了,他顺手把它的尸体扔进了这口井里。让他感到纳闷的是,这只土狗居然没有死,现在又碰到它了。正想着,突然他又看到大黄牛朝土狗惊恐般地叫了几声,随即挣脱掉他手中牵的绳子,并发疯地撞倒路边的一棵小杨树,接着跑进村里有名的无赖狗剩家的地里。只见无赖狗剩家的地里已播种过麦种,大黄牛跑进他家的地里后,先是在地上尽情地打了一番滚,随后又用牛脚狠劲地扒地里的土,直把狗剩种在地里的麦种都扒了出来。李常树看到这里,就傻眼了,他知道狗剩不是好惹的,弄不好会由此狠狠的敲诈自己一番。这时恰巧有一个年轻人路过这里,他就让那年轻人帮他制服了大黄牛,他再去找井边的那只土狗时,却发现已不见了它的踪影。
    到了下午,无赖狗剩知道这件事后,气汹汹的来到李常树家里,要他包赔一千斤小麦。李常树自然不同意,因为无赖狗剩的那块地里被牛毁掉的麦种,也就有二三十斤左右,又怎会赔给他一千斤麦子,很显然这是无赖狗剩在敲诈他。于是两人挣执起来,挣到最后,也没有挣出个结果来。无赖狗剩临走的时候,朝李常树狠狠的说:“等着吧,我会让你们全家付出代价的。”
    李常树听了无赖狗剩的话,以为他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结果过了十几天,他也没有看到无赖狗剩再来找自己的麻烦。在这期间,有一天上午,他在村里的街道上碰到无赖狗剩,无赖狗剩也没有向他提起包赔麦种的事情,只是朝他阴冷的笑了一阵子,直笑得他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他也没有多想,以为无赖狗剩这一次大发慈悲,放过了他,便安心的过起日子来。
    二、鬼电话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李常树由于白天干农活太过于劳累,和老伴早早地休息了。就在两人睡得正香甜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一阵阴风吹开了,并把床头边桌子上的煤油灯吹灭了,房间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接着桌子上的电话发出刺耳的响声,把两人都从睡梦中惊醒。李常树从被窝里钻身来,拿起话筒问:“喂,你是哪位?”
    电话里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却传来土狗“呜、呜”的惨叫声,他吓得一下子丢掉话筒,赶紧钻进了被窝里,并全身缩成一团,一个劲地直打哆嗦。
    他老伴看到他这种恐慌的举动,点亮煤油灯,把他丢掉的话筒重新放回座机上,又纳闷的问他:“老李,你怎么了?”
    “鬼、鬼……,那只……土狗……的鬼魂,鬼……。”他已吓得不能说完整的说话了。
    他老伴安慰他说:“老李,你一定是白天干活太劳累了,才产生了幻觉,刚才你接电话时,我听到电话里根本就没有声音。”
    听到老伴的话,他想了想,觉得也在理,刚才可能正是自己白天干农活太疲劳了,才产生的幻觉,这样想着,他也不觉得害怕了,又和老伴接着休息了。过了一会儿,那部电话又响起刺耳的铃声,他想到刚才接电话时听到话筒里传来土狗的惨叫声,吓得不敢去接电话,但是电话一直响。他老伴见到他害怕的样子,不以为然的说:“有什么可怕的,全村就咱家有一部电话,说不定是外面的人来找咱们村里的人办事的,不要耽搁了别人的事情。”(注,那个时候村里的电话还很少,一般的村里只有一两部电话,而这一两部电话,便成了全村人的信息交通工具)说着,她把电话接起来,就听到电话里又传来土狗惨叫的声音,听到这里,她也吓得赶紧扔掉电话筒,只觉得大脑里一片空白,头皮开始发麻,头发竖了起来。这时屋间里好静,静得只能听得到他们自己的心跳声。夫妇俩都吓得用被子蒙着头,不敢再出声了。
    到天亮时,夫妇俩也没有睡着觉。两人起床后,李常树把昨天晚上老伴因惊吓扔在桌子一旁的话筒重新放回座机上,可是没有过多大会儿,那部电话又响起来了。夫妇俩都不敢接,但是那部电话似在向他们挑衅一般,一个劲地发出刺耳的铃声,最后他们实在受不了那部电话的铃声带来的惊扰,李常树只得壮了壮胆子,哆嗦着手拿起了话筒,只听得话筒里传来他的儿子李文清略带埋怨的口气:“爸,你怎么才接电话?”
    听到是儿子打来的电话,夫妇俩才都松了口气,李常树想要把自己昨天夜里遭遇到鬼电话的事情向他说一遍,又怕他不信此事,笑话自己,就随便编了个谎,说自己刚才有事外出了,才耽搁接听他的电话了,接着又问他:“文清,你打电话有事吗?”
    李文清说:“爸,我听别人说,最近有一伙偷牛贼专在半夜里去村子里偷牛,你要半夜里勤去牛棚里看一看咱们家的大黄牛,别让那伙偷牛贼偷走了它,到年底全指望卖掉它给我办喜事呢。”
    李常树也听说了此事,知道那伙偷牛贼很猖獗,特别是专偷那些家里年轻人都外去打工了,只剩下老人的牛,那样即使被发现了,那些老人也拿他们没有办法,他们照样能偷得走牛。这几天,李常树正为此事发愁,惟恐那些偷牛贼来偷家里的大黄牛,到年底耽误了办儿子的喜事,可是又不能因为此事唤儿子回来,这样就会耽误他打工赚钱,他一时也没有好的注意,只有在电话里一个劲地劝李文清要安心打工,不要掂记牛的事情,就这样父子俩结束了通话。
    其实那时侯李文清刚定下一门亲事,准备到年底结婚,而那头大黄牛正是他们家的经济支柱,正是指望能卖掉它,来筹备自己的喜事,因此他很担心他们家的牛被别人偷去,才会不断地给父母打电话,要他们照看好大黄牛。。
    李常树自从和李文清通话后,他每到半夜里都要去牛棚里照看大黄牛。
    三、报怨
    有一天半夜里,李常树听到牛棚里的那头大黄牛不安分地叫了几声,他以为是那伙偷牛贼来偷他们家的牛来了,也顾不得穿衣服,光着膀子,从床上跳下来,拿着他放在门口的铁锹,随即跑步来到牛棚的门前,推开牛棚的门,就冲了进去。到牛棚里后,他才知道自己虚惊一场,原来那头大黄牛正好好地栓在牛桩上,并没有偷牛贼来这里光顾。他没有因此轻松下来,因为他直觉得牛棚里有一股寒气仿佛穿透他的身体直刺心肺,而且还有一股血性气,像是什么动物身上流出了很多血所发出的气味,总之让他感到心里毛毛的,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过了一会儿,突然他听到“吱嘎!”一声,门自动关上了。牛棚里更加阴暗了,接着听到那头大黄牛不安分地叫了几声,他也吓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想喊一声:“谁?”却发现脖子里像是被两只手紧紧地卡住了一样发不出半点声音,想跑出门外,又感觉双腿像是被人抽了筋一般,脚下一软,就瘫倒在地上。
    这时门又开了,从门外窜进来一只浑身血淋淋的土狗,他认得这只土狗,它正是一年前被自己家的大黄牛抵死的那只土狗,只见它窜进牛棚里后,直扑向大黄牛,并狠命地咬住大黄牛的脖子。大黄牛见它扑过来,也不敢挣扎,从而任凭它咬住自己的脖子。这种情况持续约有两分钟左右,他眼睁睁地看到那只土狗咬死了大黄牛,随后那只土狗就跑到他面前,两只黑洞洞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盯着他。当时他心里那个怕啊,甭提了,要多恐惧有多恐惧,心里说:“完了,它要吃掉我了。”这样恐惧地想着,他闭上眼睛,等待着死神的降临,可是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还活着。此刻牛棚里出奇的静,好像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里,仿佛时间和空气都凝固了。凭借着从门外照进来极其微弱的月光,他看到大黄牛正浑身血淋淋地躺在地上死去了,那只土狗也消失了。
    看到这里,他慌忙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刚跑出牛棚,一下子和老伴撞个满怀。
    他老伴看到他神色不对,很纳闷地问他:“老李,你怎么了?”
    “鬼……,牛……鬼……。”他已吓得语无伦次了。
    他老伴听到他说到“牛”字,以为是大黄牛被偷牛贼偷走了,才会把他吓成这个样子,也赶忙跑进牛棚里要看个究竟,可是就在她进去没有多大会儿,便满眼泪水的从牛棚里走出来,哽咽的说:“老李,咱家的牛怎么死了,到年底全指望着能卖掉它给儿子办喜事呢,现在牛死了,咱们该怎么办?”
    李常树还没有从恐惧的阴影里走出来,他的嘴角变得发紫,失神地盯着牛棚的门,颤声说:“鬼、鬼……里面有鬼,鬼、鬼……。”
    他老伴来到他面前,用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发现很烫手,以为他发高烧在说胡话,就扶着他回到卧室里的床上躺下,随即又连夜去村医那里给他拿了些退烧药,让他服下,到天明后,他的烧才退了下去。
    等他清醒后,他老伴向他问起昨天晚上牛棚里发生的情况。他便把那只土狗的鬼魂咬死大黄牛的事情向老伴说了一遍,他老伴听到后,直吓的脸色苍白,浑身发抖,不敢再问下去了。
    到响午时,李常树联系了一个收牛的贩子,卖掉了大黄牛,随后又给儿子李文清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大黄牛死去的情况。李文清听到大黄牛死掉了,再也没有心思打工,到第二天就收拾了行李,朝家里赶去。
    四、鬼梦
    当李文清赶到家里,已是半夜了。由于白天赶路太过于劳累,他和父母说了几句话后,回到自己的睡房里,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觉了。睡了一会儿,他感觉到浑身直发冷,睁开眼一看,发现盖在身上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掉在地上了,他正要下床捡被子,突然看到窗户在没有风吹动的情况下主动开了,他以为窗外有人,冲着窗户喊了一声:“谁?”
    只见窗外静悄悄的,根本没有动静,自然也不会有人。过了一会儿,他捡起掉在地上的被子,再去看那窗户,发现它又是关着的,心里很纳闷道:“难道是我刚才看花眼了,窗户根本就没有开过。”想到这里,他直感到心里毛毛的,再也睡不着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看到房门开了,以为是来小偷了,壮着胆子,大喊一声;“谁?”
    只听得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娃,不用怕,是我。”
    他一听是父亲李常树的声音,才放下心来,问:“爸,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这时李常树已走进来,手中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汤水,来到他床前,递给他说:“娃,你都赶一天的路了,一定没有吃饱饭,我和你妈给你做了一碗鸡汤,你趁热快喝掉它吧。”
    他赶了一天的路,确实还没有顾得上吃饱饭,这会儿肚子里正饿得咕噜咕噜地叫,看到父亲端来的鸡汤,赶忙接过来,狼吞虎咽地很快喝光了那碗鸡汤。
    李常树看到他喝光了鸡汤,知道他赶路很劳累,需要休息,很快就离开了他的房间。http://www.guidaye.com/
    李文清喝过鸡汤后,觉得浑身都舒服了,待他父亲走后,他也很快睡觉了。在他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个黑呼呼的东西压在他的身上,他想喊,喊不出来,想动,也动不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恐惧的阴影笼罩着他的心头,接着他看到关着的窗户又开了,随后从外面爬进来一只浑身血淋淋的土狗,只见它的眼里隐隐透出嗜血的光芒,喉咙发出“呜呜”的惨叫声,很快爬到他的床上,张开血淋淋的大嘴巴朝他的脸上咬过来。恰在此时,他恐惧地大叫了一声,这一次居然能叫出得声音来,身体也能活动了,他赶紧坐起身来,发现屋里根本没有那只土狗,窗户还是老样子的关着。他擦了一把冷汗,才知道原来这一切只是一个梦,不过他再也睡不觉了,心里总想着那只土狗,因为他知道父亲在牛棚里撞见的也是那只土狗,这决非是一个简单的梦。
    五、破解
    李文清的老丈人今年六十了,是村里有名的半仙。据说他的老丈人小时候去地里玩,结果不留神,掉进了井里。那口井很深,里面的井水也很凉,人要是掉进去,休想活命。说来也怪,当村里人把他救出来时,他居然没有事。村民们都很纳闷地问他,井里面的水很深,他怎么会浮在水面上,没有沉入水里呢?他说,井水里有一个老婆婆用双手在水下面托着他,他才没有沉入水里被淹死。村民们都不信他的话,认为他一定是吓怕了,在说胡话,井里怎么会有一个老婆婆呢?只是从那以后,他成了明眼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村里要是谁家的院子里闹鬼,还是小孩中邪了,只要请他去看一下,就会撵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李文清找到老丈人,把自己家里发生的怪事情向他说了一遍。他老丈人听到后,知道一定是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就随他来到他的家里。他老丈人在他的家里察看了一番后,觉得院子里很平静,并没有不干净的东西在里面,知道那闹怪事的根源并不在这里,就向李常树询问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李常树想到半个月前,自己家里的大黄牛因在井边看到一只土狗的鬼魂,受到了惊吓,跑到无赖狗剩的地里,弄毁了他播种在地里的麦种,并由此遭到无赖狗剩讹诈的情况向他说了一遍。
    他听到这些事情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知道一定是无赖狗剩在捣的鬼,便向他们讲起无赖狗剩曾用血符害人的情况。一年前,无赖狗剩在邻村的赌场里赌博时,和邻村的一个老头发生了口角。事后,无赖狗剩出于报复的心态,往那个老头的祖坟里埋了一张血符。从那以后,那个老头的家里就经常的闹鬼,没有过半年,他的老伴因受到惊吓死了。后来他请我去破解,我去了后,发现他的祖坟里埋着一张血符,就让他找人扒了出来,至此他家里再也没有闹过鬼。现在你们家里闹鬼的情况,凑巧是那头大黄牛在一年前抵死了一只土狗,加上你们家的祖坟里被无赖狗剩埋了一张血符,才会使得那只土狗的鬼魂变得更加的厉害,以至于能咬死那头大黄牛,若再不及时从祖坟里扒出那张血符,那只土狗的鬼魂还会咬死你们家里的人。
    李常树的一家人听到他的话后,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李文清赶紧领着老丈人去了自己家的祖坟里,扒出了无赖狗剩埋在里面的一张血符,从此他们家里便相安无事了。半年后,无赖狗剩再次害人,往那家人的祖坟里埋血符时,被坟里的鬼魂吓死了。这正应了古人一句话“害人终害已”。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