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茅山兵魂 > 详细内容

茅山兵魂

作者:叶林生  阅读:14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这年的一个寒夜,新四军抗日先遣支队秘密进入茅山。天快亮的时候,侦察班长吴老黑忽然发现离队伍不远处多了一个可疑的“尾巴”。吴老黑和另两个战士悄悄迂回过去,扑到近前时却都愣住了,那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
    男孩子瘦得皮包骨头,赤着双脚,身上满是冰碴和泥水。吴老黑问他:“你跟着我们干什么?”男孩子眼里满是哀伤和渴求:“家里的人都死了……我要跟你们走……打鬼子……”
    看这孩子挺可怜,经连长同意后,吴老黑当即把这男孩收了下来,亲手给他换上军装,并编在自己的班里。从此,这支队伍里多了个年纪最小的兵,大伙儿都亲切地叫他“小黑”。
    不久,日伪向茅山抗日根据地发起了疯狂的“扫荡”。在一次紧急突围中,小黑与支队失去了联系。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白天隐蔽在山林里,夜晚沿着偏僻的小路寻找队伍。
    小黑的身上有一块银元。那是在不久前吴老黑带领全班打鬼子立了功,连长奖励给吴老黑、吴老黑又奖励给小黑的。
    这天半夜,小黑突然看见前面有一间茅草屋子,屋子里闪烁着微弱的灯光,他便走过去想讨口水喝。到了屋子门前,他发现门没有上闩,轻轻推开门走进去,这才知道是间灶屋,里面没有人。他想马上退出来,可这时却被灶台上冒出的热气和香味吸引住了。
    此时的小黑,已经几天几夜没吃东西了,迟疑了半晌,他还是伸手掀起了锅盖,呀,锅里热着的是两个回笼馒头!饿极了的小黑来不及多想,伸手就抓起一个吞下肚。馒头实在是太小了,吃完一个,他本能地又抓起第二个。等小黑吃完了,才猛然发现,这间灶屋的后面还有间屋子,屋里的铺上正躺着一个女人,旁边还有婴儿微弱的啼哭声。小黑惊呆了,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枪声,小黑知道不能久留,赶紧掏出身上的那块银元放在锅灶边上,然后悄悄退出门来,离开了村子。
    经过一个多月的辗转,小黑终于找到了队伍。说也巧,他和队伍会合的地方就是那个叫后白的村子。见小黑回来了,吴老黑很高兴,他和大家围在一起,非要听小黑讲讲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小黑便一五一十地说起了经过。
    听着听着,吴老黑的脸刷地变了:“你说什么?那两个馒头是被你吃了?”他怒目圆睁着跳起身来,抓过身边的三八大盖,“咔”地将一颗子弹顶上了膛。大伙一看不好,慌忙把那枪捋了下来。吴老黑接着“啪”一记耳光打在小黑的脸上:“吃,他妈的我叫你吃!”
    这一耳光太狠,打得小黑往后退了好几步,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他惊惶地嗫嚅道:“班长,我没白吃老乡的,我把那一块银元留下了……”
    “你就是留下十块二十块银元,又有什么用?”吴老黑额上的筋络暴突,拳头捏得格格作响:“你知道你吃掉的是什么吗?吃掉的是母子两条人命!”说完,他揪住小黑,穿过树林,来到一个荒凉的小山坡前。那里有两座新垒的坟茔。
    小黑这才知道,那女人当时正在病中,她丈夫半个月前被抓进了鬼子的劳工营,为了哺活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她用自己祖传的手镯托人去街上换回了两个馒头。可是因为连病加累的缘故,热在锅里的馒头她却没能来得及吃,第二天,那女人就饿死了,而没有奶水的孩子也在母亲的怀里断了气。
    吴老黑脾气暴烈,在队伍里是出了名的。小黑早已吓得脸色煞白,但怒不可遏的吴老黑还是又狠狠踹了他几脚。几个老兵实在看不下去了,有的护着小黑,有的拦住吴老黑:“唉,别打了,你没看他是个孩子,才十五岁呀,还小……”
    “再小他也是个兵!”吴老黑瞪着小黑,“真是丢脸,丢我们队伍的脸!要不是看你最小,老子非一枪毙了你不可!”
    那一天,从没哭过的小黑哭了。他久久跪在母子坟前,用手抠起石缝里的泥土和野菜,合着泪水和雨水,不停地揉啊,捏啊,包啊,做好了逼真的两个大馒头,恭恭敬敬地供在了那对苦难母子的坟前……
    半年后,队伍在茅西利用两山夹一路的地形,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鬼子猝不及防,伤亡惨重。这次战斗中,小黑表现得特别机智勇猛,亲手打死了两个鬼子。队伍撤离战地后,大家一片欢腾,后方的“农抗会”也赶来慰劳他们,送来了一些食品,其中有煮山芋、菜面饼,还有特别诱人的白面馒头。
    可惜那白面馒头不多,队伍上按人头每人只能分到半个。为了奖赏小黑,吃饭的时候,吴老黑把自己的那份省了,亲自拣了一个最大的馒头,硬是按在了小黑的手里。
    不料就在这时,鬼子纠集了大队人马,疯狂反扑,等哨兵发现后报告险情时,鬼子距这里只有几里路了。
    鬼子来势凶猛,情势万分危急,队伍只好避开锋芒,紧急向驻地一侧的山冈撤退,他们越过村外的三叉河,并拆掉了架在河中间的小木桥。三叉河的对面就是陡峭的山冈,这里居高临下,身后又是无边无际的山林和纵横交错的沟壑,犹如鱼归大海。然而这一刻,队伍上有人忽然发现,小黑不见了!
    大家正在着急,还是吴老黑的眼尖,远远的,他看见后白村外那光秃秃的小山坡上,跑动着一个穿军装的人,那正是小黑,而离小黑不远的前方,是那孤零零的母子坟茔。
    一刹那,吴老黑和战友们都不由地惊呆了:“小黑,你要干什么?你给老子回来——”
    鬼子的先头部队已经扑到了,他们隔着面前的一道河汊,发现了小山坡上的小黑。“叭”一声脆响,小黑的身子猛地一震,随即栽倒了。
    鬼子队长见被打中的目标挣扎了几下,又慢慢地站立了起来,身子踉踉跄跄,继续往前面的山坡上走,于是,再一次举起枪来。小黑再没有站立起来,只是动了几动,又卧伏在地上,然后缓缓向前爬着。“嗯?”另一个鬼子架起机枪,一梭子弹扫了过去。远远地,只见目标和周围的土石上腾起一片黄烟。可是,那目标只是顿了顿,还在继续向前面蠕动着。
    “巴嘎——”鬼子又是一阵狂扫,“嗒嗒,嗒嗒嗒……”静静的山谷里响起一片闷闷的回声。然而,目标还是在缓缓地向前移动着,好像那些子弹根本就没有打中他。
    几十个鬼子“呀呀”狂叫着端起刺刀,绕过河叉向小山坡上扑了过去,将那仍在蠕动着的目标团团围住。
    小黑早已没有了呼吸,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几乎看不清模样了,只有两只眼睛还死死地瞪着。他的全身上下已被子弹打成了“马蜂窝”,但身子却仍保持着向前爬动的姿势,两只手倔强地伸向前面。他的身后,是一条仅连着几缕筋肉和碎骨的断腿,还有连绵几十步长的血痕。鬼故事:http://www.guidaye.com/
    鬼子顺着小黑爬动的方向,朝那座孤零零的坟望望。他们实在不明白,是什么神奇的力量在驱使着这个瘦瘦小小的新四军?就在这时,新四军的增援部队火速迂回了过来,鬼子见势不妙,仓皇而逃。“小黑——”吴老黑和战友们扑上前去,伤心地抱起了小黑。大家发现,小黑那只始终没有松开的手里,似乎还紧紧地抓着什么东西,他们含着热泪掰开了小黑的手,那竟是一个被鲜血染红了的白面馒头!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