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索命狗 > 详细内容

索命狗

作者:黑龙江指环王  阅读:184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1、怪事
    八月十七这天早上,姜茂财打开大门,一只脚刚刚迈出门槛,不知从哪里冲过来一条野狗,流星般朝着他砸了过来。姜茂财急忙一闪身,野狗劈砸在了大门上,只听“咚”的一声,便被狠狠反弹回去。身子重重地撞在拴马桩上,随着腰胯间脆脆的骨折声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部喷在了姜家大门上。野狗吭都没吭一声,气绝身亡。
    “这狗挺胖,也挺怪,至死都没吭一声,通体焦黄,没一根杂毛,这是狗吗?”闻声出来的牛厨子一边拖着死狗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猛一抬头,不由愣住了,“老爷,你看!”
    顺着牛厨子的手指,姜茂财抬头看去,只见自家大门上,那条野狗喷出的那口鲜血腥气扑鼻,竟然喷成了一个通红的血字——犬!
    “赶紧擦掉!”姜茂财皱着眉头,吩咐一声,转身回了院子。
    “难道是这两年总杀狗要遭报应?”姜茂财边走边想,走进了卧房。
    老伴儿董春月刚刚从床上坐起来,一见丈夫进来,顿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怎么了?”姜茂财急忙走过去,扶住老伴儿。
    “我刚才作了一个梦,梦见咱那苦命的孩儿了。孩儿浑身是血,紧紧地抱着我,一个劲儿地说:‘娘,今年中秋一定要杀24条狗,把那24张狗皮烧给我,要不然我冷。’”
    董月春说的苦命孩儿是她和姜茂财唯一的儿子姜宝衡,老两口中年得子,视为掌上明珠,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姜宝衡就在唯我独尊的环境中长大。可谁知他的命偏偏不长,16岁那年他醉卧荒郊,被十几野狗撕了个稀烂。打那后,董月春便视狗为永世仇人,见狗打狗,买狗杀狗。特别是每年中秋,她都让狗贩子陆小星送来16条狗,当庭杀死,然后和下人们一块儿吃肉渴汤,这样才觉得像出了一口恶气。马上又到中秋了,她当然还要当庭杀狗。
    “已经杀了这么些年了,有多大冤仇也该解了,我看今年就别杀了,而且,今天又发生了怪事儿。”姜茂财说着把早晨的经过说了一遍。
    “怪不得刚才梦里咱那孩儿让我劝劝你,说你好像不同意杀狗,原来你真的变了心了。”董春月说着眼泪又淌了下来,“你要怕我就搬出去,我就是死也要杀狗祭奠我儿子。”说完,真的要往外走。
    姜茂财急忙拦住她:“你要干什么!我只是说说想法,又没说非要不杀,既然你不同意,那咱们就还按往年的习惯——杀!”
    “不成!今年必须要听我儿子的,杀24条!”董春月说着,吩咐了下去。
    姜茂财低叹一声,走出卧房,慢慢踱到了客厅。门一开,一个身着黄衫的老者走了进来:“茂财兄,一向可好?”
    姜茂财一愣,急忙拱手还礼:“你是?”
    “茂财兄真是好记性,我是你的老朋友伍明全呀!这些年一直在外看阴阳弄法事,今天转回家乡,这不回来看看老友嘛!”
    姜茂财拍了拍脑袋:“瞧我这记性,伍兄请坐,我叫人上茶。”
    “不必了,我还有事儿,马上就走。”伍明全突然皱起了眉头,“茂财兄,我看你印堂发暗,愁眉不展,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呀?”
    姜茂财长叹一声:“把早晨的怪事儿以及老伴儿的梦境什么的说了一遍,伍兄,你快帮我指点迷津,这是不是有什么征兆?”
    “茂财兄,恕我直言,狗你是万万杀不得的,如果你明晚再杀狗……”伍明全说着站了起来,手在桌上按了一下,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伍兄!”“伍兄!”姜茂财急忙追了出来,可院子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一个人影。
    “老爷!”这时,牛厨子风风火火跑了过来,“怪事儿了,早晨那条死黄狗不见了。”
    死黄狗!姜茂财浑身一颤,这么突然反应过来,刚才那个自己什么伍明全,他的容貌太像那条死狗了,而他又一身黄衫,难道……想到这儿他急忙转回屋,不由呆住了,桌子上,那个伍明全按过的地方,竟然是一个血字——犬,和早晨大门上的那个血字一模一样!
    “老爷!”这时,董春月大步流星走了进来,“老爷,陆小星来了,我答应了,明天晚上一准儿保证24条狗!”
    “咱们别杀了,你看!”姜茂财说着指了指桌子。
    “什么呀?我看看!”随着话音,满脸横肉的陆小星横着膀子撞了进来,“腾”“腾”“腾”来到了桌子前。
    姜茂财呆住了,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就在陆小星走过来的一刹那,桌子上的那个血字竟然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哪有什么呀,就是有什么有陆小星在,你还怕啥呀!杀!”董春月大声说道。
    “对,不管它啥东西,我是一刀一两,两刀一双!”陆小星说道。
    “对!”姜茂财也来了血性,他一拍桌子,“杀!”
    2、祸事
    说杀就杀。中秋之夜,姜茂财和董春月把全宅的下人全部集中到庭院里,摆好桌椅,摆上数十盏灯笼,照得满院通明。那24条狗就扔在院子当中,等着董春月一声令下,就由陆小星亲自动手杀狗。
    眼看时辰已到,董春月抬起手:“给我动……”
    “手”字还没等出口,一个人拉住了他的胳膊,正是那个伍明全。伍明全边拉边劝道:“嫂夫人,众生平等,狗也是命,还是高抬贵手吧!”
    董春月一皱眉:“你是谁?凭什么拦我?”
    “我是你家的贵人,我拦你是要救你。”
    “你到底是谁?”姜茂财“腾”地站了起来,“我根本就没一个叫伍明全的老友。”
    “来人,给我把他赶出来!”董春月一拍桌子,“陆小星,赶紧杀!”
    伍明全二话没说,“呼”地一下站起来,一把扯过董春月,像扔稻草一样把她扔到后背,拔腿就跑。
    众人顿时愣住了,姜茂财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怒吼一声,操起一把刀就追了过去。眨眼间,他们便一前一后冲出了姜宅。
    众下人这才回过神儿来,“呼啦啦”站起来,准备去追赶抗走夫人的人。而此时,陆小星早已开了杀戒。陆小星杀狗与旁人不同,他既不用刀也不用绳,而是用木桶,他在庭院里摆上几只一人高的木桶,桶里装满滚开的热水,把活狗扔进去,然后死死按住桶上的盖。活狗在热水桶里拼命挣扎,等它烫死之后,全身的毛也都甩了个一干二净。陆小星收拾起来更为方便。陆小星刚把一条狗扔进木桶,旁边那23条狗同时嚎叫起来,猛地挣开了绳子,一齐撞向了众人。众人大惊失色,急忙四散而逃。23条狗收脚不住,直直撞向了整摆的灯盏。只听“噗”的一声,灯油泼到狗身上,灯火点燃了灯油,23条狗变成了23个火球。23条狗惨叫一声,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起来,23个火球冲进了前后两院主要房间,眨眼间,气派的姜宅便被雄雄大火吞噬。
    火光映红了大半个天空,也拉住了姜茂财的脚步,他猛地停下来,扭头望去:“怎么好像是……”
    那边,伍明全也停住了脚步,他把已经吓得半死的董春月放在地上,看了看姜茂财:“茂财兄,我把嫂子还你了。我一再劝你不要杀狗,可你偏偏不听,今天晚上就是你家的死劫呀!现在劫数已过,你们可以回去了!”
    “你站住!”姜茂财看着径直离去的伍明全吼道,“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想报答你!”伍明全说完之句话,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姜茂财也不追赶,他急忙搀起董春月,连背带扶,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大火虽然已经扑灭,可眼前的姜宅,只剩下了砖头瓦砾,断壁残垣。夫妻俩呆呆地站在那,看着这仿佛做梦般的变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毕竟是富户,朋友也多,很快,一家大户朋友便把姜茂财夫妇接了过去,劝慰了半天,安顿两个人休息。
    董春月又惊又吓又累,早已沉沉睡去。姜茂财轻轻叹了口气,挨着床边坐了下来。突然,董春月醒了,她一把拉住丈夫的手:“我又梦见咱那苦命的孩儿了,他抱着我哭,说他不能帮父母重建家宅了,他只能干着急,求咱们别上火。他还说……”
    “他还说什么?”姜茂财焦急地问道。
    “他说……那个伍明全不是人……”
    3、难事
    姜茂财一愣:“伍明全不是人?是什么?”
    “咱那苦命的孩儿说,那个伍明全就是一条恶狗的阴魂。当年就是它带领那些野狗要了咱那苦命孩儿的命的。他还说,那是一条索命狗,咱这家这是犯了狗煞,他要要咱俩的命。咱那孩儿让咱们杀那24条狗,就是破它的狗煞的,所以虽然咱宅了烧了,可咱俩平安无事。咱那苦命的孩儿叮嘱我,让我告诉你,那条索命狗还会来的,而且会骗你,叫咱们一定不能上当。而且他告诉咱们明天要做一件事儿,这样就可以彻底破了那条恶狗的狗煞。”
    “我的孩儿哟!”姜茂财顿时老泪纵横,顿足捶胸。
    第二天,姜茂财便开始清理断瓦残垣,准备重建家园。毕竟是多少年的心血,一夜之间付之一炬,任何的心理上都无法接受,所以当天晚上,夫妇俩拒绝了好朋的再三挽留,坚持着在断瓦残垣间搭起了一个窝棚,住了下来。
    日落月升,四周寂寞。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正是伍明全。
    “你们是不是要去庄外三棵柳那儿?”伍明全开门见山问道。
    姜茂财心头一动,可脸上却毫无表情:“你条野狗,赶紧给我滚,我不会上你的当的!”
    伍明全呆愣了一下:“不错,我的确不是人而是一条狗,可我并不是要害你们呀!”
    “我儿子不是你害死的吗?”董春月狂吼着,“昨天晚上,要不是你把我抗跑了,我家会乱作一团没人救火最后烧成一把灰吗?你这不是害我们是干什么?”
    “我是我求你们。找24条狗弄死,今天晚上去庄外三棵柳,都是你们的那个儿子在梦里告诉你们的吧,其实他是想害死你们!”
    姜茂财夫妇俩愣住了,半天,董春月狂吼一声:“你放屁,我儿子怎么可能害我们,要害我们的是你!”
    “我真的是要救你们。”
    姜茂财盯着他:“我是人,你是狗,你为什么要救我们?”
    “因为你救过我的命!”伍明全说完,讲起了当年的经过……
    10多年前,姜茂财一个人去外地走亲访友,在一个陌生的村落里,见一伙人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便好奇地走了过去。只见人圈里是一个狗贩子,他的面前是一条黄色的母狗,母狗跪在狗贩子的前面,磕着头,眼泪骨碌碌滚落着。姜茂财连忙询问是怎么回事,原来那个狗贩子收了那条母狗,在这里准备买给一个酒馆的时候,母狗竟然磕头流泪起来。狗贩子还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众人也觉得新奇,便一块儿围观。姜茂财二话没说,取出五两银子,交给狗贩子,让他放了那条母狗。那条母狗仔仔细细看了姜茂财一眼,向他磕了一个头,转身离去。而那条母狗当时正怀孕在身,她就是伍明全的母亲,后来生下了伍明全。而伍明全一直铭记姜茂财的救命之恩,所以这次姜家要遭大难,他先是化成黄狗示意,随后又化成人形点拨,最后见点拨无效,只能抗起董春月引起姜茂财以便他们不会葬身火海……
    “我儿子是不是你害的?”
    “是!其实你儿子生前就是一个恶人,他尤其残害我们狗类,见狗杀狗,手段残忍,所以他命丧狗嘴之下也是命中注定,就是我不去带头也还有其他的狗带头。”
    一句话说中了姜茂财心底的事儿,他清楚,儿子生前的确不择手段残害狗类,他曾经多次劝说过也不见效,他甚至气得说儿子早晚要遭狗报应,没想到真的死在了狗嘴下。他呆了一会儿:“你走吧!”
    “不,我就是来救你们的,你们万万不能去庄外三棵柳呀,你们的儿子那是要害你们!”
    “你放屁,谁的儿子能害他的爹娘!”董春月说完,大步流星离开了窝棚。
    伍明全一见姜茂财也要离开,急忙拦住他:“你无论如何不能去!”
    姜茂财心思一动,如果这条恶狗想害人的话,自己留在这儿拴住他岂不正好救了老伴儿的命,所以他停住脚步:“你说我儿子为什么会害我们?”
    “你儿子现在已经被魔控制了。”
    “魔?”
    “对,他死于野狗之口,属于横死,所以必须要拉到他的替身也就是新的横死的,他才有机会转世重生,而他本身就是被人拉去作了替身,现在受人控制要多找几个替身,他实在找不到那么多,就开始骗起了你们。”
    姜茂财暗暗冷笑一下:“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牛厨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老爷……大……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姜茂财“腾”地站了起来。
    “夫……夫人……她……她让人杀了……”
    伍明全低下了头:“她是自愿赴死的!”
    4、憾事
    董春月是牛厨子发现被人杀的。
    东家遭了火遇了难,一时半会也不一定重整家园,而牛厨子还要吃饭,所以他一大早便外出去找新东家,等他翻山越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牛厨子走到庄外三棵柳的时候,已经累得牛喘如牛了,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呼救声。他顺着声音找过去,在草丛中发现了倒在血泊里的董春月,他急忙抱起董春月,问是谁害了她,可董春月只张了张嘴便停止了呼吸。牛厨子放下董春月的尸体,急急忙忙回庄里来报信儿。
    “是你!是你害了我老婆!”姜茂财一把抓住伍明全,两个眼睛要喷出火来,“要不是你拦着我,我老婆她会死吗?!”
    “要不是我拦着你,现在躺在那儿就不是董春月一个人了,而是你们两个。”伍明全看着姜茂财,“你还想不明白吗?晚上去庄外三棵柳,是你儿子要害死你们的阴谋!”
    “不可能,我儿子怎么可能害他的亲生父母?”
    “可是他不想永远做横死不能重生的孤魂野鬼!”
    “我不信,不许你胡说八道。”
    “你可以不信,但有一件事儿必须要告诉你,你也必须要按我说的办。你儿子还会找你的,还会给你出主意,明天晚上你说什么也不能去庄外坟地,要不然,谁也救不了你。明天我就不来了,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呀!”伍明全说完,拜了几拜,消失了。
    伍明全消失后不久,悲痛交加的姜茂财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儿子姜宝衡出现了他的梦里,还有老伴儿董春月。他们告诉他他已经中了伍明全的诡计,伍明全见不能两个人一块儿害掉,便拦住他害死了董春月。伍明全的阴谋是不会停下来的,所以必须要除掉他,明天晚上姜茂财必须去庄外的坟地,那样才能真正消失掉伍明全这个索命狗。并一再叮嘱姜茂财一定要去。
    一觉醒来,原来是个梦。姜茂财刚刚把梦境回忆齐全,伍明全又出现了,他一再劝说姜茂财无论如何也不能去,又给他出了一些主意,见姜茂财无动于衷,最后长叹一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毕竟是横死,不能久留,况且又无久留之处。第二天,董春月的尸体就葬在庄外坟地。等一切打理完毕,已是傍晚,姜茂财把一直跟着忙碌的牛厨子叫到跟前,取出五两银子:“按着咱这的规矩,横死人下葬头夜亲人必须夜里去送纸,可我实在太累了,你就替我代劳吧。你买二两银子的香纸,那三两你就打点儿酒壮壮胆吧。”说完,脱下自己的外衣给牛厨子穿上,离老远一看,还真像姜茂财亲自去了。
    牛厨子捏着银子,欢天喜地走了。牛厨子前脚刚走,姜茂财后脚便悄悄跟了上去。一直跟着坟前,只见牛厨子左瞧瞧右看看,慢慢向最里面的那座坟子走去。
    突然,牛厨子惨叫一声,木头一般倒在了地上,后背深深插入了一把刀。
    一个黑影从暗处跳了出来,正是陆小星。他看着趴在地上的牛厨子,恶狠狠地说:“姜茂财,昨天晚上我朝你老婆要那24条狗钱,她说啥都不给,我就要抢她的首饰,她竟然敢挠我,让我一刀要了她的命。反正一不做二不休,我知道你今天要来烧纸,所以就把你也了结了!”说完,伸手去翻牛厨子的尸体。
    牛厨子猛地转过身来,陆小星吓得惊叫一声,还没等做出什么反应,牛厨子的两只大手已经钳子一样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直到他气绝身亡,两个人才“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看着两具尸体,姜茂财愣了,如今自己不是按照伍明全的建议让牛厨子来了,那么现在倒在这儿的只能是自己。他额头青筋蹦起老高:“姜宝衡,你给我出来!”
    “爹!”随着一个低低的声音,姜宝衡出现了。
    “你说,你是不是想害我?你娘是不是也是你害的?”
    姜宝衡没有看他,点了点头:“其实那个野狗伍明全没有骗你,我一直就是想要你和娘的命,所以这一切都我的设计的计策,可是被他一次次破坏。我被人控制着,必须要凑足两个替身,我实在没办法,只能这么做。我娘过来后也知道我要害你,可为了我,她和我一块儿骗你。爹,我对不起你!我只是为了能重新转世。”
    姜茂财心头一动,上前一步:“孩子,还让爹做啥?”
    “去死!”姜宝衡恶吼一声,双手狠狠地掐了过来。
    就在这时,一双臂膀猛地伸到了姜茂财的前面,狠狠挡住了姜宝衡的手,为姜茂财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原来是伍明全。
    姜宝衡一愣:“你……你今夜不是要去转世吗?”
    “我就怕我的恩人上了你的当,所以我放弃转世的时辰来救恩人,果然我没有白放弃!”
    姜茂财两眼喷火:“姜宝衡,你……你娘你害了,你需要的两个替身已经够了,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人了,你为什么还要害我?”
    姜宝衡眼里含泪:“爹,我要害你是因为我只有今夜抓到一个替身我才能转世,我这次是为了我自己!”
    姜茂财呆住了:“啥?你还不能转世?那你再找替身呀!”
    “已经晚了,我只有一次机会,所以我必须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所以我选择了你。可刚才让伍明全把这次机会给化掉了,我……转不了……而且,我是死在狗嘴下,就是别人帮我,也只有死于狗的人才能替我!”
    姜茂财摇着头,痛苦地挪来挪去,看着牛厨子倒在地上的尸体,狠狠跟了一脚:“我刚才真不该骗你穿我的衣服,要不然现在是不是可以把你弄死给我儿子做替身!”
    “你做吧!”随着一声狂吼,牛厨子竟然跳了起来,从背上拔出那把刀,反手狠狠捅进了姜茂财的心窝。
    姜茂财满脸都是笑:“牛厨子,你小名是不是叫狗子?”
    牛厨子一愣:“你问这干啥?”
    “我谢谢你!”姜茂财说完,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姜茂财死了,他的魂和姜宝衡站在那,看着挣扎着往坟志外走的牛厨子:“刚才那一脚我就发现他没死,所以让他给我一刀,现在我也是横死了,儿子,你可以转世了!”
    姜宝衡默然无语。
    伍明全呆呆地看着姜茂财:“我放弃了转世的机会,就是为了报答你为了让你不死,可你,你却为了你这个连狗都不如的儿子主动送了命,你,你对得起我吗?”
    姜茂财看着伍明全:“我知道我对不住你,可我们是人呀,你是狗,你们不理解人类的!”
    “什么不理解呀,其实众生是平等的。可在你们人类的心里,人和其他动物从来就没平等过!”
    “别生气了,从今以后,我一直陪着你,直到你转世。”姜茂财说着看了看姜宝衡,“儿子,你可以转世了。”
    “转什么世呀?!”姜宝衡几步跑到一个院子前,使劲儿拍着院门:“青儿,快开门呀,按照你的意思,我把我爹我娘全骗来了,我家的家业也搬来了,有人可以照顾你了,也有家业可用,现在你可以嫁给我了吧?快开门吧!”
    姜茂财一下子僵在了那儿:“你……你原来是为了这个目的?”
    姜宝衡仿佛没有听见,依然拼命地砸着喊着。
    暗夜里,传来沉重的叹息声。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