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老邻居 > 详细内容

老邻居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拆迁了,拆迁了居民盼望已久的事情终于要落实了。而且这次拆迁分的房子不是回迁楼,全市商品房居民凭自己意愿,楼层户型随便挑选,这简直是一件天大的好消息。说说现在住的地方还是三十年前的红砖楼,面积小保暖差不说。什么年代了还是两户公用一个厨房一个厕所的房子,生活起来特别不方便。

现在好了,终于可以改善住房条件了。要说这里的房子不是没有繁华过,当年想住这里的人都得是有点儿能耐的人,不是平头百姓可以住进来的地方呢。

我记得我小时候过年的那天,到了半夜放花时间,家家户户都在放,天空都被烟花给掩盖起来了。

其实早些年有点儿钱的人家早就买了新房子搬家了,剩下的不是岁数大的就是买不起房子的。再加上这些年有些年龄大的老人去世,所以导致这里住的人越来越少。

到了晚上四周漆黑一片,亮灯的就那么二三十户人家。房子周围杂草丛生,看起来有些荒芜,迷信讲就是这里的风水走了。

很快剩下的居民开始选房子,有的选的是现房,有的选的是期房。政府规定选现房的居民半年之内必须搬走,期房的还可以多住半年。

就这样还是心急的人比较多,选了已经完工的房子然后装修离开了这里。这下整个一大片旧楼就只剩下了五六家还继续住在那里,有的甚至一个单元里只住一户人家。大部分人搬家后家里的门窗都被破坏,破烂垃圾扔的到处都是,这个地方看上去更加的破败,黑天以后几乎是没有人敢到外面去的了。

话说这剩下的几家里面有一户家里只剩她一个人,因为她丈夫经常在外面出差孩子在外地读大学平时他们都不在家。说实在的晚上她自己在家也是挺害怕的,这不整个单元四层楼,每户六户人家现在就只剩下了居住在二楼的她。

旧房子没有园区,没有单元门一切都是敞开式的,说是害怕其实更怕是有坏人不安全。

这个阿姨每天睡觉之前早早的把自己家的门锁的牢牢的,还在门前准备了一根木棒放着不时之需。

因为是自己一个人,阿姨每天都早早的睡下了。可是那天睡到半夜她忽然被吵醒了,三更半夜的外面屋里一片漆黑。她只听见窗外非常热闹,咿咿呀呀的好像在唱戏。

阿姨心里明白啊,人都搬走了是谁在唱戏啊。夜深人静的时候外面时不时敲锣打鼓的那感觉好个瘆人啊,白天都没有几个人的地方半夜还能这么热闹。

啊姨到底是上了点儿岁数的人,这要是年轻人非得吓疯了不可。

那晚她没敢睡,也没敢去瞧一眼,天要亮了的时候,她轻轻的把窗帘拉了一点儿细缝看了看,外面除了破败什么都没有,和昨晚热闹的宣华简直就是格格不入。

虽然害怕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家里人也不能回来做伴,自己也不想去打扰亲戚。

这房子里啊过去死过很多的老人,现在人少了,阳气减少了,阴气就自然的重了起来。

很快夜晚又一次降临了,阿姨希望昨天半夜停到的唱戏声再也不要听到,可是有些事情偏偏的事与愿违。你怕什么它就来什么呢?

当天夜里阿姨被同样的唱戏声给吵醒了,外面还有很多熟悉的声音在聊天。什么老刘太太,老李太太,老张头,老王头的。他们在一起聊的可开心了,就仿佛回到了这个房子的繁华时代。

阿姨听着老邻居熟悉的声音好像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大家做邻居做了几十年相处的也都不错。阿姨年轻的时候孩子小,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这些老街坊邻居的还帮忙带孩子呢。

以后的夜晚,阿姨每晚都能听见外面唱戏和老邻居们一起聊天,什么你现在好不好啊,谁谁家搬哪去了。以后大家要常联系啊什么的。

有天晚上啊,阿姨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是这些天也习惯了听着老邻居聊天的声音睡觉。这天半夜时分阿姨怎么也睡不着了,她听着外面聊天聊的好不热闹啊,还有唱大戏的她就忽然忍不住寂寞也想凑个热闹。

她终于没能忍住拉开自己家的窗帘向窗外望去。果不其然啊,外面既然灯火通明。楼下的场地正中间搭起一个戏台子,上面真的有演员在唱戏。

老邻居们有站着的聊天的,还有坐着看戏的。戏台子前放着许多的好吃的像开晚会一样的,有的地方还隆起篝火看着这个热闹啊。

这时候窗外的李大娘朝着阿姨喊:英子,下来啊!自己呆着干啥啊,你看外面多热闹快来凑个热闹。

阿姨一看都是自己熟悉的邻居就穿好衣服下楼去了,大家对她都可热情了。在一起家长里短的聊了起来。阿姨这个时候感觉特别的开心,她每天一个人呆着也确实无聊啊。这多好,这么多人在一起说说话就像从前无数个平凡的每一天。

咱们这些老年人啊没有别的爱好,就是爱听个戏。这不大家现在有钱了一起雇个戏班子,咱们天天听,想怎么听就怎么听。老王头骄傲的说着。

可不是吗?我的儿女可孝顺了,逢年过节的肯定给我送钱我的家里啊现在啥也不缺。你看我老太太现在连车都有了,老李太太指了指停在一旁的汽车。

阿姨也奇怪呢,这些老年人什么时候开始这么有钱的,老太太还能开汽车呢?

老颜太太,老高头你们老两口动迁要哪的房子啊。

老高头说:我的房子在南山可宽敞了。

阿姨越听越迷糊,南山不是公墓吗?

这些老头老太太开始问起各家都要的哪里的新房子。

这个说是灵山,那个说是东山,他们个个好像都是说的墓园的名字。

天要亮了,不知道哪里来了一声鸡叫。这些老邻居身上的衣服既然通通都变成寿衣,老李太太钻进她纸做的汽车里消失了。

其他邻居也通通消失了,还有戏台子上的灯通通灭掉消失在黎明之前。

阿姨看见周围的一片荒芜忽然觉得脚轻头重晕倒在那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