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狐仙报恩记 > 详细内容

狐仙报恩记

作者:wzysyj  阅读:157 次  点赞:5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很久以前,王家村有一个寡妇刘氏与十几岁的儿子王云龙相依为命。家里只有半亩薄田,生活十分贫苦。一年冬天刘氏带着儿子到山里砍柴,路上看见一只狐狸趴在雪地里,浑身发抖。狐狸身下的雪被血水染红了。刘氏走过去把它抱起来,发现它身上有好几个伤口让人看着心疼。
    刘氏把狐狸抱回家,给它上上自己配制的刀伤药,用破布把伤口包好,养在家里。每天刘氏都要抽出时间给狐狸喂食、上药。
    半个月后,狐狸的伤好了。刘氏把狐狸抱到村口,放在地上,狐狸站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刘氏好一会才转身向山里跑去。
    到了年底,人们都在忙着购买年货。可刘氏手无分文,拿什么购买年货呀?刘氏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一件值钱的东西。最后她抱起丈夫留下的一件旧皮袄,和儿子一起进城了。到了城里,她找了一家当铺要把皮袄当掉。可人家当铺嫌皮袄太旧,说什么也不肯收。无奈刘氏只好抱着皮袄回家了。
    路上,刘氏看着怀里的旧皮袄,自言自语的说:“好歹这也是件皮袄呀,再说过了年,我还要攒钱赎回来呢。谁不是实在没办法,愿意当东西呀!怎么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呢?我家要是能开起当铺,谁就是去当死孩子,我也当。”
    皮袄没当出去,年还是要过的。回到家里,刘氏让儿子到山里搂了一些树叶子。她用线麻戳了一个大鞭子。
    除夕的晚上,刘氏用灰黑色的稗子面蒸了上供用的馒头摆在供桌上,用带有香味的蒿草当香插在香炉里。到了接神的时候,她点燃了干树叶。树叶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以此代替爆竹。她让儿子甩鞭子发出啪啪的响声,用此代替炮仗。别人接神,喊接财神、福神、喜神。可刘氏却喊接穷神。
    穷神和往常一样呆在天庭无事。他知道人们接神只接财神、喜神、福神,没他的事。看见财神、喜神、福神纷纷下界,他有些懊伤。“唉!不公啊!为什么要封我做穷神呀?”正在感叹之际,忽然听到下界有人喊接穷神。他想:这倒是新鲜事。既然有人接,我就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接我。
    穷神来到下界,直奔刘氏家而来。到了刘氏家,刘氏和儿子很赤诚地把穷神请到屋里。穷神问刘氏:“别人都接财神、喜神、福神。你为什么要接我这个什么都不能给你们的穷神呢?”刘氏说:“我们倒想接财神、喜神、福神呀。可是我们家穷的叮当响,就我们这贡品,人家能看上眼吗?人家能搭理我们吗?我们这样的穷人,也只能请您了。”穷神看了看屋子里的东西,又看了看供桌上的贡品。对刘氏说:“可是我什么都不能给你们呀。”刘氏说:“我请您也不是想得到的什么。我们只是想也有个年的气氛就知足了。您能来让我们也尝到年的味道。我们就十分感激了。”穷神说:“我也不能白来呀。我给你们提供一点消息。你们今年不要种庄稼。种稗子。因为今年遭雹子,粮食几乎会绝产。过年你们要接我的话,我一定还会来。”说完,穷神起身回天庭了。
    到了春天,别人都忙着种庄稼。刘氏母子却到处种稗子。人们见了都说:“这母子是穷傻了吧,不种庄稼种稗子。稗子再多能值几个钱呀?对于别人的嘲笑,刘氏母子并不理睬。她们把别人丢弃的荒山坡都开垦起来,种上了稗子。
    这年风调雨顺,庄稼长得非常好,可是到了夏季忽然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冰雹,庄稼作物几乎死绝了。稗子却凭着顽强的生命力又发出了新的枝干。到了秋天,别人家颗粒不收,她们家却收了很多稗子米。刘氏把她们收的稗子米分一些给那些荒地原来的主人算是地租子。又留下一些做自己的口粮。剩下的都拿到市场上卖了。由于粮食绝产,稗子米也就成了抢手货。总要有吃的呀。所以刘氏家的稗子米卖了很多钱,她们脱贫了。
    又到年底了,刘氏领着儿子到集市上,花高价买回白面、猪肉、香案、烟花爆竹等。除夕晚上,刘氏蒸好馒头,煮好饺子,摆好供桌,和儿子一起来到院中点燃烟花爆竹接穷神。
    穷神来到刘氏家里,看着丰盛的贡品对刘氏说:“去年你们因为买不起贡品才请我来。今年你们的贡品要比一般人家的都要好,怎么还不请财神、喜神、福神,还请我呢?”刘氏一边点燃香案一边回答说:“我们的今天,全是您给的,我们不请您请谁?财神、喜神、福神都是嫌贫爱富的家伙,与我们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们永远也不会请他们。”穷神说:“你们这样恭敬我,我还是不能给你们富贵、幸福呀。”刘氏说:“您已经给了我们很多的财富和幸福了。”穷神说:“我只是说了一句话。你们的财富和幸福是你们自己用辛勤劳动换来的。”刘氏说:“没有您的指点我们就是累死也没有用。再说享用不劳而获的财富心里也不会安稳。只有自己用汗水换来的财富,用起来心里才踏实。”穷神听了点了点头说:“好吧,那我就再指点你们一次。今年你们还种稗子。”刘氏问:“今年还遭雹子吗?”穷神说:“不,今年遭蝗虫。”说完穷神起身回天庭了。
    到了春天,刘氏母子又到处种稗子了。她们还劝说邻居们也种稗子。可是没人相信她们。人们还说:“这娘俩,去年走了狗屎运,赶上遭雹子,种稗子灾发了一笔财,吃到甜头了,还以为天上的馅饼总往她们家下呢?今年还种稗子。难道还能年年下雹子?”对别人的冷嘲热讽,刘氏母子还是不理会。对那些曾经有主的荒地,她们都先付给了原主人地租。
    这年夏天,果然遭了一场蝗虫。蝗虫把庄稼吃光了。稗子虽然也被吃了,但很快又发了出来。到了秋天粮食又绝产了,刘氏家又收了很多稗子米。由于粮食连续两年绝产,稗子米的价格更高了。刘氏家的收入也更高了。
    两年前刘氏去当皮袄的那个当铺,原本就经营的不好,加上两年自然灾害的影响,很快就破产了。
    一天刘氏去城里办事经过那个当铺,看见当铺大门紧闭,大门上贴着外兑的告示,想起当年当皮袄的事,马上走了上去伸手把告示揭了下来。当铺的门开了,当铺的老板走了出来。刘氏一眼就认出了他,上前一步问道:“老板,你还认识我么?”那老板说:“对不起,我眼拙不知道您是哪位。不知道您为什么揭下我么的告示?”刘氏说:“两年前的年底,我拿来一件皮袄要当。可你嫌旧不肯收。我哀求你收下,说不出一年我一定把它赎回来。你却不答应,我怎么哀求也不行。没想到这才两年你的店铺就倒闭了。我想把它兑过来,你开个价吧。”当铺外兑的告示已经贴出几个月了,从没有人来问过。那老板本来已经要放弃了。听了刘氏的话,连忙把她请到屋里。经过讨价还价刘氏把当铺兑了过来,并雇佣了愿当铺的掌柜,选了个良辰吉日开张了。
    刘氏把当铺的大权都交给了掌柜的,叮嘱他,无论来当什么都要收,价格要合理公平。那掌柜的是个行家,但原来的老板是个吝啬鬼,还疑神疑鬼,对他不放心。他不能充分施展本事,如今刘氏把大权都交给他了,就尽自己的全部能力管理当铺,把当铺经营的井井有条。他待人和气,生意上抹零去数。很快就把当铺搞活了。一年下来成了附近生意最兴隆的当铺。
    一年冬天,当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她衣着寒酸,精神疲惫,怀里抱了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惴惴不安地来到柜台前。掌柜的问:“这位夫人,你要当什么?”那位妇女犹犹豫豫的说:“我是从外地来投亲的,没想到亲戚家搬走了。我的盘缠也花光了。可是祸不单行,我孩子又得了疾病死了。我想把孩子当了换点路费。等我找到亲戚一定回来把孩子赎回。您放心我一定会赶在开化前赶回来的。”掌柜的蒙了。他当了二、三十年当铺掌柜,从没听说有当死孩子的。可看那妇女可怜的样子,实在心里不忍。想了想说:“夫人,这当铺不是我的,你这买卖我不能接。这样吧,你把孩子抱走。你需要多少盘缠我给你。”那妇女说:“我把孩子抱走就只能扔掉喂野狗了。那孩子不是太可怜了吗?我是想把他寄存在你们这,等我找到亲戚和家人来把孩子抱回去安葬。求求您了。”掌柜的说:“这当铺不是我的,我不能做这个主。”妇女说:“求求您和你家老板好好说说,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天刘氏有事出门了。掌柜的让一个伙计去后院把这件事告诉了王云龙。王云龙想起当年刘氏当皮袄时说的话,马上来到前院对那位妇女说:“这位夫人,你的买卖我们接了,就以你需要的盘缠为价格。你看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或者需要我们关照的吗?”那妇女说:“不需要你们帮忙了。关于孩子,希望除了掌柜的‘验货’之外就不要再有人打搅她了。”王云龙说:“验货也免了吧。”妇女说:“不,还是验货吧,不能坏了规矩。”掌柜的也说:“货还是要验的。”王云龙说:“还有个问题,你是去寻亲,万一,我是说万一来年春天开化的时候你还没有回来,我们可以把孩子安葬了吗?当然我们会好好安葬的,等你回来我们一定让你满意。总不能让孩子的尸体放坏了吧?”妇女说:“好,但一定要等到开化的时候。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给你们安葬费的。”于是妇女把包袱放在柜台上轻轻打开。掌柜的向包袱里一看,啊!好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啊!脸上还带着笑意就像躺在那睡着了一样。掌柜的说:“好了,包起来吧,别再打搅孩子了。祝你早日找到亲戚。”妇女又把包袱包好。掌柜的一面给妇女付钱,一面分付一个伙计把包袱抱到库房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单独放置,并叮嘱任何人也不许乱动。
    妇女接过钱转身走了。掌柜的看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说:“我这辈子还没看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女孩,真是太可惜了。她那个妈妈本来看她很可怜,可她临走连个谢字都没有。”王云龙说:“她一个落难的人,就别和她计较了。”掌柜的说:“可是老东家回来你这么交待呢?”王云龙说:“放心吧,我妈会同意的。”
    刘氏回来后,王云龙把这件事告诉了她。她说:“真没想到,我当年随意的发泄的一句话竟应验了。好!孩子,你做的对。我们不能富裕了就忘了本。能帮帮别人就帮帮吧。”
    过年的时候,刘氏母子还是和往常一样只接穷神供穷神。一切安排停当后,刘氏对王云龙说:“儿子,你去看看那个可怜的孩子,给她烧烧香,上上供,别让她太寂寞了。”
    王云龙带着香案、贡品来到库房走到单独放置死孩子的货架边,他惊呆了。只见那个包死孩子的包裹周围一片金光。“这孩子得道成仙了?还是成神了?”他连忙摆上香案、贡品。跪下磕头。金光慢慢散去,一切又恢复了原样。王云龙摇了摇头,怎么回事?难道是幻觉吗?可自己的膝盖上明明还有刚才跪在地上时粘上的泥土啊。再看看那个包袱并没有什么异样。他又摇了摇头想要想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回去把这件事告诉了刘氏。刘氏想了想说:“明天你让人把那间库房的东西全清出来。然后把它封上,在孩子的妈妈来之前,任何人也不许到那间库房去。
    第二天,王云龙让伙计把那间库房清理了。那库房本来就没多少东西很快就清理出来了。王云龙亲自把库房上了锁,并贴上了封条。从此这间库房不许人动了。
    可是从那以后,常常有人在夜间看见那间库房发出金光。
    一晃冬去春来,大地开始融化了。可孩子的妈妈还没有回来。这时那间库房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发出金光。刘氏对王云龙说:“云龙,看来那孩子的妈妈是赶不回来了。再等孩子的尸体会坏的。再说那孩子的事已经在外面传出了不少风言风语。我们再不安排会出很多麻烦。明天你去钟灵寺,请和尚来给孩子做个道场然后就给她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埋了吧。”王云龙说:“好。”
    第二天,天钢亮王云龙就起来赶路不到中午就到了钟灵寺。一进寺门,碰见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和尚。那老和尚看了看王云龙说:“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请跟老衲到禅房一叙。”说完也不等王云龙答话,转身向一间禅房走去。王云龙看了看老和尚跟着进了禅房。
    进了禅房和尚在一个蒲团上坐下,指了指另一个蒲团说:“施主请坐。”等王云龙坐下,老和尚说:“施主,老衲悟慧是个云游僧人,两天前来到贵地。刚才老衲见你面膛红润泛着金光。想你家一定有什么奇遇。”王云龙说:“没有什么奇遇呀。”老和尚说:“如果老衲看的没错的话,你是来请人做道场的吧?而死者是一个年少之人,并且不是你的家人。”
    王云龙听了老和尚的话,想起那孩子身体发光的事,连忙起身跪倒把当死孩子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又说:“请老师傅指点迷津。”老和尚把王云龙拉起来说:“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如果老衲看的不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狐仙来报恩。你家有什么人救过一个狐狸吧?”王云龙说:“我母亲曾经救过一只狐狸。”老和尚说:“这就对了。那狐狸是一个善良的狐仙。她要把女儿嫁给你做妻子,又不知道你的品行是不是同你母亲一样好,才想了这个办法试探你。”王云龙说:“老师傅,那我该怎么办?”老和尚说:“这是一段美好的因缘,你回去就与她成亲吧,你们会幸福的。”王云龙说:“她是个死孩子呀。”老和尚说:“你回去拆开库房的封条,打开门后,库房内的死孩子就会变成你漂亮的媳妇了。不过她毕竟是狐仙,难免会有些野性,万一她野性上来恐怕你无法控制。老衲这有一个玉观音送给你。你要时时刻刻把玉观音戴在身上。这样你就能控制她了。”王云龙说:“不,我不能和一只狐狸生活一辈子。”老和尚说:“这是天赐的因缘,你们会幸福的。等你回去见到她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说了。”老和尚从怀里取出一个玉观音,递过去接着说:“施主你回去吧,好好珍惜这段因缘。这是你们母子修来的福啊。”
    王云龙回到家把和尚的话向刘氏说了一遍。刘氏想了想,带着王云龙来到库房,撕下封条打开库门。只见货架上包死孩子的包袱发出了耀眼的金光,慢慢地漂浮起来。然后包袱慢慢地脱落。一个无比美丽的小姑娘落到了地上。小姑娘很快长大了变成了一个仙女。太美了,刘氏母子重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姑娘。
    姑娘落地后,向刘氏母子深施一礼,口中念道:“婆母万福!夫君万福!”动作自然大方,语言甜美。王云龙看直了眼,早把“不能和一只狐狸生活一辈子”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是刘氏反应的快,连忙把姑娘扶起来说:“好媳妇,不必多礼。来让我好好看看你。”刘氏上下打量了好一会,越看越爱看,越看越喜欢。连忙拉着姑娘回到堂屋,把姑娘让到炕上坐下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姑娘说:“我叫胡喜梅。婆婆,我家里的事您就不要问了,好吗?”刘氏忙说:“好,好。”
    刘氏找人选了个良辰吉日,为王云龙和胡喜梅举行了婚礼。
    胡喜梅聪明伶俐,手脚轻快,而且做事非常认真。刘氏发现她不仅把家里的事做得井井有条,连生意上的事她也能处理得非常得当。慢慢地,就把家里的大权都交给了她,自己享清福了。
    在胡喜梅的操持下,王家当铺更加红火了。王家的买卖也越做越大,几年后又开了好几家店铺。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