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死得其所 > 详细内容

死得其所

作者:越肩视角  阅读:132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刘冬儿来到河边,想要跳河自尽,一了百了。
    刘冬儿必须要死。为了给母亲治病,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又向街上放高利贷的借了一大笔钱。虽然他请了最好的郎中来给母亲治病,可是最后也没能留住母亲在阳世的脚步,而那一屁股债,刘冬儿还不清。他见过不还钱者的下场,他想还不如自寻死路算了。
    刘冬儿纵身一跃,“扑通”一声坠入水中。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时,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道在拉他。他就如一片柳叶般,只能听任那股力道将他拖走……
    再次睁开双眼时,刘冬儿发现自己的四周漆黑一片,他的双手双脚都被反绑了起来。自己到底在哪儿?难道这是地府吗?
    一阵脚步声打破了刘冬儿的猜测,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队黑衣人,一个个夜叉阎罗般的模样。即便如此,刘冬儿也能分清,这些是人,而不是鬼。
    一个领头的“夜叉”走上前一步,在刘冬儿面前拉开一个卷轴,对着念了起来:“寻死者听好了,你的生命已于昨日戌时三刻走到了尽头。从即时起,你已经不属于人间,你的生命交由我们支配。”
    刘冬儿听后吓得连声惊叫:“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大清朝还有没有王法了?”
    “夜叉头”诡异一笑:“很不幸,我们是当今军机处吴大人亲设的军队,非常之合法。要说我们怎么称呼嘛,你大可向你的那些前辈们那样称我们为‘索命官’。因为只要是被我们救回来的自杀者,最后还是会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只不过这个过程稍微曲折一点儿。”
    刘冬儿这才注意到,他身边黑黢黢的阴影中躺着很多跟他一样被反绑着的人。这些人就是夜叉头所说的自己的战友,他们也都是自杀未遂被这些索命夜叉救起的吗?
    夜叉们走后,刘冬儿他们的手脚依旧被反绑着,口里也被塞上了棉布条。按照那些人的说法,他们现在的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不能让他们有机会自杀,所以才控制了他们的一切行动。
    之后过了三天,这三天里,每日都会有三五个人被带走。刘冬儿觉得,首先,这些人三三五五地被带走,他们所从事的,一定是不需要太多人完成的任务,再者,他们一个都没有回来,想必一定是去从事一项有去无回的危险任务!
    此刻的刘冬儿早已失去了跳河当天的那股冲动,现在他能真切感受到自己的害怕,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心告诉自己,他不想死。可是,不死的话,要怎么才能逃出去呢?
    每天中午和晚上有两次放饭时间,这段时间里他们本该是轮流被管理人员喂食,可是这里当差的那个家伙显然没有这种耐心,他总是会让准备一个很大的木盆,然后打开包括刘冬儿在内所有在押人员口中塞的布条,让他们自己趴在木盆旁吃饭。
    这样一来,实际每天放饭的时刻,刘冬儿都能和身边的人进行短暂的交流。他看到了一个体格健壮的光头佬立马起了兴趣。刘冬儿趁着吃饭的空当挤到那人身边小声搭讪:“我说,这位大哥,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那人瞅了瞅刘冬儿,没有搭理他。
    想必是等死的生活太无聊了,光头佬终于在刘冬儿第十三次搭讪时接了话。原来,这个光头佬原本是一名草莽出身的将军,在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只是因为遭奸臣陷害,他一怒之下把那个陷害他的家伙给剁了,他自知必死无疑,便选择自我了断。谁知他跳河落到半空中,就被一伙神秘的黑衣人用钩绳勾住,救起来带到了这里。
    刘冬儿听他讲话也是豪爽之人,便提议道:“相逢便是有缘,不如我们结拜兄弟吧!”光头佬听了,摸了摸脑门,答应了。
    三天后,光头佬被带走了。这次真是奇怪,其他人都是被三五个一起带走的,而光头佬是一个人被带走的。看来这个光头佬的死可以有大用处。
    三天后,终于轮到刘冬儿了,他和另外一位瘦瘦高高的家伙一起被带走了。
    刘冬儿和瘦高个被用布袋蒙住了头,然后上了一辆马车。布袋被打开后,刘冬儿终于能够将头从袋口探了出来,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宅邸。
    这时,一个“索命官”对同伴厉声斥责道:“你怎么把袋子打开了!”另一个“索命官”道:“你也太没有同情心了吧,他们没多少时间好活了,让他们最后出来透个气总可以吧?总不至于让他们死不瞑目吧。”
    刘冬儿和瘦高个对望一眼,心中都是一惊。
    接着,两个索命官便将刘冬儿和瘦高个重新推入布袋中,牢牢扎紧了袋口。过了一会儿,刘冬儿耳尖地听到两人聊了起来。
    “这次让他们俩做了替死鬼,那何大人的官可就当到头了,哈哈……”
    “你这小子,叫你不要乱说,哪天被你害死了都不知道。”
    “放心吧,他俩等会儿就成了无主孤魂了,难道你怕他们托梦去申冤啊!”
    何大人,哪个何大人?刘冬儿是一介书生,步入官场是他曾经的梦想。这当今朝廷的事情他多少都是知道些的。当今有两股势力斗得最凶,一股就是当今军机处的吴翟,吴大人,另一处就是文官之首的何松,何大人。两人势同水火这是尽人皆知的,难道说他们两个即将成为陷害何松的替死鬼!


    刘冬儿感到四周一片火烧似的,不一会身边的袋子就着了,就在他快要归西时,突然一盆冷水从头淋了下来,他得救了。
    他睁开眼一看,救他的正是光头佬。一边的瘦高个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早就被烧死了。
    光头佬把刘冬儿带到了一个破庙,然后点起篝火,跟刘冬儿讲了他的经历。原来,他因为身手了得,被那帮人临时特聘为一名刺客。杀人之前,他们给他服食了一种特殊的药物,如果不能完成任务,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刺杀的目标,正是吴翟在官场上的对头何松。当天晚上,光头佬凭借多年沙场探敌营的经验,潜入了守备森严的何府。当天晚上,他找到了何松的卧房。何松正在与妻子亲热,毫无防备,便被光头佬逮到机会,杀死在了床上。任务结束之后,光头佬猜到他们绝对不会给他解药,于是便逃了。
    刘冬儿听后忙问是否去看过郎中。光头佬告诉他,这种特制的秘药,绝对不是一般江湖郎中可以医治的,幸好凭着他体魄强健于一般常人,这才得以保命至今。不过,最多再撑个一天,一天之后,他必死无疑。
    刘冬儿听后,神情凝重起来。
    这一日,吴翟在早朝的时候参了何松一本,说他在醉春楼与同僚争夺花魁时争风吃醋,杀死了自己的一位幕僚。实际上,这位幕僚早已隐姓埋名,远走高飞。和刘冬儿一起的那个瘦高个成了替死鬼。
    皇上听后沉吟了片刻,道:“你有何证据?”
    吴翟早就买通了妓院一干人等,同时又命人将瘦高个被烧焦的尸身搬上殿来。
    吴翟命人揭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皇上不想看尸体惨状,嫌其恶心,便说:“算了,不用看了。”
    吴翟心说,此时何松恐怕已经喝了孟婆汤了,这正是死无对证。
    吴翟正内心窃喜:从此以后朝堂之上,就是我一人说了算。
    正在此时,只见何松从大殿外走了进来,吴翟见状,顿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亲自查看了你的尸体,怎么会?”吴翟脱口问道。
    “哈哈,你没有想到吧,你会用替死鬼,难道我就不会?”接着,何松说,“皇上,我这就将事情始末向您禀报,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请我的两位帮手上来。”
    皇帝准奏后,光头佬和刘冬儿走了上来。
    原来,何松早就得知了吴翟手下有一群“索命官”。他们表面上是利用将死之人为朝廷试验一些新研制的药品,或是在山野歹徒劫持人质时作为交换等用途。因为相当于废物利用,也就被皇上所默认了,一直没有干涉。
    但是,何松知道他们私底下经常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他故意安插了手下光头佬混了进去。
    在放饭的时候,光头佬通过交谈,感觉刘冬儿本性不错,便跟他晓以利害。刘冬儿之前对政局有所了解,知道何松和吴翟孰好孰坏,于是便决定帮助光头佬。
    光头佬后来杀死何松,乃至其后中毒的事情,其实都是为了骗过跟踪他们的吴翟手下的耳目们而做的。
    刘冬儿听完后,当即表示自己可以作证,并说出了只有他才知道的瘦高个的一些身体特征。
    吴翟自知自己陷害忠臣的事情败露了,怒吼一声,愤怒地扑向刘冬儿。刘冬儿往旁边只一闪,吴翟一个踉跄撞到龙柱上,当场身亡,死时仍然双目圆睁。何松笑道:“这才真是死不瞑目啊!”
    之后,刘冬儿受到提拔,何松帮他预知了俸银,还了欠债。刘冬儿过上了理想中的生活,后来的一次为国抵御边境倭寇的征战中,他和光头佬双双战死沙场。死之前,刘冬儿笑得灿烂:“大丈夫就该马革裹尸,死得其所!”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