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周庄杀人事件 > 详细内容

周庄杀人事件

作者:陈晓之  阅读:139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第一章、水鬼
    苏恋容是第一次听到那个传闻的,传说在三年前,有一个女子溺死在了河中。之后她的鬼魂就一直停留在这里,说是要杀死所有落水的人···
    对于苏恋容来讲,这自然是无稽之谈。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就在她听到这个传言的第二天,就发现了一具尸体。
    死的那个好像是某个老板,当晚下去游泳之后就没有在上来了。而他的尸体更是以一种极度恐怖的样子呈现在众人面前的。
    他被人从额头到肚子剖成两半,而他的内脏也已然被啃噬的残缺不全。更恐怖的是,在他的肚肠里面,正欢快的游着两天金鱼,仿佛这就是那两条金鱼的家。
    发现尸体的是今天一大早就去游湖的一对情侣。当他们看到这恐怖的一幕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大跳。
    “难道是···”
    苏恋容看着那对情侣恐慌以及欲言又止的表情不禁问道:“难道是什么?”
    那个男的咽了口唾沫:“那个女人!”
    相传三年前自杀的那个女人的尸体也被鱼啃噬的残缺不全。但这次的这具尸体的内脏明显是····被人啃噬的!
    “你是什么人?”一个看起来有点瘦弱的警察问道苏恋容,也许是苏恋容的表情实在太镇定了,所以才会引起他的好奇。
    “我是一个写推理小说的。”苏恋容学着小说中的桥段蹲了下来,仔细的检查着尸体的表情:“他看起来很恐惧,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一样。”
    苏恋容看了看那个警察:“这是我的身份证。”说着她便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了那个警察。
    警察看了她的证件后便没有在说什么了。
    而苏恋容见警察没有再对自己疑心,便又继续勘察起了现场。
    “得出什么结论了吗?法医哥哥。”苏恋容娇嗔的对着法医说道,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漂亮且温柔的女人是男人无法抗拒的,而这样的女人,更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一刻她希望可以得到死者的信息。
    法医果然没有拒绝她:“死者叫做夏天成,是一家企业的老板。死因是被人一刀刺入喉咙,而在死后不久就被人开膛破腹的丢入了河中,至于他的内脏···有被人啃噬过的痕迹···”
    其实苏恋容早就看出来死者的内脏是被人啃噬过的,但当她亲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感到了一阵的震惊。
    晚上苏恋容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仔细的思索着这一起命案。虽然她是个推理小说家,但是对于破案的热情,一点也不亚于那些专业的警察和侦探。
    “登登登。”一阵敲门声从她的房间外面传来。门打开,一个长相英俊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外。
    “你是谁?”苏恋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不禁感到了一阵的好奇。
    那男子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好,我叫做周琴,是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察,我不知能否进来和你探讨探讨?”说着他便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苏恋容礼貌的把他请了起来:“你也觉得这有很多的疑点吗?只是我好奇,为什么你会来找我探讨呢?”
    “我看过你的书,写得很好,而且你的思维那么细腻,我想你一定可以帮到我的。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我?”周琴说的结结巴巴的,不禁让苏恋容感到好笑。
    第二章、第二具尸体
    杜文汐看到了今天早上的报纸,也了解了夏天成的死。猛然间他感到了一阵的恐惧。
    他立马飞奔至香烛店,购买了一大堆的香烛。之后他又快速的来到了早上夏天成沉尸的地方。
    “有怪莫怪,你安息吧。”他一边点燃那些香烛一边念念有词的说着。
    而此刻,在他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影。半弦月无精打采的照着大地,显得那个人影格外的鬼魅。但隐隐约约间,那人影的脸上似乎挂着诡异的笑容。
    做完一切之后的杜文汐,立马像逃命似得逃回了自己所住的房间。而就在他快到宾馆的时候,突然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他刚挣扎着想要站起,就感到后脑勺一阵剧痛,接着他就晕了过去。
    而在他晕过去后,一个带着小丑面具的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那人看着倒在地上的杜文汐,不禁大笑了起来。
    那诡异的笑声在这漆黑的夜晚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
    杜文汐是被一阵剧痛给唤醒的,他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带着面具的人。
    “你是谁?”杜文汐高声问道。
    “你不记得了吗?三年前的时候,我的身体被鱼啃噬成了那种样子···”那人一字一句慢条斯理的说着,而他的每一句,都像是硫酸一样,深深的灼痛了杜文汐。
    “我们不想的···不想的啊···不怪我,不怪我···”
    杜文汐还来不及多说,就被那人一刀割掉了舌头。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我就送你下地狱。”说着那人一刀刺入了杜文汐的喉咙。之后他又拔出刀,从杜文汐的脑门开始,用力的一划,便把他开膛破肚的。
    当杜文汐的胸腔被打开后,那人捧起了杜文汐的心脏。接着又取下了自己的面具,然后啃噬起了那颗血淋淋的心脏来····
    “仍旧和上一具尸体一样,凶手杀人的手法也是一样。”周琴看着这具尸体显得有点无奈,而苏恋容则静静的站在一旁。
    “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他们?”她默默的说道,有点像是在自言自语。
    法医的验尸报告出来了,结果也和上次一模一样。
    “两名死者之间可有什么联系,或者说他们会不会是好朋友?”苏恋容向身边的周琴问道。
    周琴摇了摇头:“根据调查,两名死者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而且他们的职业也不同。这次的死者是一名保险业务员。”
    “那这样我们就很难确定凶手是什么人了。这样,你先调查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共同认识的人,这样也许可以调查到什么。”
    周琴点了点头,便交代了自己的下属去做这件事情。而他则说害怕苏恋容会有危险,坚持要和她在一起,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
    第三章、三年前案件
    很快员警就把事情调查出来了,原来两名死者都有着一个共同点——曾在三年前到过一次周庄,这次又不约而同的再度前来周庄了。
    “难道会和上一次的溺水事件有关?”苏恋容摆弄着自己手中的唇彩,默默的念叨着。这是她的习惯,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喜欢摆弄唇彩或眉笔等化妆品。
    “应该不会,上一次经过我们的调查是失足意外,而且那人并没有被开膛破腹。”
    苏恋容看了一眼周琴:“那为什么说尸体被啃噬的残破不堪?”
    “那是因为尸体是在一个星期后才被打捞出来的,等被打捞出来时已然被鱼啃噬的残破不堪了。”
    苏恋容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她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排除是和那起命案有关了。但她的潜意识里面却又隐约觉得会和那起案子有什么关系。
    “你还要上次那起案件的资料吗?”苏恋容问了问身边的周琴。
    周琴先是一怔,随即说道:“在局里,要不我去给你看看?”
    苏恋容点了点头,便没有做声了。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那名死者的名字叫做姜倩,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据说当时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周庄,因为觉得热就下河游泳去了,之后就没有再上来了。
    苏恋容看着那女孩笑面如花的照片,不禁惋惜道:“这么年轻就死了,真是可惜啊。”
    “是啊,不过更可惜的是她的身世。”
    “哦?”苏恋容不知道周琴为什么这么说,不禁好奇了起来。
    “她是个孤儿,唯一的亲人是她收养的弟弟。”
    “她收养了一个弟弟?那他人在哪里?”
    “不知道,据说她死后没多久她那个弟弟就失踪了,可能是受不了打击所以才失踪的。”周琴看着苏恋容那的表情说道。
    此刻苏恋容的脸上写满了怀疑,似乎是在怀疑姜倩的那个弟弟就是凶手。
    “你是不是怀疑她弟弟就是凶手?”周琴突然问道。
    苏恋容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正是这么怀疑的。”
    “不可能是他的,因为他根本就不可能犯罪。”
    “为什么?”苏恋容好奇了起来,她好奇周琴为什么可以如此的斩钉切铁。
    “因为她的弟弟是一个只会叫姐姐的弱智!”
    第四章、弱智弟弟
    虽然周琴这么说,可她却还是忍不住的要去怀疑这个被称为弱智的姜倩的弟弟。根据周琴的口供得知姜倩的这个弟弟叫做姜凯,是她无意中捡来的一个孩子。
    也许孩子的家人就是因为看到他是个弱智才把他遗弃的吧。
    “我还是怀疑这个孩子。”苏恋容的表情显得很肯定,似乎不看到那个孩子她就不会死心。
    周琴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是我可以带你去他以前住的地方看看。”
    苏恋容点了点头。就这样,他们踏上了前往南通的脚步。
    姜倩和姜凯的家住在南通的乡下,尤其他们住的地方,可以说是隔绝了城市。
    不知道走了多少的路,爬了几座山。终于到了姜倩他们住的地方了。他们的家是很破旧的土砖房,仿佛和现代隔绝了好几个世纪一般。
    “这里看起来很久没有人住了。”苏恋容仔细的勘察着四周。
    忽然,她在墙壁里面发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小节的骨头,仔细看去像是人的手骨!
    “你快看这里。”苏恋容指着那手骨大声喊道,并且拉着周琴要他看。
    周琴看了看说道:“难道墙壁里面有人!”
    说着他顺手拿了一块砖头,用力的砸向那墙壁。
    也许是太久没有住人的原因,那墙壁显得十分的脆弱,要不了几下就被他砸了个大洞。而大洞里面赫然出现的,是一具已经没有血肉的枯骨!
    从身形来看,应该是男尸。
    “难道姜凯不是失踪,而是被人杀死了!”苏恋容不禁感到背后一阵的发麻:“那如果是这样,又是什么人杀死的他,而杀死他的,会不会就是杀死那三个人的人!”
    “可是那人为什么要杀死这几个人呢?”周琴接了一句。
    此刻太多的疑点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第五章、意外出现的男人
    就在他们刚从南通回来没多久后,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那个男人自称自己是唯一知道案情线索的人,还一个劲的要求他们保护自己。
    周琴不禁好奇起来:“要我们保护你?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男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我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接着他就讲述起了三年前的那件事情。
    “三年前我一个人来到周庄游玩,那天觉得热,就下河去洗了个澡,而当时那两人也和我一起在河中。其实我们并不认识,也没有怎么聊天。我们只是各自游着各自的,突然,一个女孩的声音传入了我们的耳中。顺着声音看去,是一个女孩溺水了。但是你们也知道,现在的人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就这样,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她死了,对吗?”苏恋容突然插嘴,把那男人吓了一跳。
    “是···是····”他哆哆嗦嗦的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她会死,如果早知道····我就会去救她的。”说道最后,他的声音几乎和蚊子叫没什么区别了。
    “难道你怀疑是那个女孩变成鬼来找你们报仇了吗?”周琴看着眼前这个像老鼠一样发抖的男人,不禁好奇了起来。
    “是···一定是这样的···”
    “我猜一定是人为的,不过你不用怕,我们很快就可以抓到凶手的。”苏恋容说完就拉着周琴走了出去。
    周琴看着苏恋容的脸,好奇的问道:“你有办法抓到凶手吗?”
    苏恋容点了点头:“你会游泳吗?”
    周琴突然一怔,他没有想到苏恋容会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会啊,怎么了?”
    “你会游泳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抓到那个凶手了。”苏恋容“咯咯”笑着说。
    ····
    夜晚十点钟左右,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周庄的小湖边,而那个男人,正是今天下午到警察局的那个。
    那人坐在河边看着河水,突然,他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裤,看样子他是想到河里面去游泳。
    忽然,一个带着面具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那个人影手中此刻还拿着一把刀!那人影一步一步的靠近那男人,慢慢的,他举起手中的刀。
    突然,那男人回过头来,一把抓住那个人的手。
    “你果然来了。”苏恋容说着便从一处树丛中闪现了出来。而那男人此刻也在自己的脸上一撕,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而在人皮面具下的,正是周琴那英俊的脸。
    “你们···算你们厉害。”那男子见自己无法挣脱便也放弃了挣扎。
    第六章、兽脸
    在警局的询问室内,那男子才摘下了自己的面具。而他面具一摘下的那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窒息般的压迫感。
    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张半人半兽的脸!
    “我从小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叫做什么名字。我从小就受尽世人的白眼,我就像是一只孤独且恐怖的野兽。”那人慢慢的说着自己的故事。
    三年前,姜倩溺水身亡,而这一切都被她弟弟姜凯看在了眼里。对于一个弱智而言,他根本就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知道姜倩死了以后,他才知道姐姐是溺水而死的。
    对于姜凯,姐姐就是他的全部。失去了姐姐,他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而当时唯一的信念就只有一个——报仇!
    他认为是那些人见死不救才害死的自己的姐姐,所以他一定要报仇。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未来得及报仇就会死于非命!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开始厌恶人类,甚至想要吃掉人类!当我看到那个孩子的第一眼,我的兽性就被激发了。我记得我死死勒住他脖子时,他看我的神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对我说:‘求求你···帮我报仇···杀死···那些杀掉我姐姐的坏人!”我当时心软了,放下了他。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拥有那么高的绘画天赋,竟然画出了那几个人的样子。之后我就在这里等了好久好久,终于那几个人又来了,所以我就按照约定伪装成了他姐姐,然后一个一个的杀死他们。“那人幽幽的说道。
    ”姜凯也是···“周琴忍不住问道。
    ”没错,我吃了他,然后把他埋在了墙壁里面。“那人吞咽着口水说道。
    ”你这个恶魔,准备接受死刑的审判吧。“周琴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询问室,因为无论是这个男人的脸,还是这个男人的心,都让他觉得无比的恶心。
    在警局的外面,此刻正站在一个人,那人正是和他一起破案的苏恋容。看着苏恋容的脸,周琴想自己有勇气的时候,一定会向她说出那三个字——我爱你。
    他想,苏恋容应该不会拒绝自己吧。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