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女鬼不坏之人鬼殊途 > 详细内容

女鬼不坏之人鬼殊途

作者:Pucca  阅读:13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女鬼还是那个女鬼,全然不同的,是她栖息了近一个世纪的“住所”早已焕然。春去秋来,原本绿意盎然的竹叶终究抵不过季节的变幻无常,片片枯黄,飘落在地。那原本就较为稀疏的竹林,由于农家人的开采变得更显光秃。一棵棵竹子嫣然换成一墩墩的竹头,未见突兀,反而变得更加可爱。然而,变化的不止这些,还有我们之间极为微妙的关系。于我而言,她不仅仅是一缕来自阴间的芳魂,在我的心里,早已经把她当成一位特殊的朋友,可以讲心事,诉衷肠的伙伴。这段日子,父母总会问起我为何老往竹林跑。我倒也不紧张兮兮,心想反正爸爸妈妈见不到巧灵姐。于是便胡诌了个借口,说是竹林里面够安静,到那里看书没人打扰比较专心。父母也不怀疑,毕竟我还有一年就升高三,他们当然希望我用功读书。只是吩咐我小心一点,便不再过问。

“巧灵姐,我拿了本好东西来看你呢。”我一奔一跳地来到竹林,动作娴熟跑到其中一棵竹头前,轻轻敲打着竹子表面。

“子桑,瞧你跑得这么着急,怎么了?”话音刚落,一缕青烟从竹头冒出,女子轻盈的身影随烟而至,那悬在半空中的,不是巧灵姐还有谁呢。

“快快快。”我耐不住着急的性子,迫切地想要让她看到我带来的好宝贝,一本书。

“《红妆》?”巧灵姐飘到我的跟前,与我齐齐坐在地上,细语低吐,读出那于她完全陌生的书名。

“对呀,你仔细看,这是一本关于民国女子生活的书籍,”我颇为得意的解释道。

她的眼光从书本转移到我的脸上,稍稍不语沉思,像是一瞬间读懂了我的用意。

“巧灵姐,虽然你死了快一百年了,但我觉得你应该还蛮想念以前在世的一些东西,所以,这本书就让你回忆回忆一下,顺便解解闷,你说好不好阿?”

她蛾眉轻蹙,像是极为抗拒回想起那些前尘往事。我将她的哀愁看在眼里,不免跟着感到一阵失落。过了一会,我拿过她手中握着的书,摸摸她近乎透明,异常冰冷的手,就是这样一双手,不断提醒着我她是鬼魂这一个事实。

“巧灵姐,你......为什么不投胎?”

也许是没有想到我会有此一问,她顿时感到一阵错愕,接着神色一敛,轻飘了起来。

她背对着我,声音有些沙哑。

“何尝不想,这几十年来,我有过无数次的机会,但是,我不敢踏出那一步,我怕。”

“怕什么?”我穷追不舍。

“我怕做人比做鬼还让我胆战心惊。”她回头,已是泪流满面。

“做人好难,时刻担心别人会不会因为某些利益谋害自己,担心每一个对自己好的人是不是别有用心,有时还要为了守住自己已有的一切,不得不迫害他人。做鬼呢,虽然飘零无依,却也逍遥自在,只要没有残害他人,黑白无常便不会为难于我。更重要的是,鬼魂可以看穿活人的心思,不用担心会像生前那样,防不胜防而被人害死。”

我知道,她又想起了自己,还有李丽的悲惨过往。

“但是,做鬼的滋味不好受呀,除了我,没有人可以看到你,摸到你,这样好孤独。”我忍不住一阵心酸。巧灵姐是个好鬼,她聪明,善良,身上有一种清灵的气质更是令我折服。这么好的女子,不应该永远孤苦寂寞。

“这也是我想和你说的事,子桑,以后,你不要再来竹林找我了。”她露出从没有过的严肃的神情。

“为什么,我......”

不待我说出抗议,她用清冷的目光看向我。“难道你不知道人鬼殊途么,鬼和人,是不能做朋友的。”

人鬼殊途?要不是她难得的冷漠让我一愣,当时的我真的好想笑出来。那些经典鬼片里面总会出现的台词却变成了我们无法做朋友的理由

“我不懂。”我喃喃低语。

她知道我还是个孩子,没有心机,遇事总是随心所欲,以前不爱拜祭庙宇,三天两头忘这里跑,她该知道我是个极为任性的人。

“人是实,鬼是虚,人为阳,鬼为阴,所谓阴不及阳,阳不及阴,阴阳相及,阴盛阳衰。若是你硬是要和我接近,不用多久,你就会被我的阴气所吞噬,到时候身体就会变得虚弱。”

她言之凿凿,令我不得不开始思索其真实性。突然灵光一闪,想起家里的奶奶便是问米婆,我打算回家问问奶奶再说。

于是,当晚,我来到后屋,那是奶奶烧香拜佛的地方。

“奶奶。”我先敲敲门,以免吓到瞎眼的奶奶。

是的,我奶奶双眼已经不能视物,常年的与香为伍,奶奶的眼睛早就被烟熏瞎了。

后屋里面,奶奶正在烧香,听到我的声音,奶奶像是个没事人似的继续她的动作,把香插到陈旧的香炉里面,虔诚的拜了又拜,过一会,她站起来,摸着身边的凳子,轻轻坐下。

“子桑,怎么了?”奶奶终于理我。

“奶奶”,我坐在另外一张凳子,把玩着杯具,“我想问你,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人和一个鬼经常混在一起,会怎么样呀?”我问得漫不经心,担心奶奶会知道我就是那“一个人”。

“人和鬼本来是互相不可以触碰到的,但是如果双方脑电波相像,频率又相近的话,就有可能产生联系。”

原来如此,我心里默默推测,怪不得我可以碰到巧灵姐。

“但是,相对阴体,阳体更为脆弱,也就是说,如果两方接触久了,人很容易感到不舒服,身体日益虚弱,但是相反,鬼魂就不会有事。”

原来巧灵姐说的都是真的,但是,一想到不能和她继续做朋友,我就觉得浑身提不起劲。于是我再问奶奶。

“那奶奶,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他们继续接触,但又不会伤害到任何一方呢?”

“除非那个人肯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写在纸上,然后注上双方名字,最后默念鬼的名字,把纸烧掉,这样他们就能彼此心灵相通,这样,就不会有损其中一方了,不过会折寿三年。”奶奶拿起脖子上的佛珠开始拨弄。

“哦~~奶奶,听说你可以看相,那你觉得你孙女我命好不好呀。”我特意转移话题,希望套出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你前额稍凸,双颊平坦,鼻平嘴宽,看样子应该有八十以上的寿命,至于事业方面嘛......”

“够了够了,奶奶,你说的是我么,算了,我还是不要知道太多以后的事,奶奶我先走了哈”不待奶奶说完,我故意打断她。不想让她知道我要的,就是看看自己可以活多久。

竖日,我拿出写有自己生辰八字的黄纸,悄悄跑到后屋,将纸用火点燃,看着写有我和巧灵姐的名字的黄纸慢慢烧成灰烬,我的不安感渐渐消退。

“这又是何必呢?”

是巧灵姐的声音,我知道我与她今后已心灵相通。我没有说话,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不要失去这个像朋友,也想姐姐的女鬼。没有其他兄弟姐妹的我,在没有遇到巧灵姐之前,是很安于寂寞的。但是现在,我很怕,怕失去一个鬼的陪伴。

一阵晚风吹过,像是巧灵姐冰冷的手一般抚摸着我的脸,我知道,我再也不孤单。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