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狐仙轮回之兜兜转转不过镜花水月 > 详细内容

狐仙轮回之兜兜转转不过镜花水月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前记

她们都说我是狐仙转世,追随前世的暗恋对象玉九白上仙下凡而来,我不相信,开什么玩笑?我一无长相,二无身材,三无法力,怎么可能是狐仙转世?我离狐仙级别远着呢,当作玩笑听听也就算了吧。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我前世的暗恋对象玉九白,不,这一世他是富家子弟宇流星。

第一章

我出生那一天,山头的所有狐狸赶下山来将我家团团围住,而天边也因此出现一道白色亮光直射我家屋顶。

“天呐,你们快看,那是什么?”有人看到了这奇异的景色连忙问旁边的人。

“那不是城东老胡家吗?那亮光和那些狐狸,不会吧?莫非他家娘子生了个狐仙转世的孩子吗?”那人若有所思地回答。

“狐仙?开什么玩笑?妖怪吗?”

“哈,这你就不懂了吧,狐仙哪里是妖怪,那是修炼出来的神仙了。据说狐仙转世出生的孩子命中带福,可庇佑家人一世平安喜乐,老胡家的好日子怕是要来了。”

说起城东家的老胡,整个琉璃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他家穷得叮当响,早年还因为年岁小盼着仕途,后来屡次三番都没了希望,再加上年岁上去了也就过着穷困潦倒的苦日子。遇上点大病小病也没银两请郎中来家中,如今这老胡娘子都四十多岁了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还差点请不起稳婆来。

第二章

我出生后的第二天就突然有一远方亲戚上门拜访,还送了我家一箱金银珠宝。娘亲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一面抱着我一面去看那箱子,看完后又夸我果然是福星。

我爹爹反倒是皱眉头,本来想拒绝那一箱金银珠宝,结果我娘亲不乐意了非逼着我爹爹答应收下了。

“瑶棠,且不说这箱子里面的东西,但说他们为何突然就来拜访我们?我记得以前就是他们家最巴不得撇清和我们的亲戚关系,如今……我怕的是这箱子里面的东西来路不正呀。”在娘亲暖和的怀里,我听见爹爹开口劝我娘亲,我娘亲自然是穷怕了说什么也不愿意退了到手的金银珠宝。

之后,娘亲气得和爹爹冷战了,她守着尚且在襁褓之中的我和那一箱金银珠将爹爹锁在了门外,那一夜,我的眼睛被那一箱金银珠宝刺得又酸又涩。

第二日,我开始高烧不退,娘亲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从箱子里拿出一些银两抱着我去看郎中,郎中看见我就摇头说怕是活不了了。娘亲听了哭的梨花带雨,郎中说他尽力而为。

爹爹得知我高烧不退的消息顾不上和娘亲冷战的事情跑来看我,看见襁褓中昏睡的我气不打一处来,他认为是娘亲的错。

娘亲自知理亏不敢反驳,只是守着我一个劲儿地掉眼泪,她只要我好起来就行了,什么金银珠宝的统统不要了。

第三章

爹爹见我没有好转,觉得是亲戚送过来的金银珠宝有问题,当即就找了村里几个人抬着箱子去我那亲戚家了。

然而没想到去了亲戚家才得知就在亲戚送礼回来的那个晚上,他们家里走水了,一家老小全被烧死在了家里。

爹爹望着只剩下灰烬的亲戚家失了神,隐隐感觉事情正在往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方滑去。而事情的起源和我肯定有关系,毕竟我的出生就已经不同于一般人家。

我依然高烧不退,娘亲知道连郎中也没法子医好我了,她绝望地带着我回家准备给我办好后事。

“大娘,慢着。”在路上,娘亲遇到一位道士挡路,那道士盯着她怀里的我。

“你别挡路。”娘亲那时正陷入对我的悲伤里,语气颇为不耐烦。

“大娘,这孩子她命不该绝,她定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你回去后千万别放弃了她,不然她就真的必死无疑。”

“你别糊弄我,郎中都说了已经回力无天了,你一个江湖骗子无非想骗点银两,何必拿我女儿开玩笑。”我娘亲一向不信鬼神,江湖术士在她眼中就是江湖骗子。

“大娘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拿这件事来和你开玩笑。既然你女儿已经回力无天了为何不愿相信我,或许我真的能救她。”

娘亲低头想了很久,许是觉得道士说的不无道理,试试也无妨,万一真的有用呢。

“大娘你听着,今夜子时你将你女儿抱到郊区的那座破庙里去,第二日再来抱回去。”道士趁热打铁,“你放心,第二日你女儿就会好起来,所以你不必担忧。”

第四章

到了子时,娘亲按照白天那道士的嘱咐,把我的襁褓换成了雪白色,然后抱着我赶到了郊区的破庙里。

破庙果然已经破得不成模样,娘亲好不容易寻了一处还算好的地方将我轻轻地放下去,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离开了。

娘亲离开很久后,寂静的破庙里忽然吵闹起来,一阵白光笼罩,不知从哪冒出来一大群白色狐狸。

“婉儿,你受苦了。”其中一只母狐狸幻为美丽妇女轻柔地将我抱在怀中,抚摸我的脸蛋,目光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母妃,她就是我来不及见面的妹妹吗?”旁边有一只公狐狸幻为十三四岁的少年。

“宏儿,她就是母妃忍痛割爱舍弃的亲生女儿,你的亲妹妹白婉儿。”美丽妇女解释起来,“你妹妹出世后,正逢仙界来剿妖,你父皇不幸被一上仙打得灰飞烟灭,而你因为在昆仑山跟着墨华月修仙侥幸逃过那一劫。但那时抱着你妹妹的母妃就没那么幸运了,我们成为了仙界的俘虏,打死你父皇的那上仙一看见你妹妹就提出条件要带走她,母妃为了全族没办法,只好……后来那上仙倒也守信用,偷偷放过我狐妖一族。”

所以,其实我的出身是……狐妖?

美丽妇女落下一吻在我的额头:“婉儿,我亲爱的宝贝女儿,苦了你了。”

她吻了我后,我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子清明起来,不再不舒服了。

“唉,烧退了。”美丽妇女摸摸我的额头,望着从黑暗中走过来的男人。

那男人正是白天那道士,此刻他换下了道士服,“可以了吧?我们走吧,明早她现世的爹娘会来接她,你们暂时带不走。”

“何必管那些人类,我们想要带走自己的家人怎么还不行了呢。”少年皱眉,“我们等了她很久,为什么就不能让她跟我们回去?”

“至少现在不行。”男人抱过我,“你们走吧,待时机到了,她自会回到你们身边,莫要因为心急反倒坏了团聚的缘分。”

“你……”少年正要开口却被美丽妇女拦住。

“宏儿,我们走吧,日后婉儿还会回到我们身边,倒也不必急于一时了。”

少年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只得跟着美丽妇女离开了破庙。

“唉,你也好自为之吧。”男人将我轻轻放回原处,点点我的鼻尖,“婉儿,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等你十五岁那年后,你自会与玉九白重聚。”

第五章

十五年后,我已经十五岁,出落得亭亭玉立,楚楚动人,回眸一笑百媚生。

“婉儿,今日有一贵人要来家中,你切记不可失了礼数。平日里你野得很,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唯独今日你万万不可无礼,知道了吗?”这一天,爹不停地嘱咐着我,我都听得耳朵起了茧子。爹所说的贵人不就是十年前被爹救下的一户富人家吗?至于成天对我唠叨个不停吗?

在我的抱怨中,那贵人款款而来,身旁还跟了一位貌美男子,一袭月白长袍衬得他如降落尘世的仙人。

“唉,恩人啊,我来就是看看恩人你,不必如此拘礼。对了,这是我的儿子宇流星。”商人介绍起来,“流星,快叫恩人。”

宇流星不情不愿地喊了一句恩人,在他一个富家子弟看来,所谓的恩人也不过是想要攀他们家的关系罢了。

“爹。”我适时地冒出来,乖巧地喊了一句。

“奥,对了,这是我的女儿胡婉儿。婉儿,快叫叔叔。”

我十分给面子地叫了那商人一声,又对着宇流星柔柔喊了一声哥哥。商人看着我心花怒放,和我爹咬起了耳朵来。

“这……不妥吧?倒是我们家高攀了啊。”没一会儿我就看见爹一脸犹豫。

“有什么不妥呢?当年若不是你救了我,哪来的现在的宇流星这小子?更何况我儿子你女儿如此般配,有何不妥了?”

第六章

烛火通明,红色纱幔微微飞扬,我一身喜服地坐在床边。喜巾下的表情还是呆傻的,不敢相信,我居然与只有一面之缘的宇流星拜堂成亲了,我成了他的的妻子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凌乱的脚步声入耳,应该是宇流星敬酒回来准备洞房了。

“啧啧,还是个美人儿。”刷地一下头盖被掀开扔在了地上,一抬眸便对上他锐利而又邪肆的目光,一点也不像醉酒之人啊。

我羞红了脸看着他褪去自身的喜服,然而接下来他绕过我径直到床里边躺了下去,不一会儿传来他浅浅的呼吸声。

他,居然在洞房花烛之夜撇下新娘子一个人睡着了?这……简直绝了。

我无可奈何地在他旁边躺下去,任由一屋子红烛自燃到天明。待我睁开眼,身旁的宇流星站在了床边居高临下地盯着我。

“狐狸精。”他吐出三个字。

我一头雾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却转过身不再看我,走出了房门。

第七章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那一夜我因为睡得太死,不知不觉间就露出了我的真身的尾巴,我的真身是狐狸,自然露出来的也只有狐狸尾巴了。然而那时我自己也还不知道我的身世,更不知道他们酝酿的惊天阴谋。

那时我过着还算幸福的小日子,宇流星待我不算好倒也相敬如宾,只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有一天夜里,我无意中听见宇流星和他那个商人爹在书房里的秘密谈话。

“爹,什么时候动手?我每天对着那狐狸精就瘆得慌,早点动手算了。”是宇流星不耐烦的声音。

“别急,快了,就最近几日。我们先暗地里杀了她的凡人爹娘,再取了她的丹心。”是那商人的声音,平日里和蔼的他竟然藏着如此狠毒的心肠,亏我还成了他的儿媳妇。

我吓得正要逃走,不小心碰到了花盆弄出了动静。我被他们发现了,他们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一样冷冷盯着我。

“为什么?”我颤抖着声音问宇流星,我希望他能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别做太绝了。

“哼,你以为我真的心甘情愿娶你?做梦,若不是你那颗丹心能救我娘,我才不愿意与你周旋。”

所以,其实一切都是假的,难怪有时候撞见他瞧瞧摸进后山的假洞里去,原来是因为他那久病的娘被安置在洞里。

“别怪我,要怪只能怪你有一颗丹心。”是那商人的声音,他许是觉得我无辜,又念在我爹曾经救过他一命,有些不忍心。

咳咳,不合时宜响起来的咳嗽声陡然变成了我的催命符。那商人眸子一沉,道了一句对不住。

第八章

我死了,我的那颗丹心被生生挖离,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前世。

我是狐妖一族的公主,可惜生不逢时遇上天界大开杀戒剿狐妖一族。我的父皇死在那一场神妖大战里,母妃抱着尚在襁褓之中的我被天界的玉九白上仙俘获。玉九白威胁母妃并且带走了我,我是被他养大的。有一天我从一面镜中得知我和他的血海深仇,我陷入两难之际,最终走火入魔在天界大开杀戮。被擒住后,玉九白上仙剔除仙骨,甘堕轮回,只愿换的我一丝生还。悲伤欲绝的我也跟着入了轮回追随他而来。然而,造化弄人,喝过孟婆汤的我们忘了彼此,最终造成如今的局面。

后记

轮回镜前站着一青衣男子,他盯着镜中人叹息了一声,兜兜转转,还是逃不过啊。

“我说过,逃不过。”他身后又走来了一粉衣女子,她缓缓道,“亏你还耗去千年修为下凡化为道士帮她一把,结果还不是……唉,一切,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或许吧。他盯着轮回镜出了神,她亦是。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