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牡丹劫(七):落水 > 详细内容

牡丹劫(七):落水

作者:Pucca  阅读:201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柳梅儿嫁入林家转眼已经过了几个月,她也逐渐适应了大宅门的生活。其实说穿了,她也没什么好适应的,因为林家的人对她好得简直没话说。就拿公公婆婆来说,他们总会把每个月铺子里头最新出产的丝绸样品第一时间送到她和相公的房间,说是她大老远从京城赶过来,带来的衣服是京城的,在苏州街头不免有些格格不入,所以让她拿这些个样品做成自己喜欢的款式。他们知道她不喜欢应对三姑六婆,于是吩咐下人说是少奶奶喜欢安静,不准闲杂人到主屋打扰她。她甚至连每日向婆母请安的规矩都免了,只是......变成了每天一大早来院子后面的池塘边陪“某人”挖泥鳅。

瞧,那呆子又把手上的污泥忘身上蹭,可怜的秋儿啊~每天都要攒足了力气洗他这位大少爷的脏衣服。

“娘子,娘子,你不要坐在方亭里面嘛,来呀,这里比较好玩,我挖泥鳅给你看。”林怀生双手沾满污泥,俊俏却又带些傻气的脸上有着被阳光晒过的痕迹,还有异常满足的笑容。

“不用了,你自己玩吧,我在这里沏茶给你喝,好么?”也许是想起前世的死因,柳梅儿对池塘,特别是荷花池,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恐惧感,她本能的抗拒靠近水边。

说服不了亲亲娘子一同捉泥鳅,林怀生随即有些泄气,但只一会,他想出了个坏主意,他决定先把娘子骗过来再说。

“哎哟。”他忽然大叫一声,试图想引起正在扇扇子的柳梅儿的注意。

“相公,怎么了吗?”听到林怀生的大叫,柳梅儿马上站了起来,她望了望池塘那边,奈何还是望不清楚她的呆子相公到底出了什么事。

第一步成功!林怀生稍稍有些得意,他想:捉泥鳅那么好玩,待会娘子肯定会好开心好开心的。

“我的脚好像踩到尖尖的石头了,好像流血了,呜呜......怎么办?”他脸朝下吐了吐舌头,假装疼痛不已地哭了起来。

听到他说脚受伤了,柳梅儿真的是着急了。

公公婆婆信赖她才把相公交给她照顾,他要是有个什么好歹,她也不好像他们两老交代,再者,相公这一个月里面,虽说还是有些孩子气,但对她却是百般顺从,她不舍得他受伤,不舍得他神采奕奕的双眼变得黯然,她,只是纯粹担心他呀。

“相公!”她放下手中的葵扇,提起裙摆,不做多想地就往池子方向跑去,似乎忘记那曾经存在于她记忆中的梦魇。

或许是过于着急,柳梅儿并没有看到稍早前林怀生甩到岸上的大堆污泥,随即脚下一滑,整个人便瞬间掉入了水里面。

又是水。柳梅儿觉得自己真的是衰到底了,难道她又要这样死去么,她不甘心,她有了疼爱自己的爹娘,还有公婆,还有......那个没事就爱牵自己的手,爱对自己傻乎乎笑的相公,她不想死。不知道是不是她临死前的幻觉,她总感觉到有个人影,慢慢靠近自己的身边,用他温暖的大手,将她冰冷的身体抱了起来,那灼热的温度不由地从他的身体传过来,赶走了她的寒意。

“娘子!”她听到那个人影慌张中带点颤抖的声音。

原来是那个傻瓜呀......

她昏迷了。

睡梦中,她仿佛又回到了那片等待了几十年的荷花池,那里什么都没变,还是那么冰冷,那么孤寂。对了,小鱼呢?她突然想起来了,小鱼为了她,被城隍惩罚了,不知道它现在在哪里呢?

“小鱼就在你的身边。”此时一道男声传进柳梅儿的耳朵。

“你是谁,这么说又是什么意思,小鱼怎么可能在我身边,它离不开水。”柳梅儿左顾右盼,希望找到声音的主人。

“我是城隍。怎么,牡丹,你忘记当日小鱼为了助你重生,被我施以惩戒之事了么?”

“城隍爷,请告诉牡丹事情原委。”柳梅儿听来人喊出了自己前世的名字,确信他的确是当日为自己作还魂之法的阴间巡抚。

“当日你还魂以后,小鱼告诉我它爱了你数十年,于是我和它打了个赌。我把它的魂魄放于林怀生身上,若是日后你能为了林怀生而不顾自己性命,我便成全它一片痴心,当然,前提是你也要喜欢它才行。”

“你的意思是,林怀生就是小鱼?”柳梅儿一时间有些消化不了这个事实。

“没错,它为了你触犯天规,放弃即将修炼成人的机会,将精魂放到凡人身上,却没想到醒来之后丧失了记忆,也变成了痴儿。”

听到这些,柳梅儿忍不住流下眼泪,怪不得,怪不得林怀生总给她一种熟悉的温暖,原来小鱼对她的情谊是如此之深,是她害了它呀。以手背擦干眼泪,柳梅儿心里有了决定,她要和小鱼,不,林怀生在一起。

“那么真正的林怀生呢?他的魂魄跑到哪去了?”她必须弄清楚一些事情。

“他的姻缘不在这里,他是去寻找自己的宿命去了。所以,你放心醒过来,看,小鱼就在你的床前。”

柳梅儿还想问些什么,但一团光把她围住,她不禁有些晕眩......

“唔......”她缓缓张开双眼,有些不适应此刻有些刺眼的光,于是重新闭上,又张开,重复了好几次,才看清原来她正躺在自己的房间内。她想起来了,稍早前她掉进水里面了。

小鱼......

她突地看向床边,林怀生跪睡在她的身边,双手还死死握捉她的,她试图想把手拔出来,无奈他实在捉得好紧。

算了......她现在没力气和他拔河。

他,真的是小鱼吧。是他救赎了前世的她,所以她欠下了他的情,之后她千里迢迢,从京城来到苏州,就是为了用她的爱,来偿还他的一片痴心。她好像懂了......

柳梅儿顺着心里的渴望,温柔地抚摸着他憔悴的脸,她能感觉到一片片扎人的胡渣,那么真实地告诉她自己还活着。她摸得心动,不料此时林怀生张开了双眼。顿时四目交接,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暧昧。

“相......”她还没喊出“相公”二字,便被那傻小子紧紧地抱进怀里面,她心里甜蜜极了,脸上更是浮现起淡淡的红晕,怎知道下一刻,美好的气氛就被破坏。

林怀生”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把眼泪鼻涕都抹到她的肩上。

“娘子.....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挖泥鳅了......”

“......”她才想哭好吗。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