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执念报恩 > 详细内容

执念报恩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她和他并不是一对恋人,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却是非同寻常。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到咯中午,太阳当空照,人热的浑身都是汗,她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前往山上本来是要找一个人的,可是没成想路上却是遇上了一伙劫匪,既劫财也劫色。她拼命地反抗,可是却没什么效果,而且在挣扎的过程中还被丧心病狂地劫匪捅了一刀,血不住地流,女儿也被绑了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却是从小道上上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子,看样子他应该是学过一些功夫的人,他三下五除二把那伙劫匪当中的几个打得屁滚尿流,见义勇为赶走了那伙劫匪,成功地把她女儿从刀口上救了下来。可是,她自己却是被捅了一刀,鲜血都止不住,劫匪虽然被赶走了,可是她却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而到了判官那里她才发现,自己因为过早地离开人世让长辈不安而不能够直接转世,需要在阴间修过阳世间的剩下的日子才能够转世。可是,须知天上一日,地上一年。阴间相对于人世间也是这样的时间进制,她要在阴间徘徊很久很久。而且,她这样的情况,每逢七月十四也是不能够出鬼门关的,只能够看着大家蜂拥而出,却没有自己的份。

这样一来,她也就无法得知她的恩人是个什么状况了,更加无从得知他的恩人能够活多久。或许,他会活得比她应有的年龄更加的久,也或许,相对于她磨练完成的时日,会比她先走。如果是后者,他先一步饮了孟婆汤,记忆中不再有她的模样,他们就或许再也不会碰面了吧。

时间就在这样一天一天的轮回流转中飞驰而过了,一年又一年心理上的折磨,很快,她终于等到了磨练完成的时日,她再也不用整天呆在那个封闭的空间了,可以四处游荡可以去转世了。可是,她却是做出了一个选择,她不愿意去转世,尽管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她宁愿去一次阳间,看看他的恩人是否还在。可是,机会,永远只有一次。

很遗憾的是,她已经不能够再次见到他的恩人了。他已经先她一步而去,过了奈何桥,饮了孟婆汤。不过,她却可以得知他这一世会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这或许也是对于像她这样的选择的鬼魂的一种补偿吧。

她这才发现,他已经离世很久,死于当时的一场流行病,老早就投胎去了,而等到她知道的时候,又已经是十七岁的一个大男孩,不过,却出生在了一个平平凡凡的农家家庭了。

这时候的第二世的他还没有谈恋爱,也没有意中人。这一天,家里没柴烧了,他要出去山里砍柴。并且因为他家里也同时兼顾行医,他还要去山上顺便挖些草药回来。幸好在小时候就被父亲拉着去认药,因此对那些草药他也能够认得个七七八八。因为家里人其他的都有事在身,所以他只能够一个人上山去。

虽然说这山里没有什么狼虫虎豹,也没有什么人做杀人越货的勾当,但是这个山里依然充斥着危险。首先就是这里的山路异常地崎岖难走,这也就算了,还到处都是悬崖峭壁。而偏偏很多的药草就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

他在山里砍柴没多久,就差不多要装满了,他准备把空出来的那一小部分放草药,不砍柴了。他是一个十分勤劳的人。他找着找着就来到了一片峭壁之上,此时的他手里已经抓满了草药。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是看到了峭壁上生长着一株十分珍贵的草药,那个他认识,十分的稀少。本来他已经抓满了的,可是这味药实在是太稀少了,而且药效也是特别的好,环顾四周仅此一株。他终于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顺着峭壁攀岩而下,看得她在上空胆战心惊,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虽然说她已经是鬼魂了,可是不由得还是有点怕这个。

就在她捂住眼睛的时候,却是听得一声惊呼同时传来。那声音如此的熟悉!她赶紧放开自己的双手,可是视野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只听得刚才的惊呼声还在回响。

原来就在刚才她捂住眼睛的那一会儿,他顺着峭壁爬下去,却是一脚没有踩稳,脚下的岩石纷纷散落,而他自己也因为没有了支撑顿时就脱离了峭壁摔了下去。这峭壁深不见底,下边白雾缭绕,根本就看不见到底有多深。

当即不多想,她向峭壁之下飞了下去。她发现他运气似乎有点不太好,虽然说并没有摔到底,可是却是摔到了一个平台之上,而平台边上是一个山洞口。那平台十分的坚硬,他当时就摔昏了过去,看样子手应该是骨折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山洞里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咆哮。这是个野兽的洞口!

这里十分的危险!她赶紧试图拖起他,可是却又怕弄到他已经受伤的手。还是先疗伤吧,她把他扶正,就开始为他接骨疗伤起来。可是这样一来,也会消耗掉她自己的元气。可是对她来说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能够救他就可以了。然而她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山洞里面的野兽是一只极阳之物,而她是一个鬼魂。两相冲击再加上她刚才的疗伤耗费了大量的元气,现在这样子一冲击,她被打飞了出去。而这个时候,接骨刚好完成。

眼看着那野兽就要张口去叼他,她拖着虚弱的元神再次冲过去几乎是虎口夺食抢过了他就飞向悬崖之上,而这一步,几乎耗费了她全部的灵力。虚弱的她已经无力再做任何事情,而她却又不愿离开,于是便化身进了他腰间缀着的玉佩。可是,如此一来,除非玉碎,否则她就永远都无法出来。而他,却依旧昏睡,发生过什么,一点也不知道,即使刚才有一个女鬼为了他几乎灰飞烟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