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血染玫瑰 > 详细内容

血染玫瑰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1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热闹繁华的都市里人们行色匆匆,而在一间温馨安静的花店里坐着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她的名字叫徐菲菲。徐菲菲从小就喜欢花花草草,大学毕业后还专门去学了插花手艺和种花技术,接着就向父母借钱开了这间名叫“菲比寻常”的花店。

花店每天早上8点准时开门营业,徐菲菲会坚持营业到晚上12点,每个来到店里的客人她都热情接待,不厌其烦的介绍每个花种的寓意,两年来从未间断,花店在她的打理下已经小有名气,很多人都愿意到她这里来买花。

最近一年多来,每到晚上十点半左右的时候,徐菲菲都会手里拿着一朵红色玫瑰花坐在花店门口静静地等待着一位特殊客人的到来,这个客人的名字叫做陈丘南。

一年多前,陈丘南和相恋三年的女朋友李艳一起研究生毕业,俩人被同一家公司录取了。接到录取通知的那天,俩人开心的在一家饭店庆祝了一番,可是回去的时候喝的醉醺醺的俩人被一辆急驶的出租车撞了,车逼近的那一刻,李艳用力推开陈丘南,而她自己整个人被车撞飞了十几米。第二天醒来,陈丘南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普通病房里,李艳则被安置在重症监护室里,医生告诉陈丘南,李艳很有可能永远也不会醒来。

望着重症监护室里全身插满管子的李艳,陈丘南回忆起俩人在一起幸福的点点滴滴以及死亡面前李艳用力推开自己的那一瞬间,陈丘南泪流满面,他发誓就算李艳永远也醒不过来,他也会等她一辈子。

于是从那天起,陈丘南每天都会给昏迷中的李艳送一朵红色玫瑰花,期盼着李艳醒来的时候能够马上感受到自己从未变化的爱。

重症监护室里昂贵的医疗费用全都落在陈丘南身上,他为了给李艳更好的治疗,每天都会主动要求加班到晚上10点,就算周末也从未休息过。

下班后他就会从办公室来到徐菲菲的花店,从店里挑一枝开的最艳的红色玫瑰,然后带着玫瑰去医院陪李艳,第二天早上再从医院直接去上班,一年多来几乎天天如此。

每次陈丘南来到徐菲菲的花店,她都会热情的接待,渐渐俩人就熟络起来,徐菲菲也知道了陈丘南和李艳凄美的爱情故事。

徐菲菲很感动,她很佩服和同情陈丘南这么长时间的坚持,从那以后,徐菲菲每天都会提前帮陈丘南留一枝开的最美的红玫瑰,在陈丘南来花店之前她就会拿着红玫瑰坐在门口安静的等着,两人总是相视一笑,分别接过钱和花就各自忙碌。

这天夜里十点半左右,陈丘南像往常一样来到花店,徐菲菲并没有如约出现在门口。店里开着门,灯光不似往日那样明亮,昏暗中透着一股阴冷。

“菲菲,菲菲你在吗?”陈丘南边喊边在店中四处张望,黯淡的灯光下到处都没有徐菲菲的影子。

“去哪了?难道给人送花去了?怎么门也不关?算了,我自己先挑一朵。”陈丘南自言自语间转身走向一束束的玫瑰花,他看中了一枝,正打算伸手去拿的时候,背后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陈丘南转身一看正是徐菲菲,她的手里拿着一枝开的特别美,特别艳的红玫瑰,虽然灯光昏暗,依然可以看出那枝玫瑰与众不同的鲜艳。

“菲菲,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一点儿没听见。”陈丘南接过玫瑰随口问了一句。

“刚进来”徐菲菲面无表情冷淡的回答道。

正在欣赏红玫瑰的陈丘南听见徐菲菲的回答感觉到一丝怪异,平时徐菲菲总是满脸微笑,话语中也能听出热情,怎么今天这么冷淡?

“菲菲,你怎么了,病了吗?”陈丘南盯着徐菲菲关切的问。

“没有啊,我很好,你快去医院吧,李艳在等你”徐菲菲站在昏暗的灯光前没有看一眼陈丘南,手里好像在做着插花的动作。

“你今天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还有今天店里灯光怎么这么暗?”陈丘南试图打探着徐菲菲不同寻常的原因。

“没什么,今天有电路在维修”徐菲菲还是没有抬头看陈丘南,回答的声音依旧让人感觉冷淡。

“哦,那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再见!”陈丘南疑惑不解的出了门,一路上他觉得徐菲菲今天肯定有事,可是自己毕竟是外人,也许她不愿和自己说,自己应该尊重她吧。

胡思乱想间陈丘南到了医院,刚到通往重症监护室的走廊,陈丘南就看见李艳的病房门口有很多医生护士,他以为李艳出事了,急忙跑过去询问。可是没等到他开口,李艳的主治医生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医生高兴的告诉陈丘南,李艳苏醒了。

医生们向陈丘南交代完李艳需要注意的事项就散去了,陈丘南随后疯狂的推开重症监护室病房的门,眼前的李艳正坐在床上吃东西,看见陈丘南进来,李艳放下手里的筷子激动的叫了一声陈丘南的名字,接着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流出幸福的泪水。

许久,两人渐渐平复了心情,陈丘南拿出今天的红玫瑰送给李艳,李艳开心的接过花,可是她马上就大惊失色的把花仍在了地上。

“啊,这花儿……”李艳把花仍在地上的瞬间不自觉的叫了起来。

“怎么了?”陈丘南对眼前的一幕不能理解。

“这花上怎么有血?你看。”李艳指着地上的玫瑰。脸上带着恐惧的颜色。

陈丘南拿起玫瑰花仔细一看,果然,玫瑰花瓣确实是被血染过的,所以颜色看起来比平时的花更艳。

“怎么会这样?难道菲菲受伤了?”陈丘南回忆起今天徐菲菲的表现似乎明白了什么。

“菲菲是谁呀?”李艳略带吃醋的表情看着陈丘南。

“呵,艳儿,你可别瞎想,菲菲是花店老板,自从你昏迷,我每天都去她的花店给你买一枝红玫瑰,现在我们也算朋友了,她人很不错,等你好些,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她。”陈丘南坦然的诉说让李艳打消了疑虑。

第二天,陈丘南第一次向单位请了假陪李艳,苏醒后的李艳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吃过早饭,李艳迫不及待的央求着陈丘南带自己去看看徐菲菲,她想的是看看陈丘南口中不错的女人长什么样。陈丘南拗不过,答应了李艳,俩人一起出了医院。

花店就在医院附近,俩人说说笑笑间就到了,可是眼前的花店却被贴上了封条。陈丘南询问花店隔壁的商户才知道真相。

原来,昨天早上花店刚开门就来了两个强盗,他们早就盯上这里,经过几天观察知道徐菲菲是单身姑娘开店,俩强盗肆无忌惮,以为这个看似柔弱的小姑娘会轻松就范,乖乖把钱给他们,可是徐菲菲偏偏是个不能容忍罪犯的倔强女孩儿,最终被两个强盗插了三刀毙命。

知道真相后,陈丘南回忆起昨晚徐菲菲的奇怪行为恍然大悟。这个萍水相逢的女孩儿,就算到了另一个世界也没忘了客人的承诺。如果不是李艳苏醒了,也许每天晚上自己来到花店还会像往常一样收到一枝带血的玫瑰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