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书鬼 > 详细内容

书鬼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刺骨的寒风扫荡过每一条街道,零落的枯叶被肆意丢在空中,就像一个个无助的玩偶。

红尘身上仅有一件洗地发白的散发着消毒水味道的工作服,寒风呼啸,路上的行人都裹紧了衣服,行色匆匆,红尘却不以为然,他喜欢这种温度。

此刻,他一动不动的站在破碎的瓦砾前,眼神里空洞洞的,还有疑惑。

“我是红尘,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红尘的脑浆似是刚从零下几十度的冰库中取出来,冒着新鲜的寒气,现在才开始有了动静。

“你叫老尸,是这家殡仪馆的守尸员,因为你没文化,不识字,只能呆在这里。”一个声音忽然在红尘脑海中响起。

“胡说,我不是老尸,我读过书也认识字,我不要呆在这里。”红尘转过身想要离开这个见鬼的地方,却看到一辆面包车飞奔而来。

红尘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来不及想这种预感从何而来,又为什么值得相信,已手脚并用踉跄着爬向瓦砾深处。

面包车停了下来,车上跳下两个精壮的汉子,玩味的看着狗一样挣扎的红尘。

没过多久,红尘就像死狗一样被拎进了面包车里。

“你是虎哥,你是狗子,面包车被人动了手脚,会掉到山下,你们两个都死了。”红尘抓着一个汉子的手臂,神色激动的叫嚷着。

“闭嘴,老东西,再吵吵老子先给你放放血!”汉子厌恶地甩开红尘的脏手,从腰间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在红尘脸上比划了一下。

“老东西?”红尘一愣,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又老又皱。

“虎哥,弄死还是弄残?”后排的汉子边用匕首剔着指甲边说道。

“别急,先问问他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开车的汉子点上一根烟说道。

“你们听我说,”红尘听到虎哥的话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我叫红尘,你,你,还有我,不,不是我,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都是我故事里的人物,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创造出来的,都是假的。”

“嘿嘿”虎哥忽然笑了,笑地很是神秘:“狗子,等会儿把这老东西的衣服拔光丢的山里去。”

“好嘞!虎哥,咱们就不该浪费口水问他,这老东西神经不正常,刘主任早就告诉我们了。”狗子大大咧咧地回了一句。

“不是的,你们要相信我。”红尘刚要挣扎的爬起来,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

“老东西,你不说都是假的吗,要不要再来一下?”狗子把匕首从红尘手臂上拔出来,戏虐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手臂上的感觉告诉红尘,他正在经历的,并不是虚幻。

“这个世界是你创造的,规则也是你定的,难道你想改变它们吗?”声音又在红尘脑海中响起。

“你是谁?”红尘对着空气喃喃自语,只要他不是太吵,狗子也懒的理他了。

“我是这个世界的神,至高无上的神。”神秘的声音回道。

“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我创造出来的一个故事,你的一切早已被我设定好了,你不过是个傀儡。”红尘幽幽的说道。

“那是以前,既然你已来到这个世界,就要听我的,你反抗我就是反抗你自己,哈哈……哈哈”

“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你自己想来就来了,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好好享受你为自己准备的大餐吧。”

车子在蜿蜒的车道上行驶,狗子和虎哥兴致勃勃的聊着。

红尘木然的倒在座位上,他知道虎哥很快就会骂娘,车子也很快就会坠到山下,他仍然一动不动的倒在那里,他要遵守故事的规则。

车子在虎哥的咒骂声中坠到山下,故事也告一段落。

红尘抚摸着冰凉的尸体,他觉得应该也必须找刘主任讨个公道。

最终,红尘拖着两具残破的尸体消失在黑暗中,他已不着急离开这个世界。

谁又知道另一个世界是不是也被一个人,一支笔创造出来的,既不能看透,又何必逃离。

这也是许多作家的命运,或者困死茧中,或者化蝶飞升,无论是哪一种,我们都是孤独的,痛苦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