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非童话 > 详细内容

非童话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只有我才知道隔着雾湿的芦苇,我是怎么样目送着你渐渐远去,当灯火逐盏的熄灭歌声停歇,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遗落了的一切,终于只能成为星空下被多少人传诵着的,你的昔日我的昨夜。

——《在黑暗的河流上》

想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心君不知”,这句出自于乐府诗集《越人歌》中的话,各位读者们应当听过,这是一个东方的童话故事,不过尾诉却只点了他们生活的开始。那么后来的剧情将会是怎样。就让长安君当一下说书人可好?

她蜷缩在冰冷牢房的最角落里,这是最冷的冬天。周围没有红泥做的小火炉,也没有一杯暖身用的姜汤。更没有裹在身子上的毛皮大氅,有的只是从铁窗上夹杂着呼呼作响的寒风飘进来的雪花,它们无情覆盖住了她用来过冬的干稻草。

此时她白皙的脸被冻的彤红,手上脚上被用过酷刑残留下来的还未结痂的伤口上已经覆了层凌霜。

她冻的颤抖,身子成团的缩着。用嘴止不住的手边哈气,却又忍不住的颤栗。

这场雪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她就预知了死亡。周边“吱吱~”叫着的老鼠,稻草上上窜下跳的跳蚤们正虎视眈眈盯着她。诅咒她能及时死去,成为一个冬天的它们的足以冬眠的粮食。

而她自己早就没有了求生欲望,囚牢里的狱卒将一碗碗清粥换了又换,这汤水都结成了冰块,也没见她动过一口。

终于,没有熬过一场远春的到来,她带着夹杂无尽的怨恨的灵魂离开了而寒凉的尸体终将停留在这寒入骨髓的冬天。

但天下之大又该何去何从?

她的香魂在世间漂流了许久最终停留在了楚越交界的水泽边。水边的青翰舟是她曾经的归宿,在那里似乎还残留点点往日里鄂君待她的温柔似水,一想到伤心处,突然眼泪簌簌却再也打落不在结实冰冷的地上。

想着当年的初遇鄂君的时候,是在暮春时候。她不过是一个打浆的女子,正值破瓜之年,虽穿着一身麻布制成的粗衣,亦遮不住她半分芳华。

单从面上一双柳眉下点缀两只水灵灵的眼睛,高挑鼻梁下的一抹薄唇。未施粉黛的脸上被暮春的太阳照挂上了丝丝红,就足以让人倾心。

她踏着小舟摇浆至水中央,所到之处皆有水纹相随。这时长满荼靡的岸边有三两个人朝着她招手。

为首的是一位公子,他面容俊逸,穿一身淡蓝袍子,腰间环上了一块极其精致的玉,她一看就知道这是楚国公子的玉佩。心里胡乱跳的慌乱,掠微显得不安。心中暗道可能是因为从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看的公子吧!

公子走至舟上时,对着她微微一笑,不知为何?她那脸颊上的那丝红晕上无故又添了几许胭脂颜色。

“公子,是赏景还是过河?”

这时他身边一个白面书生凑上他的耳朵说了几句。

而后他用楚语回了书生:“既有美人渡我,怎么能不先赏景在过河!”

她看的到公子眼波里见她时泛起的涟漪,再听着书生用越语做的翻译。心一阵狂跳,心里暗自喜悦,天哪。这俊郎公子是在夸自己美吗?难道他同着有一样的心意!

她是生在山野之中的姑娘,面目单纯,也不同于其他女子一样羞涩的不能开口对自己心悦的梦男子说声爱你。

在他们的谈论之中,与白面书生的介绍之中女子知道了,这个公子是楚国鄂君,此翻是为了先王丧事才回的楚国,先王身前只有三个儿子,大公子无心政务,成天花天酒地,而最小的一下才十岁不过,而楚国重任自然就压在了他的身上。

眼前的公子哪里是普通人啊,她又怎么能高攀得起。

于是便在这山水之间,用甜美的嗓音婉转唱出了她对伫立于桥头,温润如玉的公子的一份卑微且有醇厚感情。

“今夕何夕兮? 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 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 不嫌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 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说君兮君不知! ”

这声音转入公子耳中时候,他突然一怔,虽然听不太懂越国语言,但是歌中感情却了然于胸中。

此时山与水连成一色,云霞浮上天际,景色再美都不及这小小的摇浆女子。公子回头看着她,眼带笑意。

不知摇了多久,终于靠岸。

“你可愿随我回楚国?”

突然的问话,突然的无措,突然的喜悦。

她唇齿张开,眉眼之间充满欢喜,公子想这个字或许无需让书生翻译他已经知晓。

这到底只是一场让人传颂的故事,而真实远远比故事来的可怕,来的让人无法接受,也让此时的她看的透透彻彻。

她随着公子入了宫中,公子待她如初,夜夜皆是独宠。她似乎被泡到了蜜糖里一样幸福甜蜜,几乎忘了,忘了自己深处在这尔虞我诈后宫。

他们的爱情眼红了多少后宫女子的眼,她们总是在找着机会来迫害她,可她却在还是在公子的保护之下过的安然。

这把保护伞的消失来自于他国献给公子的一位美人,她能歌善舞,姿态妖媚。朝堂之上的楚王!她的公子!竟因这美人而越来越少来她这里,也许之后留给她的只是无限的寂寞。

后来,夜深,茶凉之后,秀衾再冷也只有她一个人了。

这样的孤独,仿佛不算什么,后宫之中往日将她视为姐妹的人转眼竟成了仇人,总是明里讽刺她,暗地里陷害她,告到楚王面前的时候,因为往日对她还有情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但是,他新宠的美人被人毒死了,不知道怎么察就察到了她的身上,人证物证都在,加之语言不通,她百口莫辩,心凉了,她不想再说些什么!

如愿以偿进狱,如愿以偿的死亡!这样也挺好,至少她让他们的回忆都停留在了最美的时候。

(所以童话里的一切都是骗人的。。。)

下一篇:公子书白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