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山村厉鬼 > 详细内容

山村厉鬼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6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这是一个我亲身经历的灵异故事,故事相当之沉重,以致于尽管事情过了很多年,依然让我难以忘怀。

开始讲述这个灵异故事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南星,职业是喃呒佬。这个职业,凡是在广东呆过一段时间的人,都会知道干什么的。没错,喃呒佬就是我们通常所说负责超度先人的民间道士。

但是我这个喃呒佬却有所不同,别的喃呒佬大多数都只是一些仅仅懂得做法事的人,而我却是有真本事,懂得驱邪捉鬼。

正因为我有这个本领,很多人,特别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一遇上灵异事件,哪怕只是疑似,都会找我帮忙。

那一年,我的一个N多年没有联系的远房表哥,忽然打电话给我,请我到他家里去,为他刚刚得急病死去的妻子做超度法事。

“为什么要我过去?你们乡下不是一样有喃呒佬吗?”我当即表示不解。

“呃……那个,你们行里的人不是说,为死人超度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吗?如此重要的事情,当然是由自家人来主持比较妥当。”

表哥说话虽然有点结巴,但是都在情理之中,我不再怀疑什么,向他说了和超度法事有关的事宜后,便动身前去买机票后。

表哥的家乡在外省一个很偏僻落后的山村,因此即使是现代交通这么发达,我要到他家里也要两天时间,这也是我们两家为什么一直不联系的重要原因。由于不联系,我连他娶媳妇生儿子的事情都不知道。

对于我的到来,表哥显得相当之开心,一见面就给我来了一个大熊抱:“南表弟,总算盼星星盼月亮的,把你给盼来了。”

我看了一眼他家,灵堂已经按照我的吩咐布置好了,棺材被摆放在灵堂的正中央,周围除了摆放大量的花圈之外,还有无数丰盛的供品和纸扎品。前来吊唁的宾客络绎不绝,看起来很是热闹。

“真是豪华!”我不禁感叹道,“表哥,你对表嫂还真是用心啊!一个小小的葬礼,居然买这么多东西回来?”

“这当然了。我的老婆可是我花了三万多从……”表哥说话说到一半,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换个话题道,“你舅母在房里等着你呢,我带你过去见见她吧。”

农村的规矩,死人一般是在家里停放三天之后,就必须要发丧,因此我见过了舅母之后,便开始为超度法事忙碌起来。

表哥对超度法事相当的上心,整个过程都在我身边当跑腿。当我按照习惯,把馒头一个个往外面扔去,他忽的开口问我道:“南表弟,我问你一个事情。这世界真的有鬼吗?”

“当然有了。”我一边扔馒头一边回答说,“就拿我现在干的事情来说吧。我之所以要扔馒头,是为了打发周围的孤魂野鬼,不让它们过来骚扰先人。”

“是吗……那我可就麻烦了。南表弟,我不瞒你说,我和你表嫂平时的关系不怎么好,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哪又怎么样?”

“你不是说有鬼魂吗?我怕她死了之后,鬼魂还会回来找我吵架,所以我想请你送我一个驱鬼的东西,好让我睡觉的时候能够心安一些。”

“你自家的妻子有什么好怕的?”我不满地说道。

“南表弟,话可不是这么说啊!”表哥有些焦急地说道。

“说吧!”我双眼紧紧盯着表哥道,“表嫂生前,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来……”

我正审问着表哥,冷不防站在门口负责迎客的人忽然大声叫道:“李校长,魏村长到!”

“李校长?魏村长?表哥,他们是你家亲戚还是表嫂家的亲戚?都不是?哪他们为什么会前来吊唁?”

“是这样的。”表哥说道,“你表嫂生前是咱们乡村小学唯一的一个老师,培养了无数的学生,深得李校长和魏村长的尊敬。如今你表嫂死了,他们过来吊唁也是人之常情。”

“原来如此。”我喃喃地说道,“表哥,表嫂生前做了这么多好事,她死后一定会直接飞升仙界的!”

“但愿吧!”表哥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那李校长和魏村长向棺材鞠躬完毕之后,便向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他们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和表哥的要求一模一样:“南师傅,请问你有驱鬼的法宝吗?”

“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这种东西不可?”我迷惑不解地问道。

“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你不要问那么多!”那魏村长不耐烦地说道。

就冲着那魏村长高高在上的态度,我本来是不想给他们的,可又怕我走了之后,他们会找表哥麻烦,思量再三之后,我拿出三道护身符,放在他们的手上。

表嫂的葬礼很快就结束了,我盘算着等过了头七,就动身回家。

然而就在头七的那天晚上,意外发生了。

头七,根据民间的说法,是阴差带鬼魂回家的日子,生人必须要回避。因此这一天晚上八点刚过,表哥全家早早睡觉。

我因为是客人,又是喃呒师傅,所以被安排在最好的一个房间里,和表哥的房间正好相隔不到三米。

当表嫂回魂的时间快要到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我突然听见表哥的房间传来一阵惨叫,之后又是“啪”的一声巨响,吓得我顾不得什么回魂夜的禁忌,从床上爬了起来,披了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

我走出房间之后,马上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坏了:只见表哥整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他的眼睛和嘴巴张得很大,右手紧紧地握着我送给他的那个护身符,样子很是恐怖。

过了不久,表哥的家人闻声也赶了过来,他们看见表哥的状况,放声大哭之余,不停地问我怎么回事。

“这个是我问你们才对。表哥的情况,很明显是被厉鬼活生生吓死的。”

我一脸严肃地说道,“今晚是表嫂的回魂夜,有阴差在,厉鬼一般是不敢进来的。因此吓死表哥的那只厉鬼,除了表嫂之外,没有其它鬼魂。所以我要问你们的是,表哥生前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表嫂的事情,以致表嫂要在回魂夜活生生吓死他?”

“这个……”舅母犹豫了片刻后说道,“你表嫂生前并不喜欢你表哥,是你表哥用手段强行娶了她回家。”

“强行娶她回来?你们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我生气地说道,“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你们这样做,不但害了表嫂,而且现在还害了表哥。如果表嫂的怨气大一点的话,恐怕连你们全家都不会放过!”

“南星,这不能怪我们啊!我们这里是山村,不这样的话我们的男丁根本娶不了媳妇。”舅母一脸委屈地说道。

“是啊!”表哥的二伯也说道,“南星,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再怎么骂我们都于事无补,还不如想想办法怎么帮帮我们才是。”

“唉!”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和你们这些人做亲戚,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埋怨归埋怨,他们一家子再怎么样都是人,是人的话,我作为民间道士就不能袖手旁观。

我随即拟了一个计划,除了好好安葬表哥之外,还叫舅母他们一家每天准时到表嫂的坟墓烧纸认错,以化解表嫂的怨气。

表哥被自己媳妇的鬼魂吓死这件事情,一下子在山村里传开了,许多村民听到了以后,无不惊讶万分,纷纷登门求证。

当他们亲眼看见了表哥的尸体,又见到舅母一家每天依时到表嫂的坟墓磕头认罪,便不敢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李校长也知道了这个事情,表哥出事的第二天,他就跑上门来,一脸吃惊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给了他护身符了吗?为什么他还会被害死?”

“我的护身符只能驱走一般的鬼魂,对于厉鬼是无可奈何的。”

“哪到底要怎样才能躲避厉鬼?”

“到祠堂去。”我回答说,“祠堂里供奉的,都是一些很老的鬼魂。即使是再厉害的厉鬼,也不敢造次。”

“是吗?那实在是太好了。”李校长听完我这番话后,马上跑得没影了。而我由于要忙表哥家里的事,因此没有理会李校长的奇怪行为。

这一天,我正忙着带舅母家上坟,忽然有个村民慌慌张张地一边跑,一边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李校长死在祠堂里了!”

李校长在祠堂里死了?不会吧!我当即叫住了那个村民,叫他带我到祠堂。到得那里后,果然见到了李校长的尸体。

李校长的尸体是和表哥一模一样的!

“这是怎么回事?”看着李校长的尸体,我满脸的疑惑:“这李校长的死,很明显是同一只厉鬼所为,难道表嫂生前和李校长有瓜葛?”

正当我思考着这些的时候,一个大约十岁的小男孩忽然跑了进来。他看见了李校长的尸体之后,随即问我道:“叔叔,李校长他是不是死了?”

“是的。”我用沉重的语气说道,“你们的李校长确实死了,而且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哪他是怎么死的,是不是被王老师(即表嫂)给吓死的?”

“小孩,你好像什么都知道。”我看着那小男孩道。

“我妈妈说了,王老师死后一定会会找李校长,还有张叔叔(我表哥)报仇的,连魏村长也不会例外。”小男孩喃喃地说道,“可我怎么也不相信,王老师那么好的人,死后怎么会那么可怕呢?”

“小孩,你对王老师了解多少?”

“很多,我可以慢慢地跟你说……”

离开祠堂之后,我立即返回了舅母家中。一切都没有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魏村长本人就在舅母家中,正不断地来回踱着步。他一见到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南师傅,你可要救救我!”

“你不用说了,我什么都知道了。”我一脸平静地说道,“今天晚上,我会在表嫂的坟墓前作法,招她的鬼魂上来,到时你就向她磕头认罪就可以了。”

“真的吗?”魏村长吃惊地说道,“就这么简单?”

“怎么?你不相信我?”

“不是的!不是的!”魏村长连忙说道。

当天晚上,魏村长准时出现了,和他一起准时出现的,还有我舅母一家,以及李校长的家人。

我见人都到齐了,便转过身对坟墓说道:“表嫂,你出来吧!”

我的话音刚落,坟墓里随即刮起一阵强劲的阴风,一位身穿红衣服,连双眼都是红色的女鬼浮现在坟墓的上空。

“你们终于来了。”那女鬼怒吼道。

“是的,我把他们都带来了。”我面无表情地说道,“表嫂,你有什么怨气,尽管撒在他们身上吧!”

“婆婆!”女鬼首先对舅母吼道,“不!我不该叫你做婆婆,因为你不配!”

“我为什么不配?”舅母不客气地反驳道,“你进了我家门,就是我的儿媳妇!”

“你放屁!”女鬼骂道,“我根本不是你们家的儿媳妇,而是你儿子用三万块钱从人贩子手上买回来的可怜人!你作为一个母亲,为什么不可怜一下我,放我回去,还教唆你的儿子强暴我,迫使我为你家生孩子?你说,你这样的人,配得上做我的婆婆吗?”

我舅母不敢吱声。

“还有魏村长!”女鬼接着说道,“你身为一村之长,为什么不好好为老百姓服务,反而助纣为虐,在我试图逃跑回家的时候,带着几个村民把我抓回来,毒打我一顿不说,还命令村民轮奸我?”

“我……”魏村长不敢说话。

“还有李校长的家人。你们知道你们家那么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吗?是你们李校长贪污了我的工资和奖金得来的。妈的,我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教你们村的孩子读书识字,你们的李校长不但感恩戴德不说,还贪污了我的钱!你们说,你们的李校长是人吗?”

“哈哈哈……”女鬼说到最后,放声大笑道,“我忍辱了这么多年,终于忍受够了。为了报仇,我特意选择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喝农药自杀身亡,为的就是找你们这些毫无人性的家伙报仇。你们以为找了一位师傅就能收服我,没想到师傅得知我的情况之后,不但不对付我,反而帮我设局,让我可以更容易的报仇。”

“什么?”舅母听到这里,下意识地问我到:“南星,你为什么……”

她说不下去了,因为女鬼已经把她的头颅给拧了下来。紧接着,其余人也纷纷被女鬼害死。

至于我,在女鬼杀掉舅母之后就离开了。

对于这些人,我没必要救他们。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