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青骓手记之无人岛 > 详细内容

青骓手记之无人岛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秀贞很喜欢这种味道。

潮湿温热的沙土与土豆混合着,从地底翻出来,带出一股腻人的土腥味,这土味若是别人闻着倒觉厌恶,可对于早就习惯了田间劳作的秀贞来说,却另有一股迷人风味。

她喜欢这种味道,因为她几乎天天都要来此耕种,甚至在她的身上都粘着这股味道。

她本也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担的小姑娘,可自从嫁给了丈夫,成了一名农妇,这几十年的辛劳将她生生变成了一个身量臃肿、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

这是一种收获的味道。小岛本就不大,林林总总亦只有几十户人家,几乎家家种植土豆。

土豆是个好东西,淀粉含量多,易饱腹,又易种植,因此它几乎成了岛上人们的主食。岛内四季如春,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一年可种两次土豆,又掺杂着种些别的蔬果,倒也自给自足。

小岛离陆地很远,秀贞又坐不惯船,因此这几十年里,她出岛只有寥寥数次,平时全部的时间都在岛上,幸而岛民们勤劳质朴,邻里之间也都相处的其乐融融。

“海淑姐,你也在收土豆啊。”秀贞抬起头,正看见一名老妇弯着腰专心致志地在田地里忙活着,只是那田地一片葱郁茂盛,老妇又弯腰躲在里面,故而秀贞一开始并未看见她,只是这时才瞥见。

亦或是年纪稍长耳朵不好使,亦或是过于倾心于收获,海淑姐竟然没有听到也没有回答,秀贞笑了笑,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弯下身子继续刨着土豆,嘴里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这上半年的土豆长得还挺大的,兴许是多松了松土的缘故,一家三口吃上一年啊,也是富富有余,只是我懒于坐船,家里那口子又行动不便,只好将不好的、小的扔掉。”

说着,她将收获的土豆挑选分择,大的饱满的一堆,小的干瘪的一堆,然后只是挑选了几个大的放进篮子里,其余的又都埋进土里。

“这土豆啊很好储藏,吃不了的重新埋进土里就好了。若是人嘛,埋在土里早就臭了。”

不知为何秀贞的嘴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连她自己也觉得好笑,她笑了几声,又瞥见田陇上坐着的粗壮汉子,“海淑姐夫总是坐在那里偷懒,净吃现成的,可苦了海淑姐一个人了,要说嫁人啊可一定要嫁对了人,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马虎不得。你看现世报了不是,嫁了个懒汉,只有苦了自己。”秀贞又笑了一番,这才挎起篮子,朝家里走去。

小岛并不大,主路也不过是三米多宽的石子路,别说是汽车,就算是自行车,岛上也无几辆,毕竟道路太窄,也不太长,整个岛逛上一遍,走路也不过两个小时,交通工具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因此岛民们出行的方式就是走路。

秀贞走在这凹凸不平、蜿蜒的石子路上,感受着足下石子的按摩,一阵惬意。她在路上慢慢走着,正瞧见一对老年夫妇坐在路边的石椅上,互相依偎着遥望大海,秀贞看着他们,心中涌出无尽的羡慕之情。

“大叔大婶在这里看海呢啊。”秀贞上前打着招呼,心里却想着,“若是我和丈夫能够这样便好了,只可惜……”她想着,心里竟多了一丝悲伤。

秀贞顺着老人的目光望去,茫茫的大海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一眼望去甚是开阔,海面上不时飞来几只不知名的海鸟,与这耀眼的海水、蔚蓝的天空相映成趣。秀贞眯着眼又细细地瞧着,原来两位老人哪里是看海,分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海边坐着的那个人。

“原来是在看你们的儿子元英呢。”秀贞恍然大悟,二位老人乃是草野乡民,哪有观海的雅致,他们是在看元英钓鱼呢!

不远处的海岸边,正有一个魁梧的身影背对着秀贞,坐在大石头上钓鱼,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显然正聚精会神的等待鱼儿上钩。忽然一阵海风吹来,将他的帽子吹飞老远,可是他却不急着捡帽子,而是仍然安静的坐在那里,可见他对垂钓的痴迷不同一般。

“他儿子怎么不帮他捡帽子啊?”秀贞心里想着,元英有个十来岁的儿子,平时他钓鱼的时候总会带儿子在身边,而现在那小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秀贞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然后咧嘴大笑,笑了一阵便急急忙忙的向家里赶去。

一边走着,一边嘴中嘟囔:“都怪我了,都怪我了,倒把他儿子给忘了,这就回去做,这就回去做,元英三十多岁了,那老两口哪里是看他呀,原来是看他们的小孙子呢。”

秀贞讪笑着,自己果然还是粗心大意啊,她皱了皱眉头,心想:“倒把那孩子给忘了,让我想想把他埋哪了?”想着想着,她的脚步也慢了下来,到最后竟然连身边多了两个人也没有注意到。

“大婶子,大婶子?”

“啊?”秀贞抬起头来,正见到一男一女站在她面前冲她笑。

“大婶子,您就是那位老艺术家吧。”女人穿着一身正装,神色兴奋非常。

秀贞的确吓了一跳,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外人来了,这岛本就荒凉,岛民们想出去都还来不及,更别说外人进岛来了。秀贞定了定神,也礼貌性地冲他们笑了笑,她仔细地打量着来人,后面那个男人肩上还扛着摄影机,看来是来采访的。

“啊,老艺术家?”秀贞一头雾水,随即又突然懂了似的哈哈大笑,“哪里哪里,哪里是艺术家啦,乡野村妇胡乱做的啦!”

“不不不,您谦虚了,在我们看来,这可都是艺术品啊!”女人环顾着四周,田地里,海岸边,道路两侧,甚至是草丛里,摆着一个又一个惟妙惟肖的假人,看来整个岛上唯一的活人就只有秀贞了。

“我就说,亲眼见过方知真假吧。”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拿机器拍着。

原来有几个年轻人出海游玩,偶然经过这里,打远看到岛上的人偶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用真人做的呢,于是也没敢登上岛来、他们之中有好事者在网上发了个帖子,被女人看到了,她觉得是一条很好的新闻线索,于是就照着帖子上的描述来到了这里,没想到这里的人偶奇景甚为壮观,果然是一条劲爆新闻。

“你快瞧,这些人偶外面都是真的衣服!”女人引着男人朝最近的一个人偶奔去,“里面装的是枯草,再里面是用铁丝做的支架,你快瞧,每一个人的动作都不一样,有耕田的,有垂钓的,还有两人相依而坐的,真是栩栩如生。尤其尤其……是这脸,做的和真人一样!大婶子,不知道你这人脸是用什么做的呀?”

“人皮!”秀贞脱口而出,随即哈哈大笑,“开玩笑的啦,是用猪皮做的,猪皮风干了,然后用油漆在上面画的。”秀贞微笑着,手里却不由自主地按向了篮子里的一个小物件。

男女二人均惊异于这巧夺天工的人偶,皆未发现秀贞正在一步步逼近。

“岛上的人啊,陆陆续续都出去打工了。”秀贞细声说着,她的话在空气中显得缥缈非常,“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怕寂寞,就弄了这些人偶陪着我,这些人偶都还保持着他们之前的动作呢。”

“是啊。”女人答应着,她的手慢慢摸向了人偶的脸,“这也太逼真了吧,这眼睛……哪里是画的……”

“你们想不想留在这里陪我啊……”

“啊?”女人随口答应了一声,她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正望见天空中好似有一朵乌云……

海洋性气候就是这样,一年四季都会下雨,这不,秀贞刚从田里忙活完,就赶上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两位又来采访来啦!”秀贞在路边匆匆跑过的时候,正瞧见一男一女兴致勃勃地观赏着岛内迷人的景色,男人肩上还扛着重重的机器,雨水似乎丝毫没有浇灭他们前来采访的热情。

“下雨啦,快去我家躲一躲吧!”秀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朝他们二位喊着,可他们二人也许是太过着迷了,似乎没有听到秀贞的呼喊。

秀贞也领悟到了这一点,于是她便没有再叫二人了,可心中却对他们有了敬佩之情:“这两个人还真是敬业啊,看来我以后也要向他们学习,好好工作了。”她又回望了一眼田地,眼里充满了期待的眼光。

田地里,一小块泥土终是禁受不住雨水的冲刷掉了下来,露出一小条胶卷。

“下一季的土豆,会更大吧……”

共计0张图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