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灵探诡事之烟瘾 > 详细内容

灵探诡事之烟瘾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所以,就拜托您了。。。。。”我很快挂断了电话,我没有任何时间听他后面的话以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有些意外。

“探长好,我是你的新助理王冰。”她笑着拿出简历,名牌大学的标识很清晰。

“这些包装对我们这行没什么用。”我推了一下眼镜“如果你能活下去的话,那就算成功了。”

每一次超出人类想象范围的事件都很让警察棘手,所以灵异科才因此创立,而灵异侦探的任务则是找出事情的源头写出一份合理的报告,至于接下来则由道会解决,但每一次的任务都是要擦着生命线走过,侦探死于其中也是常有的事,之后警局便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灵异侦探必须是孤儿没有血缘的拖累会更提高效率。

我坐在办公桌前,厚厚的一摞档案堆在我面前,助理很懂事,她很快的开始整理档案有条不紊的向我叙述案件的信息。

“走吧,跟我去事故现场。”我将一个巴掌大槐木盒装在我贴身的衣兜里。

“哈?我一个新手可以么?”

“在灵异科没有新手,记住,你唯一的事就是见证真相然后活下去。”

这是一个很大的仓库,里面空空荡荡的一片,现场保护得很好没有除死者以外的痕迹。据说,死者一个人在仓库走动,然后诡异的摔死了,仓库的确很高,但很空旷没有任何垫脚物,那么,死者是怎么从高处摔下来的呢?

“探长,死者的脚印到这就断了,而他却凭空死在另一块区域真是奇了怪了。”她趴在地上用放大镜仔细观察着。

我掏出槐木盒,里面整齐的放着几根烟卷,我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白色的烟尘,烟尘轻柔的飘在空中很快扩散到整个仓库,王冰在旁边啧啧称奇。

“这是什么烟,肯定很贵吧,话说探长不像是有烟瘾的人啊。”

“不,相反的,我的烟瘾很重已经无法戒掉了,还有这不是普通的烟,是死人骨灰做的,能让我看到看不见的痕迹。”她听完后又开始仔细在地上寻找。“鬼的视觉角度是跟我们不一样的,抬头看!”我踩着死者的脚印,走到最后一个脚印时我盯着天花板,上面一片凌乱的血脚印。

“看来没错了,在死者走到这个地方时,鬼也在天花板跟着他走到了这,据说死者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血痕,应该是鬼将他吊起来后在天花板奔跑然后扔下,与其说他是被摔死的倒不如说他是被吊死的。”手中一阵刺痛,看来烟烧完了。

“探长真厉害,简直是女版狄仁杰,不过。我怎么感到很冷。”她说着打了个喷嚏。

“冷?”我转过头大喊“快跑!”她迅速的跳开了,一根带血的麻绳差点圈住她的脖子。我顺着绳子望去,一个浑身爬满蛆虫的男鬼阴阴的笑着。

它的嘴唇已经腐烂掉了,焦黄的牙齿流出腥臭的黄水“你不该多管闲事的。”

“小小鬼魂还敢作祟。”我摸出一张黄符“三尺神明悬顶,破邪!”黄符飞向恶鬼紧紧贴在它身上金色的火焰瞬间包围了它,在一阵尖叫声中,我拉着王冰逃离。

不知跑了多远,王冰和我停在繁华的街边,她扶着路灯大口喘息“探长还会这招啊!那我们就不用怕恶鬼来犯了。”

“别得意,那张黄符是道会给的灭鬼符,只有一张。”我摸着口袋,还好槐木盒还在。

“这件案子应该被破了吧。”

“不,才刚开始,那只鬼动作机械,目光涣散,还有依照表面判断,他应该是20岁左右,但声音却很苍老,他只不过是傀儡罢了。”

“唉,那接下来我们去哪?”

“去酒店。”我盯着不远的五星级酒店。

我将整个身子泡在水池里让脑子变得空白,这是作为十年侦探我总结出了唯一能放松的方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知道,每一次案件对于灵异侦探来说都是一场葬礼,倒不如让葬礼变得华丽点。”我看着王冰欲言又止的样子。

经过一夜的休息我们整装待发又回到了那个仓库,不过我们只是在附近转悠,并没有进仓库,在将近11点的时候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在这附近有一个庙堂,里面有一个王半仙,不过王半仙有一个奇怪的规定,不到午夜绝不开门。因为午夜是阴气最重的时候,所以我和王冰偷偷潜了进去,大堂上供着一个怪异的神像,我点燃槐木盒里的烟,白色的烟雾集中在神像上,我和王冰合理挪开神像,发现一张破烂的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晦涩的文字,背面是一幅僵尸的画像,我推了一下眼镜沉默良久。。。。。

“把这个交给道会,叫他们在光明医院的停尸房找我,不要废话,快去!”我催促着。

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搭上最后一趟公交车,夜已经很深了车里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沉闷的钟声响起,当我到达医院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停尸房在医院地下二层,寂静的走廊只有我的脚步声,我感到一股熟悉的阴寒。我推开门,一股混合着腐尸的寒气扑来,随即,一只血淋淋的手捂住了我的嘴,我看见一双惨白的双脚跳过。

“你是。。。王半仙?”我盯着手的主人,一张干枯苍老的脸映入眼帘。

“我炼出来的,厉害吧,嘿嘿。。。。”他气若游丝的说道,手轻轻拍着我的肩膀。

“你这老家伙还真是让人火大。”我揪着他的衣领。

“其实你跟我一样吧,利用死人骨灰做媒介放出自己的灵魂从而勘察鬼魂,这就是所谓的灵异侦探,嘿嘿,我们都是邪术的傀儡。”他说完这句话后,不再动了,我知道他已经死了。不能让这僵尸出去,我迅速移动在门边扣上锁。

好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了,以及。。。。那些冰冷的尸体。他的指甲变得细长而发卷,跳跃的速度很快,我尽力躲避着,幸好他只是普通的僵尸,没有任何心智,这也大大的减少了我的困难,停尸房里陈列着冰柜,里面放着一具具尸体,还好因为这些东西还算坚固,让我抵挡住僵尸的攻击,道会的人还有一会就到,我估摸着,假如我再像这样拖延一会我就赢了。突然,一丝黑气侵入了我的身体,四肢开始僵硬不能动了僵尸趁着机会将我撞出很远,我这才发现肩上贴着一张符:老家伙,还留了一手。我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我知道,我的内脏都已经被碎骨碴穿透了,我用尽力气摸出槐木盒,留了一支烟在盒子里,我将那些烟卷拆开把它们洒向逼近的僵尸,一丝白色的烟雾缠住了僵尸,我希望我的魂魄能再多撑一会,我看着不能动的僵尸,眼皮开始变得沉重,我听见门被撞开了,道士门涌了进来,王冰哭嚎着为我包扎伤口,我一点都不想待在这里,真是太冷了。

之后我叫王冰抬我出去,天上不知何时飘起轻柔的白雪,路边落满了雪尘,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大地,月亮和雪,真是华丽的葬礼。

“等我死了,把我骨灰做成烟放在槐木盒里,不用多说,这是传统。”我拿出槐木盒,点燃最后一支烟,一缕烟尘与雪缠绕在一起,我在雪中看到了一群模糊的人影,其中一个人影很清晰,那是我的样子。“她们来接我了。”我怜悯的看了一眼王冰,在这一刻,她也同我一样,患上了所谓的烟瘾。

共计0张图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